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被抓现行的江织(一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过来给我倒酒。”

    男孩慢吞吞地上前,眼里含着水儿,悄悄看了江织一眼,迟疑了几番才坐过去,不敢离得太近,拘谨地斟了一杯酒递过去。

    淡淡的男士香水味,并不浓。

    只是,江织仍觉得刺鼻,忍着反胃接了酒杯,一饮而尽,复抬头看另一人:“不会伺候人?”

    那冷面英俊的男人倒是一身风骨,举止不急不慢,上前坐下,手随意搭在了江织的腿上。

    “这样行吗?”男人看着江织,手顺着他的腿往上,剑眉星目生得端正,“这样呢,江少?”

    这番勾引人的做派,却一点儿也不娘气,显然是受过了训练。

    江织不言。

    男人的手便继续往上,顺着大腿内侧——

    “够了。”

    江织站起来:“出去。”他按着腹,额头沁出了一层薄汗,脖颈的血管若隐若现,已经忍无可忍,“都出去!”

    “不满意?”

    瞧着江织脸白眼红的,乔南楚觉着有意思得紧,打着趣:“那要不要我给你换一批?”

    江织冷着个脸,灌了一杯加冰的洋酒,起身出了包厢。

    阿晚赶紧追上去。

    薛宝怡追到门口去瞧,就见江织按着腹咳着,一路落荒而逃,他实在是搞不懂:“织哥儿这是怎么了?”

    一直没吭声的薛冰雪说:“江织怀疑他被掰直了。”

    薛宝怡‘哦’了一声,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十分钟后江织才回来,脸色白了一个度,整个人看上去都恹恹无力。

    薛宝怡坐过去:“去哪了?”

    江织没做声,阿晚代为回答:“老板去吐了。”

    薛宝怡:“……”

    这是假的gay吧?

    江织撑着身子靠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耷拉着眼皮:“再帮我叫几个女人进来。”

    还叫?

    阿晚担心雇主的娇躯受不住。

    薛宝怡特别主动地去张罗,活跃得像个老鸨:“尤经理,挑几个女人过来,各种类型的都要几个。”

    薛冰雪骂他不要脸!

    乔南楚把毯子扔江织身上:“还不舒服?”

    江织咳得眼眶水蒙蒙的:“嗯。”

    他喉咙痒,压不住咳嗽,伸手去摸酒杯。

    乔南楚给端走了:“瞎折腾。”换了个干净的杯子,倒了杯牛奶给他,“别喝酒了。”

    这时候,女人们已经进来了,薛宝怡让她们一个个站好、抬头,不多久,包厢里女人香弥漫。

    江织捂着腹,刚喝下去的牛奶在胃里翻江倒海,他懒得动了,目光扫过去。

    八个年轻女孩儿里头,燕瘦环肥的都有,不乏眉目精致的,也不乏气质出尘的,有含羞带怯的,当然,也有胆大主动的。

    若是攀上了帝都江家的小公子,富贵自是享之不尽。

    红裙女郎念及此,步步生莲地上前去,柔若无骨的身子靠过去:“江少。”

    玫瑰香混着脂粉气瞬间扑面而来……

    江织脸色霎时变了,用一根手指、包着袖子,戳着女人的肩,用力推开,桃花眼里嫌弃满溢,顿生成逼人的戾气。

    “阿晚。”

    阿晚赶紧过去。

    女人被推到了沙发一头,另一头,江织坐在最边儿上,阴着脸把外套脱下。

    “弄走。”他软绵无力地气吞山河,“全!部!弄!走!”

    不是要晕过去吧?

    阿晚不敢耽搁了,把女人提溜走,咳嗽声实在吓人,他担心雇主要把肺都咳出来,几番回头查看。

    江织扶着沙发喘得厉害,眼里满是血丝,额头的汗都逼出来了。

    哦对了,雇主闻不得玫瑰香,这么一想,阿晚越发觉得这红裙女人就是个妖艳贱货了,非常粗鲁地把人拎出去了,刚打算关上门,吓了一跳,赶紧清嗓一声咳:“老板,周小姐来——”

    来不及了,薛宝怡那个大喇叭还在吆喝:“织哥儿,你别泄气嘛,这几个不满意,二爷我再去给弄个头牌来。”

    ------题外话------

    江织:阿纺,我发誓我没嫖。

    周徐纺:。

    江织:你听我解释。

    周徐纺:。

    江织:媳妇~

    周徐纺:。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