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织哥儿太坏了~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次日,一则财经新闻上了微博热搜。

    华娱副总靳松因涉嫌逃税与贿赂被紧急逮捕,其兄靳磊对外声称并不知情,并会全力配合警方调查。

    上午九点,警局有客来访。

    哒、哒、哒、哒……

    不见其人,审讯室里的靳松就已经听到了拐杖掷地的声音。

    头发发白,是位老者。

    她由人搀着,手拄拐杖,腕上戴了翠绿通透的镯子,妆发精致得一丝不苟。

    “你就是靳松?”

    十点,乔南楚去了一趟青山公馆,江织才刚起,还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儿。

    乔南楚打趣了他几句,说正事:“靳松被放出来了。”

    江织嗯了一声,精神不振,脸上一点惊讶之色都没有,还是没睡醒的样子。

    “料到了?”

    他不置可否,抓了件套头的毛衣穿上,抓了抓睡乱的头发:“我家老太太宝刀未老啊。”

    乔南楚也问了刑侦队那边,确实是老太太的手笔,他倒好奇了:“你把靳松的把柄转手给了老太太,不是想搞靳松?”

    才刚四十八小时,人就出来了,这不像江织的作风。

    “是啊,要搞死他。”

    江织坐在沙发上,喝着温牛奶,慢慢悠悠地回了这么一句。

    “那人怎么放出来了。”乔南楚今儿个穿了身警服,领带却没系,歪歪斜斜地靠着沙发,这眼里的正气可压不住邪气,笑得一股子坏,“你家老太太打的什么算盘?前脚把人送进去,后脚又把人弄出来,几个意思啊?”

    江织把杯子放下,往嘴里扔了颗棉花糖:“谁说是老太太把人送进去的?”

    乔南楚抬了抬眼皮。

    “我把东西送给了我家老太太,她转了个手,给靳磊了。”玻璃糖盒子没离手,江织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我们江家人,都不喜欢脏了自己的手。”

    乔南楚解了颗警服的扣子,往后躺,整个人懒懒地陷进沙发里:“老太太都借靳磊的手把人整进去了,那还放出来做什么?”

    “我五姑姑受了辱,老太太怎么可能坐视不理。”如果他猜得没错,老太太把人捞出来之前,应该要了点报酬。

    啧啧啧。

    老奸巨猾啊。

    乔南楚笑:“你家老太太借刀杀人,你呢?”他瞧着江织,兴致勃勃,“你搞这么一出,总不是玩儿吧?”

    老太太的确是只老狐狸。

    江织嘛,就是只成精的狐狸,道行更深。

    他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懒样儿:“我刚刚说了。”

    刚刚说了什么来着?

    “搞死靳松?”

    江织躺得有点犯困了,垂着桃花眼,眼角绯红得不甚明显,比女子娇俏,可总带着几分攻击性很强的妖气,他没说是不是,反问了乔南楚句:“如果你被人弄到牢里去,出来了会怎么样?”

    “报复。”

    他笑,面若桃花:“我就喜欢看他们兄弟反目狗咬狗。”

    怪不得他把东西送去老太太那里,从头到尾都不经手,这人啊,玩的是人心,说实话,乔南楚还没见过比江织更阴险的人。

    “你们江家人,果然都不喜欢自己动手。”

    江老太太是,江织更不遑多让。

    他还病恹恹地窝着,随口说了句:“跟宝怡打个招呼,华娱要内乱了,让他别闲着,去收收网。”

    靳磊靳松两兄弟要窝里反,鹬蚌相争,当然,要渔翁得利。

    江织啊江织,够坏的。

    乔南楚笑骂他无耻。

    江织哼了声,不否认,拿了手机拨了个号。

    “赵副导。”

    赵副导一接这祖宗的电话,就声儿抖:“江导您说。”

    江织状似无意,问道:“下午没有群演的戏?”

    赵副导如实汇报:“没有啊。”下午都是主角的戏。

    也不知道哪里惹那祖宗不悦了,他语气不怎么友善:“没有怎么不加?”

    男女主谈情说爱的戏,怎么加群演,你!说!怎!么!加?!搞个电灯泡吗?!

    赵副导无奈啊:“真不合适——”

    不等他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

    真是!

    赵副导都有点怀疑人生了,江大导演拍的不是大型国民谍战片吧,是群演的崛起。

    周徐纺十一点的时候收到了群头的消息,问她接不接群演,在男女主接吻的时候,她发出一声惊叹,然后从旁边走过就行,不露脸,就一个镜头,价格可以随便开。

    随便开……

    肯定是江织照顾她工作。

    周徐纺没有立马回复群头,坐在电脑前,表情有点丧。

    霜降本来在和她谈这栋房子的房产问题,怕江织查到什么,房产得再过动一下,周徐纺这颓废的情绪说来就来了。

    “怎么愁眉苦脸的?”

    周徐纺脑袋一耷拉,很不开心:“我不能去群演了。”

    霜降没明白她的意思,发了一连串的问好。

    她说:“我以后要去月亮湾,不能带江织去,我应该跟他保持距离。”说到这里,她更颓丧了,脸上露出了非常一蹶不振的表情,“电视里都有演,不能在一起还吊着人家就是渣女。”

    霜降:“……”

    周徐纺都知道渣女这个词了。

    “可是我很想去演戏。”周徐纺叹气,说,“钱给的很多。”

    霜降立马敲了一行字过去:“阿纺,你要诚实,跟钱没有关系,你就是想去见江织。”

    周徐纺脸一下子就红了,她低头,不说话,两个耳朵也红红的,然后手按在键盘上,手动回:“。”

    霜降:“……”

    这个姑娘是真的很喜欢江织呢。

    她有预感,月亮湾是去不成了。

    “阿纺,”霜降的字体突然变成了红色,“有新的雇佣任务。”

    周徐纺还是无精打采:“哦。”

    “让我们保护一个人。”

    “哦。”

    霜降用了大号加粗的字体:“受益人,江织。”

    周徐纺愣了一下,眼睛瞪大了:“雇佣人是谁?”

    “是江织的奶奶。”霜降补充,“雇佣时间是一个月,佣金两千万。”她问周徐纺,“接吗?”

    周徐纺眉头皱了皱,又舒展开,又拧紧,反复纠结了很久很久,说:“接。”

    “不和江织保持距离了吗?”霜降故意打趣她。

    她不好意思似的,把头扭开,正正经经地小声说:“我要赚钱,不赚钱就买不起月亮湾。”

    霜降好笑。

    周徐纺啊,学会撒谎了。

    垂头丧气的周徐纺精神已经好了,她给群头回了个‘去’,然后起身去更衣间里换衣服,戴上两包江织送的棉花糖在路上吃。

    “我去工作了。”她对霜降说,“再见。”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