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徐纺当裸替?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周徐纺听闻,一时失神,捏瘪了手上的牛奶罐子。

    “又有人想绑他。”

    周徐纺静了一会儿,恢复了面瘫脸:“绑他做什么?”

    “委托人没有说,只说了时间和地点,价格开得很高。”霜降发了个数字过来。

    六个零,一千万。

    算是业内的天价了。

    到底是谁,花这么多钱绑江织。

    周徐纺把牛奶放下,没心情喝了:“问清楚,为什么绑他?”

    她接任务,有规定,必须说出目的,不违法乱纪、不违背道德,她才会接,若是委托人说谎,她也会违约。

    五分钟后,霜降才回复。

    “委托人不肯说目的,但是提价了,出到了两千万。”

    舍得出两千万这么大的手笔,应该是势在必得。旁边黑屏的电脑里,映出了周徐纺的脸,眉头越皱越紧:“能查到委托人吗?”

    “代理ip,查不到。”

    霜降都查不到,那就不是简单的人,出这么高价,还不说出目的,肯定有问题的,是不是贪图江织的美色……周徐纺陷入了深思。

    “我们接吗?”

    周徐纺拽着卫衣帽子上的带子,纠结地缠了一个结:“接。”

    如果她不接,就会有别人接,最后,他会被别人劫色。

    周徐纺不想江织被别人劫色,漂亮的东西要保护好,像她的棉花糖盒子,用了很久,还是跟新的一样,她也想江织一直跟新的一样,一直好看下去。

    可要是违约了,或者任务失败了,她要赔双倍的委托金额,双倍就是四千万……

    周徐纺有点难过了:“要晚点买月亮湾了。”

    果然,美人都是很花钱的。

    不行,她要努力地赚钱,她打开手机,给群头发微信:“有没有赚钱多一点的戏?”

    群头老魏三分钟后回复了她。

    “什么都能演?”

    “嗯。”

    “当替身行吗?”

    “可以。”

    周徐纺见过别人当武替,她觉得很简单,就是要控制好力道,不能把别人打坏了,毕竟,她力气那么大。

    “你把你的体重身高三围都报过来,再附一张全身照。”老魏觉得她也是老群演了,行内话应该都懂,就没多说,“不一定演得上哈,我去试试。”

    “好。”

    周徐纺就把信息和照片发过去了。

    半个小时后,周徐纺都快睡着了,老魏发了回复过来:“余然很满意,你明天就过来给她当替身,一次镜头八千块钱。”

    八千。

    好多好多啊,原来当替身这么赚钱。

    周徐纺以前从来没拿过这么多,她很开心:“我明天就去。”

    “你去了直接找服装组的安娜。”

    “好。”

    老魏发了个表情包。

    周徐纺回了个句号。

    老魏又发了个表情包。

    周徐纺又发了个句号。

    “行了,别发了,快去睡吧。”

    “。”

    这姑娘!每次都以句号结束聊天。

    第二天,周徐纺套了件军大衣,戴上帽子,从头到脚都裹好,早早就去了影视城,除了工作人员,演员们都还没到,方理想也没到。

    她直接去了服装组。

    安娜已经在那了,盯着她看了挺久:“你就是老魏找来的替身?”

    周徐纺点头。

    安娜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圈,衣服穿太多,包得太严实,实在看不出身段,就问:“以前干过吗?”

    周徐纺说:“没有。”她没当过替身,怕控制不好力道会把人弄伤。

    安娜就看得见她露在帽子外面的小半张脸,还挺镇定,例行公事地安慰了一番:“副导到时会清场,待会也会有人来指导你动作,你不用太紧张。”

    周徐纺呆着表情,她不紧张啊……

    从来没当过替身的周徐纺不知道,还有一种替身,叫裸替。

    旭日出来,天大亮,严冬的早晨,太阳不烈,外面雾蒙蒙的。

    大概是起得太早了,江织没睡够,脾气不太好,窝在椅子上躺了会儿,似睡非睡的眸子一掀开,里头跟冬天的暮光似的,暗影沉沉,看着阴阴凉凉的。

    “还不开始?”

    起床气还没消,听得出他言语里有怒气。

    赵副导演怵他怵得要死,微微颤颤地回答:“演员那边还没有准备就绪。”

    江织抬了抬腕子,看了眼手表:“八点四十七。”他抬头,看赵副导,“让整个剧组等她一个人,第一天来?不知道我的规矩?”

