002:被织哥儿盯上了(第一章已修改)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第五人民医院占地千平,地处帝都最热闹的繁华地带,是江氏旗下的医疗产业之一。六栋六楼,仅对江家人开放。

    “叩——叩——叩——”

    敲门声缓缓响了三下,细听,带着小心翼翼。

    “江少。”

    病房里,男人的声音有些病恹恹的,又冷又不耐烦:“滚。”

    门外敲门的男人唤阿晚,是江织的保镖兼助理,约摸三十上下,长得憨头憨脑,皮肤黝黑,肌肉发达,另外,双商不是很高。

    正是因为阿晚不够机灵,致使他家雇主昨夜在海边受尽了冷风才被寻到,不过,所幸比那派人掳人的罪魁祸首早了一步,不然这后果……不敢想。

    “哦。”阿晚默默地退后,不敢再惹着雇主。

    因着受了冷风,里面那位又身娇肉贵的,正病着呢,咳嗽声一阵一阵传出来,小少爷脾气不好,尤其是身子抱恙的时候,更是没人敢去招惹。

    当然,除了薛家的二少爷。

    “织哥儿~”

    不见其人,先闻薛宝怡吊儿郎当的声儿。

    病房门被推开,咣的一声,一个杯子砸在了薛宝怡脚底下,嗯,美人儿正恼着呢。

    薛宝怡昨晚还一头蓝紫挑染的头发,今儿个就铲平了,整了个利索的板寸,五官尤其显得硬朗分明,挂着一脸的坏笑:“哟,脾气这么大呀。”

    脾气很大的江小少爷正穿着医院的病号服,分明土到掉渣的格子款式,被他松垮垮地套着,皮肤着实白,唇色浅淡,病若西子,十分美里掺着两分娇贵。

    大抵是气着了,捂着嘴正咳得厉害。

    “咳咳咳……”

    江织一咳,一双桃花眼的眼圈四周就泛红,透着股羸弱的媚。

    这模样,看把薛二爷心疼的。

    “得得得,别气别气。”薛宝怡好声好气地哄着,玩笑话说得骚浪得紧,“你这娇滴滴的身子,要是给气坏了,可不得心疼死小爷我。”

    帝都薛家的小二爷,也没别的毛病,就是喜欢美人儿,江织这脸,他是真觉着勾魂,他也服自己,跟这样的美人一起长大,他居然还是直的,这是什么样的钢铁意志啊。

    他赶紧上前,抬手欲给美人顺气。

    江织嫌弃地推开,冷着一双桃花眼:“查了?”

    薛宝怡嘿嘿一笑,拉了把椅子坐下:“爷一晚上没睡呢。”敢掳他兄弟,当他薛小二爷断气了吗?

    江织懒得与他插科打诨:“谁?”

    “明家老四,听说是想英雄救美,才让人把你掳了。”薛宝怡贱兮兮地笑,“你这张脸啊,真是贼几把遭人惦记。”

    明家的底蕴虽不如四大世家,但在帝都也是有头有脸的富贵人家,这明家的四小姐长得也有腰有屁股的,就是脑子不好使,管不住眼睛,惦记江织许久了。

    薛宝怡摸了根烟,打火机在手里把玩着,没点:“这事跟明家也没什么关系,就是那明老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挑了个眉,问江美人,“怎么搞?”

    江织病殃殃地窝着,脸上越发没有血色,忍着咳嗽,眼角四周略带粉晕,眯了眯,似醉非醉的美眸顿时凉嗖嗖的:“丢进沧海。”

    沧海在帝都郊外,江织昨晚就是被掳到了那里。

    薛宝怡刚想说他爷的是良民,门就被推开了。

    “法制社会呢,别乱来。”

    一双修长的腿先迈进来,然后是一张长相看似风流的脸,眼窝很深,鼻梁高,薄唇,俊里透着点不解风情的坏,又有点厌世的颓。

    是乔家的公子,乔南楚。

    帝都四大世家,除了陆家深居简出,剩余的江家、薛家、乔家素来交好,三家的小辈往来也最多。

    江织懒洋洋地又扔了后半句:“别弄死了。”

    薛宝怡明白他的意思了,给点苦头嘛,这事儿他在行,笑着应下了:“得嘞,我祖宗!”

    “怎么回事?”乔南楚进来,靠着柜子,问了句。

    江织咳着,脸颊又晕开一层淡淡的绯红。

    乔南楚倒了杯温水递给他:“我调了会所的监控,就拍到了个影子,后面就故障了。”他似笑非笑地,看好戏似的,眼角露着点雅痞的味道,“掳你的人,还有没有印象?”

