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捏坏他了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摄像机砸在了周徐纺身上,她整个人往后栽,手打在摄像机的支架上,划开了一道很长的口子。

    她立马用手捂住伤口,血从指缝里渗出来。

    出事故的时候,是休息时间,江织一罐牛奶已经喝完了,隔得远,他听不清动静,没什么精神,在闭目养神。

    赵副导过来,迟疑了一下,还是上前叫人:“江导。”

    江织掀了一下眼皮,刚从云后出来的太阳不烈,却还是有些刺眼,他抬手,挡了一下眼前的光。

    阿晚立马站过去,用健壮的身躯给雇主挡光遮阳。

    赵副导说:“明四小姐和余然吵起来了。”

    圈里都知道,明家四小姐看上了江导演的美貌,余然也有那么点花花心思,这两人算是情敌相见。

    不过——

    江织兴致缺缺:“打起来了?”

    “那倒没。”赵副导如实说来,“就是一个群演被推倒了,受了点伤。”但怎么说也是这位美人的桃花债啊。

    美人可能累了,捏了捏眉心,颜色有几分不悦,不大耐烦:“把人送去医院。”

    赵副导点头应了,又请示:“那明四小姐和余然呢?”

    那两朵桃花,都不是一般的花,是圈子里的流量花啊,尤其是那个明四小姐,还是个霸王花,一个没搞好,微博都能搞瘫痪。

    “合同第八页,第九条。”

    江大导演完全公事公办。

    合同第八页,第九条——拍摄现场,非不可抗力误工,乙方以十倍赔偿误工费。

    赵副导明白了。

    “吵死了。”

    阿晚瞧了瞧雇主大人,他正侧身躺着,眉宇间尽是不快,唇色是很浅的红,抿成了一条僵直的直线,说实话,这表情很刻薄,可雇主长得好看,这么副表情,还是很赏心悦目。

    阿晚自知脑子不如拳头好使,上前,多问:“要不我把人赶出去?”

    雇主也没说,捂着嘴咳了两声,起身去了休息室,走得很慢,三步一喘,因为气不顺,微微弓着身,从后面看,他露出的一截后颈白得不像话。

    几个意思啊?赶不赶人?阿晚想了想,决定先去方便。

    因为女主角与隔壁剧组女主角闹了这么一场,拍摄暂停了,方理想已经卸了妆了,素颜的一张小脸很明媚,因为荣升为‘织女郎’了,化妆师姐姐特地让她去独立的更衣室换衣服,等换完出来,就没看见周徐纺了,不知道被场务带去哪了。

    方理想拉了个群演小姐妹问:“看到徐纺没?”

    群演小姐妹反过来问:“谁是徐纺?”

    周徐纺不是一般的慢热,面相又冷,还有点轻微的社交障碍,除了方理想,她基本不跟任何人说话。

    跟周徐纺认得好几个月了,方理想也没她电话,她很少带手机出来,也基本不用微信,跟个山顶洞人似的。

    方理想跟群演小姐妹形容周·山顶洞人·徐纺:“头发这么长,很白很漂亮,经常戴着个帽子,气质有点颓那个。”

    小姐妹懵逼脸。

    好吧,周徐纺在剧组的存在感完全为零,方理想说:“就是刚刚受伤的那个。”

    “哦,她去休息室包扎去了。”

    剧组的休息室只有四间,男女主演各一间,一间公用,一间导演专用,场务见周徐纺受伤,又不肯去医院,就放她进了休息室,还特地嘱咐她,去公用的休息室。

    这个点,休息室里都是人,只有一间空着。

    走廊里,偶尔有咳嗽声回荡。

    “江织。”

    女人语调欢快,脚步有些迫不及待。

    前头,江织慢吞吞地回了身,见来人,兴致索然:“什么时候出院的?”

    昨天,薛宝怡帮他把这个女人扔进海里去了,昨晚还在医院躺着,居然这么快就活蹦乱跳。

    明赛英一点也不生气,笑眯眯地回话:“今天。”

    说来,明赛英各方面都不错,明家是帝都有名的建材商,她父亲老来得女,她在家中很是受宠,长相也出挑,前凸后翘、杏眼樱桃嘴挺标致一姑娘,虽然没演技,可在娱乐圈也混得风生水起,就是——

    脑子不怎么样,一根筋。

    江织瞥了她一眼:“海水喝得还是少了。”

    “……”

    明赛英其实是个小辣椒的性格,就在江织这里没了脾性,姿态放得低,穿着一身后宫皇后的戏服乖乖道歉认错:“那件事是我冲动了,我道歉。”她保证,“我以后会本本分分老老实实地追你,再也不耍小聪明了。”

    她为什么会喜欢江织?

    理由很简单,他脸长得好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所以,打从两年前在一场酒会上她第一眼瞧见江织,就惦记上了他的美貌。

    江织对着她,就是一张万年禁欲冷漠脸:“我不喜欢女人。”他说得正儿八经。

    他十八岁出柜。

    圈子里都知道,他是个货真价实的gay,听他发小说,他看片都不带硬的。

    明赛英认真思考了一下:“那我去变个性?”

