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我要不要?包邮哦(二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织哥儿~”

    江织视线直接掠过他:“衣服呢。”

    江维尔一根手指勾着购物袋的带子,晃了晃:“喏。”

    江织接过袋子,然后转身,甩上门,动作没有丝毫停顿。

    门外两人:“……”

    屋里,周徐纺已经把一盒子棉花糖都吃完了:“谁来了?”

    江织说:“送衣服的。”

    她看了一眼装衣服的袋子,爱不释手地摸了摸棉花糖的盒子,才站起来:“很晚了,我该回家了。”

    “我送你。”他耳尖又起了一层薄薄的绯色。

    周徐纺却考虑都没考虑,拒绝了:“不用了,外面很冷,你出去会着凉。”

    “我说了,我送你。”

    语气强硬得不怎么讲理了,只是脸色苍白,眼角晕红,三分羸弱透在骨相里,少了许多攻击性。

    周徐纺还是顾及他的身体,把棉花糖盒子放下:“我自己回去。”

    好不听话!

    江织眼里一潭漆黑浓得化不开,唇线僵直地抿着,与她对视,动作很大地把衣服袋子扔到她旁边的沙发上。

    “换了衣服再走。”语气,当真不好。

    她是不是惹他生气了?周徐纺迟疑不定了会儿,拿了衣服去浴室换。

    江维尔挑的衣服是暖色的少女系,白色的针织连衣裙搭配粉色的外套。粉色是周徐纺最喜欢的颜色,她摸摸袖子,心想如果她不当职业跑腿人了,她要买一屋子粉色的衣服。

    “很喜欢?”江织好笑,方才心里莫名其妙窝的火,见她那些满足的小动作后,又莫名其妙地偃旗息鼓了,情绪这样起起落落,当真不像他了。

    周徐纺又摸了摸领子,诚实地点头:“嗯,我喜欢粉色。”

    喜欢牛奶,喜欢棉花糖,还喜欢粉色,分明是个小女生,怎么平日里却总是一副孤僻老成的样子?

    既然她喜欢……

    他去柜子里翻出一大袋棉花糖,把里面粉色包装的全部挑出来,装了一袋子放到周徐纺脚边:“这个给你带回去吃,吃完了你再找我要。”

    他嘴角又勾出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好。”周徐纺很开心,当场拿出手机给他转了一万块。

    江织:“……”

    她赚钱也不容易,都不知道省着点花。

    他没领她转的钱,往沙发上一坐,抱着手没看她:“把伞带上。”

    “好。”

    周徐纺提着一袋子棉花糖,走到玄关了回头,挥挥手:“再见江织。”

    江织坐着没动。

    咔哒。

    门一开,江织就站起来了,跟去了玄关。

    门外,周徐纺刚迈出脚,就看见了江维尔,她很诧异。

    江维尔是方理想的助理,与周徐纺也见过几次,她对周徐纺的印象很好,笑着打了招呼:“我是江织他姑。”

    江维尔的身份,在圈子里没有公开,周徐纺的好奇心不重,只是颔首回应,什么也不问。

    旁边的薛宝怡是个来事儿的,吊儿郎当得很:“还记得我不?”

    周徐纺很不擅长社交,只想把脸藏到帽子里,可惜这粉色外套没有帽子,便低头避开薛宝怡的打量。

    “我给你贴过手机膜。”她说。

    她还在微博上看到过薛宝怡的照片,和一个女明星一起,方理想说他是渣男。

    薛·渣男·宝怡很自来熟,笑得好生浪荡不羁:“你好呀,我是江织的发小——”

    “你们俩杵门口干什么。”

    被打断了话的薛宝怡:“……”

    江织抱着手靠在玄关柜上,一身黑色的卫衣衬得他肤色冷白,眼里刷刷地飞着冷刀子:“不进来就滚。”

    薛宝怡回了个白眼。

    他可不蠢,看得出来江织那护犊子的样儿。

    “外面没下雨,你早点回去。”目光越过了薛宝怡,江织对门外的周徐纺说。

    语气说不上温柔,但语调轻,语速慢。

    周徐纺说好,提着棉花糖和湿衣服走了。

    薛宝怡目送了一番,回头进了屋:“织哥儿,你——”

    “谁让你踩我地毯了?起开,脏死了。”江织语气嫌弃至极,拖着病弱的身子去翻找来两个一次性鞋套和一条干毛巾,病恹恹的脸上是凶巴巴的神色,“把水擦干净了再进来。”

    薛宝怡:“……”

    地毯上有水渍,分明已经被人踩了,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伤害就是这么从对比中产生的。

    薛宝怡心很凉,目光凄楚地凝望着江织:“织哥儿,你不记得了吗?你大明湖畔的宝怡哥哥。”

    江织瞥了他一眼:“智障。”

    戏很多但却演不下去的薛宝怡:“……”

    这种兄弟,割袍断义吧。

    ------题外话------

    潇湘本站的妞们,冒个泡,让我看看有多少人还在,我有点没底气,需要一级强心剂。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