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阿纺哄江织的三十六计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孙副院让人去请了外科的一把手,吴医生。

    一把手从当上主刀医生到现在,有三十几个年头了,还没治过这么小的伤口,心情哔了狗。

    不过他不敢有怨言啊,毕竟他的工资还是江家发的,也没好意思让护士来,亲自给病人清洗包扎伤口。

    “严不严重?”

    江织眼睛扎周徐纺的脸上了。

    吴医生被他盯得有点手抖:“只是皮外伤。”

    江织也不回病床上躺着,搬了个椅子挨着周徐纺坐,自己还输着液呢,他也不管手背上的针头,在给小姑娘拍背,也不知道哄个什么劲儿。

    他又问:“会不会留疤?”

    “……”

    江小公子对皮外伤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吴医生耐着性子解释:“不会留疤,只是一道很小很小的口子。”消完毒,擦药,再贴上纱布,前后就三分钟,“好了。”

    江织把扎在人家姑娘脸上的目光分出来一点儿,扫了吴医生一眼:“这就好了?”

    不然呢?

    “药都不开?”他眼神厉了,有不满。

    吴医生后颈有点发寒,摸了一把:“不用开药啊。”真的只是很小很小很小的伤口……

    江织直接无视他:“孙副院,给我换个医生过来。”

    外科一把手:“……”

    孙副院:“……”不知道怎么说好,看了一眼那受伤的小姑娘。

    小姑娘是个好说话的。

    她说:“不用了,等医生过来,伤口自己都长好了。”

    说得真有道理。

    吴医生和孙副院都点头,表示苟同。

    江织这才发话:“你们出去。”

    “有事您再叫我。”孙副院带着他的一把手赶紧溜了。

    “你也出去。”

    阿晚:“哦。”

    阿晚也出去了,把病房的门关好,然后思考了三秒,还是把耳朵贴在了门上,医院隔音一般,他听见了周小姐的声音。

    “你是不是生气了?”周徐纺觉得他生气了,他表情很严厉。

    江织从椅子上起来,推着他的输液架,去了病床,他躺下:“谁让你给我挡了?”

    语气像训斥。

    嗯,真生气了。

    不过周徐纺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生气:“我们是好朋友。”她说得理所当然,说得郑重其事,“为了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惜。”

    这一句,是她从江织的电影里学来的。

    周徐纺觉得非常对,不愧是江织拍的!

    江织:“……”

    他更气了!

    哄不好的那种。

    周徐纺的情商,低到了没救的程度,他不想跟她说话了。

    “江织。”

    江织不答应。

    周徐纺有点急了,碎步上前:“江织。”

    她小声地喊他,跟讨好一样。

    她也不会讨好人,跟哄小孩子一样,拿了零食到他面前,双手捧着:“果冻吃吗?”

    不吃。

    “棉花糖呢?”

    不吃!

    江织就那么看着她。

    意思很明白,他要哄。

    周徐纺歪着头,不知道怎么搞,这时候,外头下起了冰粒子,打在窗户上滴滴答答的响。

    她把零食放下:“你冷不冷啊,江织?”她去拿了一张暖宝宝过来,蹲在趴在病床上,像一颗黑色的蘑菇,“你冷的话,我给你贴暖宝宝。”

    怎么可以这么萌。

    她还不自知,说话一本正经,看人也严肃认真。

    江织被她这点幼稚园水平的哄人手段弄得心都要化了,也舍不得训她了,这个不娇气的小姑娘,这个习惯用后背去帮人挡玻璃的小姑娘,以后要慢慢教,教她多在意自己一点。

    还好,他这个人够坏,他家这小姑娘,心太善了点。

    他背过身去,掀开被子,把后背露给她:“给我贴腰上。”

    “好。”

    一张暖宝宝,她就把江织哄好了。

    周徐纺觉得江织是世界上脾气最好的人,林大壮先生居然还诬赖江织,说他脾气不好,林大壮先生有点过分。

    门口,林大壮:“……”

    轰隆!

    后半夜,突然电闪雷鸣。

    肖麟书刚把江维尔放到床上,她就惊醒了,睁开了眼,因为哭了很久,眼睛还是红肿的。

    她哑着嗓子喊他:“麟书。”

    肖麟书把她放进被子里,捂好:“嗯。”

    “刚刚做了个梦。”

    “梦见了什么?”

