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我们交往吧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翌日,天微微晴。

    冬日初阳微暖,从窗缝里漏进来,洒了一地跳跃的斑驳,床上的人儿被阳光晃了眼,皱了皱眉,睫毛抖几下,掀开。

    屋顶的吊灯真好看呀。

    周徐纺揉揉眼睛,刚睡醒,还有点呆滞,盯着屋顶吊灯瞧了许久,眨巴一下眼,随后猛然坐起来。

    这不是家里……

    她的第一反应是双手握拳,挡在胸前,然后警觉地环顾四周——

    原本眼里的戒备全部卸下,她看见了江织,趴在他床边的江织。

    他还在睡着,头发是乱的,东倒西歪地还翘了两绺,身上的衣裳薄,衣领滑到了一边,里头的锁骨若隐若现,太阳一照,瓷白瓷白的。

    他睡相不好,两条腿又太长,大咧咧地伸着。

    窗外透进来的斑驳刚好跳到了他脸上,唇红肤白,他这般闭着眼、不说话的模样,倒像一幅美人画,平日里那双不贪风月的桃花眼藏在柔软乖巧的睫毛下面,落几片影子,真一点公子气都没了,像个温顺的少年。

    她鬼使神差地就把手伸过去了,想碰一碰他。

    江织突然睁开了眼,她动作僵住。

    他眼里哪有半分睡意,全是欢喜得意的笑:“要干嘛?”手撑着床,他朝她凑过去,桃花眼三千有潋滟清光,“是不是要摸我?”

    周徐纺往后挪:“不是!”

    她说得特别大声。

    虚张声势啊虚张声势。

    不逗她了,江织站起来,没管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先碰了碰她的脸,又碰了碰她额头:“不烧了。”

    等他后退坐回去,憋气很久的周徐纺才悄悄换了一口气。

    “昨天的事还记得多少?”

    昨天的事……

    一桩桩一幕幕迅速涌进周徐纺脑子里。

    好烦啊,她记忆力也很好,不知道是常人多少倍。

    有点心虚,她垂下脑袋,顶着与江织同款的鸟窝头,小声地‘招供认罪’:“我拔了树。”

    江织靠着椅子背,右腿搭着左腿,嗯了一声,等她的下文。

    周徐纺继续‘招供认罪’,态度很老实:“我们还去了警局。”

    江织哼哼:“还有呢?”

    头埋更低了,声音更虚了:“……记不清了。”还记得她咬了他,咬了好久。

    她偷偷看了一眼江织的脖子,好多咬痕……

    她懊恼地揪了一下衣服,面红耳赤挠手心,江织会不会以为她是**女魔……

    “那你记不记得你吻了我?”

    她破音了:“我没有,是你——”

    江织笑了:“都记得啊。”

    “……”

    她突然觉得,江织有一点点小坏,就一点点。

    他寻着她的眼瞧,目光灼灼:“那是不是得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能把一棵几百斤的树连根拔起?”

    为什么?

    其实确切来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记忆停留在那个人体基因实验室,抽了很多血、吃了很多药、做了很多辐射实验之后,她就成这样了,在那之前她便不记得了,只知道好多人说她是怪物,好多人说她是基因医学的传奇。

    她不再看江织的眼睛了:“我力气大。”

    江织语气寻常,不像质问,闲聊般:“酒呢?谁给你喝的酒?”

    “我自己买的。”

    她耳尖红了。

    这姑娘应该是不太会撒谎,心慌和心虚全写脸上了。

    江织也不揭穿她:“你昨晚还发烧了。”前后不到五分钟,从四十多度降到了二十多度,反常得很。

    周徐纺垂下脑袋,抠着手指,不知道怎么解释好。

    她最近总喜欢发烧,以前没有出现过这个情况,她也还没弄明白是为什么。

    “周徐纺。”

    她立马坐直了。

    还是什么都不肯说,让江织有种随时会被丢弃的无力感,他往前靠近,手肘抵在床边:“我们是什么关系?”

    她懵懵地又问回去:“什么关系?”

    江织拉了拉衣领,露出锁骨与肩:“这是谁咬的?”

    那几处咬痕红里带着紫,他皮肤又白皙,特别显眼。

    她想把自己的牙都捏碎:“……是我。”

    他理直气壮般,控诉她:“你还摸了我。”语气强势,只是眼里一直有得意的欢愉,还特别强调了一下地点和时间,“在包厢,很久。”

    哑口无言的周徐纺:“……”

    是他带着她的手放进他衣服里去的,她就只摸了腹肌……

    “亲也亲了,摸也摸了,你不得负责?”所以,他的目的是,“我们交往吧。”不坦诚没关系,先把人搞到手再说。

    她突然沉默不语了。

    江织还不知道,她的眼睛会变成红色,她自愈能力是人类的八十多倍,她是双栖生物,她咬合力不亚于野兽。

    江织还不知道,她吓晕过好多人,好多人想杀她,所以,她想买个岛,躲在水里生活。

    江织也不知道,她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啊,想带他去月亮湾,想把她最爱的灯、最喜欢的棉花糖和牛奶都送给他。

    理想说,江织怕冷、怕水,每到了冬天就要用药养着。

    江织有三个很好的发小,有最疼爱他的祖母,有一个专门给他治痼疾的实验室。

    “不好。”

    她说,不好。

    他气恼了,眼角都红了,气得一直咳嗽:“周徐纺……咳咳咳……你又拒绝我!”

    她眼睛酸,低头不看他了,喉咙涩,也不说话了。

    江织真被她气着了,咳得脸色很不好:“嘴巴这么硬,我昨天就该办了你!”说完不理她了,气冲冲地出了房间。

    周徐纺坐着,眼眶发热。

    一会儿后,门外咣咣铛铛地响,她爬起来,开了门才看见江织放在门口的毛巾和牙刷,她的外套昨夜被牛奶弄脏了,门口的柜子上放了一件男士的卫衣,是她最喜欢的粉色。

    周徐纺认得的人不多,两只手都能数过来,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但她确定,江织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最好的人。

    她洗漱好了出来,江织还背着她坐在阳台的懒人沙发上,不回头看她。

    “我回家了。”

    江织哼了一声,不肯跟她说话。

    她说:“再见。”

    站了一会儿,她往玄关走,还没到门口,江织喊住她:“回来。”

    她就又走回去了。

    江织还是不回头看她,就给她一个后脑勺:“把桌上的早饭带走,你不吃就扔掉!”

    语气还是很生气。

    但周徐纺知道,他舍不得她饿着。

    她把早饭带走了,出了江织家的门,在门口吃完了再走,走出小区的时候,她眼睛是红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