    大冬天的,赵副导瞬间汗涔涔。

    女主余然的经纪人许璐赶忙过来赔礼解释:“对不起江导,替身演员还没有准备好,已经去催了。”

    “替身演员?”

    江织看了看自个的手,指尖被冻得发红了,这天冷得他烦躁不已,便把手里的剧本扔了,手放进被子里捂着,眼皮漫不经心地抬起:“我什么时候同意用替身了?”

    一到冬天,他看上去就懒散无力,脸色也苍白得很。

    可就是这幅病恹恹的样子,让人怕得要命,许璐心肝七上八下地直跳,放下面子好声好气地给艺人求情:“余然她是新人演员,基础还没打牢,粉丝又大多都是男性,工作室几次商议之后,还是觉得用替身更合适。”

    这片子是国民题材,谍战的,女主是个情报员,里面有一场床·戏,要从后颈露到腰窝。

    尺度不算大,可到底得脱。

    “你说的这些,”江织语速慢,还不时伴着两声咳嗽,没力气似的,拖腔拖调地说了后半句,“跟我的电影有关系?”

    这是半点面子都不给。

    “余然她,”许璐一时情急,胡诌了一句,“她背部受过伤,拍出来也不好看。”女演员哪能轻易脱衣服,更何况余然走的是清纯人设,也正是因此,她才大着胆子阳奉阴违了一次。

    江织晃着手里的牛奶罐子,没说话。

    许璐赶紧趁热打铁,继续游说:“我找的那个替身演员条件很好,一定能拍出更好的效果,江导,您看,先试试戏行吗?”

    赵副导演也来圆场:“要不先见见那个替身演员?看看她的背再——”

    话还没说完。

    “老板!”

    “老板!”

    一米九的大块头阿晚咋咋呼呼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

    “周小姐她,”阿晚大喘气,“她,”

    他呛了一口冷气,说不出话来。

    江织冷眼一扫,不悦:“把舌头给我捋直了。”

    阿晚深呼吸,再吐一口气:“周小姐她要当裸替了!”

    裸替……

    江织眯了眯眼,从躺椅上坐起来,眸光轻轻掠起,里头一片天青色:“你们找的替身演员是谁?”

    这哪知道!

    赵副导赶紧叫人:“老魏。”急得大叫,“老魏!”

    老魏是影视城最大的群头,手底下各种替身、群特、群演一大堆,是合作多时的老伙计了。

    老魏从片场外头跑进来:“咋了副导?”

    “你找的替身演员叫什么名字?”

    “她叫周徐纺。”老魏挠挠头,“怎么了?”

    又是这个周姓姑娘。

    赵副导擦了擦汗,不敢再吭声了,瞄着眼察言观色,就瞧见江织潋滟水光的一双眸子,一点一点阴下来。

    气压,突然就低了。

    老魏第一次见大导演,不知道他的脾气,忍不住美言几句:“导演,周徐纺很优秀的,她虽然没当过替身,但她做了很久的群演,经验非常丰富,而且我和摄像组几个负责人都看过她的照片,身形和——”

    咣当一声。

    牛奶罐从江织手里,滚到了地上。

    登时,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

    “休息二十分钟。”

    江织撂下一句话,起身,目光悠悠落向姗姗来迟的余然:“不能拍露背的戏?”

    她咬着唇不做声。

    江织敛起了眸子,细长的手指慢条斯理地将大衣的扣子一颗一颗扣上,神情漫不经心着的:“不能拍,就换个能拍的来。”

    许璐急了:“江导——”

    余然拉住她:“我能。”她白着脸,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能拍。”

    她要敢说不能,江织就敢换了她。

    阴森森的天,咳嗽声被风吹开。

    “人在哪?”

    阿晚一愣。

    江织脚步停下,回头,眸光泼墨,裹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愠色:“周徐纺,她在哪?”

    ------题外话------

    阿纺:你经常拍露背的戏?

    江织:没有!就一次……两次?

    阿纺:今天晚上我去外面打地铺。

    江织抱着被子跟出去。

    阿纺:跟着我做什么?

    江织:我在你旁边打地铺啊。

    阿纺:……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