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幕后浮出水面(二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江织闻得到血腥味,淡淡的,他思忖了许久,把茶几下的医药箱踢过去。

    周徐纺的再生和自愈速度是正常人类的八十四倍,这是七八年前在实验室里测的数据,到现在具体是多少,她也不清楚。

    不过,那匕首刺的伤口,早就结痂了,应该也要不了多久,就会脱痂,然后,恢复如初,顶多一天,连疤痕都会消失得干干净净。

    她看了一眼地上的医药箱,没有动作,这时,外头的警笛响了,应该是警察到了,她瞳孔的血红也褪得差不多了。

    “这几天,小心点。”

    留下一句话,她打开门,迅速消失在江织的视线里。

    确定人走了,阿晚才起身,去门口查看,这才一转眼呢,人影都没了,是兔子吗?跑这么快!

    “老板,”阿晚挠头,“我怎么觉得那个z不是来劫色,而是来帮我们的?”

    江织正敛着眸沉默,不知道在想什么,怔怔失神。

    阿晚沉思:“还有,她的声音怎么有点耳熟。”

    是耳熟,尽管刻意压着,还是听得出一两分原本的音色,还有她的眼睛,她的体温,甚至她按着他时的力道……

    江织舔了舔发干的唇,眼底波澜翻涌。

    几分钟后,乔南楚和刑侦队的程sir带人上来了。

    乔南楚仔细查看了室内,问江织:“没受伤吧?”

    他摇头,还在若有所思。

    “知不知道谁干的?”

    他心不在焉,不知在想什么,回得敷衍:“想搞我的人很多,猜不过来。”

    江家的人、江家的仇人,明里的、暗里的,多得是容不下他这个江家小公子的人,乔南楚略做思索:“这几天你搬到我那住。”

    “家里老太太刚刚来过电话,让我回老宅。”他目光扫到地板上那几滴已经风干了的血,眼里明明灭灭的光,忽而沉忽而起。

    “也行,在老太太眼皮子底下,那帮人多少都得收敛着点。”铃声响,乔南楚接了个电话,听那边说了几分钟就挂断了,“就在刚刚,半个小时前,刑侦队接到报案,说z又在城郊犯事了。”

    这个月第四起案件了,和之前一样,现场留下了职业跑腿人z的标记。

    江织垂着的眼皮掀起来:“不是她,半个小时前,她跟我在一起。”

    这话里,怎么像有一丝维护之意。

    乔南楚往沙发上一坐,好整以暇得瞧着江织:“你怎么确定,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就是真的?”

    江织心绪不宁,桃花眼里的波澜依旧还乱着,漫不经心地回了句:“她身上有奶味。”

    乔南楚但笑不语。

    已过九点,华娱大厦的落地窗外灯火阑珊。

    门外有人敲门。

    “靳总。”

    “进。”

    秘书推门进来。

    靳松敞着衬衫坐在老板椅上,手里惬意地摇着红酒杯:“人呢,弄来了吗?”

    秘书摇头。

    靳松搁下杯子,双手张开往后躺靠,嘴角笑意很淡,几分阴沉:“我付了两千万,就是这么办事的?”

    秘书解释:“我已经联系跑腿人那边了。”

    靳松晃着腿,沉吟不语。

    秘书上前,又禀道:“还有件事,有点蹊跷。”

    靳松抬眼,示意他继续说。

    “除了我们雇佣的跑腿人,还有一伙人。”

    靳松略做思索,嗤了一声:“居然还做了二手准备。”他坐在老板椅上,转悠了小半圈,起身,拨了个电话。

    靳松开门见山:“江总,您又雇了一伙人,是信不过我吗?”

    电话那边的人,解释简短,不欲多说。

    这时,敲门声响,有人推门进了办公室:“靳总。”

    靳松抬头瞧了一眼门口的男人,继而又回了电话里的人:“这您放心,只要资金到位了,我这嘴巴肯定给您闭严实了。”

    那边先挂了电话。

    靳松嘲弄地勾了勾唇,把手机扔在桌上,抬眸唤门口的男人:“麟书,过来。”

    华娱的副总,爱男色,在圈子里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周徐纺回御泉湾时,已经快十点了。

    “你受伤了?”

    电脑的摄像头,连到了霜降那边,周徐纺一进门,她就看见了她胳膊上的血迹。

    周徐纺把黑色连帽的外套脱下,直接扔进了金属的垃圾桶里:“不要紧。”

    她的愈合能力霜降也知道一些,从摄像头里,能看清她已经结痂的伤口,确实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刚刚委托人找我了,问他要的人在哪。”

    周徐纺把帽子和口罩都摘了,和外套扔在一起,倒了点酒精进去,又划了根火柴丢进去,火光瞬间映进她眼里,一簇一簇的光在闪。

    她说,语气极冷:“跟他说,任务失败,赔钱可以,但必须给个解释,我这有规矩,只要是我接了任务,就不准再有别人插手。”

    霜降明白她的意思:“我会去谈。”

    周徐纺把金属垃圾桶的盖合上,空气里全是火烧的焦味:“霜降,帮我个忙。”

    “你说。”

    她往嘴里扔了一颗棉花糖,把袖子卷上去,用湿巾擦拭胳膊上已经干了的血迹,声音同眼神一般,无波无澜,却冷若冰霜:“我要知道,到底是谁要动江织。”

    ------题外话------

    后来,江织知道了周徐纺的特异能力。

    江织:阿纺,你怎么这么厉害。

    周徐纺:可能因为我是怪物。

    江织:你不是怪物,我是天上的仙女,违反了天规才被贬下凡了。

    周徐纺:真的吗?

    江织:当然是真的,但是阿纺,以后你飞升回天庭的时候,一定要带上我知道吗?

    周徐纺:可以带吗?

    江织:必须带,我是家属!

    ps:靳松还记得他吧,他骂薛宝怡傻逼,江织就跟他谈崩了合作的那位。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