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四舍五入是约会(二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周徐纺回家已经快八点了,时间有点晚,就没有出去摆摊贴膜。

    “你染发了。”她刚进门霜降就发现了。

    “嗯。”

    “很好看。”

    周徐纺不习惯地把扒拉了一下头发:“待会儿就洗掉。”她的职业特殊,出任务的时候不可以留有任何醒目的特征。

    如果是江织染就好了,肯定特别漂亮,比棉花糖盒子上镶的钻石还要漂亮。

    电脑屏幕的下方滚动着一行字:“那笔雇佣金我们不用赔了,是那边违约在先。”

    “查到是什么人了吗?”周徐纺晃着脚下的粉色兔头拖鞋,脑子里打了个岔,想去了别的地方。

    如果江织染头发的话,肯定特别特别好看……

    霜降看出她心不在焉了,没有打字,用合成的声音说:“已经查出来了,委托人叫靳松,他资料我发到了你邮箱。”

    周徐纺用另一台电脑打开邮箱。

    “昨天晚上插手我们任务的那伙人也是职业跑腿人,在业界名气不小,他们的头目是一个叫秦哥的男人,以公司的模式运营,后勤和保密做得很好,我暂时拿不到他们的客户资料,他们的委托人是不是也是这个姓靳的,我还查不出来。”

    那个跑腿公司叫for,成立不到半年,便闻名业内,与周徐纺不同,for什么委托都接,只要出得起钱。

    周徐纺跟他们抢过几次生意,有一些了解。

    她问霜降:“这个叫靳松的人和江织有仇吗?”

    “他们本来有电影合作,但不知道因为什么谈崩了。”合成的声音戛然而止,电脑屏幕上滚出来一行大写加粗的字,“另外,靳松喜欢男人,尤其是漂亮的男人。”

    怪不得了。

    江织就是漂亮的男人,顶顶漂亮的男人。

    想到江织,周徐纺有点泄气了:“江织已经怀疑我了。”她不想搬家,以前的话,若是露出了马脚,她都会选择逃得远远的,可江织生得那样美丽,她要是搬走了,就再也看不到他的脸了。

    越想,她越气馁,耷拉着脑袋,像只无精打采的鹌鹑。

    霜降问:“你暴露什么了吗?”

    “不知道。”周徐纺说,“江织他很聪明。”她故意伪装了声音,都不敢跟他对视,还是被他发现了。

    她继续耷拉脑袋,染了雾蓝色的头发也软趴趴的,是只斗败的鹌鹑了。

    霜降安慰她:“阿纺,你也很聪明。”就是情商太低。

    周徐纺垂着眼皮在沉思,要怎么样才能让江织不再怀疑她……

    叮。

    微信来了,她看了一眼,是粥店的老板娘,问她能不能帮忙送外卖,店里忙不过来。

    屋外阴沉,大雨将至。这个天气,交通拥堵,外卖员的派送效率会降低很多。

    周徐纺回了老板娘:“好。”

    回复完,她思索了一小会儿,又找出江织的微信,发了个笑脸给他。

    “。”

    江织学她,就发了个句号。

    她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打字:“你饿吗?”

    那边显示正在输入,显示了很久,江织的消息却迟迟没有发过来。

    嗯,肯定是她问的太奇怪了。

    周徐纺组织了一下语言,再问一遍:“我现在要去送外卖,你饿不饿?”

    她把手机放桌子上,两只手找着字母打字,速度能快点,又发了一条。

    “你请我当群众演员,我要谢谢你。”解释完,她重新问,“你饿吗?”

    这次,江织立马回复了:“饿。”

    周徐纺嘴角勾起来一点点,不太会笑,有点僵硬,但她眼里都是开心:“那我给你买粥喝吧。”

    她这是约他?

    那头,江织手心出了汗,有点滑,差点把手机砸地上。

    他拿了件外套,起身:“你在哪?我过去。”

    “外面在下大雨,我点了外卖,现在送过去。”她还特地说,“我问了阿晚地址。”

    他脚步一顿。

    外卖……

    就不能请他去情调好点的地方?哦,她没钱……算了,外卖就外卖吧。

    他走到玄关,蹲下换鞋:“不用送过来,我去粥店找你。”

    “外头很冷,你身体不好,不要出门。”

    还挺乖。

    江织把鞋踢了,嘴角的笑没压住:“好。”

    周徐纺:“。”

    江织:“你快点。”

    周徐纺:“。”

    江织:“我饿了。”

    周徐纺:“。”

    ------题外话------

    江织:阿纺,跟我困觉觉吧?

    周徐纺:。

    江织:好不好?

    周徐纺:。

    江织:你再回句号就是同意了。

    周徐纺:……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