    她眼睛涩涩的,有点不舒服,揉了揉:“梦见了第一次见你的时候。”

    那天是她的生日。

    肖麟书拿开她的手,用毛巾湿了水,轻轻给她擦眼睛,他说,声音平淡又温和:“那天也是我妹妹的生日。”

    这是第一次,肖麟书说起他的妹妹。

    他眼睛里全部灯光都融进去,细细碎碎的影子很温柔:“她比我小了十五岁,长得像我妈妈,是个很漂亮的孩子,也很乖巧,医院的护士和医生都喜欢她。”

    他说医院。

    他的妹妹生病了。

    江维尔坐起来:“她现在在哪?”肖麟书从来没有跟她讲过他的家庭,她每次问起,他都直说,他没有家人。

    他不提,她怕戳他伤口,也不问。

    他把毛巾放下,浸了热水,又拧干给她擦手,语气出奇地平静,他说:“我妹妹她去世了。”

    江维尔呆愣住。

    “我们第二次见面的那天,是她下葬的日子。”

    他妹妹去世的时候,还不到十一岁,他父母不在,自己一个人办了葬礼,没有亲朋好友,他喝了几杯酒,就去开工了。

    他以为那会是他最后一部作品,拍完了就退圈,可她出现了,带着满身的光,闯了进来。

    江维尔想起了那天,他们在跆拳道馆见面的时候,那时候她想,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矛盾的人呢,分明对谁都温柔和善,偏偏眼睛里很悲伤,像对世界绝望了。

    原来,那天他的妹妹下葬。

    “是不是因为……”她问不出口。

    肖麟书点头了,知道她要问什么。

    “我妹妹心脏不好,要在医院养着。”他笑了笑,自嘲,“她命不好,摊上了我这个没有用的哥哥,我救不了她。”

    停顿了许久。

    他低着头,说:“靳松给的是救命钱。”

    絮絮叨叨,他说了很多,说得安静,平铺直叙,像在说别人的故事。

    那时候他也才刚成年,双亲遇险,一死一伤,他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母亲其实是救过来了的,只是还有病重的妹妹需要救治,她亲手拔了呼吸机。

    双亲逝世之后,所有的亲戚都将他置之门外,他还小,身上最值钱的,就是他那具还稚嫩的身体。

    靳松很狡猾,与他签了合约,给的钱和资源只能救命,不会让他有机会羽翼丰满,就这样拖了他八年。

    他把冷掉的毛巾放下,抓过她的手放进被子里:“我妹妹没有等到合适的心脏,去世之后,我本来是想解约的。”

    然后她出现了。

    十年为奴,前八年为了他的妹妹,后两年,为了他的私心。

    “靳松手里有视频,我怕你知道,”他还抓着她的手,用了很大了力道,“是我自私了。”

    她眼睛又红了,即便他说得这样心平气和,她也知道,这漫长的十年里,他过得的是什么日子。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不敢。”

    “为什么不敢?”

    他沉默了很久:“怕你嫌我脏。”

    她突然不说话了。

    “维尔。”

    她伸手,去解他衬衣的扣子。

    肖麟书按住她的手:“维尔。”

    “我看看。”

    他摇摇头:“伤都好了。”

    她不松手,继续扯他的扣子:“让我看看。”

    “不看了。”他声音低哑,像央求,“维尔,我身上很脏。”

    他把所有的自我厌弃,都写在眼睛里,明明晃晃的无力与痛恨,也都写在眼睛里。

    江维尔不管不顾,红着眼睛冲他喊:“我要看,我就要看。”

    他迟疑了一会儿。

    “好。”

    他就松开了手,由着她解开了衬衫的纽扣,锁骨以下,有很多痕迹,有些已经好了,有些还有疤痕,有的是烟头烫的,有的是鞭子抽的。

    怪不得,交往这两年,他从来不碰她。

    “这个是用什么弄的?”

    伤口在胸口,约摸五厘米长,江维尔手指覆在上面,轻轻摩挲着。

    肖麟书想了一会儿:“太久了,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

    多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把她眼泪都逼出来了,她凑过去,唇贴着那块伤疤:“不脏。”

    抬头看着肖麟书的眼睛,江维尔说:“你一点儿都不脏。”

    一字一字,珍而重之。

    他抱住她,还是示了弱:“维尔,我怕了……”

    次日,风雨交加。

    帝都的冬天,总是如此,严寒刺骨,今天的雨雪比往年更嚣张了些,下个没完没了。

    下午四点。

    靳松刚下电视台的访谈节目,秘书过来说:“副总,靳董他去见了薛家人。”

    他那个哥哥啊,是真想搞死他。

    靳松边走,边整理西装的袖口:“薛家哪位?”

