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把她搞到手了!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江织又夸了一遍很漂亮,然后问她:“有没有男款?”

    她说不知道。

    他问:“哪里买的?”

    她老老实实回答:“网上。”

    “把链接发给我。”

    她立马点头:“哦。”

    她偷偷地想,江织穿粉色,一定是天下第一好看。

    然后江织出片场了。

    然后片场开始了各种八卦。

    “怎么回事?”

    “江导是不是看上那个群演了?”

    “他不是基佬吗?”

    “谁知道,双性也不一定啊。”

    “真有福气啊。”

    “福气什么呀,你没听说吗,江导不举。”

    “真的假的?!”

    “那还有假,要不是那方面不行,就江导那脾气、那身份地位,能当下面那个?”

    “长了那样一张脸,竟是个……啧啧,可惜了。”

    “管他举不举,能被江导看上那也走运,至少可以出道了,随便捧捧都能红。”

    “人长得怎么样?我都没看清过她的脸。”

    “我也没看真,总低着个头,穿得黑不溜秋的,像个女鬼。”

    女鬼周徐纺:“……”

    她听力太好了,真的,全部全部都听得到。

    说她像女鬼没关系,怎么可以说江织!

    她有点生气了,把头低得更低,怕眼睛变红了吓死她们。

    三五成群的,都在小声地议论纷纷,赵副导就出来发话了:“在这说没事,去了外面,嘴巴都给我闭紧了。”

    副导居然都说话了……

    这么一警告,吃瓜群众们更确定不是空穴来风了,于是乎,都朝周徐纺投去了好奇探究又尊敬友好的眼神。

    只有方理想,忧心忡忡啊。

    “纺啊。”

    “嗯?”周徐纺低着头,把脸藏起来。

    方理想拽她衣服,到边儿边儿上去,悄咪咪问她:“你是不是被江织搞到手了?”

    搞……

    话好糙。

    周徐纺嘀咕:“你别说搞。”小流氓才是搞,江织不是小流氓,江织是大好人。

    搞是重点吗?

    搞到手才是重点!

    方理想真的惊呆了:“你居然没否认!”她摆出生无可恋的表情,“完了,我们纺被外面的小妖精勾去了。”

    周徐纺一听,立马纠正:“江织不是小妖精。”

    方理想:“……”

    完了,被小妖精彻底迷惑了,彻底搞走了!

    先不纠结这个,还有个最重要的问题:“你跟我说说,他到底是不是基佬?”

    周徐纺看看四周,偷偷地说:“他不是的。”

    他喜欢她呢。

    方理想瞅向周徐纺,怎么回事,咋觉得她红着脸把头往领子里藏的小举动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有古怪啊。

    方理想继续打探:“他是不是基佬你验证过没?”

    周徐纺眼神茫然,没怎么懂。

    方理想勾勾手,凑过去,直接开了黄腔:“他那里对女人举得起来吗?”

    “……”

    理想好……色啊。

    周徐纺拿出口罩戴上,躲到一边去脸红。

    方理想摸着下巴,陷入了思考,这么纯,不知道要被外面的大灰狼怎么骗。

    下午还有两场戏,都是男女主的戏,江导临时改了戏,再次需要群众演员周徐纺的参与。

    中场休息有半个小时。

    江维尔去还赞助了,快两点了才来片场,方理想自从撞破了她和肖麟书的关系,便总帮她打掩护。

    远远,她便听到了肖麟书休息室里传出来的争吵声。

    “你凭什么管我的私事?”

    肖麟书脾气很好,很少这样发火。

    “我想帮——”

    “林双!”他冷着声音警告她,“别再多管闲事。”

    江维尔走近时,里面已经平息下来了,林双是红着眼跑出来的,看见了她,下意识扯了扯袖子,别开眼:“你来了。”

    “嗯。”江维尔目光掠过她的手臂。

    她自然而然地双手负到身后:“麟书在里面。”她笑了笑,“我让助理在外面帮你们看着。”

    “谢谢。”

    她说不用谢,转身走了。

    江维尔回头看了一眼,蹙了一下眉。

    林双当了十多年的经纪人,强势惯了,又是个骄傲的人,只是她对肖麟书有些小心过头了。

    她手臂上的伤,像是烟头烫的。

    江维尔收回目光,提裙进了肖麟书的休息室。

    里面,烟味儿很重。

    他又在偷偷抽烟,见她来了,有些慌地把烟头藏身后,无措地站着。

    江维尔好笑:“我都看到了,藏什么藏。”

    他便把烟掐了,再去抱她,不知道抽了多少,嗓音有点哑:“你怎么来了?”

