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亲了抱了摸了该负责了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江织用力一拽,直接凑上去堵住了她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

    然后——

    她宛如冰雕。

    他呆若木鸡。

    足足半分钟,两人就那么眼瞪着眼,嘴贴着嘴,她脸红脖子红,他也脸红脖子红。

    然后——

    没有然后了。

    用薛小二爷的话来说,怎么,还指着一个‘*****’都没看的小雏儿化身为狼?何况,这小雏儿在梦里被压了这么多年。

    大雪越下越凶,冰天雪地的,江织满手心都是汗,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水汽氤氲,所有影像都是模糊的,唯独她的影子一清二楚。

    她睫毛颤个不停,脸越来越红。

    江织倒拍过不少激情戏,脱了衣服就又啃又滚的那种,像这种高纯度的吻戏,他一向兴趣不大。

    以至于——毫无经验。

    于是,他扶住周徐纺的头,不让她动,然后就在她唇上——磨,以及——蹭。

    她睫毛抖得更厉害了,手拽着秋千的绳子,越扯越用力。

    正当江织想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圪崩一声,秋千断了,周徐纺在上头,江织在下头,她压着他,一起倒在了雪里。

    他下意识抱住她的腰,被她撞了个满怀。

    风吹着雪,絮絮白花从她脸上,落到他脸上,她绷着脸僵着身子一动不动,他有种抱了一尊冰雕的错觉,

    她拳头攥着,居然还在憋气。

    江织一只手撑着地,一只手戳她的脸:“呼吸啊。”

    哦,呼吸。

    周徐纺大大地喘了一口气。

    江织直接往雪地里一躺,然后不挣扎,不反抗,任由她压着,他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到后面,他笑出了声,眼里千树万树的桃花开,朵朵都是春意妖娆。

    周徐纺就不同了,她呆着张脸,花了很长时间才弄清楚东南西北,然后她想要从他身上爬起来,可手脚竟一点力气也没有,整个人软趴趴地一滚,滚到旁边的雪堆里去了。

    江织翻了个身,撑着下巴笑着看她。

    周徐纺觉得他特别像电视剧里那种专门吸人精血的妖精,她往后挪啊挪,缩啊缩,瞪着他:“你你你你,”

    ‘你’了好久,也没说句完整话出来。

    江织从地上起来,蹲着又凑到她身边去:“想问我为什么亲你?”

    周徐纺手脚并用,爬起来,也蹲着,用力地点头。

    白茫茫的天,白茫茫的地,被雪淋得白茫茫的他和她,面对面蹲着,远远望去,依旧——像两颗嫩生生的蘑菇。

    江蘑菇歪着头,问周蘑菇:“爱情电影看过吗?”

    周蘑菇点头。

    江蘑菇往她那挪了一步,伸手拂掉她粉色兔头拖鞋上的雪花,抬头:“知道接吻是什么意思?”

    周蘑菇慢半拍似的,点了头,可马上又摇头,茫茫然地看他。

    然后,江蘑菇用两只手捧住了周蘑菇的脸。

    “意思就是,”

    他眸若星辰,透亮透亮的光里,倒映着她的脸。

    江织说:“周徐纺,我喜欢你。”

    他的手是冰冷冰冷的,她的脸在发烫,一冷一热冲撞得她头晕目眩。

    周徐纺,我喜欢你。

    徐纺,我喜欢你。

    纺,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喜欢你。

    欢你。

    你。

    周徐纺懵了,像是耳鸣,声音荡来荡去,钻来钻去。

    从来没有人说过喜欢她,她就以为,这世上不会有人喜欢她了,然后江织说,他喜欢她。

    她忍不住想,是不是如果有一天,她要被烧死了,或者,她要被抓到实验室去,把她的器官和血液全部拿走,那时候,是不是就有一个人,会替她难过了,会舍不得她了。

    “懂我的意思吗?”

    呼啸的风声里,有江织的声音,轻轻软软地绕进她耳朵里。

    他说:“周徐纺,我喜欢你,跟性取向没有关系,跟延续香火也没有关系,只是我江织这个人,喜欢你周徐纺这个人。”

    那我被烧死了,你会哭吗?

    她突然想问他这个问题,可是她没有,她身体发热喉咙很干,发不出声音,一动不动地蹲着。

    她一直不做声,江织就伸手去,碰她红得像颗苹果的脸,她就往后缩了一下。

    “别动。”

    江织的手还挨着她的脸,她没动了。

    他笑了一下,歪着头把一张好看的脸凑到她眼睛前,又像电视里那只妖精了,开始循循善诱地蛊惑人。

    “再给我亲一下,好不好?”

    好呀。

    她被迷惑了,差点开口。

    江织也根本不是在征得同意,问完不等回答,便凑近她,轻轻贴在了她唇上,还有更过分的,他伸了舌头,舔了她一下。

    这一下舔的——

    周徐纺再一次被吓到了,募地瞪大了眼睛,伸手就推他。

    真的,很轻一下——

    江织整个人往后栽,陷进了一大团积雪里。

    还没亲够的江织:“……”

    他好不甘心,他好生气,好委屈:“周徐纺,你又打我?!”

    周徐纺红彤彤的脸上表情都僵了:“我我我……我没有。”

    她舌头打结了!

    一定是被他舔出问题了!

    周徐纺突然好慌!

    江织还坐在雪里,不起来,控诉她亲完就翻脸:“你都不心疼我?!”他头一撇,开始剧烈地咳嗽。

    风雪交加,越发显得雪地里唇红齿白的他娇弱又漂亮,因为咳得直不起腰,半躺在一片白色里,玉体迎风,妖妖撩人。

    周徐纺一下子就觉得自己太过分了,怎么能推这么柔弱这么漂亮这么娇气的江织呢?

    她趿着拖鞋小跑过去,露出担心的表情:“你有没有摔坏啊?”

    江织头一扭,哼哼:“坏了,起不来了。”然后把纤纤玉手递过去,方才还是狂躁的小狮子,秒变绵绵无力的小绵羊,“你拉我起来。”

    周徐纺脑子是懵的,思考不了,她擦了擦手心的汗,伸手去拉他。

    手才刚伸出去,江织给她拽住了,用力一扯,又把她拖到怀里去,一起跌在雪堆里,不等她推他,他就先示弱,咳了两声:“别推,回答我两个问题先。”

    周徐纺缩成小小的一团,把手放到后面去。

    她是真心实意的,不想误伤他。

    江织翻身,两只手撑在她腰两侧:“周徐纺,你觉得我怎么样?”

    他的人,还有他的气息,一起压过来了。

    周徐纺好热好热,呼吸不太顺畅了,小口喘着,脸上有汗,老实巴交地回答:“你很好。”

    很好很好。

    “我这么好那你要不要?”他俯身,再压近她一分,“只要你点头,以后江织这个人,就是你的了。”

    他声音又轻又软,尾音像把钩子,勾着人神魂颠倒。

    他徐徐诱之。

    问:“要我吗?”

    ------题外话------

    又是顾总难产的一天~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