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媳妇快夸我夸我!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快下午两点,周徐纺才睡醒。

    纯黑色的窗帘半点不透光,房里昏黑,深色的被褥里伸出一只嫩白的手来,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又把手机放下,头埋在枕头里蹭了许久,她坐起来。

    头发乱糟糟的,她眼神放空。

    “要起了吗?”

    机械的合成音在偌大的房间里有回声。

    “嗯。”刚睡醒,鼻音很重,周徐纺头顶翘着一缕呆毛,还没完全睁开眼,眯着一条缝看电脑屏幕上的海绵宝宝。

    霜降问她:“你昨晚几点回来的?”

    她没睡够,打了个哈欠,吸了吸鼻子,有点奶音:“四点多。”她昨晚接了个晚间兼职,很晚才到家。

    “楼下有人来了。”

    电脑里的警报声也在这时响起。

    周徐纺在楼下的门口按了摄像头,凡是有人靠近,就会自动触发警报和监控装置。

    “是我点的面到了。”

    她扒了扒头发,去更衣间换了衣服,下楼去拿午饭。

    她又点了面。

    “阿纺。”

    她低头在给外卖好评:“嗯?”

    霜降见她忙,便没有打字,用了合成的声音:“靳松雇佣我们的事我已经透给江织了,不过他那里什么动作都没有,我猜他应该自己也查到了是谁想绑他。”

    周徐纺抬起头:“靳松会不会还对他不利?”

    江织昨天已经搬回江家暂住了,江家大宅外面有佣人守夜,她不敢靠得太近。

    “你不用太担心,江家那么多人都想害他,他能活到今天,就说明了他自己也很不简单。”霜降说,“阿纺,江织这个人,远比你看到的,要藏得深。”

    周徐纺知道,江织是很聪明的人,不然,也不会那么快就怀疑她的身份,不过——

    “他不是坏人。”

    霜降却说:“只是对你不坏。”江织这个人,深藏不露,身上有太多秘密了,那般病弱的样子,只怕是掩人耳目。

    周徐纺没有同霜降辩解,只是很肯定地说:“他对我很好,那个灯,”她指给霜降看,“就是他送给我的。”

    那个灯昨天才刚安上。

    整个房间都是黑色冷调,突然多了那么个看上去就很奢华精致的灯,好看是好看,总有几分格格不入,可周徐纺很喜欢,有时候她会跳起来,用手去摸那盏吊灯上的水晶坠饰。

    哦,周徐纺想起来一件事。

    她把筷子放下,打开微信给温白杨发消息。

    “白杨。”

    温白杨回了她一个笑脸。

    周徐纺打字太慢了,她用了语音,问:“我订的土鸡蛋今天可以到吗?”

    温白杨老家在大麦山,她外婆养了很多土鸡,村里也有很多以此为生的村民,周徐纺上次送给江织的那只土鸡,也是温白杨帮她买的,这次,她又去她那订了一车土鸡蛋。

    温白杨回复:“可以的,货车三点能到帝都,收货地址需要改吗?”

    “不用改。”周徐纺打字,“谢谢。”

    “不客气。”

    “。”

    她放下手机,抬头,电脑屏幕是暗的,霜降不知道什么时候离线了。

    下午三点她要去江织的剧组当群演,时间刚刚好。

    方理想也在剧组,她是织女郎,戏份很多,一看见周徐纺,就像只花蝴蝶一样开心地扑过去。

    “徐纺~”

    周徐纺被她酥得有点不自在。

    方理想献宝似的,捧着杯奶茶到她面前:“我给你买了奶茶。”

    周徐纺喜欢吃甜,ad钙奶和各种奶茶她都爱喝。

    她接过去,吸了一口:“谢谢。”从背包里摸出四个鸡蛋来,“土鸡蛋吃吗?”鸡蛋是来的路上温白杨塞给她的,让她带给同事吃。

    方理想最近在减肥,怕被经纪人看到,她赶紧把蛋塞到大棉袄里,缩头缩脑地躲在里面吃:“你不吃吗?”

    不能说她吃了会醉,周徐纺就撒了谎:“我对鸡蛋过敏。”

    居然还有人对鸡蛋过敏?

