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徐纺马甲掉了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江织!”

    阿晚大喊了声‘小心’。

    江织下意识转过身去,高速行驶的车毫无预兆地撞进他目光里,越来越近……

    “老板!”

    他只来得及挪动一步,腰就被勒住了,然后整个人朝后栽,天旋地转地滚了两圈,漫天飞雪与一顶黄色的头盔一起倒映进了瞳孔里。

    耳边风在呼啸,那辆黑色的轿车几乎擦着他后背,眨眼开出了视线。

    之后,他就任由那黄色头盔的主人压着他,任由她在他思绪里,横冲直撞。

    “江织。”

    “江织。”

    周徐纺喊了他两声。

    他却置若罔闻,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你怎么了?”

    周徐纺的帽子是歪的,眉尾的地方沾了雪,冰渣子还挂在睫毛上,一抖一抖颤得厉害,急得小脸都皱了:“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她还蹲着,很狼狈。

    江织坐在雪上,也狼狈,身上都是雪。

    “江织。”

    他没答应,伸出手,朝她靠近,修长纤细的五指微微弯曲,遮住了她半边脸,只留一双眼睛与他对视。

    周徐纺猛地后退。

    江织抓住了她的手:“是你?”

    “什么?”问完,她低头避开目光,头上的帽子耷拉下去,把她本就小的脸藏住了一半。

    江织没说话了,拽着她一只手,用力一拉,抱住了她。

    周徐纺想都没想,抬起手——

    “徐纺,”他低头,低低似呢喃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别打,我还病着。”

    徐纺。

    他叫她徐纺。

    天寒地冻,风里都带着刺骨的寒,只有耳旁他落下的呼吸是热的:“你数十下,我就松开。”

    他下巴搁在她肩上。

    她身上有牛奶的味道,和那个职业跑腿人一模一样。

    一,二,三……

    周徐纺手放下了,在默数。

    江织还坐在雪地,彻骨的冷意渗过了厚厚的衣服,抱着她的手轻微发抖:“那么短的时间,你是怎么到我身边来的?”

    她不习惯这样靠近,整个身体都是僵的:“我跑来的。”

    “只用了三秒?”

    “我跑得快。”她停顿了一下,“你离我也近。”

    江织在她耳边咳嗽,呼吸一声比一声重:“你分明在街对面。”

    “雪很大,你看错了。”

    “周徐纺——”

    话被她打断了:“十下数完了。”然后,她推开他,退后去,把帽子扶端正,“从街对面跑过来,再快也要一分钟,是你看错了。”

    说完了,她就摆出她平时面瘫的表情。

    江织扶着路灯杆站了起来,掸去身上的雪,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她。

    周徐纺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像被剥开了所有伪装,无所遁形。

    “江织。”

    她低下头,大了一圈的黄色头盔耷拉下去,将她脑袋藏住,小声地嘟囔:“我手疼。”

    霜降说过,女孩子要会示弱。

    果然,江织方寸大乱了:“怎么了?”他一下子就慌了神,“哪里疼?”

    周徐纺轻轻晃了下胳膊,故意晃到他跟前去:“刚刚磕到了。”

    这叫苦肉计。

    周徐纺第一次用。

    “我们去医院。”江织伸出手去,想拉她手,又怕弄疼了她,改拉了她帽子,回头,“林晚晚,还不死把车开过来!”

    阿晚:“……”

    这顿饭,还是没吃成。

    江织带周徐纺去医院拍了片子,确认没伤到骨头才放心,这么一折腾,九点多了。

    其实,她胳膊一点都不疼,可江织执意让医生给她缠了一圈绷带,还五次三番地凶着表情要医生保证她一根汗毛都没事,才肯领着她离开骨科,对此,周徐纺更加愧疚了。

    她还带着那个配送员的头盔,垂着脑袋特别无精打采的样子:“很晚了,我要回去了。”

    “我送你。”

    周徐纺拒绝了:“外面冷,你别送我了。”

    江织不怎么愿意,看她‘可怜巴巴’的,又舍不得不依着她:“那送你到门口。”

    “好。”

    后面,阿晚:“……”

    怎么办,觉得老板好怂。

    江织把周徐纺到了门口,五分钟路,因为他‘三步一喘五步一咳弱不禁风娇喘微微’,硬是走了十五分钟。

    出了医院门口,周徐纺就不再让他送了,大雪将将歇了,外头铺天盖地全是一片茫茫白色。

    周徐纺现在台阶下面,跟江织道别后,很严肃地嘱咐她:“撞你的那辆车,车牌被雪覆盖住了,你要小心,这不是意外。”

    江织站得高,弯着腰听她说话:“我知道。”

    “那我走了。”

    然后她转身。

    “徐纺,”江织拉住了她没缠绷带的那只手。

    她歪头看他:“嗯?”

    她的手还是和冰块一样冷,可也同以前不一样,她不会出于本能地推开他了。

    当然,她依旧严防死守,把自己藏得滴水不漏。

    “你对我说什么都可以。”他说。

    周徐纺看着他,目光茫然。

    江织走下台阶:“听得懂我的意思吗?”

    她摇头。

    江织伸手,罩在她头上,摸了摸她的脑袋。

    “你和别人不一样,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包括吃他的糖,打他的人,甚至,压他的身体。

    这些都可以,他想了想,好像没有什么不能容忍她做的了。

    周徐纺不太习惯肢体接触,身体往后躲,脸蛋被冷风吹出两坨红,她眨巴了一下眼睛,说:“头发乱了。”

    “……”

    重点是头发吗!

    “乱了就乱了。”他用力揉了一把,然后帮她把外套的帽子戴上,“回去吧,到了给我打个电话。”

    周徐纺沉默了一会儿:“再见,江织。”

    然后,她就走了。

    江织在医院门口站了很久。

    阿晚上前:“老板,外头风大,进去吧。”

    江织没动,看着地上那一排脚印:“监控调了吗?”

    “调了,只是傍晚雪下得太大,摄像头出故障了。”

    他收回了目光,眼里似笼了一层沉沉暮霭,明明暗暗的,情绪难辨:“她一开始站的位置,你看清了?”

    阿晚点头。

    接着,他又摇头,很纳闷纠结:“可说不通啊。”

    正常人的速度不可能有那么快。

    阿晚怎么都想不通:“老板,是不是我们眼花了?”

    江织不言。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