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亲亲来一波(二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再鞠个九十度的躬,诚心地给她道个歉。”

    好你个江织!

    骆颖和把手心都掐破了,一步一步,走得极慢,到了周徐纺面前,弯下腰,咬破了唇:“对不起,是我不对。”

    周徐纺全程有点懵,不知道说什么,歪头看江织。

    还是第一次,有人给她出头呢。

    她都不知道怎么办好。

    江织勾勾嘴角,又拎着她的帽子,把他藏后面,目光扫过众人:“偷拍可以,要是敢泄露给媒体,”

    后果,他没有说,各自掂量。

    最后,他挥了挥手,喘着气,收了方才的气势,又恹恹无力了:“行了,都散了吧。”

    骆颖和被两个助理搀着走了,众人也抹了把冷汗,作鸟兽散。

    “徐纺,”江织转过身去,“你跟我过来。”

    “哦。”

    周徐纺乖乖跟着他走了。

    徒留方理想站在原地思考人生。

    “我怎么觉得,”方理想摸了摸下巴,“江导看上我们纺了。”

    不然,哪会这般护犊子。

    旁边的赵副导接了句嘴:“怎么可能,江导可是基佬。”

    方理想立马义正言辞地反驳:“基佬也要传宗接代的好吧?”她好担心啊,怕周徐纺被基佬骗去给江家延续香火。

    周徐纺被江织领去休息室延续香火……啊呸,领去单独问话了。

    江织关上门,去给周徐纺拿了一罐牛奶,问她:“你有没有吃亏?”

    “没有。”她说,“谢谢。”

    她知道江织刚才是为了给她出头,才对骆颖和那么不客气的。

    江织真是个大好人。

    他把牛奶开好了才递给她:“以后遇到类似的情况,不用忍着,打的赢你就打,打不赢你就来找我。”

    周徐纺喝了一口奶:“打坏了,我还要赔。”她力气大,一旦出手,就很难收场了,肯定要赔很多医药费。

    江织却说:“怕什么,剧组给你报销。”尽管打!

    就算她是职业跑腿人,把人打残了,他也能给她收拾好。

    周徐纺被感动到了,薄凉的目光热热的。

    她用力点头:“好。”

    江织人真好!

    不知道被发了好人卡的江织被她的乖巧哄得心头舒坦,去把柜子上的一箱棉花糖搬过来,放在茶几上:“给你带回去吃。”

    在周徐纺记忆里,从来没有谁对她这样好过。

    她觉得眼睛热热的,感觉很奇怪,就用手揉了揉,心里突然很想对江织好,用力地对他好,可江织出身富贵,什么都有,她不知道她可以给他什么。

    想了想,她问:“我送给你的鸡蛋吃完了吗?”

    “没吃完。”

    一个都没吃,全部存在了别墅的酒窖里,等过些时候,他就把蛋液捐出去,蛋壳留着。

    周徐纺就说:“那等你吃完了再跟我说,我再给你买。”

    如果江织再穷一点就好了,那她就给他买房买车,买钻石手表。

    不过,江织好哄,几个鸡蛋就把他哄得眼泛桃红,连忙点头说好。

    然后周徐纺没说话了,盘算着下次送鸡蛋的量。

    坐了一会儿,她喝完了一罐奶:“那我走了。”

    她弯腰,去搬棉花糖。

    江织突然捂嘴咳嗽:“咳咳咳咳……”

    周徐纺顿了一下,又坐回去:“你到了冬天都会咳得这么厉害吗?”

    他靠在沙发上,蔫儿的蔫儿的:“嗯。”

    “治不了吗?”她听方理想说过,江织家里就是做医药的。

    他半躺着,眼里被咳嗽逼出了雾蒙蒙的水汽,皮肤白,唇色红,眼眸里漾着桃花,三分娇弱里掺着一分妖媚。

    他说:“暂时还治不了。”

    周徐纺着急了:“那怎么办?”

    那怎么办啊?

    江织有气无力地循循善诱:“你给我拍拍,拍拍就好了。”

    拍拍?

    她怕一掌把他拍断气。

    她犹豫不前。

    “咳咳咳咳咳……”江织咳得更厉害了,用水蒙蒙的眼睛看着她,柔弱得一塌糊涂。

    周徐纺的心一下子就软趴趴的了,放下棉花糖的箱子,坐过去,僵着手放在江织胸口,然后一动不动地放了好几秒,才又抬起来,再轻轻落下……一下一下拍着。

    她几乎秉着呼吸,生怕一不小心力气气使过头了,会把他拍坏。

    动作与表情,认真得近乎虔诚。

    江织抬头就能看见她的脸,隔得很近很近,他四周全是她的气息,肆无忌惮地入侵,然后扰得他心猿意马。

    他吞咽了一下,口干舌燥。

    “你脸好红。”周徐纺盯着他的脸,凑近了看,“是不是发烧了?”

    他喘着气,握着的手心出了汗,手指不自觉地蜷了蜷:“你、你摸摸。”

    周徐纺的防备心很强。

    但不知道从什么开始,江织成了例外。

    她对他一点戒备都没有,眼里的孤冷与苍凉全部不见了,只剩江织的倒影,鬼使神差似的,伸手覆在了江织的额头上。

    她没有立刻拿开手,说:“很烫。”

    会不会是发烧了?要不要叫医生?她正想着,江织突然抬头。

    她的手还来不及拿开,他的唇就印在了她掌心,软软的,是热的。

    轰的一声!

    她脑子里炸开了一朵烟花,烫得她面红耳赤,懵了三秒,她猛地后退,可脚绊住沙发腿,趔趄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题外话------

    就问你们,甜不甜?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