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跟媳妇一起去贴膜~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等着,现在就过去给你亲。”

    周徐纺:“。”

    又是句号。

    江织拿了外套,边往外走,边发语音:“不要句号。”

    “给我发表情包。”

    强迫症晚期患者周徐纺,发了个省略号过去。

    江织:……

    他家这个,撩不动。

    从江家老宅到八一大桥开车得一个多小时,阿晚开车是个求稳的,特别慢,江织嫌他开得慢,把他轰出了主驾驶。

    江织那车技,漂移似的。

    阿晚差点没吐出来。

    不过,他们来的很不是时候,老远就看见周徐纺的摊位前面,坐了个染了黄毛的青年,穿得很骚,耳朵上还戴了小黑钻,看着很社会啊。

    黄毛社会骚青年正好在撩周徐纺,脸上挂着自以为帅破苍穹的笑容:“能给个微信吗?下次还来你这儿贴膜。”

    就这级别,顶多是个青铜。

    然后,遇上了王者江织。

    他顶着一头雾面哑光的蓝毛,脚步慢慢悠悠:“行啊。”从高定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一条月白色的手绢,垫在椅子上,他坐下,桃花眼尾三分上挑,勾着人的魂,杀气里还透着一股子不贪风月的清贵,“直接找我,我给你贴。”

    黄毛社会青年愣了,老半天才开口,还结巴了:“你、你是谁啊?”怎么有点眼熟。

    他抬起手,敲了敲周徐纺贴膜的小桌子,腕上的手表磕到了桌子角,咣咣轻响,他说:“这个摊子的‘老板娘’。”

    “……”

    那块手表,值八位数。

    黄毛社会小青年灰溜溜地撤了。

    “你怎么来了?”周徐纺是很开心的,眼睛弯了。

    江织面不改色地撩:“来给你亲啊。”

    “……”

    周徐纺脸皮薄,生怕被人听见,东张西望,还没做贼就开始心虚。

    天还没黑,摆摊的人就不少了,贴膜的摊子旁边,是个炒粉的小摊,摊主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妈,悄咪咪瞅了江织很久了:“小周,你男朋友啊?”

    ‘小周’刚要解释的——

    ‘小周的男朋友’大长腿直接迈过了摊子,站到周徐纺身边:“你吃饭了没有?”

    周徐纺说没有。

    才四点多啊。

    “我给你带了。”江织让阿晚去车上把保温桶拿来,自己搬了个凳子坐周徐纺边儿上,“你先吃饭,摊子我帮你看。”

    阿晚:“……”那是他妈给他准备的晚饭!

    好气哦!

    最后,阿晚还是忍痛割爱地把他的便当给了周徐纺。

    周徐纺说谢谢,吃了一口排骨,问江织:“你会贴吗?”

    “这有什么难的。”

    十五分钟后,来了第一位客人。

    客人挑了钢化膜,二十块。

    江织像模像样地撕掉客人原来的手机膜,然后用小棉布蘸了点水擦干净,再把钢化膜贴上——

    “喂!”

    客人是个三四十岁的大汉,体格很彪悍,看着脾气不好。

    “你这人怎么贴的,满屏都是气泡!”

    “贴歪了!”

    “你到底会不会啊?!”

    江织:“……”

    要不是周徐纺在旁边,他得把这男的扔到后面的江里去。

    他掀了,重新贴。

    “又贴歪了!”

    “底下还有一个气泡。”

    “你这么刮,我手机都要刮坏了。”

    江织:“……”

    咣!

    手机一扔。

    对方闭嘴了。

    “刮坏了,爷赔你一车。”江织踹了一下小桌子,桃花眼一掀,冷嗖嗖的,“能闭嘴了?”

    客人:“……”

    这帝都,遍地都是爷。

    瞧这一身,瞧这气度……可能真是个爷,客人不说话了,看了看那满屏的空气泡,心里的草泥马奔腾着。

    周徐纺也看见气泡了:“我来贴。”

    江织还在用小铁片刮屏幕上的气泡,“你吃饭。”

    她迅速扒了几口:“我吃完了。”

    “你嫌弃我贴的不好?”说完,他用力一刮。

    手机膜上好大一条划痕。

    客人:“……”

    再刮下去,屏幕不知道还顶不顶得住。

    “那个,”客人从钱包里一张二十的,放在桌子上,“我不贴了。”然后捡起他满屏都是气泡和划痕的手机,走了。

    江织没管,把那二十块钱捧给周徐纺:“说,你是不是嫌弃我贴得不好?”他可不爽了,“我还给你赚钱了。”

    周徐纺说不是:“你手都冻红了。”

    心疼他啊。

    江织仰着头笑,把钱塞她口袋里,然后把冻红了的手递到她面前,今日阴天,他满眼都是光:“那你给我暖暖。”

    室外温度零下了,很冷。

    周徐纺扭头去拿放货的两个大箱子,埋头,翻箱倒柜,找出前几天卖剩的暖宝宝,撕开一片,贴在了江织的手臂上,再撕一片,贴在另外一边手臂,贴得左右对称、端端正正。

    江织:“……”

    然后周徐纺把江织的袖子放下来,整理好,再看他,发现:“你脸也冻红了。”

    脸总不能贴暖宝宝吧。

    江织把漂亮的脸蛋凑过去:“你给我捂一下就好了。”

    周徐纺呆呆看了他好几秒,然后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起身去三轮车里拿来那个只露眼睛的黄色头盔,立马给江织戴上:“这样风就吹不到了。”

    江织:“……”他喜欢上的,是个什么生物?

