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您的外卖已到,好评哦亲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织哥儿。”

    门被推开。

    短发白裙子,是江维尔:“你怎么又欺负阿晚。”

    阿晚觉得整个江家,最明事理的,除了江老夫人,就是江维尔了。

    “五小姐。”阿晚很欣赏江维尔,因为她拳头硬,她以前是练跆拳道的,两年前遇见了肖麟书,就不练了,好可惜……哎,他出去,拿手机给没怎么吃东西的雇主点了个外卖。

    江织侧卧着,没起身:“你来干什么?”

    “叫姑姑,别没大没小的。”江维尔把裙子一提,坐下,一只脚搭在茶几上,晃了晃她脚下那双白色的帆布鞋,坐姿相当豪迈。

    “肖麟书。”不咸不淡地,江织喊了声。

    江维尔一听,以为是人来了,立马收回脚,双腿并拢,双手规矩地放在膝盖上,腰挺直成九十度,标准的淑女坐,然后才看向门口。

    哪里有肖麟书的影子。

    江维尔抿了一下嘴,挑着眉笑着看江织:“皮痒了是吧?”

    他瞧了一眼她的白裙子,从躺椅上起来,身上只穿了件低领的毛衣,睡乱了,领子斜着,一边锁骨若隐若现。

    美人骨相,皮相兼之。

    江维尔没对她已逝的三哥三嫂印象已经模糊了,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姿容,能生出江织这样的绝色。

    他问她:“你不累?”

    白色的裙子是肖麟书喜欢的,淡妆浅笑明眸善睐都是肖麟书喜欢的,真正的江维尔,应该是那个皮衣短裤、抽烟打架、蹦迪打碟、大笑畅饮的她。

    现在,她这样拘着自己,身上哪里还有当年的那股畅快劲儿。

    江维尔没有换坐姿,依旧规矩淑女地坐着:“你懂什么,我这叫为爱痴狂。”她义正言辞,“等你以后有了自己的小祖宗你就知道了,为了爱,你也可以当孙子。”

    江织用手指勾着衣领,扯了扯,遮住了锁骨,灰色的毛衣,刚好,衬得肤色莹白,他轻哼:“少扯淡。”

    当孙子?

    孙子才当孙子。

    江维尔也不跟他争:“你和宝怡合作的那部电影,是冲着大奖去的?”

    他起身,倒了颗药丸,就着水吞下,喝得急,喉咙发痒,他忍着咳嗽:“有话直说。”

    “麟书适合那个角色吗?”

    两年前,肖麟书还不温不火,是江织的一部电影让他风光起来,肖麟书应该到现在都不知道,如果不是江维尔开了口,那个电影怎么排,也排不到他头上。

    江织放下杯子:“不适合。”

    江维尔没说别的:“行,知道了。”她起身,“我干活去了。”

    江家的五小姐,什么富贵日子没有,偏偏要去给人当助理。

    “当别人祖宗不好?”江织事不关己似的,“非去给人当孙子。”

    薛冰雪把她当祖宗,她倒好,去给肖麟书当孙子。

    真出息啊。

    江维尔把白裙子抚平:“少嘲笑我,当心你也有当孙子的一天。”

    江织抿了口水,喉结滚了滚:“老子是祖宗。”

    “等着吧你。”

    江维尔笑笑,走了。

    这时,阿晚才进来:“老板,我给您叫了外卖。”他特别补充,“周小姐送的。”

    阿晚觉得,周小姐和雇主是天生一对,点个外卖都能碰到,哎,爱情啊。

    “进来。”

    声音有些哑,咳得也厉害。

    冬天了,他的身体好像更不好了。

    周徐纺提着外卖进去的时候,江织正在穿衣服,雪白的脖子都遮住了,捂得严严实实,她听方理想说过,江织是先天不足,心肺都不好,器官慢性衰竭,无药可医。

    好可怜啊。

    她认得阿晚的单,知道是点给江织吃的,特地给他加了几只皮皮虾。

    江织瞧见她穿了一身外卖的衣裳,头上还戴着个黄色的头盔,巴掌大的脸,被外面的风吹得通红。

    “你跑去送外卖,是嫌当群演钱少?”他眉目不善,心情不好,精神也不佳。

    周徐纺摇头,如实回答:“粥店的老板娘是我认得的人,周末很忙的时候我才去帮忙的。”

    她把外卖放桌子上:“你趁热吃。”里面有很多虾。

    江织站着,与她隔着一把沙发:“一单外卖给你多少钱?”