    “来看你啊。”

    他抱着她,动作小心翼翼的:“饭呢,吃了吗?”

    江维尔窝在他怀里,仰着头:“还没。”

    他立马板了个脸:“你上个月刚胃痛过,怎么还胡来。”训了她两句,他转身去翻箱倒柜地给她找吃的,“只有巧克力,你先垫垫胃,我给你叫餐。”

    他剥开糖纸,喂到江维尔嘴边。

    她咬了一口:“麟书,林双她交男朋友了吗?”

    他低着头:“不清楚,怎么问起她了?”

    “随便问问,我看她也不小了。”她被喂着吃了几口巧克力,甜得她发腻,“不吃了,太甜。”

    肖麟书哄着她:“再吃一点。”

    她摇头。

    他把她吃剩的巧克力吃了,给助理拨了个电话:“帮我叫个餐,不要辣,不要蒜,要清淡一点。”

    末了,他特别嘱咐了一句:“不能放虾。”

    她胃不好。

    她不吃辣。

    她吃了虾会过敏。

    但她总是不顾着,总是得他记着。

    拍摄结束后,夕阳都快落山了。

    周徐纺收拾好背包,要回家,方理想蹦蹦跶跶过来,兴高采烈的样子。

    “徐纺,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周徐纺背好包,转过身去,表情认真地听着。

    “江导的新电影,我被选上了!”方理想激动地原地转了个圈,嗷嗷叫,“是!女!主!角!”

    周徐纺两只手竖起大拇指,不苟言笑地夸:“你好棒。”

    “……”

    这扑面而来的老干部气质。

    这姑娘怎么就不能跟同龄人一样蹦蹦跳跳呢。

    “徐纺。”

    门口,江织叫她。

    周徐纺向后歪头:“嗯?”

    江织双手插兜,依在门口,一副等人的做派:“我送你回去。”

    周徐纺想了三秒钟。

    “好。”她回头对方理想说,“理想,再见。”

    说完,她双脚同时离地,蹦了几下,到了江织身边,蹦完像是觉得不妥,她又把自己缩起来,脸藏到大大的羽绒服里,走得规规矩矩。

    方理想揉揉眼睛,她刚刚是不是眼花了,她居然看见周徐纺那个老干部蹦蹦跳跳了。

    江织完全没打算偷偷摸摸,堂而皇之地把人领进了他那辆骚包的跑车里。

    阿晚开车,老实当个‘哑巴’,绝对不打扰雇主泡妞,而且特别懂事地故意开得非常慢,简直以龟速在挪动。

    看,他是多么善解人意的人啊!

    周徐纺从坐进车里,就没开口说话,坐得很端正,目不斜视,坐姿像个认真听课的小学生。

    不像江织,没骨头似的,半靠半躺,一双大长腿无处安放,便懒懒搭着。

    “怎么不说话?”江织在看她,从上车到现在,满眼都是她。

    周徐纺转过头去,眨巴眼。

    要说什么?

    手指揪着手指,她掌心都出汗了。

    这副等着被教导主任训话的样子惹得江织很心痒,想逗逗她,算了,怕把人逗跑了。

    他换了个姿势,依旧没骨头地窝着,只是往她那边凑了,眼角袭了红,加之皮肤又白,三四分病态在脸上,娇得很,瞧人的时候总有几分楚楚惹人的意味。

    他问她:“你一个人住吗?”

    周徐纺答:“嗯。”

    不经意似的,眼勾着她,他又问:“家人呢?”

    她不假思索:“没有家人。”

    如果没有家人,她是怎么长大的?

    本来想探探她的底,才问了两句,江织就问不下去了,听着心疼。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