    阿晚摇头,不忍直视。

    旁边炒粉摊子的大妈也看不下去:“小周啊。”

    小周扭头:“嗯?”

    炒粉大妈问:“你男朋友是做什么的?”

    周徐纺跟骄傲的语气:“他是拍戏的。”哦,她反应过来,红着小脸解释,“他不是我男朋友。”

    炒粉大妈又朝江织瞅了好几眼。

    越看越觉得不去自家侄子,她想把侄子介绍给小周,毕竟小周是这条街上最能吃苦耐劳的姑娘,很多摊主都想把亲戚介绍给小周。

    再看小周这个男朋友……

    染了一头蓝毛,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小伙子,估计是那种一百零八线的小明星,没什么本事还天天要穿名牌,没准还要小周赚钱养着。

    炒粉大妈脑补完一百万字,叹了一口气:“两个人过日子,最重要的是脚踏实地。”

    周徐纺没听懂,还是‘哦’了一声。

    “还有啊,男人长相是其次,”炒粉大妈语重心长,“要上进才行。”

    周徐纺继续‘哦’,问江织:“你还冷吗?”

    江织说不冷,刚说完,就咳嗽了。

    炒粉大妈就在那边来了一句:“你男朋友还挺娇气。”

    这句周徐纺听懂了,有点不高兴:“他只是身体不好。”

    “大男人的,这么弱不禁风可不行啊。”

    周徐纺不想理了,给江织顺了顺气,等他不咳了,才说:“那边有卖热水袋的,你在这等我,我去给你买。”

    带着黄色头盔的江织:“嗯。”

    周徐纺跑着去买热水袋了。

    江织把头盔拿下,扒拉了两下头发:“阿晚。”声音可没有刚才在周徐纺面前那么乖了。

    阿晚上前:“老板。”

    “你去联系一下,问问我脚下这块地卖不卖?”

    阿晚就问了:“您买地干嘛呀?”

    “给周徐纺盖个店面。”江织那双桃花眼,半眯着,似有若无地掠过那个炒粉摊子,“顺道整顿整顿这条街。”

    吩咐完,他靠着贴膜的小桌子,单手支着下巴,拨了电话给薛宝怡:“贴膜吗?”一双腿太长,无处安放,便穿过桌子大喇喇地放着。

    阿晚回了个ok的手势,扭头,对炒粉大妈‘抱怨’:“诶,我老板他啊,就是钱多。”

    大妈:“……”

    阿晚走到摊子前,块头很大,把小摊子都挡住了一半,继续‘抱怨’:“对,人也娇气,在哪里吹了风,就在哪里盖屋子,娇气鬼!”

    大妈:“……”

    阿晚从口袋里摸出车钥匙,拎着把玩:“可弱不禁风了,家里老太太为了养他啊,都建了几个医疗实验室了,医院也承包了好几个。”

    这车钥匙认识吧。

    大妈:“……”

    阿晚用车钥匙掏掏耳朵:“他还不上进呢,成天拍拍这个拍拍那个,没事就去国外的电影节转悠,真是有够不脚踏实地的。”

    虽然雇主大人的确很讨厌。

    但怎么说也是他的雇主,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他林晚晚也是个有气节和荣辱观的人。

    他能嫌弃,别人能吗?

    不能!

    阿晚重重叹了一口气:“哎,再不好好拍戏,我老板他就得回家继承亿万家产咯。”

    炒粉大妈:“……”

    脸是一阵青一阵白,最后,她勉强挤出个‘和善友好’的笑容来:“小周男朋友啊,吃米粉不?”

    小周男朋友在打电话,说什么‘来周徐纺这儿拿货,随便你开价,钱找我要’,说完了这一句,才把目光转到炒粉摊上:“不用,谢谢。”

    这言行举止……

    越看越不得了。

    阿晚见缝插针地又来一句:“你看他,多娇气,胃都被山珍海味养刁了,乱吃不得东西,不像我,”话锋一转,“大妈,给我来碗米粉。”

    沉浸在‘这条街要被小周男朋友卖下了,米粉摊可能要被整顿走了’的惶恐之中的炒粉大妈:“……哦。”

    阿晚一想到他的排骨饭被贴膜的周小姐吃掉了,他就很饿:“可以加鸡蛋吗?”

