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带纺宝见家长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九点,江织去接周徐纺,车停在小区外面,他在楼梯口等她,她说要穿好看点,然后——

    江织愣住了。

    周徐纺走到他跟前,很忐忑:“不好看吗?”

    他先是笑,然后蹲下,把她没来得及系好的鞋带不熟练地绑了一个丑丑的结,说:“好看。”

    被夸了好看的周徐纺很高兴,在原地转了半圈:“我也觉得好看。”

    她觉得粉色是最好看的颜色,无敌好看!所以,她从里到外,甚至发卡和鞋带,都选了粉色的。

    以至于薛宝怡在浮生居的停车场见到她的时候,一时没忍住,问了个不太成熟的小问题。

    “弟妹,你,”薛宝怡不确定,又上上下下瞧了两眼,“成年了吗?”

    这波粉嫩,看着很少女啊。

    头上戴了个粉色发卡的周少女回答:“我成年了。”

    以前没注意,今儿个仔细一瞧,这姑娘看着很小啊。薛宝怡有理由怀疑江织老牛吃嫩草。

    “薛宝怡。”

    江织把粉嫩少女藏怀里了,不让看,目光饱含警告。

    薛宝怡露出老姨妈般的微笑:“这不是怕你诱拐未成年少女嘛。”

    江织才不会诱拐!

    周徐纺立马为他辩解:“我二十二了。”身份证是救她的那个‘好人’给她办的,月份是假,可年份是真的。

    江织才不会诱拐未成年少女!

    哟,这护犊子的劲儿啊。

    薛宝怡朝江织抛了个风骚无比的眼神:“看不出来啊,能领结婚证了。”

    这波疯狂暗示!

    也就周徐纺没听懂。

    她还正经脸:“薛先生。”

    薛先生剑眉星目人模人样的,就是土匪死重了点:“不用见外,你就跟着织哥儿一起,喊一声宝哥哥吧。”

    “哦。”

    哦完了——

    周徐纺脸上的表情正派凛然得像薛宝怡那个梳着背头搞学术的外公:“薛先生。”她从后备箱里搬来个四四方方的大盒子,用粉色的彩纸包好了,盒子上面还有个大大的蝴蝶结,但看不见里头装的是什么,周徐纺诚恳地说,“这个送给您。”

    连‘您’都用上了,还当真是拿出了见家长的架势。

    薛宝怡被逗乐了:“弟妹客气了。”伸一只手去接‘弟妹’的礼物——

    靠,好重!

    他赶紧用两只手。

    送完礼物,周徐纺再送上真挚的祝福:“祝您身体健康。”

    薛宝怡:“……”

    这姑娘,说话一板一眼,跟他快八十岁的外公一模一样。

    他把江织拉到一边:“你媳妇送我礼物了。”

    江织‘嗯’了声,洋洋得意得很:“我女朋友懂事,你就收着吧。”

    “什么东西?”

    这么重!

    薛宝怡两只手托着,手臂青筋都出来了。

    江织眼里只容得下女朋友,根本没看薛宝怡,回了他句:“土鸡蛋。”

    薛宝怡:“……”

    这年头,还有人送这玩意?

    江织:“八十八颗,寓意好人一生平安。”

    薛宝怡:“……”

    怪不得,他手快断了!

    费了一番功夫,薛宝怡才把土鸡蛋搬到后备箱里,然后他不动声色地揉了揉被勒红的手腕,再朝周徐纺投去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最后看江织,压低声儿:“织哥儿,你媳妇这作风,老干部啊。”

    江织也赞同:“嗯,在外面都不给亲。”

    老干部周徐纺全部听到了,心里老干部地想:江织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好不知羞呀。

    她低头,耳朵红红。

    薛冰雪第一个到的,已经在包厢里等了一阵了,在看手机,见人进来,就把手机收起来了。

    他站起来:“你好。”

    周徐纺挺直后背:“你好。”

    薛宝怡乐得直笑:两个小乖乖呀,小时候肯定是幼儿园最乖的孩子。

    今儿个这饭局是江织组的,也算是正式介绍女朋友,他们四个当中,这还是头一回,有人正儿八经地带女朋友‘见家长’,饭得吃,见面礼也得给,江织可不是闹着玩的,另外几个嘛……

    薛冰雪吊死在江维尔那棵树上,一个没谈过。

    薛宝怡倒是隔三差五地换女版,可一个也没带到他们面前过,乔南楚就算了,对风月之事兴致缺缺。

    这时,薛宝怡手机来电。

    他一接,周徐纺就听到了女人的声音。

    “二爷。”

    娇滴滴的,好酥。

    薛宝怡懒洋洋地‘嗯’了一声。

    娇滴滴问他:“你在哪呀?”

