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江织哄妻、骆家大火真相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江织直接把唇贴在了她手背。

    这一招,很管用,她呆成一块木头,纹丝不动了。

    江织便得了便利,把她手拿开,亲她滚烫滚烫的脑门,说:“没有。”再亲一下,“男朋友女朋友都没有,就你。”

    就啄两下,她就跟着了火似的,面红耳赤得不行。

    她愣了一阵,蹲着往没人的墙角钻了,回头见江织支着下巴,还在看她,没跟着动,她又挪回去把江织也拽到墙角去。

    这下路人看不到了。

    她骂他,没羞没臊!

    没羞没臊的江织笑得小虎牙都出来了。

    她还没被哄好,生气:“你骗我,薛先生说你有初恋。”

    这事儿,瞒不住,江织也没打算瞒:“算初恋。”他把周徐纺的手拽过去,捏在手里,同她说,“他是个男孩子,那时候我十六,他十四。”

    他没有透露给她一点情绪,语气平常得不能再平常。

    &到的第一个重点是——江织的初恋是个男孩子,好气:“你是不是因为他才出柜了?”

    江织认了:“嗯。”

    她要酸死了:“哼,原来你就是被他弄弯的!”

    “这不是又被你弄直了吗?”江织好笑,伸手摸摸她脑袋。

    她不给摸,往后跳。

    &到了第二个重点:“你早恋!”

    “别躲。”江织把她拉过去,抱在怀里,下巴蹭了蹭她头顶的帽子,“还来不及恋,人就没了。”

    声音,有点无力。

    还有压抑。

    周徐纺立马一动不动了,试探似的,小心地问:“他不在了吗?”

    “嗯,被火烧死了。”

    平铺直叙的一句话,把周徐纺满肚子的醋、整个眉间的小情绪,全部化没了。她知道了,这个男孩子呀,不可以提,江织会难过。

    “我不生气了。”她仰着头,用手指轻轻戳江织蹙着的眉头,软软糯糯地哄他,“你别难过。”

    他笑了。

    太喜欢她了,太喜欢了。

    他抓住她的手,亲吻她指尖:“所以,纺宝你要好好的,一直陪我,知道吗?”

    她用力点头,语气很郑重:“江织,我会长命百岁的,你也要长命百岁。”

    江织说行,然后逮着她吻。

    她也不躲了,跟他亲昵了很久才回包间,薛宝怡眼尖,‘哟’了一声,笑骂江织小禽兽,江织一脚踹过去,让他滚。

    周徐纺在心里反驳薛先生,江织才不是小禽兽!他就一点点坏,是大好人!总之,她很心疼江织,所以,把最好吃的红烧肉全夹给他吃了。

    饭局最后,周徐纺给乔南楚和薛冰雪都送上了礼物和最真挚的祝福——祝长命百岁。她现在觉得,长命百岁就是最好的祝福。

    午饭过后,本来是要一起去娱乐城的,在停车场的时候,乔南楚接了个电话。

    “喂。”

    “哪位?”

    乔南楚没再出声,听了一会儿,扭头对薛宝怡说:“帮我叫个代驾。”他喝了酒,开不了车。

    薛宝怡顺嘴问了句:“怎么了?”

    “没时间解释。”乔南楚直接开了车门,坐到副驾驶。

    薛宝怡没再耽误,直接去浮生居拉了位大堂经理过来。

    “我有急事,先走了。”撂下一句话,乔南楚转头催促主驾驶的人,“开快点。”

    那位被临时抓来充当代驾的大堂经理一踩油门,汽车飞速开走了。

    薛宝怡瞧着远去的车尾,啧了一声:“南楚那个德行,天塌了他都能先抽根烟,谁打来的电话,他居然这么大反应。”

    薛冰雪也觉得不寻常。

    乔南楚这人,是真的薄情,除了他们几个发小,对什么都不冷不热,能真正被他瞧进眼里的人、事,不多。

    薛宝怡猜测:“不是他那个前女友吧?”

    应该不是。

    周徐纺踮脚,在江织耳边偷偷地说:“电话里的人,没有说话。”

    不说话……

    江织知道是谁了。

    车开到了家景园,乔南楚下车,直接跑上了三楼,没有敲门,他站在门口发了一条短信。

    “开门。”

    然后,站在门口动,他额头有细密的一层薄汗渗出来。

    过了近半分钟,门才开了。

    女孩扶门站着,发不出声音,唇微微张合。

    “楚哥哥……”

    这是温白杨学会的第一句唇语,也是她唇齿启合能模仿得最标准的三个字。

    “想不想离开大麦山?”

    “叫一句哥哥我就带你走。”

    五年前,大麦山上的映山红开得到处都是,他折了一枝,给她,让她喊哥哥。

    她哪会说话啊。

    不过他还是把她从大麦山带来了帝都。

    乔南楚进屋:“哪里不舒服?”

    她满头是汗,晃悠着站不稳,用手语告诉他,她肚子很痛。

    “怎么不穿鞋?”

