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江织诱拐纺宝结婚生娃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月亮还藏在乌云里,阴风阵阵,吹得人毛骨悚然。

    藏在主驾驶里的大块头这时候探出一个脑袋来,畏手畏脚地东张西望了一番:“老板。”

    江织还盯着远处瞧,没理他。

    阿晚觉得有点阴森,抱紧自己,扒着方向盘把脑袋再伸出去一点,问他的雇主:“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江织站在风里,咳嗽着:“不相信。”

    阿晚觉得更冷了,更用力地抱紧自己:“我以前也不相信。”他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靳松那辆车,“就在刚刚那一刻,我相信了。”

    江织懒得跟他扯淡。

    阿晚越说越像那么回事,两指捏着,做了个横空飞过的动作,并配合音效:“咻——”他‘咻’了特别长,“的一声,人就出现了,像从天而降,我都没看清她拎着个人从哪里钻出来的。”

    他把自己都说动了,觉得不可思议啊。

    他猜测:“会不会是从土里冒出来的?”他有点肯定了,“老板,她可能真的是黑无常大人。”

    江织冷冰冰地扔给他两个字:“智障。”

    “……”

    你才智障!

    “老板,”照理说,雇主大人这时候心情不佳,他不应该再开口,但是,他忍不住,“黑无常大人真是那个跑腿人?”

    雇主大人完全当他是智障,不回答他的任何问题。

    没关系。

    他可以用他的聪明才智自己来推测:“那她一定不是贴膜的周小姐,周小姐才没那么暴力,周小姐温柔善良单纯可爱高风亮节——”

    江织坐进后座,咣地摔上车门:“把嘴巴闭上,开你车。”

    “哦。”

    阿晚嘴巴就闭了十几秒。

    “诶,三爷去哪了?”三爷走得太快,没看见这惊悚的一幕,不然可以问问三爷信不信世上有鬼,“他去警局了吗?真快啊,真是风一样的男子——”

    “吵死了。”

    “……那我不说了。”

    警局外的灯亮着,门口笔直站了一个人,在抽烟。

    薛冰雪从远处的路灯里走来。

    “肖先生。”

    肖麟书回头,见他过来,便掐了烟。

    空气里,烟草味很浓,不远处的垃圾桶里,扔了许多烟头,薛冰雪扫了一眼,目光收回:“维尔的母亲还在路上,先跟我谈谈?”

    肖麟书把掐灭了的香烟扔进垃圾桶里:“谈什么?”

    薛冰雪开门见山:“谈谈维尔。”

    二十分钟后,江家老太太也来了一趟警局。

    江维尔没有放出来,被拘留了,老太太的意思很明白,风波要起了,让她在里面避避,也沉沉心思,冷静冷静。

    江织去了一趟薛家,回医院已经九点了,远远便看见医院的大门口蹲了个人,黑漆漆的一团,耷拉着脑袋在玩地上的石子儿。

    是黑无常大人呢。

    江织下了车,走过去,站着看地上那一团:“蹲这儿干嘛?”

    她开头,露出一个并不怎么自然的笑来:“等你啊。”

    话说得好听。

    这姑娘,不会哄人,可有时候,呆呆愣愣的话,专戳人心窝子。

    江织蹲下,牵着她的手,把她拉起来,她这会儿乖巧,也不把手抽回去,让他带着走。

    她问:“不回病房吗?”

    江织没回她:“林晚晚,不用跟着了。”

    正亦步亦趋跟在后面的阿晚:“……哦。”他总觉得雇主大人要把周小姐牵去做坏事儿,好可惜哦,听不到墙角了,也不能时刻提点、督促雇主大人,只能向上苍祈求了,让雇主大人做个人吧。

    江织把人牵去了医院后面的公园,因为是晚上,公园里一个人也没有,只有风吹树叶的声音。

    夜晚气温很低,塘子里结了薄薄一层冰,路灯的光落在上面,像铺了一层光晕。

    “为什么到这里来?”