    薛宝怡没答,小痞子似的翘着腿,笑了:“得跟你报备啊?”

    小二爷平时脾气好,尤其是对女人,脾气更好。

    可是小二爷有个规矩,得听话,不该管的别管,不该问别问,不该要更别要,反正,他浪天浪地,不走心。

    “我才不是那个意思。”娇滴滴有点委屈了,“是你说周末过来探班的。”

    薛宝怡拨了拨刚做的、灰色的心形刘海:“我说过吗?”

    “……”

    薛宝怡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一直都不是:“行了,我让小庄过去,想吃什么跟他说。”

    娇滴滴好生不舍:“那你晚上有空吗?”

    “怎么,想约我啊?”

    江织把周徐纺的耳朵捂住了。

    没用的,她还是听得到那个娇滴滴的女人在撒娇,不过,对话内容不是很理解。

    “有没有空嘛?”

    “那要看你约我干什么了。”

    “我在君悦订了位子。”

    “没空。”

    电话就到这里了。

    薛宝怡挂了手机,觉得没意思,傲娇地哼了一声:“才见了几次,就想爬小爷的床。”

    这句周徐纺听懂了。

    理想说得果然没错,薛先生是渣男。她默默地把江织的椅子拉到自己那边去,离薛宝怡远远的,江织笑着摸摸她的头。

    包厢里什么娱乐设施都有,薛宝怡坐不住,把外套脱了,拿了飞镖在玩,他手臭,一个都打不中。

    “南楚怎么还不过来?”

    薛冰雪喝着茶:“在路上,堵车。”

    薛宝怡手机不消停,信息又来了,他随手点开。

    是条语音,还是女人。

    不过,这次就不是娇滴滴了,是火辣辣:“你叫我三声爸爸,爸爸今晚就带你吃鸡。”

    “……”

    空气突然安静了。

    周徐纺觉得这个声音有点像理想,可理想不会这么跟顶头上司说话的。

    薛宝怡是这么说的,说之前,还清了清嗓子:“是垃圾信息。”然后放下飞镖,拿了外套,“我出去抽根烟。”

    周徐纺觉得很奇怪,就悄悄问江织:“是谁呀?”她最近看了不少阿晚发给她的小说和电视剧,她觉得她在这方面已经有一些造诣,“是不是女朋友?”

    江织就告诉她:“是他的爸爸。”

    “……”

    薛宝怡出去给他‘爸爸’回微信了,挑了个没人的地方。

    他气得要死,但没用语音,他打字:“老子不要面子啊!!!!!”

    后面五个感叹号!

    小二爷也是有脾气的!

    微信页面上的备注是‘一只女流氓’。

    那只女流氓发语音,那口气,全服最狂:“连续八次落地成盒的菜逼,是没有资格要面子的。”

    “……”

    一只女流氓:“不叫以后不带你玩游戏了~”

    一只女流氓:“你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你那烂操作,能活过三分钟吗?”

    还真不能。

    说实话,就薛宝怡那技术,开个车都能把队友撞死,真没人带他玩,薛冰雪那样的好脾气被炸了几次也受不了他了。

    因为误伤队友,薛宝怡已经被举报封了几个号。

    不过,菜逼也有尊严的:“你少狂,你不跟我玩,有的是职业选手跟我玩。”

    一只女流氓:“你用手雷炸个十次八次,你看职业选手还跟不跟你玩。”

    一只女流氓:“还有,你爸爸也是打过职业的人。”

    她就打过一周的职业,这家伙,都炫耀多少遍了。

    薛宝怡站的地方,刚好是梅苑和竹苑的交界,有一处人工莲池,水至清,倒映他一张脸笑得欢畅:“一个因为脏话太多被劝退的职业选手,你还好意思炫耀。”

    一只女流氓:“哦,你承认了。”

    “什么?”

    一只女流氓:“我是你爸爸~”

    “……”

    一只女流氓:“晚上十二点,在绝对求生等我,带你飞。”

    组队打了十几次游戏,被她骂了十几次,要不是看在她操作好,他薛小二爷能屈服?

    “太晚了,不能早点?”

    一只女流氓:“你爸爸日理万机,还要忙着带你打游戏,也是很不容易啊。”

    “……”

    全服最嘚瑟的就是她了!

