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一度春宵(不分章)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我没嫖。”

    头盔大了,她一动,歪了,把它扶正:“真的吗?”

    刚才她是有点生气的,眼睛都变红了一小会儿,她觉得嫖娼很不对,她不想江织失足误入歧途。

    万一他要是真的误入了歧途,她想帮助他迷途知返。

    “我骗你干嘛?”江织特别强调了,“我碰都没碰他们一下。”

    他说得很硬气,语气是有一点生气的。

    莫不是她误会他了?

    周徐纺蹙眉,在思考。

    “你不信我?”他盯着她,眼睛里开了一簇桃花,专迷人眼。

    周徐纺再次思考。

    耳听为虚,她觉得她不应该质疑江织的品德,这么久的相处,除了他的性取向之外,她觉得他就是个完美的人,他热于助人,还救苦救难。

    仔细想想,江织长这个样,也不用去嫖,反而,应该有更多人想嫖他。

    越想周徐纺越确定,是她误会江织了,这次犹豫都没犹豫:“我相信你。”

    江织嘴角瞬间往上拉。

    “我就知道你是个品德高尚的人。”

    品德高尚的江织:“……”

    既然他没有嫖,周徐纺松了一口气,就不再逗留了:“那我去打工了。”她推着她的小电动,要回粥店。

    江织抓住了电动车的尾巴。

    她扭头。

    他不看她眼睛,看着她的黄头盔:“别去了,这么晚,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看吧。

    他是个品德高尚的人。

    周徐纺有点过意不去,她刚才居然还怀疑他嫖·娼。

    “不要紧的,我力气很大。”她一脚可以踹爆跑车的轮胎,一拳可以打死一头牛,要不安全也是别人不安全。

    江织还抓着小电动的尾巴,没放手,穿得单薄,他的手指已经冻红了,鼻子也有一点红,他吸了一下,一口冷气呛得他咳了几声。

    “天很冷,别去了,你要是缺钱,”他别开头,红红的耳尖露在她视线里,“你要是缺钱,我给你。”

    因为吹久了冷风,他声音都有点鼻音了。

    周徐纺听了很是感动,心都要软成水了:“你是个好人,我怎么能贪你便宜,你的钱也不是风刮来的。”

    江织:“……”

    发不完的好人卡,搞得他想打人。

    “我要走了,外面很冷,你赶紧回去吧。”周徐纺轻而易举地把电动车整个抬起来,一甩,甩开了江织的手,她坐上去,哦,对了,“阿晚,你捡的瓶子可以给我吗?”

    她要拿去给粥店外面捡垃圾的婆婆。

    被一个二十来岁小姑娘的力气惊呆了的退役运动员阿晚:“……可以。”

    周小姐真的好贫苦啊,以后他一定要多光顾她的贴膜事业。

    “谢谢。”

    周徐纺把塑料瓶子放在了电动车上,对江织挥了挥手,开着走了。

    江织站在原地,看着电动车消失在车水马龙的街道。

    阿晚刚捡了垃圾,怕被洁癖雇主嫌弃,都不怎么靠近:“老板,咱回去吧?”

    他置若罔闻。

    等到远处的霓虹由红色,变成了蓝色,最后变成了紫色,映进他眼睛里,他才垂下眼睫,转过身去,稍稍弓着背,轻轻咳嗽。

    不知道为什么,阿晚觉得这样陷入单相思的雇主有点……可怜兮兮。

    江织回包厢后,身体发热,有点低烧。

    能不烧吗?外面零下两度,薛冰雪在一旁骂他不知死活,这破身体还瞎折腾,骂完了,让阿晚去弄退烧药。

    乔南楚问江织:“你到底怎么了?”

    他这会儿闹腾不动了,没力地躺着,垂着眼皮咕哝了句:“我不喜欢男人。”一会儿后,又来一句,“也不喜欢女人。”

    所以?

    他认命:“可我有点喜欢她了。”

    喜欢她,最直观的表现是他对她有欲望,有很强烈的独占欲,不像他喜欢某件物什,可以毫无顾忌的去抢,去夺。

    她不一样,他竟然对她不敢轻举妄动。

    “她,”乔南楚问,“谁?”

    薛宝怡代为回答了:“刚才那个,八一大桥下贴膜的周徐纺。”

    这个名字,乔南楚不止一次听到,上一次是昨天,江织饭不吃,非要阿晚去点外卖,还说,要备注,让周徐纺送。

    “有点喜欢?”乔南楚笑着戳破他,“哪止有点,江织,你反应太大了。”零下两度,他都拖着病追出去,要只是有点喜欢,这个点他不会在这,而在家里睡大觉。

    江织只是眼睫抖了两下,没承认,也没否认。

    是,反应太大了。

    比如——

    “薛宝怡。”江织突然抬眼皮。

    薛宝怡心肝一颤:“你别这么叫老子。”老子慌啊。

    “你公司是不是要搞年终活动?”

    这不咸不淡的语气……

    薛宝怡觉得瘆得慌:“爷,您直说。”

    “员工福利就送手机壳。”他还是那般无精打采的模样,语气随意得很,“记得,去八一大桥那里买。”

    薛宝怡:“……”

    妈的,怎么不直接说周徐纺!

    刚才叫头牌那事,现在秋后算账呢,薛宝怡能说什么,只能点头:“行,一人送一百个够不够?”

    江织虚弱地嗯了一声。

    刚买药回来的阿晚刚好听到这一出,对雇主的崇拜更上了一层楼,病成这样,还不忘还贴膜的周小姐招揽生意,都是因为爱情啊!

    这天晚上,江织凌晨两点才躺到床上,凌晨四点才睡着,然后做了个让他‘筋疲力尽’的梦。

    在梦里,周徐纺像个妖精一样,一直软软地叫他。

    “江织。”

    “江织。”

    他受不了:“别叫了。”

    “江织。”

    “江织。”

    她没完没了地叫。

    他一抬头,就看见她正坐在一棵树上,笑靥如花地看着他,穿着很短的白裙子,晃着一双白得发光的腿,问他:“你喜欢我吗?”

    他没回答。

    她便张开手,从树上跳下来。

    他想也没想,伸手接住了她,身体紧贴,软得不像话……

    “你喜不喜欢我?”她伸出一双嫩白的手,绕过他的脖子,轻轻地抱住,缠着他喊,“江织。”

    “江织。”

    她整个身体,都是软的,像一团云,在他浑身绕。

    他忍无可忍了,勒住她的腰,把她按在了地上,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总之,是外面,是一棵树下,抬头是漫天星光,低头是她得逞后欢心的笑脸。

    她抬起身体,脸贴在他脖颈,稍稍地说:“哦,原来你喜欢我呀。”

    他没否认,然后她就可嚣张了,一双腿缠在他腰上,勾着他的脖子翻身就把他压在了下面。

    ------题外话------

    我懒了,不想分章了,分章还要取很多个章节名,我就不分成小章小章了,多少字都放在一大章里,然后一次更新。

    以后上架了我也不分章,记得,是按字数收费,全网作家都是按字数收费,一千字就五个币,一万字就五十个币。

    求生欲迫使我再重复一遍:更新也好,收费也好,都是看字数,不只是我,别再因为不懂收费的规则去骂作者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