    秘书回:“薛三爷。”

    薛家那位中医?

    靳家和薛家以前并没有什么接触,正是靳氏内乱的风口浪尖上,靳磊不可能做无谓的事情,不知道在打什么算盘。

    “去查查那位薛三爷。”

    旁边的录影棚里,走出来两个人。

    “维尔,”是方理想,刚录完一档综艺节目,妆还没卸,“我这儿没什么事了,你脸色很不好,快回去歇着吧。”

    江维尔说:“不用。”

    一抬头,她看见了迎面走来的靳松。

    江维尔和靳松有过几面之缘,在一些上流酒会上。

    靳松走上前,西装革履,衣冠楚楚:“好久不见,江五小姐。”

    江维尔冷眼相视。

    他目光意味深长,对视了片刻,错身而过。

    “忘了问了,”他突然停下脚,讥笑一声,“麟书滋味不错吧,虽然被我用烂了,不过——”

    江维尔根本听不下去,也没有忍住脾气,拿起地上的灭火器,狠狠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方理想都傻了,根本来不及拉。

    顿时,头破血流。

    这才是真的江维尔,放肆又张扬。

    才五点多,外头的天就黑了,万家灯火与满街霓虹出来了,从高处往外看,满是人间烟火。

    江织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可能因为降温,他肺部的问题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养好,这两天一直咳得厉害,刚咳了点血,这会儿脸色难看,白得像纸。

    薛冰雪给他做了针灸:“昨天你二婶来过。”

    来查他的病。

    江织心不在焉:“嗯。”问阿晚,“几点了?”

    阿晚看了看时间,回答:“五点四十三。”

    从下午三点,就开始反复问时间。

    哦,下午三点,贴膜的周小姐走了,回家去洗漱,说六点回来。周小姐人一走,雇主的魂也不在了。

    阿晚觉得雇主大人这波症状有点过头,他觉得这可能是一种病,他以前看过一个泡菜剧,男主就是太喜欢女主了,然后就病了,跟个神经病一样,把女主关起来,日日夜夜都要在一起。阿晚觉得雇主大人也有发病的症状。

    薛冰雪还在说正事,板着脸,表情严肃:“秦世瑜也调过你的病历。”

    江织还是魂不在:“嗯。”

    “应该查不出什么,医院里都是你的人。”

    江织嗯了一声。

    全程魂不守舍。

    薛冰雪掀开他的衣服,戴了手套,按压他的心肺处:“疼不疼?”

    江织:“不疼。”

    “情况还好。”用听诊器听了一会儿,薛冰雪说:“再过几天应该就可以出院了。”

    “先住着。”

    暂时不想出院,出院了他家小姑娘哪会那么乖得天天来报道。

    江织又看阿晚:“几点了?”

    受不了!阿晚有点烦他了:“您刚刚问了!”

    江织冷面,满眼桃花结了冰:“几点了?”

    屈服于雇主大人的淫威之下的阿晚:“五点四十五。”

    江织心情有点不怎么愉悦了,盯着地上那双粉色的兔头拖鞋,她怎么还不来!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养出的臭毛病,一看不到她,他心里就毛毛的,有点发慌。他等不了了,拨了个电话过去,然而——

    她!没!接!

    “周小姐不接吗?”阿晚看他那张漂亮的皮囊上,寒气越积越重,就说,“可能不方便接电话,您发个微信试试。”

    江织把手机一扔,抓了一把雾蓝的头发,撕了一块暖宝宝,扔到垃圾桶里:“我为什么要发?”语气越来越恶劣,“爷还离不得她了是吧?”

    阿晚:“……”他说什么了吗?

    再说了,不就是离不得!

    江织哼了声,又撕了一张暖宝宝,全是周徐纺给他贴的,他一股脑扔进垃圾桶。

    然后,过了十秒——

    他拿起手机,给周徐纺发微信,一连发了五条语音。

    “周徐纺。”有点凶。

    “快六点了。”很凶!

    “你说六点回来。”语气又缓了。

    “你人呢?”语气柔和了。

    “在哪?”最后,乖了。

    阿晚:“……”

    他敢肯定,雇主大人跟那个泡菜剧男主一样,神经病!

