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周徐纺教训骆青和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我要知道,到底是谁要动江织。”

    “我帮你查。”霜降打字过来,“还有件事,又有人冒充你犯事。”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打着她的幌子作奸犯科。

    周徐纺不免生气,瞳孔染了一层很淡的血红色,她低头,将眼睫垂下:“查出来是谁了吗?”

    “嗯,查到了。”霜降解释,“是那个姓骆的,前几天的盗窃抢劫也是她找人栽赃的,上次周清让的事得罪了她,故意给我们找麻烦。”

    骆青和。

    周徐纺不喜欢这个坏心眼的女人:“我去见见她。”

    霜降不放心,劝她:“阿纺,她是故意要引你出来,你别去,我怕你有危险,骆青和那种人很卑鄙,而且记仇。”

    “要去。”周徐纺把沾血的湿巾扔进垃圾桶,“她记仇,我也记仇。”

    而且,这仇,她不报,她就睡不着。

    曲月如钩,光华朦胧,将夜幕笼了一层纱。

    三十六层大厦高耸入云,顶楼,是骆氏小骆总的办公室。

    秘书韩封敲了门进去:“小骆总。”

    骆青和坐在老板椅上,指间夹着烟,烈焰红唇间,一缕薄烟不紧不慢地散开:“什么事?”

    “周清让那边有点麻烦。”

    她捏着烟的指甲修剪得整齐,手点了点烟蒂,低头看抖落的烟灰:“一个瘸子你都搞不定?”

    韩封脖颈有薄汗沁出来,话回得拘谨:“电台我都打点过了,原本可以把他赶出去,可今天陆家有人插手了。”

    性·招待事件之后,周清让便被贬去了夜间电台。

    央视的高层与周清让交情尚好,只要他还留在主持界,从电台回去是早晚的事。当然,骆青和并不满意这个处置结果,她要的是一劳永逸,最好让周清让这辈子都回了不了主播台。

    她捻灭了烟:“陆家哪位插手了?”

    四大世家里头,江家是最不好惹的,其次,就是陆家。

    韩封道:“是陆家二小姐,陆声。”

    陆声啊,又是个惹不得的。

    陆家大公子的嗜睡症反反复复,治了许久也没个结果,并不怎么管事,陆家子嗣单薄,偌大的家产都由陆声管着。

    这陆声浸淫商场多年,也并不是个有恻隐之心的善人。

    骆青和思忖着:“周清让那瘸子怎么勾搭上陆声了?”

    韩封事无巨细地回禀:“陆二小姐是个声控,手底下人说,她最近迷上了周清让的声音。”停顿片刻,又道,“恐怕周清让在电台待不久了,要是陆声开口,就是电视台的台长也要卖陆家几分面子,不过,也或许只是贪新鲜,玩玩而已。”

    骆青和冷笑,这陆声也到底不过是个年轻丫头,那周清让又生得俊朗出尘,只是,一个残疾人,又能得几时庇护呢,总有被厌弃的时候。

    “先盯着吧。”

    韩封称是,刚转身,办公室里的灯突然灭了。

    骆青和神色骤变:“怎么回事?”

    韩封拿出手机照明:“我去看看——”

    咔哒。

    门开了,韩封的话戛然而止,门缝漏进来的强光晃了一下他的眼,他伸手挡了一下光,刚要出声,一阵风卷过领口,随即脖颈一麻,倒地了。

    咣当。

    门又被关上了。

    骆青和猛然站起来:“谁?”

    昏暗里,只有片缕月光,将人影拉得模糊不清,封闭的空间里,骤起的嗓音冰凉入骨:“不知道我是谁?”

    职业跑腿人,z。

    骆青和脸色大变,失手打翻了桌上的烟灰缸:“你怎么进来的?”楼下全是人,光是她雇的保镖,就有二十多个,这人如何不声不响地到了她面前。

    暗中,一双瞳孔孤冷,很亮,刻意压着的声音低哑:“我现在就告诉你,我怎么进来的。”

    话落,她转瞬移动,带起的风卷着桌上的a4纸飞得到处都是,就眨眼的功夫,一身黑衣的周徐纺站到了骆青和面前,

    骆青和瞠目结舌:“你——”

    话还未说完,她的脖子就被两指捏住了,然后整个人被拎起来。

    周徐纺一字一字,说得缓慢,说得平静:“我只要轻轻地动一动手指,就能捏断你的脖子。”

    骆青和挣扎地踢腿,因为缺氧,面颊通红:“你、你——”

