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忍不住表白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就在阿晚跑第四趟厕所的时候,双喜的‘妈妈’周徐纺终于来了。

    她戴着毛茸茸的帽子,黑色的羽绒服从头裹到了脚。

    “你好点了吗?”

    江织一听声音,立马转过来,嘴角弯了一秒就被他压下去,他看着门,不看她:“没有。”

    她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

    阿晚主动接了东西:“周小姐,这些是什么?”

    “补品。”

    阿晚数了一下,足足八盒:“都是买给我老板的吗?”

    是的,他是故意明知故问的。

    周徐纺摸了摸毛线帽子上的球,点了头。

    江织从病床上坐起来了,他讲究,嫌医院的病号服不干净,身上穿的是睡衣,一头雾蓝色的短发被他压得乱七八糟的,额头还翘起了一绺。

    他这个样子,一点攻击力都没有。

    “你有钱多吗?买这些东西干什么?”

    细听,训斥的语气里是有一点欢喜的。

    周徐纺说:“给你补身体。”

    就这么……把他的毛给顺下来了,原本赌的那点气都消了,满园春色又从眼里跑出来:“你发传单一天多少钱?”

    她一五一十地回答:“平时是一百五,今天下了雪,有三百。”他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只剩几张传单了,所以才等发完了过来。

    “那你买这些东西花了多少钱?”

    “八千四百三十七。”

    江织:“……”

    想把他的卡塞给她,省的天天担心她大手大脚没钱花。

    “以后你人来就行了,不准买东西了。”

    周徐纺:“好。”

    她想,不能真不买的,探病的话,空手不礼貌。

    “你站那么远干嘛?坐过来。”

    周徐纺没好意思坐他病床上,搬了椅子过去,放在离他不远不近的地方。

    “热不热?”

    屋里开了暖气。

    她帽子羽绒服裹得严严实实,脸颊透着一层红,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被外面的风吹的。

    周徐纺摇头说:“不热。”

    江织还是把温度调低了两度,自己穿好外套:“喝不喝汤?阿晚妈妈炖的,味道很好。”

    “喝。”

    他给她盛了一大碗,把汤里面珍贵的药材和肉全部捞给她。

    周徐纺说谢谢,捧着碗在喝汤吃肉。

    她没忍住,问了:“薛先生没有来陪你吗?”

    江织和薛先生在处朋友吗?

    这两天,她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打工的时候想,睡觉的时候也想,想得她睡不好。

    江织盯着她眉头紧蹙的一张小脸:“你是说薛宝怡,还是薛冰雪?”

    “薛宝怡先生。”

    他换了个姿势,侧身靠着枕头:“我为什么要他陪?”

    她眉头皱更紧了,很纠结的样子,半晌才低声、呐呐道:“他不是你男朋友吗?”

    江织:“……”

    他被噎得血气顿时上涌,原本毫无血色的脸倒被气出了两分桃花色:“谁跟你说他是我男朋友?”

    这下周徐纺不做声了,绝对不可以把方理想供出来。

    他气都喘了,撑着身子坐直来:“周徐纺。”

    “嗯?”

    她脸上的表情简直……乱七八糟,看上去又愣又傻又懵又萌。

    原本恼她不开窍的,可他看着她的脸,看着看着就只想戳一戳、摸一摸了,反正气不起来,也舍不得凶她,声音都放软了好几度:“你是不是听人说了,我是同性恋?”

    她点头。

    江织默了一阵,语气突然正经严肃了:“我现在不是。”

    现在?

    周徐纺抬头看他,一幅茫然不解的样子。

    他心急,脱口而出:“我不喜欢别人,我——”

    突然,敲门声响。

    “叩!叩!叩!”

    江织到了嘴边的话全部被迫卡在了喉咙里,一开口脾气就上来了:“什么事!”

    “江少,”门外的护士长被吼得怵到了,“到、到时间了,要要要抽血。”

    江织瞧了周徐纺一眼,她还是刚才那副表情,他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进来。”

    护士长推门进来,里头气氛不对,她是大气都不敢喘。

    江少的脾气医院的医生护士都知道,最惹不得,倒不是他喜欢为难人,就是他每每冷着他那双漂亮的眸子,就像兜头砸过来一阵冰渣子,不要人命也钻人心。

    这会儿,这祖宗正板着个脸。

    “左手还是右手?”

    护士长抖着手把医用托盘放下:“右手。”

    江织往后躺,把手伸过去,袖子捋起来。

    他血管很细,但皮肤白,看得很清楚,针头扎下去的时候,他在看周徐纺,而她在看他的手。

    她表情很庄重:“疼吗?”

