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震惊!他居然对她这样禽兽(二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周徐纺。”

    方理想抬头就看见了一张美人脸,然后悄咪咪地冲周徐纺挤眉弄眼:“江导叫你啊。”

    周徐纺哦了一声,又默默地把羽绒服的拉链拉下去,露出里面的粉色卫衣,然后才转过身去,转得有点急,动作扯到了口袋,肖麟书给她签名的那个烟盒掉出来了,刚好滚到江织脚下。

    江织嘴角的弧度压直了几分:“你抽烟?”谁把她教坏的!

    周徐纺立马摇头:“不是我的。”

    江织把烟盒捡了起来,翻个面看了一眼,上头血迹被周徐纺口袋蹭没了,钢笔字迹也有点糊,但还是辨认得出来。

    “肖麟书?”

    肖麟书的字很好看,签名签得很端正。

    周徐纺脑子里在想这个。

    江织语气突然就凶了:“你跟我来!”

    他怎么生气了。

    “哦。”周徐纺跟上去。

    江织把人领进了自己专门的休息室,回头表情冷漠地命令阿晚:“你在外面守着。”

    阿晚觉得像偷情。

    他是个兢兢业业的好助理:“是老板。”

    咣!

    门被江织甩上了,他转身面向周徐纺,两根手指捏着那个签了字的烟盒,脸上是嫌弃又气愤的表情。

    他质问周徐纺:“这烟盒是肖麟书的?”她居然把别的男人的烟盒揣兜里!她都没把他揣兜里!

    周徐纺点头。

    她还不解释!

    江织以前没觉得自己脾气不好,这会儿觉得是真暴躁,真想凶她来着,又怕吓着她,硬是憋红了脸还要软着声音问:“他干嘛把烟盒给你?”

    周徐纺一五一十地回答:“他误以为我是他的粉丝,在上面给我签了名。”

    粉丝?

    不要脸的男人!

    江织还有点生她气,继续别别扭扭地质问:“那你怎么不丢掉?”

    周徐纺说:“丢掉不礼貌。”

    不礼貌?

    呵呵!

    江织两指一掐,直接给捏瘪了,然后顺手就扔垃圾桶里了,并且板着俊脸叮嘱她:“以后离那个姓肖的远点。”

    不行,还不够。

    他改口,强调:“以后你看见男的,都要绕开。”她这么可爱,情商又低,太容易被骗走了。

    得!看!紧!

    周徐纺的确情商低,不明白:“为什么?”

    江织面不改色地给了个理由:“男人都是禽兽。”

    她不赞同:“不是。”她用一本正经的眼神看着江织,特别肯定认真地说,“你就不是。”

    江织被她哄到了,还嘴硬:“我也是。”

    这一句,倒没唬她。

    他还真是个禽兽,早想叼她回窝了。

    周徐纺却很坚持,丝毫没有意识到江织眼神已经有攻击性了,也不懂那灼热又露骨的注视是几个意思,还固执己见地说:“你是好人。”

    好人啊。

    江织笑了一声,然后便俯身,寻着她的唇就凑过去。

    她睫毛一抖,立马后退,捂住了嘴巴。

    躲什么躲?真不可爱!

    江织也不退,还弯着腰,离她很近,说话的时候呼吸故意落在脖颈,刻意压着的嗓音低低哑哑的。

    像蛊惑。

    他问她:“那种片子看过吗?”眼角晕红,是带了赧意的桃花色。

    燥热的红爬上周徐纺的脸,她僵着没动,紧张得睫毛直抖,可她不躲,乖乖巧巧地仰着头看江织,右手还捂着嘴,声音不清地问他:“哪种?”

    江织稍稍眯了眼睛,眼尾拉长,一身世家公子的清贵被他扔了个干净,妖里妖气地勾引她。

    “不穿衣服的那种。”他呼吸全落在她脖子上,粉色卫衣下面露出的一小块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红。

    周徐纺是不太会撒谎的,犹豫了会儿,点了头。

    她看过江织导的所有电影,里面就有他说的那种,没有很露骨,可衣服也全部脱了,江织很会抓,不仅不恶俗,还会勾得人心痒痒,她捂着眼睛看完了。

    突然,

    他又凑近了一些,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她睫毛扑闪的眼睛,声音像把抓人的钩子,他说:“我在梦里对你也做过那样的事。”他喉结滚了一下,耳朵红了。

    她听懂了。

    江织稍稍歪头,唇似有若无擦过她耳朵:“还觉得我是好人吗?”

    她想了想,还是点头。

    即便他怀疑她就是职业跑腿人,也从来不曾存过害她的心,他给了她最大的善意和包容,在她看来,他就是很好很好的人。

    江织笑了,笑得很开怀。

    她退开一点,想问他为什么笑。

    江织先开了口:“我才不是好人。”说完,他把身体压向她,唇落在了她手背上,像猫儿的舌头一样,舔了一下。

    “!”

    周徐纺是落荒而逃的,逃跑前,还不忘在桌子上留下一瓶被她捂热了的ad钙奶。

    江织一边喝着ad钙奶,一边想着薛宝怡那个狗头军师的话。

    “你长了这么张脸,别浪费啊,色诱啊,勾引啊,脱啊!!!!”

    下次要不要脱?

    江织陷入了思考,半晌后,他起来倒了杯冷水,一股脑灌进喉咙,舔了舔唇,还是热……

    毫无疑问,周徐纺又发烧了,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她身体里产生了抗体,只烧了一会儿就退了。

    群演的戏份拍得很顺利,一遍就过了,就是肖麟书的戏服脏了,被副导演说了两句。

    拍摄结束后,江织也不管别人的注目,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了周徐纺跟前。

    他说:“你的粉色卫衣很好看。”

    周徐纺刚演完群演,口罩帽子都没戴,她不喜欢被这样注目,不自觉地把头越压越低,小声地回了江织一句:“谢谢。”

    其实,她现在没有穿那件粉色卫衣,而是穿着很有年代感的戏服。

    江织又夸了一遍很漂亮,然后问她:“有没有男款?”

    ------题外话------

    ***

    后来,江织爱屋及乌,爱上了骚包粉。

    薛宝怡:蓝头发粉衣裳,你是要去坐台?

    江织:你眼瞎。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