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他就听周徐纺的话(一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他决定用沉默来表达他的不服。

    江织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就倒头养神不再理他了。

    那个碎屏的手机,这时响起,是薛宝怡打过来的,江织懒得动,抬抬尊手,阿晚明白了,过去接通,并按了免提。

    “织哥儿,陆家搞了个商业酒会,晚上七点,你来不来?”

    江织有气无力的声儿:“不去。”

    薛宝怡是个浪的,在电话里怂恿他:“陆声那小妮子不知道又搞什么幺蛾子,你不来看看?”

    四大世家中,陆家与江家一向不对付,两家的长辈也不知是结了什么仇什么怨,明争暗斗了几十年都没消停。

    陆家大公子有嗜睡症,一天当中,醒的时候不多,这一辈中,由二小姐陆声掌家。

    陆声那小妮子,才二十多点,薛宝怡其实挺佩服她的,霸道女总裁啊,不是一般人。

    江织仍兴致缺缺:“我今天不出门。”

    薛宝怡哼哼:“怎么,修身养性啊?”陆家的局,江家老宅那边肯定有人会过去,江织这厮未免太悠闲自在了,亿万家财不争了?

    薛宝怡挺替他急的,虽说江老夫人最疼江织不假,但江织身子骨不争气啊,手底下没多少实权,都让大房二房握着呢。

    江织还那副事不关己的懒散样:“晚上出门不安全,我这个短命鬼,得惜命。”

    “你在说什么鬼话。”

    江织翻了个身,并无睡意,便坐起来,又盯着自个儿的手看,心不在焉地搭理薛宝怡:“长得好看,出门会被劫色。”

    周徐纺说了,让他今天晚上别出门。

    薛宝怡:“……”

    黄昏的时候,拍摄结束。

    阿晚刚好外出回来,把新手机搁雇主面前:“手机已经换好了。”并且,“手机膜也给您贴了。”

    他是多么的尽心尽力啊!

    “阿晚。”

    “是,老板。”

    江织捏着新手机把玩,指腹在屏幕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你脑子笨,就不要自作聪明。”

    阿晚:“……”

    手机膜是手机店免费给贴的!怪他吗?!

    江织撕掉了手机膜,扔在垃圾桶里,拿了外套起身。

    阿晚跟上去:“我送您回去?”

    江织往外走,嘴角扬起很微小的弧度,这般淡得不易瞧见的笑,使得他那病容褪了几分,模样更明艳了。

    像只妖精。

    江妖精说:“不急,还早。”

    早?

    外头太阳都落了。

    阿晚掏出车钥匙,问:“那您去哪?”

    “去八一大桥。”

    啧啧啧,怪不得眼里都翻春浪了,阿晚这回聪明了:“您去找周小姐贴膜啊。”

    阿晚觉得吧,雇主还挺粘人。

    江织没作回应,就淡淡问了句:“周徐纺送我的那只鸡,最近怎么样?”

    阿晚没有在邀功,就是莫名其妙地挺自豪,开心地向雇主禀报了一下那只鸡的近况:“牙好胃好身体好吃嘛嘛香。”

    江织嗯了一声,嘴角弧度又上去了一点。

    阿晚心想,那只鸡命真好,就因为是定情信物,地位一下子从盘中餐变成了掌中宝。

    六点不到,周徐纺就去八一桥下摆摊了,今天是周五,她生意很好,半个小时就帮人贴了八张膜。

    桥对面很多人在跳广场舞,音乐声开得大,很是热闹。

    周徐纺旁边,有个大妈在摆摊卖臭豆腐,客人不是很多,大妈闲的无聊,便同周徐纺聊了起来。

    “小周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

    周徐纺低着个头,声音低低凉凉的:“片场收工早。”

    大妈在这摆摊也有半年了,知道周徐纺是个不爱说话的,但很讲礼貌,踏实肯干,她对她印象很不错,想着自家还有个单身汉儿子,就临时起了撮合之意。

    “你可真勤快,不像我家里那个兔崽子,成天就知道打游戏。”说到这,大妈哈哈笑了一声,脸上有两分骄傲得意之色,“那臭小子不思进取,也就一张脸还能看了。”

    周徐纺不擅长与人交际,便只专心听着,没有接话。

    “小周你多大了?”

    她不记得自己的生日,救她出来的师傅就告诉了她出生的年份,她回答:“我二十二了。”

    二十二就出来摆摊,大妈猜想她没读多少书:“那我儿头子大你两岁,他二十四,大学毕业都两年了,也不出去找工作,女朋友没处一个,成天就知道捣鼓着创业。”话题很自然地就顺下去了,“小周你呢,有男朋友了吗?”

    这姑娘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模样好,性子好,大妈越看越喜欢。

    周徐纺秀眉蹙了一下:“没有。”

    正正好!大妈笑得眼角褶子都出来了:“阿姨看你每天独来独往的,也没个朋友,要不这样,你把微信给阿姨,回头我让我家臭小子加你,你们年轻人有话题,多交交朋友也好。”

    周徐纺不想把联系方式给陌生人,正苦恼着怎么拒绝,一个声音代她回答了。

    “她不用微信。”

    嗓音好听。

    她知道是江织,抬起头,皱着的眉舒展开了。

    大妈显然对这突然冒出来的程咬金很不满,寻着声音瞪过去:“你是?”这小子,俊得过分了!

    江织把手机往周徐纺面前一扔,挑着剑眉瞥人:“我来贴膜的。”

    就是个贴膜的客人,大妈懒得理会,有客人过来炸臭豆腐了,她没时间聊,撕了张纸给周徐纺:“小周你写个微信给我,阿姨年纪大了,不写下来记不住。”

    周徐纺纠结了一小会儿,把那张小纸退回去:“我不用微信。”

    “……”

    大妈悻悻而归,朝在一旁正笑得挑衅的江织扔了好几个白眼,心里腹诽:长得俊了不起啊!

    “你、你好。”

    是买臭豆腐的那个年轻女客人,正含羞带怯地看着江织:“能给我你的微信吗?”

    江织收起嘴角上弯的弧度,冷着双桃花眼:“不能。”

    大妈:“……”

    这个看脸的世界,好让人生气,大妈心里头不快,手一抖,把两块臭豆腐抖回油锅了,气冲冲地问那女客人要不要辣。

    女客人扔下十块钱,臭豆腐都没要,红着脸羞窘不已地跑了。

    大妈:“……”

    往来的路人推推搡搡的,江织拧着眉头往周徐纺那边挪,找了个空地蹲下来,一身高定的衣裳与这市井气格格不入,他却不顾,盯着她的脸瞧:“你在这摆摊,会不会经常有人搭讪你?”

    ------题外话------

    还有一更,马上来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