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徐纺英雄救美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叩、叩、叩。

    敲门声响了三下,门内却毫无反应。

    骆青和站在门口:“是我。”

    她开了口之后,门内才有人出声,不是很耐烦:“什么事?”

    门开了,骆常德衣衫不整,脖颈与胸膛上全是女人指甲留下的抓痕。

    骆青和脸色顿时冷了,与秘书进了屋,用力甩上门:“你还问我什么事,骆常德,你也不看看你做的好事。”

    骆常德不过五十出头,眼睛浮肿,看着显老,因为身体缺陷,这些年更加不知收敛地折腾。

    他嗤了一声:“不就是个女人。”

    不就是个女人?

    哼,不就是个女人把他弄得断子绝孙。

    骆青和朝房间里头扫了一圈,地上扔了支钢笔,笔尖有血,床上的女人躺着不动,双腿岔着,下·体还在流血。

    骆常德二十多年前被人废了那里,在那之后,他就喜欢这么搞别人。

    “你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她眼里全是鄙夷与不屑,毫不掩饰。

    骆常德最见不得她这盛气凌人的样子,阴着一双浑浊的眼睛:“谁教的你这么目无尊长?”

    到底是曾经的骆家当家,即便这些年荒唐度日,这一身狠劲儿也不减几分。

    骆青和冷笑:“我妈死了,你说谁教的?”

    “你——”

    她厌恶至极,一句都不想听:“你在外面怎么搞我都不管,可在我眼皮子底下、在骆氏的波及范围之内,你最好给我收敛一点,现在的骆家是我在做主。”

    骆常德嗤笑,不知道听没听进去,从床头抽了一张纸,包着钢笔擦了擦,扔进了垃圾桶里,他背稍微有些佝偻,头发黑白掺半,身材精瘦,低着头把衬衫塞进皮带里:“把这里、还有这个女人都处理干净。”

    新人宣誓结束,游轮的顶层放起了烟火。

    空中千树万树开,一时亮如白昼。

    周徐纺穿着侍应的衣服,脸上的口罩很大,遮住了她半张脸,她扶了扶鼻梁上的特殊眼镜。

    “这里有监控吗?”

    霜降回:“婚礼受邀宾客不是公众人物就是商界贵胄,保密性很高,一二两层的客房都没有开监控。”

    周徐纺直接问:“江织在哪?”

    “他不在监控区。”

    就是说,他在一层或者二层。

    这里就是二层,周徐纺直接一间房一间房地找过去,刚到路尽头,浑身是血的女人突然从拐角里摔出来。

    她身上的礼服破烂,蜷在地上衣不蔽体,血顺着她的大腿流到地上。

    “救、救,”她朝周徐纺伸手,指甲里全是血,“救……我……”

    砰!

    砰!

    砰!

    漫天烟花炸开,在毫无星辰的冬夜里,璀璨得让人睁不开眼,一船人的热闹和狂欢,真是吵人安静。

    江织有些烦躁,往船尾走。

    手机里乔南楚的声音有点懒倦:“我去见过那个纵火犯了。”

    “改不改口?”

    “嘴巴硬着呢,怎么逼也还是那套说辞。”

    江织站在船尾,海浪溅得高,阴阴凉凉的水汽印在腿上,风将他一头雾蓝的短发吹乱,他随意抓了一把:“撬不开他的嘴,那就从他身边人下手。”

    乔南楚假设了一下:“或许他就是凶手呢?”

    江织凭栏站着,眼里有漫天烟花和一望无际的海:“当年那场火骆家死了两个人,这都没判死刑,说得过去?”

    海风很大,脚步声毫无声响。

    乔南楚对骆家那场火灾不置一词,只问江织:“这件事,你真要管?”

    他回答得云淡风轻:“嗯。”

    电话里有打火机的声音,乔南楚点了一支烟:“还惦记着骆家那个孩子?”

    江织不再是轻描淡写了,他语气忽然郑重:“我已经有周徐纺了,这话以后不要讲。”

    乔南楚笑:“那为什么?”

    “我看骆家不顺眼。”

    这时,

    一只手从身后,慢慢伸出。

    耳边烟花声声巨响,将所有声响都掩盖,江织毫无察觉:“那个案子——”

    背后伸来的手用力一推——

    他毫无防备,身体翻过围栏,栽向大海。

    咣!