    江织按着她的肩,让她坐在一把木椅子上:“有话跟你说。”

    周徐纺抬头看着:“江织——”

    江织突然弯下腰来,喊了一声她的名字:“你知道吧,我很喜欢你。”

    “……”

    周徐纺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搞蒙了,她还以为他要审问她。

    “程度的话,”他拧着漂亮的眉毛,思考了一会儿,“我都怀疑我有病,有点离不得你。”

    应该不止有点。

    江织挨着她坐下,把她的手拉过去,捏在手里玩,语气很随意,有种认命之后的随心所欲了:“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以后会结婚,你会成为我的妻子。”

    结婚……妻子……

    周徐纺被惊得睫毛一抖一抖。

    他还是那个波澜不惊的语气,语速缓缓地同她说着:“不会有意外,你愿意,我们就顺理成章,你不愿意,我就死缠烂打。”

    “我们暂时不会有孩子,我不育,但如果你想要,我可以治,生多少都可以,我养得起。”

    周徐纺的脸已经开始升温了。

    “你怕人没关系,我可以跟你出去住,哪里都行,江家那帮子人,你想见就见,不想见我就帮你藏着。”

    他还说:“你喜欢钱,我可以都给你,要多少我给你赚多少。”

    语气不轻不重,像在叙述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只是听在周徐纺耳里,惊涛骇浪。

    他靠着椅子背,一只手摊开放到了她背后,缠着她一小撮头发,卷在手指上把玩:“我会活很久,现在还给不了你保证,但是你放心,祸害遗千年,我这么坏,一定比你活得久。”

    她眼睛酸酸的,吸吸鼻子。

    耳边,江织的声音特别温柔,一点也没有平日里矜贵桀骜:“你和别人不一样没关系,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坏事做多了,胆子也大了,你吓不死我。”

    “周徐纺,”

    她歪着头,认认真真地跟他对视,

    江织伸手,罩在她脑袋上,摸她的头,动作轻轻的:“好好想想,这样的江织,你要不要?”

    问完,他也没等她回答,只是把自己的话都撂下,把他的心思和态度都撕开来,明明白白地摊在她面前。

    “你若是不要,”他稍稍用力,揉了一把她的头发,弄得乱七八糟了才松手,“我就要对你耍手段了。”

    强取豪夺什么的,他也能玩。

    不过,对她,他能拐就拐,能哄就哄。他长这么大没这么喜欢过一个人,也没说过这么多肉麻兮兮的话,栽在她这里,他认了。

    他沉不住气了,怕这‘黑无常大人’再跑了。

    “我现在有点心急,不能慢慢来。”

    他的脸也很红,甚至脖子都羞出了一层淡淡的春色,漂亮的眸子里,全是情动,可他不管不顾,对她步步紧逼。

    “我们做不了好朋友,只能做情侣。”他低头,在她因为紧张而一直抖动的眼皮上亲了一下,“因为我太想要你了。”

    周徐纺的脸已经红成了一颗红富士。

    江织说完,站起来,把她耷拉着的脑袋也抬起来:“我给你考虑的时间不多,你要是答应跟我在一起,就来亲我一下,我不会等太久,你要是一直不来,我就去抓你。”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脸,“听明白了吗?”

    周徐纺慢半拍地点头。

    他家这个迟钝,估计还要点反应时间,江织也不再逼她,把她拉起来,掸掉她肩上刚刚落下的雪花。

    “下雪了。”

    很小的雪,被风吹着飘下来。

    “哦。”周徐纺整个人还在着火,脑子里全部都是江织的话,一遍一遍,撞来撞去,撞得她脑袋都快要炸出烟花来了。

    江织把她卫衣的帽子给她戴上,勒紧,不让风吹进她领子里:“冷吗?”

