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来,摸摸(一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赵副导哆嗦了下:“她、她发高烧了。”其余的就不知道了。

    江织没有再问:“今天的拍摄暂停。”

    大雪将至,天好像更冷了。

    赵副导缩缩脖子:“可、可是——”

    江织根本不等他说完话,转身便走:“阿晚,去开车。”

    “哦。”

    一杆子人,全部撂那了,导演说走就走了,上到制片统筹,下到男主女主,没一个敢喊住江织的。

    赵副导抓头,叹气。

    又要损失好几百万了,好烦啊!

    十五分钟后,阿晚已经把车开上了过道,车速史无前例的快。

    江织坐在后座,一言不发地拨号,因为打不通,一张清俊的脸冷得跟外头久积的雪一般。

    阿晚觉得气氛有点让他喘不过气来,应该要说点什么来缓和一下,说什么呢?

    当然是说雇主大人的心头好。

    “周小姐填给剧组群头的地址是假的。”阿晚状似闲聊。

    江织仍在拨号,一点反应都给。

    阿晚清了清嗓子,显得不那么尴尬,自己抛出的话题自己接:“不过不怕,上次咱调查了周小姐的住址。”

    说到这,阿晚有感而发:“周小姐好穷哦,房子都是租的,不过她住的那栋楼里没别人,房东移民去了国外,周小姐一个人住也清净。”阿晚觉得房东也是个奇人,买一栋楼就租出去一套。

    当然,阿晚不知道,那个‘房东’是假的,那一整栋楼都是周徐纺的。

    阿晚还沉浸在‘贴膜的周小姐好穷好穷好穷’的悲悯当中,不可自拔地痛心起来:“老板,我觉得周小姐好贫困,您要不要送个房子给周小姐啊?”

    说了这么多‘感人肺腑’的话,江织终于抬了眼皮。

    “能把嘴巴闭上?”

    有点尴尬的阿晚:“……”

    好吧,他闭上了。

    江织还在打周徐纺的电话,一遍又一遍,可她一直不接。

    他急得想揍人。

    这个点,周徐纺在家睡觉,可她好像失眠了,怎么都睡不着,起来含了一下体温计,28度。

    她松了一口气,从床上爬起来,点了个外卖,又去开了电脑。

    “在吗?”

    屏幕里黄色海绵宝宝跳出来。

    霜降打字过来:“在。”

    周徐纺问她:“那个汽车挂件有线索了吗?”

    电脑里安了将文字转换为声音的合成软件,周徐纺不用打字,双手解放出来,她就把从江织那里捡来的两包棉花糖拆了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发烧了,她很饿,而且很渴,她又去拿了两罐牛奶。

    霜降似乎更习惯打字:“那是帝都凌渡寺的平安福,很多人都会去求,有登记名单,但数量太多,做不了排查。”

    “你把名单发给我。”

    “好。”电脑屏幕上突然由海绵宝宝变成了周徐纺的脸,霜降问,“阿纺,你是出汗了吗?”

    周徐纺找了一下电脑的镜头,凑近了照照自己,果然她脑门上的头发都被汗湿了。

    她点头说是,抽了两张纸擦汗。

    “我还是第一次见你出这么汗。”毕竟她体温那么低,而且外头还天寒地冻。

    “今天生病了。”周徐纺摸摸自己的脸,已经不怎么烫了,就是还渴,她又喝了一口牛奶,“我也是第一次发烧。”

    霜降是知道她的体质的,有些担心:“吃药了吗?”

    “吃了。”

    但是周徐纺也不知道是药效起了,还是她自己好了,她恢复能力很强,非常强。

    “你不怕冷的,怎么突然生病了?”

    周徐纺思考了一下今天都干什么了,然后茫然摇头:“我也不知道。”

    难道除了青霉素之外,她还有什么不能沾的吗?

    她想不通。

    霜降不放心她:“要不要找个私立的医院看看?”

    周徐纺坐那,突然没反应了。

    “阿纺。”

    她还是不动,目光都定在某处。

    霜降没有打字了,换了合成音,叫她:“阿纺,你怎么了?”

    周徐纺眼睫毛抖了一下,她动弹了,说:“我听见江织的声音了。”她又不动,聚精会神地细听,“他在咳嗽。”

    咳嗽声都听得出来是江织?

    “江织怎么会在这,你不是听错——”

    电脑前,哪还有周徐纺的人影,她一个瞬移,跑了。

    霜降有点担心,觉得周徐纺好像被勾走了魂。

    御泉湾十七栋楼下,阿晚正贴在一楼楼梯口的门上,竖耳细听,嗯,啥也听不到。

    阿晚纳闷了,嘀嘀咕咕:“是这一栋啊,怎么门锁了?”

    江织出来得急,穿得单薄,风很大,将他一头雾面蓝的短发吹得乱七八糟,他边咳着,边用脚推开杵门口的阿晚。

    “咳咳咳咳……你起开。”

    阿晚退到边儿上去。

    江织抬起手就要锤门——

    啪嗒。

    门突然自己开了,然后江织看见了那张他日思夜想的脸。

    周徐纺套头卫衣外面穿着长到脚踝的羽绒服,拉链没拉,她也没戴帽子,头发刚刚长到肩膀,睡得乱糟糟毛茸茸的,一张脸很白,瞳孔却很黑,她正看着江织,眼神很亮,像沙漠里的星星。

    “江织。”

    江织还在发愣。

    她扒在门框,仰着头问他:“你怎么来了?”

    江织的目光在她脚下那双粉色兔头拖鞋上停留了几秒,然后看她,没说为什么来,他伸手就覆在她额头上。

    周徐纺呆住了。

    江织把手心换了手背,又贴在她脑门上:“怎么这么凉?”不是发烧吗?

    ------题外话------

    今天更四千字,四千字!四千字!分两更。

    请叫我顾四千!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