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你要了我,就可以管我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问:“要我吗?”

    要吗?

    月亮湾的气候湿冷,离最近的陆地坐船也要一天,到了冬天,水里结冰,或许还会有迁徙过去的兽群,最主要的是,荒岛上没有医生。

    如果江织跟着她在那里定居……

    她表情严肃,思考了很久,眉头一会儿舒一会儿皱,十多秒钟之后,她眼神难过地摇了头。

    她!摇!头!了!

    她!不!要!他!

    江织气得想把她摁在雪地里办了。

    他深吸了一口冷气:“行。”一只手撑在她手臂外侧,把身体压向她,“既然你不要,那我就只能赖着你了,你去哪我就追到哪。”

    反正,他认定她了,偷也好,抢也好,阴谋诡计不择手段都要给弄过来。

    可他才刚说完这一番蛮不讲理的话——

    周徐纺就从他咯吱窝钻出来了,双手一撑地,麻利地给爬起来了,然后就离得他远远的。

    她顶着一张爆红但面无表情的脸,用正儿八经的语气说:“我的外卖到了,我要去拿外卖了。”

    说完,她扭头就跑了。

    “……”

    跑了?

    居然跑了!

    江织坐在地上,开始怀疑人生,他竟还没外卖重要?!

    咔哒。

    霜降闻声看去。

    门开了,周徐纺垂头丧气地进来了,耷着着脑袋,像只打架打输了的公鸡,眼睛里都是灰暗的,一点精神气儿都没有。

    霜降发了一串嘀嘀嘀。

    她同没听见似的,魂不守舍、慢慢悠悠地走着,突然,脚步一定。

    屋子里装修时用了特殊的隔音材料,其实已经不大能听得清外头的声音,可奇怪了,她还是听得到江织同阿晚说话。

    “老板,你怎么坐在雪地上呀。”

    阿晚的声音是有一些模糊不清。

    江织很不高兴的样子,在凶人:“谁让你下车了!”

    阿晚委委屈屈地说:“我看下雪了,特地过来给您送伞。”又诧异地问,“周小姐呢?她怎么把您一个人落这儿了?”

    江织发脾气似的:“快过来扶我。”

    “啊?”阿晚蒙头蒙脑似的。

    江织喘着吼人:“让你过来扶我,老子咳咳咳咳……老子腿冻僵了。”

    腿冻僵了?

    周徐纺眉头狠狠一皱。

    霜降用了合成声音,问她:“怎么这么久?”

    她愣愣地坐到电脑前,低头揪着坐垫,回:“哦。”

    楼下,风声呼啸。

    “老板,那我们回去?”

    不知是不是风吹久了,江织说话有点鼻音了:“不回去。”

    阿晚就问:“不回去搁这干嘛呀?”

    这么大雪,冻死个人。

    “追女朋友,没见过?”后半句,有些恶声恶气,也不知道气谁。

    “……”

    阿晚沉默了相当久,用老母亲般的语气说:“这雪越下越大,我怕您的身子熬不住啊。”

    “咳咳咳……咳咳咳……”

    江织咳了半天,憋出来一个字:“滚。”

    像是冷风呛到了胸腔,他咳得特别凶。

    会不会晕倒啊?

    周徐纺很担心。

    霜降问她:“江织呢?走了吗?”

    她把手里的外卖放下,回:“哦。”

    “他同你说了什么?”怎么这般神不守舍。

    她还是回:“哦。”

    霜降好笑。

    这人是回来了,魂还没回来呢。

    “你脸好红。”

    周徐纺嗯了一声,把羽绒服脱下扔掉,又扯了扯里面的套头卫衣,她咕哝:“我好热。”

    说完,她还是摸自己的唇,摸一下弯一下眼睛。

    霜降问:“是不是又发烧了?”