    说了声‘冒犯了’,他俯身把人抱起来。

    小姑娘在他怀里也不敢动,眼睛通红,头发都被汗湿了,两只手抓着他的袖子,他鞋都没脱,抱她到了沙发上。

    他摸了摸她的脑门,烫得厉害:“衣服在哪?”

    她指卧室。

    因为起来得急,她身上只穿了睡衣。

    乔南楚去房里给她拿了毛衣和外套。

    大麦山地处高海拔,温白杨刚来帝都的时候,脸颊的高原红很明显,这几年,已经褪得差不多了,又发着烧,小脸透白透白。

    她脸圆,眼睛也圆,有几分憨态,这会儿病着,恹恹的,眼里没什么灵气,抱腹蜷在沙发上,痛得意识有点模糊。

    乔南楚把她脸上湿哒哒的头发拨开:“能自己穿?”

    不能。

    她手都抬不起来。

    乔南楚把她从沙发上抱起来,给她把衣服穿好,他没伺候过人,动作放得再轻,也有些粗鲁。

    顺手拿了沙发上的毯子,把她裹严实了,搂在怀里:“去医院,嗯?”

    她点头,迷迷糊糊的,两只手本能地抓紧他的袖子,然后身子腾空,又被他抱起来了。

    到后来,温白杨的意识不清醒了,隐约看到他在催开车的人,他说:开快点,在快点……

    他说:忍忍,忍忍就好了……

    是急性阑尾炎,需要手术。

    手术同意书是乔南楚签的字,作为患者的‘哥哥’,严格来说,他还真是她哥哥,温白杨的生母叫温雅,是从大麦山里走出来的姑娘,只比乔南楚大了十多岁,嫁给了他的父亲做续弦。

    温雅是个菟丝花一样的女人,至少表面上是,有时候十句话里能有九句是带着哭腔的。

    乔南楚很少会联系这位年轻的继母,以至于,温雅接到他电话时,受宠若惊:“南楚吗?”

    语气不确定似的。

    “是我。”

    乔南楚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漠。

    这时,电话那头传来他父亲的声音。

    “谁啊?”

    温雅轻声细语地回答:“是南楚。”再接电话时,口吻更柔婉了,“有什么事吗?这个点怎么打电话过来了?午饭吃过了吗?”

    嘘寒问暖,倒像个慈母。

    乔南楚懒得虚与委蛇:“你女儿病了,在医院。”

    她哭腔说来就来:“很严重吗?要不要紧?”

    “是急性阑尾炎。”乔南楚看着手术室门口亮着的灯,眼里薄凉得,似深秋的爽,“你的老本行是护士,怎么照看病人不用我说,明天炖好汤来医院伺候她,既然要在我爸面前装慈母,那最好给我装像一点。”

    说完,他便挂了手机。

    慈母?

    慈母会把亲生女儿扔在大山里不闻不问十几年?

    下午三点温白杨才醒,乔南楚还没走,在床前坐着。

    “楚哥哥。”

    “嗯。”

    乔南楚不懂唇语,就看得懂这三个字,不过,这姑娘来帝都的第二年,他稍微学了点手语。

    温白杨用手语说:“不好意思,耽误你时间了。”她没有可以联系的人,痛到打滚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是他。

    乔南楚语速比平时慢:“今天休假,不忙。”

    她比划着,向他道谢,然后不扰他了,安安静静躺着,在看他。

    乔南楚用手机看了会儿邮件,抬头,小姑娘圆圆的眼睛还在盯着他:“不睡了?”

    她摇头,说刀口很痛,睡不着。

    他把手机让在病床旁的柜子上,腾出手,摸摸她的头,很笨拙地拍了两下:“忍忍,忍忍就不痛了。”

    他呀,一点都不会哄人。

    她刚来帝都的那会儿,还不会唇语,他不是有耐心的人,写字很快,但很潦草。

    “你暂时先住这儿。”

    他把她安置在了一个很大的房子里。

    他不住那里,走之前,叮嘱了很多。

    “做饭的阿姨白天会过来。”

    “学校已经联系好了,三天后去报道。”

    又撕了一张便签纸,他写了一串数字给她:“这是我的号码,还有什么需要的,打我电话,不过我经常有训练,不一定能接到,要是急用,你就找做饭阿姨。”

    他的字,龙飞凤舞的。

    她看得很吃力。

    他应该是刚从警校出来,身上还穿着警服,交代完就要走。

    她鼓起勇气,才敢拽住他背包的带着。

    他回头,对上小姑娘怯生生的眼睛,确实是个小姑娘,都十四岁了,才长到他胸口那么高,瘦瘦小小的。

    “怕?”