    薛宝怡被她给气笑了,直接拨了个电话过。

    “喂~”

    是娇俏可爱音,然后还有点耸耸唧唧。

    戏精!

    整个宝光就她最会演!上一秒还狂炸全宇宙,这会儿就贤良淑德了,简直无缝连接,这演技,不拿个大奖都对不起他的悉心培养。

    “方理想。”

    方·贤良淑德·理想:“在的,老板。”

    “让你经纪人接电话。”

    方·贤良淑德·理想:“好的,老板。”

    经纪人就接了电话。

    “薛总。”

    “把方理想今天晚上的时间空出来。”

    这语气,万般不愿,却不得不从,像……像勾栏院院里被逼良为娼的小娘子,心里再不甘愿,也都是命。

    经纪人听得一头雾水:“啊?”

    也不知道大老板哪里来的火气,总之是不太爽:“听明白了?”

    “……明白了。”

    “把手机给她。”

    手机又换了人。

    方·贤良淑德·理想手头上有个剧,她饰演一个不受宠的妃子,分分钟入戏,拿出了伺候圣上的态度来:“老板,您请吩咐。”

    这个精分!

    薛宝怡嘴角一勾,笑得很坏:“给我说点好听的来听听。”

    这人脑袋被门夹了吧?

    好吧。

    谁让你是金主爸爸呢。

    方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有感情地朗诵道:“您就像春天的细雨,滋润万物;像夏天的清风,清爽拂面;像秋天的落日,无限美好;像冬天的薄雪,洁白无瑕。”

    像雨像风像日像雪的薛宝怡:“……”

    他直接挂了电话。

    叮。

    一只女流氓的微信过来了。

    “儿砸,爸爸晚上不用工作了,九点带你飞自闭城~”

    “……”

    这个家伙,总有本事,把他弄到原地爆炸。

    偏偏,他还觉得跟她浪游戏贼几把爽。

    妈的,自虐吗这是?

    薛宝怡窝着一肚子火回了包厢,一进去就看见江织在给周徐纺剥蚕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居然在给人剥豆子,还剥得不亦乐乎。

    油炸过的蚕豆,周徐纺第一次吃。

    豆子壳已经扔了一桌子了,周徐纺前面的小碟子里堆成了小山,江织把一次性手套摘了,给她倒了杯清茶:“好吃吗?”

    周徐纺咬得嘎嘣响:“好吃。”

    “那我让厨房多弄点,你打包带回去吃。”

    “好。”

    点了两盘蚕豆却一颗蚕豆都没吃到的阿晚:“都不剥好了再送,差评。”

    江织抬头:“滚出去。”

    “是。”

    他滚了。

    他去厨房点蚕豆了。

    江织凶完阿晚,桃花眼一转,再看周徐纺,眼里柔光都要溢出来:“我剥完再给你送过去。”

    刚坐下的薛宝怡:“……”

    受不了了!

    这还是江织那个小狼崽子吗?

    周徐纺拒绝了:“我可以自己剥。”

    龟毛洁癖狗江织这会儿也不嫌脏了,用手给她擦嘴:“你都交男朋友了,免费的劳动力要用,知道吗?”

    周徐纺很犹豫,很纠结。

    她朝桌上那堆蚕豆壳看了三次。

    她还是觉得要说实话:“可我想嘬蚕豆壳啊。”她悄咪咪地从盘子里顺了一个江织剥了扔在一边的蚕豆壳,快速扔进嘴里嘬了嘬,然后露出了满足的微笑,“壳上好多调味粉,啊,真的好鲜呀。”

    江织:“……”

    做人真的不要轻易嘲笑别人,尤其是哥们儿,除非你真的忍不住了。

    薛宝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连薛冰雪都在悄咪咪地笑。

    江织一个眼神过去,薛冰雪立马正经脸:“江织,我有话跟你说。”

    江织看了看嘬蚕豆壳嘬得一脸满足的周徐纺,还是把那一盘被他扔掉的壳放到她面前了:“我出去一下,你先吃着。”

    “嗯嗯。”她往嘴里塞了两个壳,嘬得很欢快。

    江织起身,踹了踹薛宝怡的椅子:“你先带她玩一会儿。”

    薛宝怡笑得像个小流氓:“不怕我带坏她?”

    “你试试。”

    江织摸摸他家姑娘的头,跟薛冰雪出去了。

    ------题外话------

    **

    115章写了亲亲,今天被锁了,要改文……

    原版,到时我贴围脖上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