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护夫狂魔的吃醋日常(二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回去的路上,雇主吩咐,开慢些。

    阿晚把跑车再次开成了龟速,第六次扭头看后面的雇主:“老板,您看什么呢?”

    江织懒得回答他,目光一直落在车窗外。

    阿晚估摸着:“您是在找那个z吗?”

    江织瞧完车水马龙的路上,又往高处瞧。

    阿晚觉得雇主大人魔障了,反正他才不觉得那个淫贼就是心地善良高风亮节的周小姐。

    他忍不住叨叨了句:“又不是三头六臂,还能飞檐走壁不成。”

    肯定是那些人夸张了,都是九年义务,他才不认为那个z能有什么通天的本领。

    冬天的夜幕来得快,街上霓虹处处,万家灯火都在阑珊里,帝都大厦四起,座座高耸入云,相连着远处的天边。

    今晚看不到星星,浓云遮了月光。

    周徐纺便穿梭于高楼间,从一栋跳到另一栋,她眼睛都不眨一下,漆黑的夜下,她快速奔跑,像头矫捷的猎豹。

    只是……

    天突然开始下冰雹了,砸得她脸疼。

    行到红绿灯路口,江织突然道:“找个暖和的店歇歇,等冰雹停了再回去。”

    前头的傻大个有点慢半拍:“啊?”

    江织开窗,接了冰雹在手里捻着,道:“停车,我累了。”

    “哦。”

    阿晚找了家高档的茶轩,那地方有点偏,他来过好几次,帝都权贵们去的地方,他都载雇主大人去过,熟门熟路。

    兴许是因为冰雹来的急,茶轩里人满为患,独立的包厢没有了,阿晚就在外面要了僻静的地段。

    可还是挡不住雇主大人四处灿烂的桃花运。

    “江织?”

    是明家的四小姐,穿着一身招人的烈焰红裙,像只熟透了的小辣椒。

    江织眼皮都没抬一下。

    明赛英是个大胆又主动的,尤其是对江织,有使不完的劲儿:“你这头发哪做的?”这小痞子们偏爱的雾面蓝染在江织头上,妖气又好看,更像个招人疼爱的小妖精了。

    江小妖精不理人。

    明赛英也不气,笑得明媚:“小气什么,怕我跟你做同款啊。”

    江小妖精仍当她是空气。

    明赛英身边的年轻男人看不过去,拉了拉明赛英,不耐烦又不敢发脾气,掐着声儿催促:“走了,姐。”

    这年轻男人烫了一头渣男锡纸烫,模样生得凶,像个俊气的小流氓。他是明赛英的胞弟,明家老六,明阳花,帝都人称一声花少。

    可明大少爷讨厌这般不英武的称呼,只准人叫明少,不过,私下里大家都偷偷喊他小花。

    明赛英甩开他:“边儿上等着。”

    明阳花哼了一声,甩手便走了,他最见不得他这男人婆姐姐见了江织就走不动路的样子。

    “江织,”走不动路的明赛英正笑得明眸善睐,“拼个桌咯。”

    江织终于舍得开口了:“不行。”

    人好看。

    声音也好听。

    明赛英心那个痒啊:“我就坐坐,喝完东西立马走。”她可是要追美人的,好不容易碰上,哪能就这么走了。

    江织话都不同她说,面露不耐,叫了一句阿晚,做了个摆手的动作。

    阿晚会意,刚要上前拖人,明赛英就往后一撤,不巧撞上了送茶的服务员,她身子失重,朝江织扑了过去。

    结结实实地,她趴在了江织的腿上。

    江织一张美人脸迅速冷下去,嫌恶得身体都僵了一下。

    “明赛英。”声音含混,咬着字,他漂亮的眼睛里已经是吓人的模样。

    偏生——

    明赛英觉得他生起气来的样子攻气十足,又禁又欲,硬是愣了一下:“啊?”

    他拽着腿上的大衣衣角,狠狠扯开:“起开。”

    江织平生最讨厌女人和玫瑰。

    明赛英自然知道,忙不迭爬起来,破天荒地红了厚脸皮,十分无辜地说:“我真不是故意的。”

    江织抬眼看她,含了怒,目光逼人。

    这是动怒了!明赛英摸摸鼻子:“你身子娇贵,别生气。”气坏了她得心疼,“我自己滚。”

    说完,她识趣地滚了。

    茶轩外头,一双眼珠子死死盯着玻璃里头。

    碰到了……

    那个女人的手碰到了江织的腿,想把那只手扭下来。

    很想。

    周徐纺盯着女人那只手在出神,肩上突然被人一撞,鼻梁上的眼镜掉地上了。

    “对不起啊,撞没撞到?”道歉的语调有点浪荡不正经。

    周徐纺抬头。

    “你你你你……”

    男人吓得一头锡纸烫都竖起来了,‘你’了半天,白着张娇生惯养的脸,抖着声问:“你是人是鬼?”

    对方一身黑,帽子口罩戴得严实,只露出一双嫣红的眼睛。

    她压着声音,目光森森:“是鬼。”

    明阳花眼睛一翻,晕过去了,四脚朝天躺在地上。

    这下,周徐纺也愣在原地了。

    如果江织看到她这个样子,是不是也会如此,会怕她、厌她。

    冰雹砸在脸上,她觉得很疼,眼睛越来越红,她就把眼镜戴上,蹲下,把人拎起来,扔进了路边一只很大的垃圾桶里,然后听到茶轩里那个红裙子女人焦急暴躁地在喊人。

    周徐纺觉得冰雹砸得不那么疼了。

    茶轩的走廊上,风铃随风轻响,夹杂着轮椅滚动地板的声音。

    门槛到底有些高了,轮椅行不过。

    轮椅上的男人拄了拐杖起身,只是身后的人不耐烦了:“让一下。”

    他回了头。

    是一张清俊的脸,眼里眸光微动。

    冤家路窄啊。

    骆青和抱着手站着后面,嘴角噙笑:“你挡我路了。”

    他一言不发地让开,只拄了一根拐杖,支撑着假肢,一瘸一拐地到了一边,只是几步路,他额头便沁出了汗。

    骆青和迈过了门槛,走了几步回了头,嘴上还是那般漫不经心的笑:“还有闲情逸致来这喝茶,看来表叔您在电台过得很惬意啊。”

    周清让不言,目光冷冷清清,低着头将轮椅拉到一旁。

    骆青和拢了拢身上的大衣:“既然腿都瘸了,就安分一些吧。”

    说完,她踩着高跟鞋,闲庭信步般,大衣下的裙摆撩动,步步生莲,只是到了拐角,被人截了路。

    她抬头,笑意收了:“陆二小姐,有何贵干?”

    对方年轻,却气场极强:“骆青和,”她稍作停顿,目光越发凌人,“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

    陆家老二,陆声。

    她二十出头,模样英气灵秀,只是一身硬骨,少有人不惧她。

    ------题外话------

    ***

    明小花:鬼啊!

    江织:你才是鬼!你全家都是鬼!

    ps:顾总裁:今天依旧是四千字,请再次叫我顾四千!

    明老四明老六前面都出现过,忘了就去翻~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