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周徐纺也有弱点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阿晚这时候吱声了:“乔少。”

    他吸了吸鼻子,有点感冒了,被冻的。

    “阿晚有什么发现?”

    阿晚看了看他的雇主大人,慎重地说:“那个z好像看上我老板了。”没准还是个淫贼。

    后面一句,他觉得私下说比较好。

    乔南楚瞅了江织一眼,笑了:“怎么说?”

    说起这事阿晚是有点生气的:“她居然把我的衣服扒了,给我老板穿了。”这个职业的跑腿人居然还是个颜控狗,严重鄙视!

    这时,雇主大人冷漠的眼神射过来。

    “滚出去。”

    “哦。”阿晚满腹心事地出了病房。

    零点,阴云散了,月亮露了尖尖角,朦朦胧胧。

    周徐纺回了御泉湾,换下衣服,擦完药去冰箱拿了两罐牛奶,电脑屏幕上,霜降的海绵宝宝头像在闪。

    “肩上伤得重吗?”

    周徐纺按着肩,活动了两下:“已经好了。”

    不在任务中,霜降就没有再用声音软件,而是打字:“还是擦点药吧。”

    “擦了。”她拉开牛奶罐的拉环,“用了两瓶药酒。”

    她的恢复能力是常人的八十多倍,一般的药对她都不太管用,别人感冒药吃一粒,她得吃半碗。

    “阿纺,”很久,电脑上才有字滚动出来,“你有弱点吗?”

    她喝了一口牛奶:“有。”

    霜降没有问是什么,连续发了好几个警示的图标过来:“别告诉我,也别告诉别人,任何人都不能说。”

    “嗯。”

    她的自愈能力太好,体质特殊,若是让那帮医学界的人知道了,怕是不会再有安宁……牛奶很好喝,就是一罐好少,她又开了一罐。

    “周清让那里我安了微型监控,警察也在,天星的人应该不敢再去了,这件事情,我们暂时不用插手了,我怕不安全。”霜降提醒她,“刑事情报科已经盯上你了。”

    周徐纺点头,一边喝牛奶,一边吃棉花糖,她心情不错,腿晃啊晃,脚上的粉色兔头拖鞋被她晃到了桌子底下。

    霜降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你在现场碰到的那个人是谁?”

    “他是江织。”

    江织?

    霜降对他有点印象,也知道周徐纺在绑了他之后还见过他:“你同他很熟吗?”

    周徐纺把棉花糖的盒子放下,这个牌子的棉花糖有点腻,没有她以前吃的那个牌子好吃。

    她说:“不是很熟。”又喝完一罐牛奶,“但是他长得很好看。”

    霜降发了一屏幕的笑脸过来:“阿纺,你以后要是有了心上人,会带他一起去月亮湾定居吗?”

    心上人?

    孤岛上什么都没有,心上人不好养的。

    所以,周徐纺决定:“我只带狗去。”

    月亮湾是国外的一个荒岛,听说是最接近月亮的地方,四周都是海,周徐纺想存够了钱就买下来,一个去那里生活,有陆地有水,很适合她,她可以双栖,人来了就躲到水里,城市里太不安全了,她的体质不适合群居。

    她在岛上可以养狗,养鸡养鸭也行,养人可能有点困难。

    “有人在追我的ip,先下了。”霜降说。

    “嗯。”

    刑事情报科,灯还亮着。

    已经凌晨了,几位技术人员还没下班,因为天星娱乐那个案子。

    “乔队,”于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查到地址了。”

    乔南楚走到他电脑前:“哪里?”

    “江枫公馆,七座208。”

    乔南楚笑,从桌上烟盒里抽了根烟,拉了把椅子坐下,点烟,抽了一口,灯光下,头发乱得有几分颓:“江枫公馆,七座208。”舔了舔唇,“那是我家。”

    技术员于方:“……”

    又被这个霜降耍了!

    快凌晨一点,乔南楚才回到江枫公馆。

    正在保安室里打盹的值班门卫听见车声就醒了,帮忙开了门:“乔先生现在才回来啊。”

    “嗯。”他从警车上下来,嘱咐了车里的同事几句,手里夹着烟,摆摆手,进了别墅区。

    “哦,对了。”门卫想起来一件事,“上周来找您的那个女孩今天上午又过来了一趟。”

    乔南楚把烟掐了:“留什么话了吗?”

