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你穿我的(二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语气,有点生气。

    周徐纺不知道他气什么,脚下乖乖不动了,用一根手指,把伞往他那里戳:“我已经湿了,没关系的,你身体弱,不能淋雨。”

    江织哼了一声,偏偏要把伞歪她那边。

    周徐纺借着路灯的光看他的眼睛,雨水乱砸,把他头发都砸得软趴趴的,这么好看的美人,不能淋雨的。

    她就把江织的呢子大衣兜头罩着,撂下他就跑进雨里了,伞给他一个人撑,也不跑远,就在他前面一小段路。

    江织:“……”

    从别墅区门口到江织住的那一栋也就几脚路程,可雨下得凶,周徐纺还是被淋成了落汤鸡。

    她今天穿了双黑色的帆布鞋,雨太大,鞋底全是泥,她盯着铺在门口的地毯看了好几眼,没跟着江织进去。

    “怎么不进来?”江织蹲着,在找鞋。

    周徐纺杵在门口:“我身上都是水,会弄脏你的地毯。”他家的地毯看上去很贵的样子。

    他在玄关柜子里翻了很久,翻出一双小码的男士拖鞋,蹲在到她面前,放在她脚边:“没有女孩子的鞋,你穿这个。”他仰头,“快进来,地毯就让它脏,不然铺它干嘛。”

    周徐纺觉得有道理。

    她换了拖鞋,踩着地毯进去了。这不是她第一次来江织家里,上次是夜黑风高,也没瞧仔细,只瞧清了被她砸坏了的那盏淡紫色琉璃吊灯。

    今日已经换了一盏新的,水晶似的,像风铃,特别好看,周徐纺觉得比粥店那盏她惦记了好久的吊灯都要精致。

    她忍不住多看了好几眼,才问江织:“浴室在哪?”

    她身上都是雨水,寒气重,她是不要紧的,不怕冷,可江织身子金贵,不能把湿气渡给他。

    江织脸上是很不自在的表情,方才在外头受了冷风,脸上的潮红还没褪,许是担心她,眼睛往她那飘了好几次。

    “浴室在你左手边。”他身上也湿了大半,没管,胡乱抹了一把头发上的雨水,“我先去给你拿衣服。”

    “你先换衣服再给我拿。”他这么娇贵,不能冻着了。

    江织倒了杯热水塞她手里,直接去了衣帽间。

    周徐纺两手端着水,安安静静地在客厅等,一步都没挪动,她站着的地方积了一小滩水。

    小口抿了口热水,她又忍不住抬头看顶上的吊灯。

    真好看。

    好想偷回家……

    “我这里没有女孩子的衣服。”江织很快出来了,身上还是那一身湿衣服,方才只是脸红,现在脖子与耳朵都是红的,他手里攥着两件家居服,都是白色的,往周徐纺面前一推,“你、你穿我的。”

    他脖子更红了,不知道是不是发烧了。

    周徐纺赶快接过去:“我去洗澡了,你快去换衣服。”

    他撇开头,看着别的地方,嗯了一句。

    周徐纺抱着衣服去浴室,半道回了头,没忍住:“江织。”

    江织立马把头转向她:“嗯?”

    “你家的吊灯在哪里买的?我也想买个一样的。”

    他看了一眼屋顶。

    这个吊灯多少钱来着?哦,两百来万。

    他眼皮都不抖一下,镇定自若地说:“没有了,这是最后一盏。”

    周徐纺露出很遗憾的表情。

    她是真的很喜欢漂漂亮亮的东西,垂着脑袋,往浴室走。

    江织喊住了她。

    “你叫我做什么?”

    他眼眶还有一圈潮红,不像平日里那般清贵疏离,眼眸很热,也很亮,有几分孩子气的别扭。

    他说:“我叫人拆了这个,你带回去。”

    这灯,让她买,她得送几十年的外卖。

    周徐纺闻言,立马开心起来,眼珠子都圆了两分:“那我送你什么?”她说,“要礼尚往来。”

    她从来不白拿人东西的。

    要不要送他一辆车,男孩子好像都喜欢车,手表也可以,她可以送他一块镶着钻石的手表,特别漂亮的那种。

    可江织说:“土鸡蛋吧。”

    “嗯?”

    “我喜欢吃鸡蛋,你就送土鸡蛋吧。”这个便宜。

    ------题外话------

    江织:阿纺,吊灯好看还是我好看?

    周徐纺:你。

    江织:薛小二,我家纺宝说我比吊灯好看。

    江织:南楚,我家纺宝说我最好看。

    江织:薛冰雪,我家纺宝说我最好看,她最爱我。

    周徐纺:……

    她是这么说的?

    顾总裁:织哥儿,你怕是个智障。

    ps:阿纺的职业,跟某部韩剧的男主一样,至于阿纺的月亮湾,纯属巧合,阿纺买月亮湾是因为她的异能不适合群居。

    就同一个职业而已,仅此而已,不用类比,两者没有任何联系。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