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摸到了(二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方理想,快过来开工!”

    方理想错愕地回头:“我的戏不是排在了十点吗?”现在才八点!

    赵副导给了她一个白眼:“谁让你没事到处瞎晃,江导对你很不满意。”江导特别把他叫过去,让他管管这个上蹿下跳乱献殷勤的家伙。

    莫名躺枪的方理想当然不爽了:“我晃我的,哪里碍他的眼了?”

    赵副导把人揪过来,悄咪咪地偷看了周徐纺一眼,搪塞了一句:“我哪知道。”

    这个周徐纺啊……

    不好说。

    然后,阿晚就发现雇主拧着的眉头松开了,目不转睛地继续盯着人家姑娘的手看,嘴角还露出了可疑的笑容。阿晚以前打劫江织天价手表的时候,在局子里蹲了一晚上,觉得雇主这会儿的眼神特别像那时候他在局子里看见的偷窥狂。

    周徐纺手替的戏排在了方理想后面,只拍了一遍就过了,然后,赵副导给她塞了两万块,是现金,厚厚一叠,周徐纺显然心情特别好,请身边的几个群众演员一人喝了一罐牛奶。

    江织想,她怎么不爱笑呢,她笑起来,一定也好看。

    午饭的时候,方理想又去周徐纺面前晃悠了,提着两大袋外卖,殷勤得像只采蜜的蜜蜂。

    “片场的盒饭不好吃,这是我另外订的,给你吃。”

    塞给周徐纺后,方理想就跑了。

    周徐纺挠挠头,陷入了深思。

    这边,方理想的助理江维尔也觉得她殷勤得过分了:“你怎么了?”

    她看得出来,方理想看周徐纺的眼神里头,有愧。

    方理想咧嘴笑笑,也不知道真假,随口胡诌了句:“上辈子欠了她了,这辈子周徐纺就是我们方家的心,方家的肝,方家的宝贝甜蜜饯儿。”

    江维尔:“……”

    不对劲啊。

    方理想没有再提,开了一把游戏,然后跟游戏里的人骂起来了。

    “怎么老碰到这种菜逼。”

    她把菜逼骂了个狗血淋头,结果,菜逼跑来加她微信。

    “加我微信干嘛?”

    想了想,方理想点了同意:“丫的,游戏干不过我,还追到微信上来骂,今天老娘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骂完,她噼里啪啦打字。

    午饭江织只吃了几口就撂了筷子。

    体贴的阿晚就询问了:“老板,不合您胃口吗?要不要我再给您订点别的?”

    他盯着自己的手瞧,心不在焉地说:“把周徐纺叫过来。”

    阿晚的好奇心很重:“您叫她来有什么事?”

    江织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扔。

    “贴膜。”

    这手机膜碎了有好一阵子了,阿晚之前提了几次,江织也没说去贴,这会儿午饭都不吃,非得现在贴膜,闹哪样?

    谁惯的他!

    “周小姐来片场肯定不可能随身带着手机膜,要是您非要现在贴,我去外面给您——”

    江织打断了:“林晚晚。”

    点名道姓,被拖着的尾音藏了几分明显的危险讯息。

    阿晚的正义感从来都会屈服于淫威:“哦,我这就去。”

    不到五分钟,阿晚就把周徐纺带进了江织专用的休息室。

    “你找我。”她身上穿着方理想的白色羽绒服,显得皮肤更白,帽子也戴着,就露一张巴掌大的脸。

    她还是穿黑色更好看。

    江织越过她,对阿晚发话:“出去。”

    阿晚默不作声地出去了,关上门,然后把耳朵贴在门上,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不偷听他就是孙子。

    周徐纺站在离江织五米外的地方,不再上前了。

    江织坐着,因为天气暖,他气色也不错,就是眼下有青灰,似乎没睡好:“我手机膜碎了。”

    说着,他手指指了指桌上的手机。

    周徐纺看了一眼,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她就:“哦。”

    江织:“……”

    又有点喘了,一碰到她,他就没平心静气过,站起来,靠近了她一些,也没靠得太近,用近乎命令的口吻说:“你给我贴。”

    是命令的语气没错,可细听,有点忸怩。

    周徐纺这才明白他叫她来的目的,原来他是要照顾她生意啊,真是好人,不过:“贴不了,我摆摊的东西都在家里。”

    江织眼睫毛扇了几下,像蝶翼,将落不落:“把你手机拿出来。”

    虽然不知道他做什么,周徐纺还是很配合地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那对蝶翼往上一掀,露出江织那双千娇百媚却不见一丝娘气的桃花眼:“跟我一个型号。”

    所以?

    所以,他说:“把你的手机膜扒下来,贴我手机上。”

    周徐纺:“……”

    今天的方理想很奇怪,今天的江织,更奇怪。

    周徐纺测过智商,特别高,可是,她不太懂人这种复杂又矛盾的生物。

    “你今天是不是病得很严重?”除了这个理由,她想不到别的理由了,毕竟,江织是个娇气得要命的病秧子。

    江织也不否认。

    他是病得很严重,不然怎么从昨晚开始,就一直想看她的手,想摸她的手,而他江织想做的,就是捅破了天,也得干。

    “价钱随你开。”这姑娘喜欢钱。

    周徐纺考虑了很短的时间。

    如果是别人,她肯定不会理,可是是江织,他长得这么好看,身体还这么不好,周徐纺就答应他了:“一张膜二十块,我这个是旧的,算你十块。”

    江织:“……”

    这时候,他什么都没捋清,脑子正糊涂呢,她就是跟他要一个亿,他都给,她倒好,就要十块。

    然后周徐纺不耽误了,蹲在茶几旁,抽了湿纸巾擦拭手机的屏幕,再把自己手机上的膜撕下来,贴到江织手机上。

    她手法很熟练,江织盯着她的手。

    “贴好了。”她转身,与江织的目光不期而遇。

    他生了一对很漂亮的桃花眼,睫毛也长,比很多女孩子都好看,周徐纺很少这样与人对视,怕他人瞧出她的端倪,她总是藏着目光,似乎这么认认真真看过的,也只有江织了。

    他眸光越来越亮,像星河倾落。

    “我没有零钱。”他说。

    周徐纺站起来,走上前,把手机递给他:“没关系,下次给。”

    她的手很白,有着经久不见太阳的病态,江织看着她的手,鬼使神差地,伸手覆了上去。

    摸到了,她的手。

    ------题外话------

    江织:我想摸阿纺的手,我还想摸她的脸,我还想摸她的……

    顾总裁:你是不是有病?

    江织:你有药吗?

    顾总裁:没有。

    江织:那你告诉阿纺,我快病死了,让她过来心疼我。

    题外话小剧场纯属恶搞,无关剧情,也无关人设。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