    她用冰凉的掌心捂了一会儿,脸还是烫,就起身去拿了温度计,量了一下。

    四十一度。

    她又病了。

    她这个身体也不知道怎么了,一会儿像冰一会儿像火,倒也没觉得不适,就是热得她很燥动,想上蹿下跳,想跳上天劈个叉。

    然后,她猛地一跳,头顶得吊灯咣咣响。

    霜降:“……”

    她觉得周徐纺太不对劲儿了。

    “家里还有没有药?”

    周徐纺仰着头看了一会儿,还好江织送的灯没有坏,她出了汗,很口渴,一口气喝了两罐奶。

    她说:“没有了。”

    退烧药都被她吃光了。

    而且,似乎除了热,她也没有哪里不舒服,可是……

    好热呀。

    她待不住了:“我出去一下。”

    霜降问她:“去买药吗?”

    不是。

    她把衣服穿好,戴了个黑色毛茸茸的帽子,说:“江织的围巾还在地上,我忘记捡起来了。”

    霜降:“……”

    然后,周徐纺瞬间消失在房间。

    霜降觉得她发烧的时候,速度好像更快了……

    七栋楼梯的门口,江织还站着,阿晚在他身后小心地撑伞。

    “老板,您……”

    阿晚停了停,想忍住,可忍不住。

    他再一次开口:“您……”

    再一次:“您……”

    几番欲言又止,他都没敢斗胆放肆。

    这扭扭捏捏的,惹人烦。江织回头冷了他一眼:“你是舌头捋不直,还是嘴巴闭不紧?”

    阿晚就把舌头捋直了说:“您是不是被周小姐拒绝了?”

    一句话。

    成功让江织满眼桃花结了冰,而且,冰冻三尺,里头射出的光都是刺骨的。

    他说:“伞给我。”

    阿晚打了个哆嗦:“哦。”他赶紧把伞递过去。

    江织一只手撑伞,一只手掸了掸肩头的雪,雾蓝色的头发被冰子压得软趴趴的,眼睛里有潮湿的水汽,氤氲成雾,让他整个人看上去乖了不少、无害了不少,偏偏——

    他一身戾气:“滚到伞外面去。”

    因为不给打伞而瞬间寒了心的阿晚:“……哦。”他抱紧自己,顶着风冒着雪,佝偻着背缩到一边去,饱受寒冷的摧残。

    好过分,好无情,好无理取闹……正当阿晚在心里问候雇主的时候,楼梯口的门响了一声。

    哦,是雇主大人的克星来了。

    瞧瞧雇主大人,眼里冬天瞬间变春天:“怎么又下来了?”

    就知道她还是舍不得他。

    周徐纺顶着一张红透了的脸,一本正经的表情:“围巾。”

    江织没听明白:“嗯?”

    她说:“围巾忘了捡。”

    所以,她不是来寻他?

    江织捏着伞柄的手指因为用力而泛白,眼里春意散了个尽:“我这么个大活人你不捡回去,你下来捡围巾?”

    周徐纺垂着脑袋不吭声。

    一点都不乖!江织被她气得肺疼,叫了一声阿晚。

    “啊?”

    江织命令:“你去捡。”

    哼!

    就会对他横!有本事跟周小姐横啊!欺软压硬怕老婆!

    阿晚腹诽完,抱紧瑟瑟发抖的自己:“哦。”

    围巾也捡了。

    他看上去也不会晕倒。

    周徐纺就说:“那我上去了。”

    她刚转身,江织拎住了她的帽子:“你真不带我?”

    他哪里放心她一个人回去。

    而且,他就想去她家!

    周徐纺停脚站了一会儿,把帽子扯回去,扯歪了戴脑袋上:“你回家去吧,天很冷。”她很怕他会病倒。

    他太娇弱了。

    江织撑着伞,还站在门口,风很大,卷着雪花乱吹,落了很多在他身上,唇色嫣红,衬得他脸越发苍白,也不强迫着进去,就安安静静站着。

    他又开始咳嗽:“不回去,想再看看你。”

    周徐纺回头:“江织——”

    他打断了:“你不是不要我吗?你要了我才可以管我。”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