    “可以。”

    “那给我加四个荷包蛋。”

    “行。”

    最后,炒粉大妈抖着手给阿晚抄一个三人份的米粉,加了两大勺猪肉,一勺鸡丁,并且死活不肯收钱。

    阿晚吃得那叫一个爽快,一口塞了一大坨鸡蛋,回头瞧见了小跑回来的周徐纺:“老板,小老板娘回来了。”

    江织明显被这称呼愉悦到了,笑得眼里春色摇晃。

    周徐纺是跑着来的,暖手袋被她揣在了衣服里,等到了江织跟前,才把藏在衣服里捂着的暖手袋塞给江织:“已经充好电了,你抱着。”

    江织眼里的春色更泛滥了。

    他的小姑娘会疼人。

    “小周啊。”

    隔壁炒粉大妈突然朝周徐纺竖起了大拇指:“你男朋友真不错。”

    周徐纺先是懵了一下,然后摸摸发烫的耳根子,偷偷看了江织一眼,很小声地嘀咕:“不是男朋友。”

    炒粉大妈两手握拳,做了个打气的动作:“好好把握哦,加油!”

    周徐纺:“……”

    这个大妈好奇怪。

    今天,奇奇怪怪的人很多。

    刚来的客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应该是跑了一路,还在喘气,头上都是汗:“贴膜吗?”

    “贴。”周徐纺问客人,“你要贴哪一种的?”

    客人说:“都行。”

    周徐纺就给他挑了个钢化膜。

    贴完后,客人又问:“手机壳有吧?”

    “有。”

    “来十个。”

    那边,不脚踏实地·娇气不上进·不好好拍戏就要回去继承家产的江织稍稍抬了一下眼皮。

    客人声音似乎抖了一下:“二十个?”

    “咳咳咳咳咳……”

    江织在咳嗽。

    周徐纺立马回头,关切地看他。

    江织安抚地揉揉小姑娘的脑袋。

    客人这时候改口了:“四十个!”

    “你这个型号的手机壳没有那么多。”周徐纺说。

    客人直接扫码付账:“什么型号的都行。”

    过了十多分钟,又来了一位奇奇怪怪的客人。

    西装革履,像大公司里上班的白领,他手里提了一个大袋子,袋子里全是手机,他倒在桌子上。

    “贴膜。”

    周徐纺很吃惊:“全部贴吗?”

    “嗯,全部贴。”又问,“还有手机壳吧?”

    “有。”

    “来八十个,型号随便,是手机壳就行。”

    周徐纺:“……”

    她贴了二十多分钟,才贴完,等那人走了之后,她跟江织说:“这个人好多手机。”

    江织就挨着她坐,也不嫌周遭脏乱,抱着个暖手袋、戴着个头盔一心等着周徐纺贴膜赚钱,乖得很,他问:“怎么了?”

    “他是不是偷手机的?”

    江织:“……”

    薛宝怡找得都是什么人!

    周徐纺纠结:“我们要不要报警?”

    “可能是卖二手手机的。”

    那还是不要报警了。

    叮。

    周徐纺的微信来消息了,她点开看了一眼。

    江织问:“谁找你?”

    “是薛宝怡先生,他找我买手机壳。”她看完消息,把手机塞回包里,脸上是很开心的表情,“我今天赚了很多钱,江织,我请你吃水果冻。”

    为什么是水果冻?

    周徐纺最近喜欢上了水果冻,觉得草莓味的水果冻是跟棉花糖一样棒的零食。

    因为今天‘生意很好’,她早早收了摊,领着江织去买了两大袋水果冻,江织送她回家,她坐在车里吃了一路。

    江织的车里是粉粉的,还有棉花糖和牛奶。

    周徐纺抱着水果冻吃得很满足。

    江织好笑:“这么喜欢?”

    她点头,咬了一口草莓味的水果冻,眼睛弯成了月牙儿:“我以前没吃过。”

    “你爸爸妈妈不给你买吗?”

    她弯弯的眼睛慢慢耷拉下去了,不作声,还不小心把水果冻的塑料盒子捏瘪了,果冻肉掉在了车座上。

    “对不起,弄脏你的车了。”她伸手去捡。

    江织把她的手拉过去,先给她擦手,没管车座:“以后我给你买。”摸摸她的头,“还有什么没吃过的,都跟我说,我都给你买。”

    她把脑袋抬起来,又笑了,一点也不失落,笑得特别傻。

    江织给她重新开了一个水果冻,喂到她嘴边,她小口地咬。

    “甜吗?”

    “甜。”

    他凑过去,在她唇上嘬了一下:“是很甜。”

    一口水果冻从嘴里漏出来的周徐纺:“……”

    她面红耳赤呆成了一只鹅,嘴角还挂着点果冻星子。

    “又发烧了吗?”说着,江织把那果冻星子舔掉了,脸也红,眼圈都红,只是目光一点也不躲,瞧着她,然后伸手,覆在她脑门上。

    是的,又发烧了。

    周徐纺的魂在云端飘了很久,才回神,手忙脚乱地从袋子里挑出来两个草莓味的水果冻,塞到江织手里:“给你吃。”

    她推开车门,小跑着进屋了。

    一进屋,她就开始瞎蹦跶,蹿来蹿去,像一阵风。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