    他当了二十多年的病秧子,什么疼没挨过,早麻木了,就是不适应,还是头一回有人问他疼不疼。

    问得他心都痒了。

    “疼啊。”他看她,“吹一下就不疼了。”

    周徐纺恍然大悟,扭头:“护士姐姐,你能给他吹吹吗?”

    护士长:“……”

    江织:“……”

    这是尊冰雕吗?完全撩不动!

    护士长当然没敢给江织吹,迅速地把血抽完,溜了。

    周徐纺只坐了二十来分钟就走了,走之前和江织约好了时间,明天晚上再一起吃饭。她似乎心情很好,破天荒地主动同门口遇到的病患打了招呼,顺带还帮一位去上厕所的女病患提了输液带。

    江织不是基佬,也没有跟薛宝怡先生处朋友,她要走快点去告诉理想,不能再让她以讹传讹。

    等周徐纺走后,阿晚走到床头。

    “老板,”他没忍住,“你刚才是想表白吗?”

    江织没承认也没否认,盯着门口,心不在焉。

    阿晚斟酌一下:“我觉得不妥。”

    江织眼皮动了动,目光转过来。

    虽然雇主这人龟毛又坏脾气,但食君之禄担君之忧,阿晚是个有职业道德的人,他要开始献计了。

    “我听剧组那个叫理想的女演员说过,周小姐的智商有一百三十多,很高吧,都是用情商换的。”

    智商低于一百的林晚晚,在这一刻,迷之自信。

    “而且你看周小姐,对您根本就没开窍,你要是冒冒失失地表白了,说不准会吓跑她。”

    江织沉吟。

    眼皮一抬,他颇不自然地问:“那怎么办?”

    阿晚脸上是高深莫测的表情:“老板,您要温水煮青蛙,循序渐进,慢慢地渗入,等她习惯了您对她千万般的好,她就再也离不开您了。”他觉得自己可以当情感专家了,他特别地有自信心,“我前几天看了个偶像剧,男主就是这么把女主拿下的。”

    虽然他是不怎么机灵,头脑也相当简单,但他林晚晚可是从十岁就跟着他家宋女士看泡菜剧的,收割机不是白叫的。

    在男女事上,江织就是个小雏儿。

    “咳咳,”江织装模作样地咳了两声,不在意似的随口问了句,“那个剧叫什么?”

    “霸道总裁爱上我。”

    江织:“……”

    他得多病急乱投医,才会信林晚晚的鬼话。

    思考三秒后——

    “发给我。”

    次日,大雪依旧,满地积雪覆了来时路。

    江织与周徐纺约在了粥店,就是周徐纺打工的那家,是江织挑的地方,为什么不去更高档、更有格调的地方?

    因为他要给她省钱。

    周徐纺不让江织去接,他们约了六点半在粥店门口见。

    阿晚觉得雇主脑子有问题,四点就叫他开车过来了,也不进店,就在天寒地冻的大雪里干等。

    车停在粥店对面,江织看了看手表,问阿晚:“几点了?”

    他怀疑他的手表坏了。

    “老板,才五点。”阿晚忍不住吐槽了,“您来太早了。”

    江织掀了一下眼睫毛。

    阿晚立马闭嘴,撇开头,看外面大雪纷飞,迷迷蒙蒙的,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好吃惊:“呀,周小姐在送外卖!”

    粥店门口,周徐纺刚出来,戴着顶扎眼的、配送员专用的、黄色头盔。

    伞都没有撑,江织就下车了,站在漫天大雪里,他喊了一声周徐纺,隔着马路,朝她招手。

    周徐纺回头就看见了他,站在一根路灯杆旁边,她视力好,看见了雪落在他肩上,他在笑,很浅、但很好看的笑。

    然后,他后面的车道上,一辆轿车压过了斑马线,突然加速。

    周徐纺手里的袋子掉了。

    “江织!”

    ------题外话------

    又一个基友封笔不写了,因为温饱问题。

    我很少站出来呼吁这些,今天任性一回吧,请尊重网文作家,请支持正版,也许对你们来说只是一天几毛钱,可对很多作者来说,是她坚持下去的最后底线。

    希望你们都是可爱的人。

    ps:任性的顾总裁今天只喜欢可爱的小仙女。

    江织:一人一罐牛奶,只给可爱的人。

    顾总裁:是我想的那个牛奶吗?

    江织:你这只老污婆!

    顾·老巫婆·总裁:……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