    方理想觉得自己可能是个文盲吧,居然这么无知,一口塞了一个蛋:“那你以后都不要吃片场的盒饭了,我给你带。”

    “好。”

    周徐纺心想,到时给方理想多转点钱好了。

    “徐纺,我跟你说,我可能要走大运了。”方理想把蛋咽下去,吸溜了一口奶茶,跟周徐纺一起蹲在角落里唠嗑,“江导不知道跟华娱的靳副总闹了什么矛盾,就把苏婵给换了,我听维尔说,电影的新女主要在宝光的艺人里头甄选,初选的名单里居然有我乌拉拉氏理想?!”

    乌拉拉氏理想自己都惊呆了。

    江织在圈子里也算另类,用人很随意,只要形象符合、演技过硬,至于是新是老,红还是过气,他一律不论。

    今天出了太阳,周徐纺戴了顶渔夫帽,显得脸特别小,她真诚地夸方理想:“你演技很好。”

    方理想笑得见牙不见眼。

    当然好了,她是戏精。

    “徐纺,等我红了,我就捧你出道。”方理想想着,苟富贵勿相忘,一定要带着姐妹一起发家致富。

    周徐纺却摇头:“我不喜欢在镜头前露脸,我当群众演员就好。”群众演员不怎么有特写镜头,她也不用担心会被人记住。

    也是,周徐纺性格太内向,有点社交障碍,方理想想了想:“那我让群头们给你开后门。”

    周徐纺咬着吸管点头。

    “卧槽!”方理想突然目光一定!

    “怎么了?”

    方理想结巴了:“那那那那……那是江导?”她眼珠子瞪得圆溜溜,“他怎么染头发了?!”

    周徐纺看呆了,就忘了吭声。

    方理想喷了一口奶茶,嘴里的珍珠都滑出去了:“我去,雾面蓝。”她瞄一眼周徐纺帽子底下的中短发,“徐纺,你同款呀。”

    江织刚进来,片场一下子就噤若寒蝉了,好多双眼睛都在盯着他……以及他的头发,周徐纺也在盯。

    她不禁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我的是一次性的,已经洗没了。”她小声地,“江织的好看。”比她染还好看。

    方理想摸着下巴:好看是好看,但显得不端庄啊,这江织本来就长得出色,现在还染了一头雾蓝,更像小妖精了。

    那小妖精,正在五米远的地方,来来回回地绕圈。

    方理想挠头:“他干嘛?”她看不懂了,“怎么一直走来走去的?”炫耀他的新发型?

    周徐纺把奶茶喝完,扔进垃圾桶,走过去了。

    “你染头发了。”

    人比较多,她不敢离得太近。

    江织往边边上挪了一点:“嗯。”

    周徐纺跟过去,实话实说:“很好看。”雾蓝色让他看上去有一点点懒懒的痞,少了些柔和,整个人看上去更有攻击力。

    但好看。

    江织嘴角弯了弯,脑袋不自觉地往她那凑了一点点:“还有呢?”

    他看上去……像楼下那只想要她顺毛的灰猫。

    周徐纺心想,是不是要再夸夸他?

    这时,余然的粉丝代表过来探班,其实隔得很远,但周徐纺听力很好,那边说的话全部进了她耳朵。

    粉丝代表在尖叫:“余然,我好喜欢你,你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这算夸人吗?

    周徐纺想了想,有样学样:“你的头发好漂亮,你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江织:“……”

    粉丝代表激动地跺脚:“我真的特别喜欢你,你的电影我全部看过。”

    “新电影我一定会去支持的。”

    “你好漂亮。”

    “签这里,签这里!”

    “我可不可跟你合影?”

    “嗷嗷嗷,谢谢女神!”

    周徐纺还听到了余然的笑声,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她想,可能正常人都喜欢这样的追捧,她就学着那粉丝的样子,跺了一下脚,再跺一下。

    “可以合影吗?”她竖起大拇指,一本正经地强调,“你的发型真的特别好看。”她说完,又想起来一句,“你拍的作品我也都看过,你的新电影我也一定会去支持。”

    江织:“……”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题外话------

    江织:昨天你让我在梦里开了一小会儿车,乘客们觉得不错,让我再开一次。

    顾总裁:没见过世面的,一个假车就嗨了?想当年我在正版群里开高速的时候——

    薛冰雪:喂,幺幺零吗?这里有人无证驾驶。

    顾总裁:诶诶欸,别别别啊……

    ps:有妞一直说江织怎么怎么弱……弱个鬼,真没看出来江织的病藏了玄机?前面的铺垫都让狗吃了……

    狗:我不背锅!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