    咽喉被扼住,她讲不出话来,瞳孔放大,望见一双渐渐通红的瞳孔。那瞳孔的主人仅用两根手指,掐着她的脖子,轻而易举地将她高高提起来。

    “看清我的眼睛了吗?我生气的时候,它就会变红。”她用平铺直叙的语气,说着让人毛骨悚然的话,“别再惹我生气了,也别试图调查我,我要弄死你,很容易。”

    骆青和张着嘴,大口喘息,脖颈的青筋暴起,四处乱蹬的腿渐渐无力,胸腔里的氧气越来越少,她头脑昏涨,意识开始涣散,恐惧在无穷无尽地放大,即便隔得这样近,她也看不清那人轮廓。

    “知道了吗?”她问得很轻,口罩遮面,只露出一双比窗外冬季的夜幕还要冷的眸子。

    骆青和一字一字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知、道。”

    周徐纺满意了,松了手,任骆青和重重摔在了地上。

    “哦,”她又想起来另一件事,“还有周清让,不准再欺负他,不然下次我就捏断你的脖子。”

    留下话,她拉了拉帽檐,不紧不慢地转身离开。

    “你,”骆青和坐在地上,大口呼吸,刷白的小脸上全是冷汗,目光牢牢盯着那张戴了口罩的脸,嗓音紧紧绷着,“你到底是人是鬼?”

    这样的速度、力量,还有她的眼睛,都非常人所有。

    门口的人只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眨眼间,消失。

    骆青和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目。

    片刻后,楼下的保安才赶过来,一见顶楼的情形,顿时胆战心惊。

    “小骆总。”

    保安上前去搀扶,骆青和摸到烟灰缸就砸过去,对方瞬间头破血流,她仍余怒未消,厉声责问:“她怎么上来的?”

    那保安头上血流得厉害,满脸都是血,人也不敢动,大冬天的汗流浃背:“监控一个镜头都没有拍到,应该是从天台——”

    “天台?”骆青和眼眶赤红,大声质问,“你是想告诉我她长了翅膀,从天上飞到楼顶?”

    “还、还不清楚。”

    她大怒:“你们这群废物!”

    保安低头,不敢再作声。

    “那个跑腿人,”她攥紧了手,指甲陷进掌心的肉里,“给我查。”

    管她是人是鬼,让她不痛快了,千百倍偿之。

    次日,温度骤降,外头天寒地冻的,怕是要下雪了,这天气,江织最是不喜。

    他窝在车座上,恹恹无力。

    阿晚车开得慢,在马路上晃晃悠悠地前进,等红绿灯的时候,不禁从后视镜里瞧雇主的脸色。

    这脸白的,状态不太好啊,明明昨晚还一脚踹翻了一个大汉啊。

    阿晚想不通,就不想了:“老板,您昨晚是不是没睡好?”那耷拉着的眼皮,看着快要睁不开了。

    江织似睡非睡,眼皮没动。

    阿晚不由得猜测了:“您是在想那个淫贼吗?”想着雇主是个骄傲的,被那淫贼耍着玩肯定伤自尊,就安慰了,“您放心好了,总有一天乔少会把那个调戏您的**贼逮住的,到时您想把她怎么样都行。”

    虽然他对**贼的印象不差,觉得她也不是坏人,但是,他还是不能原谅她的色心!

    后视镜里,江织突然睁开眼,眸底积了一层冰:“她不是淫贼。”

    阿晚愣:“啊?”

    不是吗?

    不是淫贼干嘛对雇主又摸又捏,肯定是!

    江织懒得搭理阿晚,睡意也没了,头有些隐隐作痛,他一晚上没睡,脑子实在昏沉,手里捏着罐牛奶,神思恍惚。

    阿晚也看见那罐牛奶了,很是惊讶:“呀,那罐牛奶您还没喝啊。”阿晚笑得像个二百斤的傻子,“老板,您是不是不舍得喝掉周小姐送您的牛奶?”还是昨天贴膜的时候周小姐送的。

    问他为什么认得那罐牛奶?

    因为雇主怕会弄混,在牛奶罐上边咬了个牙印,他还以为雇主喝掉了,居然还留着,继定情鸡之后,又多了定情牛奶嘞。

    江织不悦地拧眉:“开你的车。”

    “哦。”

    ------题外话------

    加更结束,恢复一更(两千五百字左右),更新时间不改,晚上八点半。

    下次pk还要排队等,到时再加更。

    **

    江织:阿纺,你亲我一下,我就给你一包棉花糖。

    江织:阿纺,你睡我一次,我就把棉花糖工厂给你。

    江织:阿纺,你娶了我,我就给你买月亮湾。

    周徐纺:我有钱。

    江织:……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