    江织靠着枕头,没什么力气,蔫儿蔫儿的:“没看清。”耷拉着漂亮的眸子,想了会儿,“一米七左右,挺瘦,力气很大。”

    “咳咳咳……”

    他咳了几声,捧着杯子喝了点水,许久,才又说了句:“眼睛好看。”那人声音被风吹得模糊,只记得好听,但很冷。

    乔南楚抱着手,手指刮了一下唇:“矮了点。”一米七,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把人扛那么远。

    “是个女人。”江织说。

    语气里,说不出的别扭,三分不甘,七分不爽。

    江家最尊贵的小公子,可是被人搁在心头养大的娇贵人儿,哪里受过这样的罪,何况,对方还是个女人。

    平时,织哥儿最讨厌的就是女人了。

    薛宝怡没个正形,笑:“女人啊。”他打趣,“还夸人家眼睛好看,怎么,不讨厌了?”

    江织是个gay,他亲口承认的,这么些年来,他对女人确实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男人嘛,也没什么兴趣,除了他心头那个白月光少年。

    江织懒得搭理薛宝怡,因为眉头晕着点怒气,本就矜贵清冷的眸,越发没了那股含着桃花的媚,冷冰冰的。

    “她说她是职业跑腿人。”

    乔南楚手随意搁在柜子上,有意无意地敲了几下:“我知道是谁了。”

    江织抬了下眼皮,瞧他。

    “我追了半年,代号z。”乔南楚收了手,摩挲着从江织那里接过来的空杯子,“性别女,年龄不详,住址不详,国籍不详,业务能力顶尖。”

    职业跑腿人,这个称呼也是近来才兴起的。

    只要给钱,给的够多,职业跑腿人就能给你办妥了,至于会不会杀人放火奸淫掳掠,还尚且不清楚。

    “国际刑警跟了她很久了,一点影都没捕到,一年前才来帝都,被委托的次数不多,不过价格高,目前为止,失误率为零。”

    乔南楚是警察,在刑事情报科干了几年,这个案子,他倒有兴致。

    薛宝怡是个商人,这些伤脑筋的事儿,他懒得掺和,瞧见病床旁的柜子上放了盒颜色好看的糖,连玻璃罐都镶了碎钻,一瞧就知道是谁的。

    那罐子看着就精致,他直接上手。

    江织一个枕头扔过去:“别动。”

    瞧他那宝贝样!

    薛宝怡哼了声:“你一个大老爷们,吃什么棉花糖,娘们唧唧的。”

    江织挑了颗粉色的,扔进嘴里,只给了他一个冷眼。

    说实话,江家的织哥儿毛病挺多的,性子不好,不喜欢玫瑰,厌恶女人,不喜欢喝酒,闻不得烟味,对谁都一副祖宗样。

    脾气是挺攻的,就是爱好嘛,很受,他喜欢棉花糖,吃得也不多,但床头、办公室、休息室里,都得摆着,用最金贵的盒子装着,谁也不准碰。

    御泉湾外面,有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小超市,这个点,天边刷了一层金桔色,日暮西沉,店里没什么人。

    一眼望去,就最里头的货架前,蹲了个人,黑卫衣,帽子扣在头上,九分的铅笔裤往上缩了点,露出一截白皙的脚踝。

    “粉色外包装,上面画着一只兔子。”蹲着的人回头,问身后的女孩,“那个棉花糖没有了吗?”

    丹凤眼,覆舟唇,冷而疏离,她似乎不爱笑,嘴角抿着。她皮肤很白,白得有几分剔透,窗外最后一抹斜阳落在她眼睫,打亮了一双瞳孔,像冬季沙漠里的星子,很亮,却孤冷,透着沧桑与荒芜。

    她叫周徐纺,每隔三四天会来店里买一次那种粉色外包装的棉花糖。

    ------题外话------

    三件事:

    一:更新时间是晚上八点半,如果改变,会通知,入v之前一天一更,两千字左右,一般不加更,因为在排队等推荐,不能随便加更,但只要推荐期允许,我会尽量加更。

    二:第一章修改了霜降的设定,正版网站都会跟着修改,盗版网站就不会,所以,到正版网站来,潇湘,扣扣阅读,红袖……都是正版。

    三:占坑的时候扣扣阅读被人刷了一波一星,我现在厚着脸皮,求一波免费五星。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