    “没有,就留下了一箱鸡蛋。”门卫进保安室,把那箱鸡蛋搬出来,“说是家里鸡生的土鸡蛋。”

    箱子上还粘了一个信封。

    乔南楚把信封拆下来,里面有张信纸,七零八零年代的那种信纸,他打开,里面就三行字,字迹清秀端正。

    “尊敬的乔先生:

    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晚辈敬上。”

    敬上?乔南楚顶了顶牙,笑了。

    “乔先生,是您女朋友吧。”门卫大叔在江枫公馆工作好几年了,从没见乔先生带过女人回来,乔先生长得俊,开的车也贵,公馆里不少未婚的女性对他有那么点意思,不过乔先生从来不跟她们说话,想来是有主了。

    “不是女朋友。”乔南楚把信扔回装鸡蛋的箱子里,“资助的一个学生。”

    翌日。

    一大早,阿晚就带了汤来病房,雇主刚睡醒,应该是没睡好,脸色不太好,精神不佳,蔫儿蔫儿的。

    阿晚把保温桶放下,看见了桌上的手机。

    “老板,您的手机膜碎了。”阿晚有点感冒,想着雇主身体不好,怕传染给他,就戴了口罩,“我去给您换张新的?”

    “放着别管。”

    “哦。”

    阿晚腰也有点疼,昨天晚上伤到了,今早一醒过来,酸痛难忍,他拉了把椅子坐下,拧开保温桶的盖子。

    江织闻着味儿,皱眉:“鸡汤?”

    “嗯嗯。”真的,他才不是在邀功,“我妈知道您住院了,特地早上起来熬的,加了很多药材,很补的,我早上也喝了,一点都不腻。”

    他就喝了一点点,他妈不准他多喝。

    自从两年前江织出钱给他妈做了换肾手术,他妈就把江织当亲儿子,什么好吃好喝的,都留给江织,昨天晚上知道江织住院了,他妈骂了他半个小时,说他没用,都保护不好江织,他妈还骂他是个头脑发达的傻大个。

    他怀疑,他是捡来的。

    “你们把那只公鸡宰了?”原本恹恹欲睡的江织突然掀开了眼皮,坐起来,眼里一点睡意都没了。

    阿晚解释:“没,我妈买了老母鸡。”

    江织嗯了声,这才又躺回去,轻抬他的贵手,像个祖宗:“给我盛一碗,只要汤不要肉,一点肉渣都不要。”

    “哦。”

    傍晚,江织就出院了,阿晚来接他,可能因为昨晚的事,江织一直没给他什么好脸色,一副‘老子不爽别惹我’的表情。

    车开到八一大桥下。

    后座上原本闭目养神的人睁开了眼:“找个地方停车。”

    阿晚停了车,扭头的动作使他腰疼:“您有什么事?我去给您办。”

    “在车上等着。”

    留了一句话,江织下车了。

    这个点,八一大桥下面全是摆摊的,卖什么的都有,对面的公园在放广场舞的音乐,吵得人头疼。

    江织不耐烦地转了半圈,没看见人。

    他走到一个摊位前:“周徐纺今天怎么没来?”

    往常周徐纺摆摊的地儿今天被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哥占着,那大哥正在吃炒粉,抹了一把汗,抬头:“周徐纺是谁?”

    桥下路人很多,推推搡搡的,沿路不少小吃摊,空气里什么味儿都有,江织拿了块手绢,捂住口鼻咳了两声,走到人少的地方,说:“在这贴膜的。”

    大哥瞅着他衣着不凡,说话挺客气:“每天在这摆摊的人都不固定,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

    江织捂着一块黑色丝绸的手绢,衬得他皮肤很白:“那个天天戴着帽子、总穿一身黑的女的。”别别扭扭地补了句,“很漂亮那个。”

    大哥扒了一口炒粉:“哦,我知道你说谁了,她今天没来。”

    “她为什么没来?”

    “这我哪知道,同行是冤家,我们又不熟。”瞧这人,是个贵人啊,那大哥问了一嘴,“你找她做什么?”

    这时,路过的小孩一头撞到江织身上。

    他立马摆着冷脸,嫌弃至极。

    小孩被吓得拔腿就跑了。

    他还黑着脸:“找她贴膜。”

    大哥立马把炒粉放下:“我也是贴膜的,什么手机都贴。”想着对方一看就是个有钱人,有钱人都没零钱,有钱人的口头禅都是‘不用找了’。

    商机啊!

    这么想着,大哥堆着笑:“贴膜吗?贴膜送手机壳。”

    江织没理,走人。

    大哥倏地站起来:“她收二十,我只要十五啊!”见人头都不回,他一拍大腿,“十块!十块贴不贴?”

    江织冷漠脸:“不贴。”

    靠!

    大哥秒变脸:“神经病啊你!”

    江织:“……”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