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心肝宝贝甜蜜饯儿(二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卷发老太太在买盐,说话的声音很小。

    “是不是她?十七栋那个小姑娘。”

    “就是她。”

    “挺正常的,也没老王说得那么恐怖啊。”

    “我刚刚摸到她的手了。”

    “她手咋了?”

    “跟冰块似的,怪吓人的。”

    周徐纺摸了摸自己的手,是挺冰的,她体温比常人要低许多。如果那个卷发的老太太的声音再小点就好了,她听力很好,大概是正常人的二十多倍,卷发的老太太住她隔壁一栋,喜欢打麻将,昨晚零点了,卷发老太太糊了一把杠上开花,兴奋地嚎了一嗓子,她戴着消音的耳机都被吵醒了。

    她把三轮车停在车库里,没有走电梯,去了一楼的楼梯间。

    她看了一眼外头,没人,就喵了一声。

    楼梯底下废弃的家具后面钻出来一只灰色的猫,怯怯地看她:“喵。”

    是只灰猫。

    周徐纺把猫罐头拆开,又往旧家具旁的碗里倒了一些水,那灰猫软绵绵地叫了两声,吃得欢快。

    她顺着猫毛摸它的小脑袋,它乖巧地不动。

    “我会不会是一只猫妖呢?”

    她自言自语,灰猫喵了一声应了。

    她抿了抿唇,有些失落:“可是我听不懂你说话。”

    “喵~”

    她便再学了一声:“喵。”

    那灰猫也跟着叫了一声:“喵。”

    好像不是,虽然她和猫一样,也能蹿很高,可她不是猫妖,也不是鱼妖。蹲了一会儿,等小猫吃完,她起身,往楼上走。外头月亮出来了,路灯冷白,只见十七栋一楼到七楼的感应灯数秒之间全部亮了。

    嘀。

    微信来了消息。

    周徐纺点开,除了‘微信支付’、‘微信团队’与几个公众号之外,只有一个对话框,名为群头。

    群头:嘉纳影视城通告:《无野》剧组,明天十号拍摄,需要群众演员男十个、女十二个(20到35周岁),男身高170+,女身高160+,费用150(下午三点结束),明早八点影视城c1地铁口集合。

    群头:微信报名,先来先得!

    周徐纺报了名,然后打开外卖软件,叫了一份面。

    帝都江家坐落在郊外的别墅区,独立院落,四层的仿古建筑,外观大气,这是江老夫人的住处,平日里,江家人都忙,忙于政事,忙于商务,多数时间不在这处,江老夫人便定了规矩,每月的初一十五,不论是不是要事缠身,都要聚上一聚。

    江老夫人膝下五个儿女,加上旁支,孙辈十几人,都到了,除了老幺江织还没露面。也就他,老夫人的局都敢迟到。

    “奶奶。”

    江老夫人身边坐着的是四房的姑娘,父母早些年都没了,自小养在江老夫人膝下,她母亲在家中排行老四,是最得江老夫人喜爱的一个女儿。

    这姑娘随了母姓,老夫人为她取名,扶汐。

    江扶汐对老夫人道:“已经八点了,您胃不好,先喝些汤垫垫。”

    三庭五眼,模样生的古韵,性子也温婉贤淑,江老夫人一向疼爱她,板着的脸也柔和了几分,道:“等织哥儿一起。”

    江扶汐称是。

    席间,二房的儿媳挑了话头:“母亲,明家的事您可听说了?”

    老夫人的二子江维礼从政,娶的是骆家老爷子的三女儿骆常芳,得一女江扶离。

    老夫人七十有三,祖上是京官,百年世家的底蕴留了下来,是大家出身的闺秀,这般年纪了,头发依旧盘得一丝不苟,身穿绛紫的旗袍,眉眼凌厉,看得出精明与教养。

    “哪件事?”

    骆常芳愁着脸说道:“明家那四丫头,叫织哥儿扔到海里去了,喝了不少水,这会儿还在医院躺着。”

    这番,是告状呢。

    三房没人了,只留了江织这一根独苗,最得老夫人疼爱,其他几房怎会不眼红。

    江老夫人低头饮茶,面色如常,喜怒不明:“听说了。”

    将人家姑娘扔到海里,到底失了几分大家公子的气度与涵养,骆常芳脸色不悦:“织哥儿未免过分了些,小辈们玩闹归玩闹,动了真格就——”

    老夫人打断了:“玩闹?”她将手里的杯盖放下,抬头,眼神锋利,“织哥儿那身子,是她明家四丫头玩闹得起的?”

    骆常芳:“……”

    她这做儿媳的,还能说什么,老太太对这小孙子,实在溺爱得过分。这状,也没人敢再告了,两桌子人,都安安静静地等着,不再吭声。

    “林哥儿,”江老夫人吩咐,“和明家合作的那个项目,暂且停了。”

    林哥儿是江家的长孙,老夫人长子所出的独子,江家嫡出的孙辈不多,除了江织,江孝林便是尊贵的。

    他点头,应了老夫人的命令。

    这时,老管家江川进来:“老夫人,小少爷到了。”

    人还没进来,就先听见了咳嗽声。

    老幺终于来了。

    江老夫人脸上这才有了笑意,吩咐身边的姑娘:“抚汐,去屋里给织哥儿拿件衣服。”

    江扶汐起身,去屋里拿衣服了。

    江织身子弱,深秋的晚上凉意重,生怕冻着他。

    老夫人又问管家:“织哥儿的汤炖好了?”

    江川回:“在厨房温着呢。”

    小少爷今天出院,养身的补汤从中午就开始炖上了,整个江家,也就这位有这般待遇。

    老夫人笑道:“快端来。”

    “是。”

    “奶奶。”

    门口,江织慢悠悠进来,走得慢,轻轻喘着,偶尔隐忍不住咳出声来。

    江老夫人立马拄着拐杖站起来:“织哥儿,快到奶奶这来坐。”

    两桌江家人,这下全部站起来了,再不乐意,也得捧着这位身娇肉贵的小少爷。

    江家老幺啊,是老太太的心,老太太的肝,老太太的宝贝甜蜜饯儿,恨不得给他宠上天去。

    江织就是这么被惯成了小祖宗。

    翌日,天阴。

    江小祖宗又在片场发难了,手里的剧本一扔,不轻不重地扔了个字:“停。”

    ------题外话------

    **

    统一解释一下,病娇这个词呢,广义上是指在处于精神疾病的状态下与被某事物强烈吸引无法自拔的人所表现出来的性格特征,有点偏向占有欲又有极端的思想或行为。

    本文不会那么严重,后期的江织会有点病娇症状,精神也一丢丢问题,但不会伤害徐纺,顶多就是……想剁了所有碰到过徐纺的猪蹄子……有点病态的占有欲,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这个书名不是十分贴切,就七八分贴切,但改书名很麻烦,暂时不改哈,你们知道就行。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