    手机落在了甲板上,随后,是水花溅起的声音。

    “江织。”

    “江织!”

    乔南楚在电话里大喊。

    那只手手掌宽厚,手背有几条抓痕,戴了手表,捡起手机后用力一掷,砸入深海。

    这个时候,周徐纺刚驮着女人到了工作人员更衣的房间,耳麦里就传来了霜降发的警报。

    “徐纺!”

    周徐纺应了一声,打开柜子,把背上的女人放进去。

    “江织的手机突然断了。”

    她动作僵了一下,睫毛颤动,片刻失魂之后,迅速扯了件外套扔给那个女人:“这里很安全,等船停了再叫人。”

    嘱咐完,一个眨眼的功夫,就已经不见人影了,只有门咣得响了一声。

    女人捂着嘴,瑟瑟发抖地关上了柜子门。

    客房门前的地毯被掀起,像一阵风刮过,灯下捕捉不到完整的轮廓,只有阴影一晃而过,是奔跑着的周徐纺。

    “霜降,帮我排查一下江织可能在的地方。”

    “好。”

    十几秒之后。

    霜降道:“一楼船尾,或者二楼观景区。”

    周徐纺的速度和弹跳力是人类的三十三倍,从二层到一楼船尾,不过转瞬的时间,她顾不上被人察觉,一脚踹开了楼梯口的门,因为力气用得太大,整个船身都微微晃动了一下。

    甲板上空无一人。

    周徐纺额头已经出汗了:“他不在这。”

    她有很不好的预感。

    她找了一圈,没发现异常,正要离开,霜降又发了一声警报:“刑事情报科入侵了游轮顶层上的监控,乔南楚发了一条求救消息。”霜降停顿片刻,“徐纺,江织可能出事了。”

    只要人在船上,薛宝怡一定能第一时间营救,除非……

    周徐纺转身,走向船尾,把耳麦摘下之前,她只说了一句话:“帮我盯着船上。”

    “徐纺——”

    连线断了,周徐纺扔了耳麦,纵身一跃,跳进了海里。

    那年,也是寒冬,天儿特别冷,骆家别墅外的泳池都结了一层薄薄的冰,突然,冰破了,水花溅了起来,泳池里有人在扑腾。

    花棚里忙活的下人们闻声跑来,围在泳池旁瞧热闹。

    “怎么了,这是?”

    “喏,落水了。”

    “那不是骆三吗?”

    “是啊。”

    “他冲撞了二小姐,被罚下去洗泳池。”

    “傻子就是傻子,都不知道要抽干水。”

    “……”

    或在议论,或在沉默,就是没有一个人下去救人,因为骆家高高在上的二小姐说了,泳池不洗干净,不准上来。

    这时,又是扑通一声。

    不知是谁下了水。

    等人捞起来,才知道那是来骆家做客的江小公子。

    也不知是哪儿出了岔子,这位尊贵的小公子并不会游泳,却偏偏跳了水,那日天凉,池水又冰冷刺骨,江小公子身子差、体质弱,喝了不少水。

    冰水入肺,江家小公子因此大病了一场,去了半条命,就是那次之后,江小公子落了个怕水的毛病。

    乔南楚问过他,不会游泳下去做什么。

    他说:“我不落水,就不会有人下水救人。”

    后来,江家小公子每次来骆家做客,骆家那个傻子就会躲在屋子后面,偷偷地看他,若是被发现了,他就会把折了很久的小星星塞给他。

    那个傻子他不会说话,只会对着江织傻笑,只会偷偷把他藏的各种‘宝贝’都埋在花棚的树下,等江织来了,他就去挖出来,全部给江织,有糖果、有漂亮的石头、有纸折的小星星,甚至还有包得严严实实的白面馒头。

    那时候,骆家那个小傻子以为,馒头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海风一刻都不停,吹得人耳膜痛,烟花还在炸,光影斑驳倒映在海面,忽明忽暗的,只能看见瘦弱的人影从水里冒起来。

    她背着一个人,从水光里走出来。

    ------题外话------

    **

    江织:“纺宝,今天520。”

    “哦。”周徐纺立马连线了温白杨,“还有土鸡蛋吗?我要一车。”

    江织:“……”

    ps:22号上架,养文的妹子快回来~

    另外,我弄好大神说了,可以回复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