    江织连发了五条语音,等了十几秒都没人回,一开始是恼周徐纺的,现在顾不上恼了,有点担心她。

    他又发了一条:“为什么还不回医院?”

    等了四五秒,没反应。

    他语气急了:“你回我一句。”

    终于,周徐纺回了一句了:“我在外面。”

    江织问:“你在外面做什么?”

    又问:“又去打工了?”

    周徐纺打字,速度又慢,显示了很久的正在输入,才发过来简单的两个字:“有事。”

    简单得江织觉得她在敷衍。

    江织:“什么事?”

    周徐纺:“。”

    江织:“周徐纺。”

    周徐纺:“。”

    江织:……

    聊不下去了!

    这么不听话,想把她逮过来,叼一口!

    咣的一下,他把手机扔桌子上了,把身上周徐纺贴的暖宝宝全部撕了扔掉,从病床上起来:“我要出去一趟。”

    薛冰雪把手套取下,哼了他一声:“你刚刚还说要多住几天。”

    “去抓人。”

    江织刚拔了针头,放在柜子上的手机响了,他以为周徐纺,眼神明媚了,立马拿起来,一看来电,脸又阴了。

    “什么事?”

    电话那边说了一会儿。

    江织问:“老太太那边什么态度?”

    是江家老宅打过来的电话。

    “你看着点。”江织挂了电话,对薛冰雪说,“我姑在警局。”

    薛冰雪一听就急了:“维尔出什么事儿了?”

    “她把靳松打了,那畜生现在要告她。”江织接了阿晚递过来的外套,“而且我家老太太发话了,谁也不准去捞人。”

    江老夫人在等,等肖麟书去低头。

    傍晚,雨歇了。

    警局外的路灯下,人影斜长,刚下过雨,水汽很重,空气雾蒙蒙的,灯光穿过朦胧,像江南烟雨。

    “你要怎样才肯撤诉?”

    灯下,肖麟书眼覆寒霜。

    靳松笑着看他,模样算好,只是眼神三分轻挑,七分阴鸷:“真喜欢她啊?”

    “跟你无关。”

    靳松笑意更大了,眼角有轻微的细纹:“你当初不是说,你只是喜欢她江家老五的身份吗?”

    肖麟书不言,目光冷若冰霜。

    靳松这才敛去了笑,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雪茄,点上:“你也跟了我这么多年,没有情分也有情面,听我一句,保你自己,江家那个老太太太厉害了,你不是她的对手。”

    “你冲着江家来的?”

    他把人送进局子,不止泄愤,还另有所图。

    靳松不否认,也毫不掩饰他眼神里鄙夷与不屑:“你看,这就是你和江维尔的差距,不用说帝都江家了,你连跟我谈判的资本都没有。”

    肖麟书怒目而视,眼里全是火光。

    当年十八岁的少年,翅膀已经长硬了呢,靳松抖了抖烟灰:“麟书,记住,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掐了雪茄,靳松走了。

    肖麟书在路灯下站了许久,拿出了手机:“江老夫人,是我,肖麟书。”

    靳松的秘书在对面的路上侯着,车停在路面,见人过来,他下了车。

    “副总。”秘书替他开了车门,“回公司吗?”

    靳松坐进车里:“帮我约一下薛三爷。”

    秘书已经发动了车,刚应答完,马路中间突然晃出来一个影子,他心下一惊,立马猛踩刹车。

    汽车骤停,靳松整个人往前倾。

    “你怎么开车的?”

    “副总,有人。”

    紧随着——

    地上有金属物的摩擦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刚入夜,万籁俱寂,声音显得各外瘆人。

    靳松朝车窗外看过去,就见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那人穿着一身黑,帽子大得几乎要遮住整张脸,只剩两个眼珠子,发着光。

    看不清男女,他手里拖着一根铁棍,从黑暗里走出来。

    靳松神经紧绷,声音不自觉地发颤:“你是什么人?”

    “下来。”

    声音清冷,是女人。

    “你——”

    她打断,:“我是黑无常。”声音冷冰冰的,毫无感情,她举起了手里的铁棍,“来索你命了。”

    ------题外话------

    **

    最近网站非常非常得不稳定,更了,却经常不显示出来,搞得更新时间乱得一塌糊涂,建议——早上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