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江家的秘密,江织的病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上次见你还是去年中秋,”江维开板着张国字脸,很严肃,“老五,你都在忙些什么,怎么连回来一趟的时间都挤不出来?”

    江维尔随口应付:“没忙什么,就是瞎混。”

    “还在跆拳道馆?”

    这时,对面江维礼接了话,似是玩笑话:“大哥,您还不知道吧,维尔她转行了。”

    二房江维礼常年在官场周旋,是个活脱脱的笑面虎,身旁的妻子骆常芳是骆氏商家女,也是个八面玲珑的性子,夫妻俩只得江扶离一女,教养得她聪慧又精干。

    “你回公司了?”江维开平日里忙,对江家这些个事过问并不多,心想这老五也到了正经年纪,该是回家族的时候了。

    江维尔品着茶,打着太极:“公司有二嫂就行了,我就省的再去碍眼了。”

    骆常芳笑说她胡扯,便又把话题给扔回去了:“娱乐圈水浑,织哥儿是男孩子不打紧,维尔,你可要当心些。”

    江维尔把茶杯搁下。

    二房这对夫妻啊。

    “你进了娱乐圈?”江维开这才知晓她转了个什么行。

    她懒着骨头坐着,没个正行:“给人当助手,还算不上圈内人,就随便玩玩。”

    “你到底是女孩子——”

    她打断兄长的话,赶紧讨饶:“大哥,我难得回来,你就别再唠叨我了。”

    江维开绷着脸,没再提了。

    外头,老管家江川进来通传:“老夫人,小少爷来了。”

    江老夫人闻言,拄了拐杖起了身,吩咐身边的婆子:“阿桂,去拿两个暖手的小炉过来。”

    “是,老夫人。”

    院门开着,阵阵冬风灌进来,这时,听闻屋外下人喊‘小少爷’。

    江扶汐上前去,待人进来,接过染了风寒的外套,将擦手的帕子递过去:“小容,去织哥儿屋里拿件干爽的衣裳来。”

    小容称是。

    江织用帕子擦了擦手,缓步进去。

    屋里敞着门,烧了火盆,江家许多习惯都有些守旧,他畏寒,一到冬天江老夫人便会命人烧上火盆,再放几个暖手的小炉给他取暖。

    老太太已经过了古稀之年,头发花白,总盘着精致的发髻,显得人很精神,只是腿脚有些不便,走动时离不得拐杖。

    “织哥儿,你这头发怎了?”

    打从江织一进屋,老夫人便盯着他瞧。

    江织接过佣人递过来的大衣,披着,回了话说:“染了。”

    “好端端的,作何染个这般不正经的颜色。”老夫人瞧着那头蓝毛,哪还像个高门大户的公子哥儿,市井气得很。

    江织可不以为然:“哪儿不正经了?”

    老夫人笑骂他:“胡闹。”

    他挑了个离火盆最近的地方坐下,还觉着冷,拢了拢身上的衣裳,接过佣人奉上的茶,还没饮,咳意上来。

    边咳着,他手里那杯茶洒了。

    “怎咳得这么厉害?”江老夫人问道,“药呢,按时喝了吗?”

    他咳得嗓子哑了:“喝了。”

    “世瑜怎么说?”

    他用帕子捂着嘴,眼圈晕了红:“药已经不大管用了,算算时间,”语气不在意般,“大限将至了吧。”

    江老夫人呵斥:“说的什么胡话!”她拄着拐杖到了孙儿身边,吩咐了下人,“不必摆餐了,把织哥儿的汤和药膳端到他屋里去。”

    “是,老夫人。”

    “扶汐,过来扶织哥儿。”

    江扶汐上前去搀扶,江织却避开了,三步一喘地拖着步子去了楼上,远远还能听见他的咳声。

    江扶汐片刻驻足,跟着上了楼。

    江织的卧室在二楼,光线最好的一间,因为他身体不好,怕冷,地面铺的都是暖玉,江老夫人偏疼他,什么好物都往他屋里搬,字画花瓶最多。

    江织也不要人扶,自个儿躺下了,白着小脸儿喘着气儿,别提多娇弱。

    江老夫人坐床头的椅子上:“好些了?”

