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思春的织哥儿啊(一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影视城只有一个停车场,距离江织的片场有近千米。

    江维尔走着去的,一路上特别小心,等确定了没人跟着,才上了一辆车,刚坐下,身子就被一只手拉了过去。

    肖麟书口罩都不戴,正含笑看着她。

    江维尔担心有狗仔,退开一点:“你不是有通告吗?”

    他偏不肯,把她拉到怀里:“想你了。”

    声音沙哑得不像话,他应该是累极了,江维尔刚想问他怎么突然回来了,就被他用力抱住了,弄得她有点错愕。

    “怎么了?”

    肖麟书下巴搁在她肩上:“维尔。”

    “嗯。”

    他什么都不说,只是吻她。

    江维尔顾及是在外面,使了劲儿推他:“会被拍到。”

    “拍就拍吧。”他又凑过去,轻轻吻她唇角。

    江维尔心软,随他去了,一低头,看见他袖口露出的一小块皮肤:“你手怎么了?”

    他手垂下:“没什么事,拍戏伤到的。”

    她不放心,去拉他的袖子。

    “别看了。”

    肖麟书按住她的手。

    “我看一眼。”江维尔解下他手腕的袖扣,把衣服卷上去,眉宇瞬间拧起,“骗我,不是拍戏伤的,这是烟头烫的。”

    他手臂上,有两块烟头烫的伤疤。

    肖麟书失笑:“被你发现了。”他爱笑,眼角往上时,整个眸光都是亮的,有点讨好地向她坦白,“我就偷偷抽了一根。”

    他是个脾气好的,总是温温和和的。

    江维尔对他生不起气来,也舍不得生气,看着他手臂上的烫伤,尽剩心疼了:“好不容易才戒的。”

    他笑着啄吻她的脸:“以后不敢了,我保证。”

    他以前抽烟,抽得狠,是江维尔让他戒了。

    五十米之外,方理想正猫着腰,扒着停车场的柱子,身子呈九十度前倾,侧耳偷听,正聚精会神着,突然,后背有人拍她。

    “理想。”

    她猛一回头,手指压着嘴:“嘘。”

    见她神神秘秘的,周徐纺就很小声地说话:“你在做什么?”

    方理想脸上是激动又伤心的矛盾表情,掐着细细的嗓子说:“我助理,跟我男神在偷!情!”说完,她竖起耳朵又往前凑,小脸皱得紧巴巴,“哎呦,听不到啊!”好遗憾啊。

    周徐纺的听力是很好的,百米之外的声音,只要她想听,都能听得分毫不差,于是,她原原本本地口述了以下一段对话。

    “宝宝,给我再亲一下。”面无表情。

    “你亲就亲,不准说。”又是面无表情。

    “嗯,不说。”继续面无表情。

    “讨厌。”还是面无表情。

    一小段情话,周徐纺一板一眼地念出来,语气口吻如同背诵课文。

    方理想一时没反应过来:“你在干嘛?”

    周徐纺此刻的表情是正经又冷淡的:“你不是想听吗?他们偷情的话,我都听得到,我帮你听,然后告诉你。”

    方理想:“……”

    这是个宝啊。

    方理想觉得周徐纺真是又冷又萌又乖,偷听人家偷情的勾当她做没啥,可不能带坏了男女情事完全白纸的周徐纺,两人就一起出去了。

    “徐纺,你最近是不是很缺钱?”

    周徐纺离得她有点远,似乎不喜欢别人近身,一张脸也缩在军大衣的帽子里,她说:“我有个很贵的东西要买。”

    方理想知道她有轻微的社交困难,就走在她后面隔开距离:“那我给你介绍个兼职。”

    她说:“我不当裸替。”

    “不是裸替,我表哥是开发廊的,最近在招发型模特。”方理想觉得吧,周徐纺身上有一股神秘的禁欲风,酷帅得不得了,不过,只要她一皱眉,又是厌世高级脸,颓帅颓帅的,反正,怎么看都好看,就是没见过她笑,不知道她笑起来是怎么个样子。

    “我要做什么?”

    方理想豪气云天:“什么都不用做,让他给你搞头发就行,价钱你尽管往高了开!”

    “好。”

    因为裸替没有替成,周徐纺提前回家了,然后提早去了八一桥下摆摊贴膜。

    整个一下午,片场气氛都有点不对,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反正,女主演余然被江织骂哭了,说她演的是狗屎。

    晚上七点。

    阿晚帮江织订好了位子,在胡伦茶轩,约的是帝都有名的心理医生。

    “邱医生已经在里面等您了。”

    傍晚下起了雨,冬天的雨天冷得厉害。

    江织戴了个口罩:“你不用跟着。”

    他留下阿晚,推开车门,撑了一把黑色的雨伞走进了雨里,隔着雾蒙蒙的雨,阿晚就看见他低着头一路咳着。

    诶,雇主不仅身体病了,最近,心也病了。

    胡伦茶轩的客位都是单独隔开的,保密性做得很好,江织推开门,里头已经有人在等了。

    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见他进来,立马站起来,有些拘束地喊了一声:“江少。”

    江织拿下口罩,又把大衣脱了,屋里屋外一冷一热的,温差很大,他白皙的脸很快就泛红:“坐下吧。”

    声音没力。

    和传闻中的一样,是个病秧子。

    邱医生抬头,就看了一眼,立马又低头,这张脸也和传闻里的一样,淡白梨花面,当真是美。

    江织坐下,用帕子擦了擦指尖上沾到的雨水:“我找你咨询这件事,我不希望任何知道,尤其是江家人。”

    邱医生心跳有点快,诚惶诚恐:“我明白。”

    江织语气很随意,倒了杯茶,润了润嫣红的唇:“不用紧张,没别的事,就问你几个问题。”

    “您请问。”

    他默了一阵,似乎不知怎么开口,眉头皱了好一会儿:“我有一个朋友。”停顿三秒,强调,“这是我朋友的事情。”

    被囧到忘了紧张的邱医生:“……”

    江家的小霸王,也玩这种假装是朋友系列?

    像是怕他不信,江织还解释了一句,语气像是挺无关紧要的:“薛宝怡知道吧,薛家的老二,就是他的事情。”

    什么都知道还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邱医生摆出一本正经的表情:“嗯,明白了,是薛小二爷的事情。”

    江少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江织抿了一口茶,动作优雅地品着:“他是个gay,但他最近怀疑他被掰直了。”他又抿了一口茶,喝得就有点心不在焉了,“我想知道同性恋能不能被掰直。”

    所以,江少是被掰直了?

    大新闻啊!

    邱医生紧张中还有点难以抑制的激动:“这是有可能的,性取向跟所处的环境有很大关系。”

    他刚说完,江织两道剑眉就蹙起来了。

    “他只是怀疑,怎么才能确定?”他放下杯子,喉结滚了一下,坐直了一些。

    从微表情来说,这是心慌了。

    邱医生也跟着心慌:“能说说你……你的朋友薛小二爷有什么和以前不一样的具体迹象吗?”

    江织眼里好似三月的桃花,凝着漂亮的颜色思考了许久。

    “他总想着那个女的,可他见到她又不舒坦。”眉心拧了一下,他又端起杯子,这次喝了一大口,像是还渴似的,舔了舔唇,“见不到更不舒坦。”

    ------题外话------

    还有一更,晚上十点。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