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金屋藏娇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这一晚的睡眠质量,差到了极点。

    孟冬已过,天越来越冷,江织的精神头越发不好了,一天里困着的时间很长,总是提不起劲。

    浮生居的竹苑里,茶换了一壶又一壶,华娱的副总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江导怎么还没来?”

    身后秘书上前:“江导的助理来过电话了,说江导昨晚受了凉,身体不舒服,要晚点到。”

    华娱是除薛家宝光、骆家天星之外,国内规模最大的娱乐公司,这位副总便是现任董事靳磊的胞弟,靳松。

    三十五岁,样貌生得算好,靳松的名头在圈子里也是如雷贯耳,一来,是他行事手腕厉害,二来,是他花名在外。

    等了已有半个小时,靳松自然很不满:“这个江织,架子可真大。”

    他身旁,坐了个女人,极其漂亮的女人。

    “靳总,”她给他斟了一杯茶,温言细语,“不急,先喝杯茶。”

    女人唤苏婵,华娱的艺人,她是少数民族,样貌里有三四分异域风情,却也不失柔婉,美得恰到好处,这般长相,便是在美人如云的娱乐圈,也是少见。她是武打替身出身,出道也不过才四年,却是华娱年纪最小的影后。

    靳松稍敛神色,手机响,他起身去外面接。

    “我挑的那几个人都签下来了没?”

    电话里的人回:“唐音音跟方栀被宝光签走了。”

    这两个人都是天星的艺人,天星自性·招待丑闻之后,股票就一路暴跌,旗下不少艺人与之解约。

    天星这下坡路,还得走一段时间,解约的艺人若是实力足够,大可成立工作室,咖位不够的,只能另找东家,宝光和华娱的实力最好,自当是首选,这两家抢人也是抢得头破血流。

    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宝光的老总薛宝怡,着实是个仗势欺人的,帝都大院里出来的公子哥,各行各业都让他三分面子,得了不少便利。

    靳松想来就气:“薛宝怡那个傻逼,老子早晚要干死——”

    “咳咳咳咳咳……”

    突然,有低低的咳嗽声,靳松的话戛然而止,他回头看了一眼,终止了刚才的话题:“等我回去再说。”

    挂了电话,靳松换了副表情,笑脸迎人:“江导来了,里面谈。”

    他做了个恭请的手势,目光一直落在江织脸上,未曾挪开。

    江织进了包厢,将大衣脱了,递给阿晚,阿晚退到一边,用余光瞅着靳松,他总觉得这个人看雇主的眼神直勾勾的,不太对味。

    “苏婵,给江导倒杯茶。”靳松拉了把椅子,在江织旁边落座。

    苏婵起身,纤纤玉手执了茶盏,脚踩莲步,婀娜又妖娆,只是,这茶水未落,啪嗒一声,江织扣上了杯盖。

    他低声轻咳,肤色白,唇色却红,道:“嗓子咳得疼,不喝茶。”

    苏婵握着茶壶的手稍稍僵了一下,继而笑笑,坐回了座位。

    靳松将合同拿出来。

    “这是合同,我这边没有什么问题。”他推到江织那边,“江导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这次约见,是签约。

    江织的新电影,女主挑了苏婵,一来是因为她的名气,二来更是因为她的实力,至于片酬方面,两边都不是很在意,这个电影是大制作,奔着大奖去的,两边一拍即合,只差一纸合约,本来以为今天只是走走过场。

    然,江织翻也没翻开那份合同,原封不动地给推回去了。

    靳松脸上的笑收起:“你这是什么意思?”

    江织从容不迫地抬抬眼皮,似笑非笑,似怒非怒,一双潋滟花色的桃花眸里墨色深沉,意味不明地问了一句:“你不知道我跟薛宝怡是什么关系?”

    呵,刚才的话被他听到了。

    靳松往椅背一靠,目光扫过江织的脸,嘴角挑一抹笑,三分挑衅,七分深意:“什么关系?”

    西装革履,衣冠禽兽。

    圈子里,很多人用这八个字形容华娱的副总。

    “你觉得呢?”

    调儿懒懒的,江织反问了回去。

    什么关系?

    圈子里都传,薛宝怡和江织有那么一二三四腿。

    也是,江织这样的容貌……靳松从烟盒里了根烟出来,递给江织:“江导,你这个电影,应该找不到比苏婵更合适的人来演,你可要好好想想。”

    他坐着未动:“不抽烟。”往后抬手,阿晚递上了一张名片与一支钢笔,江织留了一串电话在名片背后,“赔偿问题,请联系律师。”

    说完,他把名片推到靳松面前,放下笔,用帕子擦了擦手,转身离开,阿晚收好笔,跟上。

    不时有咳嗽声响起,靳松往门口瞧了一眼,只见江织微微弓着背,露出一小截白皙得赛过女人的皮肤。

    病弱西子美三分。

    这帝都江家的老幺,果然和传闻中的一样,三步一喘,五步一咳,病颜无双,芙蓉都不及美人妆。

    “靳总。”苏婵喊了一声。

    靳松视线收回:“这个江织,”打火机敲着桌面,哒哒哒……一声一声,不疾不徐地响着,他手顿住,声音停了,“难怪连那些公子哥儿都他被勾了魂。”

    真是个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呢。

    那厢,江织刚出竹苑,就碰到了薛宝怡那只花蝴蝶,一头板寸才刚长出来,又被他染成了灰白,小老头一样的颜色,也就他那张硬朗的俊脸扛得住。

    薛宝怡是来浪的,看见江织,欢喜呀:“织哥儿,织哥儿!”