    他有气无力地:“嗯。”

    ‘嗯’完,又开始咳。

    老夫人又气又心疼,帮他顺着气,训他:“少摆出这幅样子来吓唬我这老太婆,你死不了。”

    江织恹恹地接嘴:“秦世瑜可是说我五脏六腑都坏了。”

    “就是坏透了,你奶奶我也能用药给你吊着一口气儿。”

    他哼哼了声,喘着,没力气讲话。

    瞧着他这样子,老夫人也省了再说他:“扶汐,你去厨房催催,织哥儿的汤怎么还没端来。”

    “我这便去。”江扶汐出去后,合上了门。

    把人支走后,江老夫人才同江织说道:“孝林和扶离近来是越发不收敛了。”

    “嗯,听说了。”他蔫儿着,额前雾蓝色的发软趴趴地盖了眉,有零零碎碎的影子落在瞳孔里,有些颓颓的懒。

    “这点祖业,你就由着他俩折腾?还不打算回来接管?”

    他没骨头地窝着:“天儿冷,我管不动。”

    “你就折腾我这把老骨头吧。”老夫人恼了他,由不得他胡来了,“等开春,我便把你父亲那份过给你,奶奶老了,一只脚已经进了棺材,后头的路,得织哥儿你自己走。”

    江家的老爷子走时立了遗嘱,祖产一分为六,五个子女与发妻一人一份,只是并未均分,也未选出当家的,这一大家子,哪个都不安分。

    就老幺江织,一直病着,当了甩手掌柜。

    他还没个正行:“我两只脚都进了棺材,照样死不了,您啊,还有的活。”

    老太太笑骂他泼皮。

    “别的事儿便也罢了,同陆家有关的,你可得亲为。”

    说到陆家,江织来了几分兴趣:“那块地儿陆家拿下了?”

    “拿下了,你这么一弄,陆家多掏了个数,正恼着呢。”江老夫人说着笑了,眼里有藏不住的惬意与痛快。

    四大世家中,江家与陆家水火不容,在帝都是人尽皆知,明里暗里斗了十几年了,可到底是为什么斗、为了谁斗,就不得而知了。

    便是江织,也不知情。

    “奶奶,您今儿个给我撂句实话,”他抬着眼皮瞧着老太太,“您和陆家到底是结了什么仇?”

    非报不可便算了,还要他亲为。

    着实鬼怪啊。

    他语气不正经地玩笑:“我可是听说,您呐,和那陆家已逝的老爷子相好过。”

    这话,也就他敢说。

    江老夫人瞪了他一眼:“等你接管了江家,奶奶就全告诉你。”

    他哼哼,不接话了。

    “靳家那对兄弟可是你搞得鬼?”

    “嗯。”

    “后面你不用管了。”老夫人拄着拐杖起身,“欺负我江家的人,真当我这老婆子死了。”

    屋外,乌云遮月。

    陆家祖上是玉石起家,底蕴与江家一般,都是富贵了几代的世家,从陆爷子这代才开始涉足了医药业。

    陆氏大厦坐落在帝都最繁荣之地,是这座城市最高的建筑,从顶楼俯瞰而下,整个城市的霓虹尽收眼底。

    “二小姐。”

    年轻的女孩坐在老板椅上,眯着眼在小憩,没睁眼,问:“查到了?”

    “和我们竞价的,的确是江家的小公子。”秘书上前,西装革履,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不知是从哪儿得了消息,知道了我们陆氏对那块地势在必得,就故意将拍卖价格哄抬了一倍。”

    女孩掀开眼。

    眼型长,脸小,一双弯眉英气,相貌九分,气质十分。

    女孩年轻,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生了一双单眼皮,漆黑的瞳孔透亮,里头一股子气场,可唇角稍稍上扬一分,便了多了几分邻家女孩的灵动与干净。

    她捏了捏眉心:“这个江织,真是烦人得很。”嘟囔了一句,她低头看手表,“九点了。”

    后半句,秘书听得一愣。

    “他的节目要开始了。”然后,她把桌上的那个投资过亿的项目文件推到一边,打开平板里的电台。

    “我很喜欢王小波的一段话,我把我整个灵魂都给你,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一千八百种坏毛病。它真讨厌,只有一点好,爱你。”

    电台里的男声,温润、低沉,像醉人的酒,像四月的风,像一把大提琴在耳边轻轻地拉。

    “晚上好,我是周清让。”

    完全不懂声音的秘书:“……”

    二小姐最近迷上了个姓周的电台主持,有个词叫什么来着?

    哦,声控。

    ------题外话------

    纺宝不在的第一天,想她……

    纺宝不在的第二天,想她想她……

    纺宝不在的第三天,想睡她……

    顾总裁:江织,快打住你肮脏的思想!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