    “不冷。”

    她好热。

    她觉得她的兽血在沸腾。

    江织很满意她眼里波翻浪涌的样子,扬着嘴角笑:“我冷。”说完,他把手递过去,“牵着,给我暖暖。”

    “哦。”

    还在天翻地覆的冲击里飘飘忽忽的周徐纺傻愣愣地用两只手包住江织的手,就那么用她两只小手,以极其怪异别扭的姿势‘牵着’江织。

    阿晚见了,坚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雇主大人一定没做个人。

    回了病房,周徐纺就不敢看江织了,一看就眼睛泛潮、耳朵通红,像……像磕了兴奋剂。

    而且,她脚步也有点飘,给江织一种错觉,好像她随时都要飞蹿上天,跟月亮肩并肩。

    看她一愣一愣,江织帮她把外套脱下,挂在挂衣架上:“你脸怎么还这么红?”

    周徐纺捂脸:“我可能发烧了。”

    而且,症状好严重。

    她好想上蹿下跳,好想去大海里打滚撒泼,不知道为什么,好兴奋,好沸腾,好热血,好躁动,……

    江织让她坐下,一摸她脑袋,果然,又是高烧。

    “林晚晚,去叫医生过来。”

    阿晚:“哦。”

    江织怕她受凉,把空调开高了几度,又把外套给她穿回去:“你为什么总是发烧?”

    “我也不知道。”她把衣服推开,“不穿,好热。”

    “忍一下,不穿会受寒。”江织非给她穿上,还把拉链拉到顶,“你以前也这样?”

    周徐纺摇头。

    她以前身体很好的,很少生病,

    江织又问:“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她想了想。

    哦,是从他第一次亲她手心的时候开始的。

    她不好意思说,低头偷偷呼了一大口气,好像不那么热了,就又呼了一大口气,伸舌头呼气的样子,像只……狗。

    “我不在的时候,你也经常发烧?”

    周徐纺脑袋有点晕,脱口而出:“没有,都是你在的时候才发烧。”说完觉得不对,她就解释,“我不是赖你。”

    江织没有再问,看着小姑娘红彤彤的脸蛋,若有所思。

    “老板,医生来了。”

    阿晚领了个三十多少的男医生过来。

    江织虽有不满,也没说什么:“给她瞧瞧。”

    那男医生就拿了个体温计,叫周徐纺放到衣服里。

    周徐纺犹犹豫豫地没有动:“可以不量体温吗?”她的体温跟常人不一样,怕量出来吓坏人。

    “啊?”

    不量,怎么搞?

    男医生想了想,用手去碰病人脑门,想先大致估摸一下,可手还没伸到一半——

    “往哪碰呢?”

    这声音阴阳怪气的,瘆人。

    男医生抖了抖手,收回去,结巴了:“量量量体温啊。”

    当着他的面,摸他的人,当他死了吗?江织一个冷眼砸过去,站起来,把周徐纺牢牢挡在后面,完全不顾他世家公子的风度和贵气,凶神恶煞得好像只护崽的母狼:“走开,离她远点。”

    医生:“……”

    阿晚:“……”

    神经病啊!

    ‘神经病’江织把周徐纺的帽子都戴上,看都不想给人看一眼,他蹲下去,摸了一下她的脑门。

    嗯?

    他又摸了一下她的脑门:“你好像不烧了。”他回头,“你们俩出去。”

    医生:“……”

    阿晚:“……”

    神经病啊!

    阿晚把医生又领出去了,用很大力气把门摔上,然后对医生歉意一笑,伸手指了指病房,又指了指自己的脑子,摇摇头。

    医生秒懂,给了他一个同情的眼神。

    最后——

    医生走了,阿晚把耳朵贴在了门上。

    江织蹲在周徐纺面前,盯着她的脸仔仔细细地看,伸出手指,在她脸颊戳了一个窝出来:“你这个身体,是什么做的?”

