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来呀,造作起来(二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随后,狗头军师就开始出谋划策了。

    晚上十点,江织还没睡,他给乔南楚打了个电话,而后,出门。出门前,他将那个有牙印的牛奶罐随手扔进了……保险箱。

    薛宝怡还在气江织的无情无义,江织进包厢的时候,他哼了一声,头一甩,把酒杯摔得咣咣响。

    包厢里清过场,就他们几个发小,薛冰雪坐在边上喝果汁,乔南楚挨着他坐,直接倒了杯最烈的酒。

    “你搞什么?这么晚不睡。”

    江织抬了下眼。

    随行的阿晚赶紧抽了两张湿纸巾,将沙发的边边角角全部擦了一遍,最后垫上一张干净的毯子。

    江织才坐下,不咸不淡地开了口:“给我叫几个男人。”

    乔南楚以为他听错了:“你说什么?”

    他面无表情地重复:“叫几个男人过来。”

    薛宝怡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织哥儿,你没发烧吧。”

    江织病病殃殃地窝着,小口喘气,眼儿似睡非睡,朦胧着,娇娇弱弱的一段风韵都入眉梢。

    薛宝怡心想,完了,这货凭着这等姿色跟男人玩,那得掰弯多少钢铁良家妇男。

    不行,他得离远点!

    乔南楚就镇定多了,将酒杯搁下,笑得风流雅痞,老神在在地瞧着江织:“你要经验丰富的?还是要身子干净的?”

    他轻描淡写了句:“眼睛好看就行。”

    乔南楚明白了,拨了个电话,言简意赅地吩咐下去。

    来真的?!

    薛宝怡觉得有点艹蛋啊:“织哥儿,你真没生病?”

    江织弯了好些年了,什么样的小攻小受没见过,他也没乱搞过啊,怎么突然转性了?难不成是跟周徐纺耍完了,还是觉得男男才是真爱男女都是传宗接代?

    薛宝怡此刻的心情宛若操碎了心的老母亲,伸手去碰江织额头,却被他一巴掌拍开:“别碰我。”

    这是守身如玉吗?是男男授受不亲吗?

    钢铁直男薛宝怡瑟瑟发抖,老老实实地坐远了,他觉得今天的织哥儿太古怪了,不过,转念一想,他就又想通了:“也好,待会儿你找几个会服侍人的,先尝尝味儿。”

    这屋子里,唯一有三观的就是薛冰雪了。

    “你们别这样,这是、是,”薛冰雪脸都羞红了,“这是嫖。”

    薛宝怡抓了条毯子扔过去,直接盖住薛冰雪脑袋:“你个小雏儿别乱看!”

    薛冰雪:“……”他才不看!

    这时,门从外被推开,十多个男孩子排成排,鱼贯而入。

    乔南楚抬了抬下巴,示意江织:“人都到了,挑吧。”他戏谑,“有看上的,一次几个也行。”

    他们这群公子哥,都会玩,什么花样没见过。

    在这浮生居里,只要出得起钱,什么样的玩意儿都有,帝都江家的小公子要玩,能被送进来的,都是一顶一的货色。

    外貌还只是其次,这气质与风骨都是要的,不止于皮相,一同进来十多个青年,各有千秋。

    江织随意扫了一眼,指了个冷面英俊的:“你,”纤细修长的手指又指了一个清隽灵秀的,“还有你,过来。”

    乔南楚抱着手,笑吟吟地瞧戏。

    “江少。”

    那清隽灵秀的男孩怯怯地喊,当真堪当得起干净二字,尤其是那双眼睛,小鹿似的,湿漉漉的。

    江织半靠沙发,懒懒散散地没动弹,吩咐着说:“过来给我倒酒。”

    ------题外话------

    后来,江织和周徐纺在一起了。

    薛宝怡这个‘正宫’大方地送上了一箱避孕套。

    江织不屑一顾:拿开拿开,老子不育,用不着!

    顾总裁:冰雪,来几贴中药,要专治不孕不育!

    江织:……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