    怕的。

    这个城市,她只认得他。

    她点头。

    他笑了笑,伸手拍拍她肩膀:“忍忍,忍忍就不怕了。”

    他总是说,忍忍,忍忍就好了。

    只有一次,他不是这么哄的。

    那是她第一次来月经,搞得兵荒马乱的,被子裤子全弄脏了,她懵懂也惶恐,眼泪直掉。

    “哭什么。”

    她哭得肩膀一抖一抖的,他抽了张纸,胡乱给她擦眼泪。

    “女孩子都这样。”

    最后,他别别扭扭地给她塞了一包卫生巾,然后摔门就走。

    那一年,乔南楚二十了,温白杨才十四岁。

    乔南楚五点多才离开医院。

    六点,微博服务器崩了。

    当红男艺人肖麟书宣布隐退,记者招待会上,他经纪人没有到场,甚至经纪公司没有一位代表出面,面对记者的各种发问,肖麟书只解释了一句:“累了,想歇歇。”

    消息铺天盖地,当事人却不再露面,人间蒸发了一般。

    六点一刻,江织接到了乔南楚的电话。

    “什么事?”

    天黑后,气温低,江织躺在小榻上,身上搭了条薄薄的毯子,下人刚刚端来了药,就放在桌子上晾着。

    “程队来电话了。”乔南楚言简意赅,“如你所料。”

    那块男士手表是限量,能追溯购买人身份。

    其中,就有骆常德。

    江织从榻上起身,端着药走到窗前,将乌黑的药汁倒进盆栽里,道:“可以去抓人了。”

    六点半,刑侦队出动,去骆家拿人。

    骆家书房里,骆怀雨砸了一杯茶,拿起桌旁的拐杖就往长子背上砸:“不成器的东西!我们骆家怎么就生出了你这么个畜生!”

    这一拐杖下去,骆常德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痛得他汗都冒出来了,咬了咬牙,他扶着桌子站起来:“龙生龙,凤生凤,爸,你说怎么生出来的?”

    “你——”

    骆怀雨气得发抖,又扬起了拐杖。

    “爷爷。”

    骆青和上前,把拐杖拦下了:“这件事交给我处理。”

    骆怀雨狠狠剜了长子一眼,这才作罢,拄着拐杖出了书房,只给孙女留了一句话:“记住,绝不可以牵扯到我们骆家。”

    骆青和答:“我知道。”

    等老爷子出了书房,她关上门:“那个女人我都替你处理好了,你为什么非要灭口?”

    骆常德活动活动后背,火辣辣的疼,他眼里全是血丝:“只有死人才不会乱说话,钱只能一时管用。”

    骆青和抱着手:“那行啊,你捅的娄子,你自己去收拾。”

    骆常德冷笑了声。

    他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胸有成竹般,不慌不忙地说:“我把江织推下海,你以为是为了谁?”他嗤了声,抿了口茶漱漱口,“八年前的那场火是怎么烧起来,要不要我帮你再回忆一下?”

    骆青和顿时脸色大变。

    骆常德扯扯嘴角,笑了,看着这个与他最像的女儿:“乖女儿,别让我在警局等太久。”

    她攥紧了手,眼里的阴鸷一层一层涌出来。

    这时。

    下人在门口道:“大小姐,警局来人了。”

    八点,骆常德被警方拘留。

    八点半,周徐纺还在外面送外面,她九点要回去跟江织视频,这是最后一单,卖家地址是天京路。

    先前,她和江织去那送过一次外卖,路她记熟了。对面的工地在连夜赶工,小区里反而没什么人,安安静静的。

    她去三楼,敲了门,喊:“306,外卖。”

    屋里的男人回:“稍等。”

    不一会儿,有人来开门。

    周徐纺戴着外卖的帽子和口罩:“蒋先生?”

    男人四十多岁,在打量他,上身套了件灰色的棉袄,下面只穿着睡裤,似乎觉得女配送员新鲜,审视了很久,说:“是我。”

    周徐纺递出袋子:“你的粥。”

    男人接过去,目光放肆,冲她笑:“谢谢啊,小妹妹。”

    轻浮。

    周徐纺不喜欢这种人,连好评都没要,扭头走人,刚走到楼梯口,她脚步突然停顿住。

    这是什么味儿?

    她吸了吸鼻子,可劲儿嗅了两下。

    是血腥气……

    她闻着味儿寻过去,一路往里走,停在一扇门前,没上锁,她轻轻一推就开了,正好是通风口,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她脚才刚迈进去,就看见了地上的血,还有躺在血泊里的女人。

    她扫视了一圈,拿出手机,报警:“警察同志你好,我要报案。”

    警局。

    因为骆常德的案子,整个刑侦队都没有下班,连夜提审。

    “招了吗?”乔南楚从外头进来,嘴里还叼着根烟。

    这家伙,烟瘾是真重。

    刑侦队的程队晚饭都没吃,正往嘴里塞了块面包:“审了四次,一个字都没有开口。”他笑骂了句,“就在刚刚,那畜生两眼一翻,直接装晕了,现在人送医务室了。”

    乔南楚把烟掐了,拉了把椅子坐下:“踹几脚就老实了。”

    这警痞子!

    程队灌了口水,拖着调侃他:“乔队,屈打成招是犯法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