    她脸上肉不多,但软软的,一戳一个小窝窝,一戳一团红通通。

    周徐纺被他弄得害羞,往后躲开,回答说:“血和肉。”说完,还一本正经地补充,“还有骨头。”

    江织笑了:“我想试试。”

    “什么?”

    他突然凑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她愣住。

    他又凑过去,再亲了一下。

    她脸爆红,然后是耳朵,是脖子……连手背也红了。

    她整个人都在发热,刚刚降下去的温度卷土重来,她正要伸出舌头像狗一样喘,一只冰冰凉的手覆在了她脑袋上。

    是江织的手:“我猜得没错,你体温上升不是发烧,是被我亲的。”

    “……”

    凌晨两点,江织睡着后。

    周徐纺轻手轻脚、悄咪咪地摸出病房,走到外面,挑了个没人没监控的地方,然后就开始上蹿下跳。

    她要跳到月亮上去打滚。

    夜里偶尔有行人路过,突然,小孩惊呼一声:“妈妈,妈妈,有外星人!”

    年轻的妇人笑着问:“哪呢?”

    那小孩仰着头看天上:“它跳到月亮上去了。”

    天上,一坨黑漆漆的东西,从东飞到西,又从西到东……反复很多次后,一头扎进了塘子里……

    翌日,小雪。

    冬至将至,天寒地冻。

    浮生居的侍应在前面领路:“三爷,里面请。”

    薛冰雪进了竹苑的雅间。

    里头,靳松在侯着,见人来了,起身站起来:“三爷喝茶还是酒?”他头上还缠着绷带,脸上也有几道伤口。

    薛冰雪落座:“茶。”他看了一眼时间,因为天生一张漂亮的娃娃脸,不显年龄,即便这样冷着脸,也看似无害,“我还有病人,只能待十分钟。”

    靳松亲自为他斟了一杯茶,眼下乌青,气色很差:“那我就不兜圈子了。”他开门见山,“听说三爷您和江家五小姐有青梅竹马之谊。”

    薛冰雪自然知道他今日相邀是打的什么算盘:“有什么条件,直说。”

    靳松放下茶壶:“薛家有个投资案,我很感兴趣。”

    这个投资案,薛家老爷子特别授权给了薛冰雪,是一个高投资的重点项目,老爷子偏心,故意把肥差给了心爱的小儿子,就是想替他立威揽权。

    不止靳松,他的兄长靳磊也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私下早就接触过薛冰雪。

    “不知道三爷有没有合作的意向?”

    薛冰雪端起茶杯,饮了一口:“尽快让她出来。”

    靳松举杯:“合作愉快。”

    江维尔下午就出来了。

    靳松撤了诉,不到半个小时,就有小道消息出来,说薛氏的新产品研发将与唐恒合作。

    众所周知,江家与薛家是世交,薛三爷的意思多半也是江老太太的意思,圈内便有了传闻,说江老太与靳家兄弟的仇怨已经冰释。

    江维尔到老宅时,江老夫人刚午休起,下人伺候着在洗漱。屋子里烧了碳火,噼里啪啦地响。

    老夫人含了一口温水漱口,吐在瓷杯里,目光只是略微一扫:“来了。”

    江维尔刚从警局回来,一身狼狈。

    “在里面呆了一天,”老夫人问,“脑子清醒了吗?”

    她眼圈里红血丝遍布,肤色偏白,气色很不好,只是语气依旧,坚定又固执:“除了分手,您要怎样都行。”

    “还糊涂着呢。”老夫人洗了洗手,擦净,“那没什么好说的了,以后你也不用进我江家的门,肖麟书的视频我会给你,母女一场,就当是我给你最后的体面。”

    江维尔当即跪下,红了眼:“母亲——”

    “不用叫我母亲了,我这个棒打鸳鸯的恶婆子当不起你的母亲,从今往后,你和我江家一点关系都没有。”顿了片刻,江老夫人沉声道,“阿桂,送客。”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