    江织一双漂亮精致的桃花眼瞬间冷了个透,不知是不是被她的厚颜无耻气着了,别过头去咳得厉害。

    “咳咳咳咳咳咳……”

    他肤色苍白,一咳,嫣红了一大片,眼圈也晕了一层绯色,水雾氤氲。

    啧啧啧……美得有点不像话了。

    明赛英赶紧上前,想给美人顺顺气。

    江织后退,抬头,目光越过明赛英,怒斥:“死哪去了?”

    这一眼,宛若桃花冰雨,冷冷地拍打在身上,姗姗来迟的阿晚哆嗦了两下:“我去方便了。”

    他今儿个拉肚子。

    江织耐心耗光了:“还不把她给我弄走。”说完,捂嘴咳嗽,脖子都红了。

    明赛英心疼坏了,赶紧后退:“你别气,我自己走,自己走。”说完,自觉走人,就是不大舍得,一步三回头。

    阿晚想了想,跟上去。

    江织等顺过气来,才推开休息室的门,这个点,外头已经黑了,休息室里昏暗不可视物,他摸到灯的开关,刚按下去,一张脸毫无预兆地闯进了眼里。

    “咔哒。”

    门被风刮上了。

    江织瞳孔微微一滞:“你是谁?”

    这双眼睛……似曾见过。漂亮得过分,就是冷了些,透亮透亮的,厌世又颓丧,偏偏光华灼灼。

    眼睛的主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他目光扫过她,视线刚落在她血淋淋的手臂上,猝不及防地,眼前被一只还沾着血的掌心覆住了。

    他愣住,耳边,女孩的声音淡得像一缕烟。

    她说:“别看。”

    她的手在愈合,速度快得肉眼能看出古怪,她避着所有人才躲到了这里。

    肌肤相贴,他刚咳过,温度微烫,她不同,手冷得像冰块,指间都是血,淡淡的血腥味,一丝一缕地钻进他呼吸里。

    按理来说,他该嫌脏的,却忘了反应,愣了许久才张嘴,可还没出声,那烟一样缥缈的音色又缠缠绕绕地绕进了他耳朵里。

    “也别叫,我不伤害你。”

    她沾着血的掌心还覆在他眼睛上,只有指缝里漏进一缕光,像被蒙了一层血色,微微泛着鲜红。

    好重的血腥气。

    江织后退,几乎同时,抬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刚欲推开,肩膀被手肘抵住,他整个人被她按在了墙上。

    他一口气没上来。

    “咳咳咳咳咳……”

    咳得肺都要出来了。

    周徐纺听他咳得厉害,立马松了力道,一只手挡着他的眼睛,一只手按在他肩上,手臂的伤早就结痂,却弄得他身上、脸上都是血。

    她看得出来,他生着病,力气轻了又轻:“我包扎完就走,别叫别看,行吗?”

    不知是不是咳得太猛了,他觉着燥热,舔了一下唇,喉结轻轻滚了一下:“不行。”

    她拧眉。

    “啪。”

    她关了灯,几乎同时,也松了手。

    江织扶着墙站直,鼻间都是陌生得让他烦躁的气息,没了灯光,他在昏暗里找那双眼睛:“你要干什——”

    话没有说完,他的下巴被捏住了,怔愣间,有人靠近,甘冽的薄荷香混着血腥气铺天盖地地笼罩下来。

    “别说话,我要是用了力,你会很疼。”

    她的力气比正常人大很多很多,轻轻捏一下,他就会很疼,可能还会把他捏坏,周徐纺想,她要轻轻地,不能让他大叫。

    江织喉结又滚了一下。

    从来没有哪个异性,离他这么近,这样强的侵略感,令他极度不适,下巴还被捏着,冰冷的温度从手指渗到他皮肤里,一冷一热,冲撞得他浑身都发麻。

    他甚至听到了自己的吞咽声:“离、离远一点。”

    艹,居然结巴了。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好。”

    她离远了一点,想了想,还是松开手,从口袋里摸出场务给的绷带,用牙齿叼着一头,单手去缠手臂上已经恢复得差不多的伤口。

    呼吸声很重,是江织的,他缓了很久,不动声色地摸到了灯的开关,刚要按下去,周徐纺听到声音,立马捏住了他的手。

    然后,她就听见骨头嘎吱一声响。

    江织倒抽一口气,疼得俊脸都白了。

    她愣了一下:“好像脱臼了。”

    她真没怎么用力,只是她力气是常人的三十多倍,这下好了,他被她捏坏了。

    ------题外话------

    **

    江织小时候是跟徐纺认得,但那时候样貌还没长开,不可能认得出来。

    徐纺掳他的时候,戴了口罩帽子,一眼认出来也不合理。

    所以,追妻路漫漫,这本书,不走一见钟情的路。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