    江织看了他一眼:“傻逼。”

    满怀热情被一盆冷水浇下去的薛宝怡:“……”心好痛,“我招谁惹谁了?”

    江织懒得理他。

    阿晚看了一眼薛宝怡,他觉得雇主也不算太坏,虽然脾气不好喜怒无常毒舌挑剔龟毛傲娇……但是他很护短,看吧,他自己可以骂薛宝怡傻逼,可不准靳松骂。

    嗯,这算一个优点吧。

    阿晚又觉得虽然雇主天天骂自己,不过,他还是觉得如果有一天他跟别人打架打不过,雇主也会拖着病弱的娇躯来帮他的。

    车停在浮生居外面,还没开动,乔南楚的电话就打过来,江织接了,嗯了声。

    “在哪里?”

    江织说:“在外面谈事情。”

    “谈完了吗?”

    “崩了。”江织扔了颗棉花糖到嘴里,薛宝怡那个傻逼!

    乔南楚问他:“职业跑腿人的事情,有兴趣吗?”

    他把玩着装棉花糖的盒子,一关一合,时不时发出哒哒的声音。

    “我过去。”他挂了电话,吩咐阿晚,“去把薛宝怡叫过来。”

    江枫公馆。

    上午九点了,太阳才从云里露出一小块,孟冬严寒,公馆里的四季海棠已经吐了蕊。

    “你又来了?”门卫大叔扒着窗,向外面的女孩打招呼。

    女孩子点头,脸上两团高原红,因为风吹的关系,更红了两分。

    门卫大叔看她背了一个很大的帆布包,笑着问:“来给乔先生送吃的?”

    她又点头,笑笑,把帆布包取下来,递过去。

    门卫大叔接住:“乔先生今天在家,你不上去吗?”

    她摇头,从外套里拿出纸笔,写道:“不了,麻烦您帮我转交。”又从帆布包里拿出一个小的饭盒,越过窗,放在桌上,“这是给您的,我自己做的卤鸡爪和手撕鸡,您也尝尝。”

    “我也有啊。”门卫大叔笑出了满脸褶子,“谢谢你啊,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她翻了一张新纸,一笔一划写下名字。

    “温白杨。”

    她说,她叫温白杨。

    江织和薛宝怡在江枫公馆也有房产,只是不常来住,偶尔过来,也是直接在乔南楚那里落脚。

    门卫是认得他们二人的。

    “江先生薛先生来了。”他帮忙开了道闸,“你们是去乔先生那吗?”

    薛宝怡应了一声。

    那位江先生不好接触的样子,不过薛先生脾气还不错,门卫大叔就图了个便利,把方才那女孩子留下的一包东西拿出来:“这里有乔先生的东西,刚刚一个女孩子送过来的,是吃的,能麻烦你们帮我捎上去吗?”

    薛宝怡从副驾驶里伸出一只手:“给我吧。”

    门卫大叔就把东西给他了。

    他拿进车里,鼻子一嗅,卧槽!好香!

    三分钟后,人还没到呢,乔南楚就听见了薛宝怡的鬼叫声。

    “乔南楚!”

    乔南楚开门。

    薛宝怡咋咋呼呼地冲进去:“乔南楚,你居然背着我金屋藏娇!”

    “藏你妹!”他看了一眼薛宝怡踩在地毯上皮鞋,一脚过去,“妈的,换鞋。”

    薛宝怡一边蹬鞋,一边把手里的东西晃到乔南楚跟前,也不知道兴奋个毛,一脸激动:“喏,证据都有,别想抵赖。”

    “什么东西?”乔南楚扫了一眼,没在意,去给江织拿干净的一次性拖鞋。

    “一个女孩子送来的。”薛宝怡挤眉弄眼,笑得很不怀好意,“别不承认,给我老实招来,你什么时候开始养女人的?”

    家里老头子还总是拿乔南楚来教育他,教育他要洁身自好,哼,洁个毛!

    乔南楚看他,宛如看傻逼:“你以为我是你。”

    “……”

    妈的,就这德行,那些长辈们还天天夸。薛宝怡把帆布包里的卡通少女粉饭盒拿出来:“那这是什么?”还不承认!

    乔南楚看了一眼,就把饭盒抢过去了,不管薛宝怡鬼叫,直接放进冰箱里:“我后妈的女儿,我资助过她几年,人还小,别开她玩笑。”

    卧槽!

    薛宝怡记起来了:“你五年前从大麦山带出来的那个?”

    ------题外话------

    **

    潇湘昨天系统换新,昨天题外话的小剧场在潇湘没显示出来,今天出来了哈,可以去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