    确实,他对她好奇。

    他本该很讨厌女人,可就是对她好奇,好奇得要死,好奇得让他烦闷不爽,甚至有点无所适从。

    周徐纺回答:“跟距离有关,这一单七块。”表情呆呆冷冷的,却是一本正经,“好评就有八块。”

    “……”

    江织觉得他的头有点隐隐作痛。

    八块,送多少单,她才能买一罐进口牛奶?

    周徐纺习惯性地压了压头上的帽子,把脸藏起来:“那我去送外卖了。”

    她转身要走。

    江织喊住她:“你怎么去?”

    周徐纺回头,帽子大了一号,脑袋被盖着,显脸小眼睛大,目光总是凉的,孤冷又干净。

    她回答他:“我开车。”

    送外卖还能买得起车?

    就在这时——

    赵副导演拿着个喇叭在外面鬼叫,整个片场都听得到:“这是谁的三轮车?这里不可以停车!”

    周徐纺反应了一秒,拔腿跑出去:“我的我的!”

    还是第一次,看见她这么生动的样子,不是死气沉沉的,终于像个那般年纪的女孩子了。

    江织:“……”

    他头又开始痛了,肺也痛,咳得嗓子还疼。

    阿晚赶紧去倒水,还不忘给周徐纺说好话:“周小姐好辛苦,老板,我们给她个好评吧。”

    他是真的欣赏这个虽然贫穷,但努力奋斗的女孩子。

    江织没说话,把那份外卖打开了,看了许久,动了勺。

    阿晚见他没有反对,就拿了手机去好评,然后神奇地发现:“呀,还可以打赏骑手。”心想着周小姐不容易,才赚八块钱,就说,“老板,我们打赏周小姐吧。”

    江织握着勺,细长的手指捏着柄,他皮肤白,偏瘦,手背有青色的筋络,很淡:“你要打赏就打赏,跟我说什么。”

    阿晚就去打赏了,他平时外卖点得不多,不太会用那个app,摸索了好一阵,又发现:“最多居然只能打赏50块。”

    他虽然工资不算特别高,但他想打赏一千块。

    算了,下次再给她继续打赏。

    打赏完,阿晚有点兴奋:“这里还有骑手的电话,那我可以加周小姐的微信了。”

    咣当。

    勺子碰到了碗,江织抬头:“你加她微信干什么?”

    人面桃花,情致两饶。

    好看是好看,只是那双桃花眼里,似雾里看花,藏了什么剜人的戾气,到底是世家养出来的贵公子,气场着实强。

    阿晚被看得心慌慌,一米九、两百斤的大块头弱弱地说:“我们是朋友啊。”

    江织勺子一扔,轻咳了声,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角:“以前倒没发现,你还挺自作多情。”

    “……”

    这个人真的好讨厌!

    阿晚偏不,偏要去加微信。

    “把电话号码发给我。”

    冷不丁地,江织说了句。

    阿晚脑子转得慢:“什么电话号码?”

    江织眯了眯眼,桃花眼里毫无桃花色,墨色深沉。

    “哦。”

    阿晚把贴膜的、并且兼职送外卖的群众演员周徐纺的号码报给了雇主。

    ------题外话------

    **

    前面修文了,改了一点点江织的人设,让他更贴近简介里的形象,想重看就删掉缓存重新加载,不重看也没关系,剧情没变。因为修改,段落就变动了,导致章节内你们留给我的评论或被吞了,或错乱了,见谅哈。

    《暗黑系暖婚》惊艳我的是男主时瑾,这本,惊艳我的却是女主阿纺。可能写文越来越久了,对自己要求也越来越多,总是不太满意自己写的,察觉到哪个剧情写得不对,或者人物没写好,跟我说哈,但是——不接受毫无逻辑的恶意批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