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穿江织衬衫,惩治骆颖和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这片水域水深二十米,人掉下去,瞬间没顶。

    “徐纺!”

    是江织在喊。

    他喊完,没有得到回应,下一个本能动作是跟着往里跳,纯属下意识反应,他没有经过思考。

    好在跟在后面的阿晚眼明手快,给拽住了:“老板,你做什么!”

    江织却把他推开,继续往水域的边缘靠近。

    十几秒了,已经十几秒了,周徐纺还没有冒头,她通水性的,却没有起来。又过了几秒,水面渐渐平静,还是不见她游上来。

    会不会脚抽筋?

    会不会受伤了?

    会不会被什么植物缠住了脚?

    江织脑子里全是这样的假设,弄得他没有办法深思熟虑,脚就已经先于大脑,迈了出去。

    阿晚立马拉住他,也慌神了:“老板,您不能下去。”他头上都冒汗了,回头冲后面喊了声,“愣着干什么,快下去救人啊!”

    阿晚喊完,立马有几个男工作人员,脱鞋下水。

    陆陆续续,下去七八个了,水花溅得到处都是,就这样,江织的魂还没回来,连人带魂的硬要往水里扎。

    他掰开阿晚的手:“松开。”

    阿晚不松,死死抱住他一只胳膊:“您不会游泳。”下去干嘛呀!送!死!啊!!

    不仅不会游泳,他还有怕水的毛病。

    下去的话,就是去送死!

    “林晚晚,”江织看着水里,眼底有惊涛骇浪,脸上却死气沉沉,他说,“松开。”

    阿晚不敢松,江织已经方寸大乱了,他就更不能大意松懈:“您下去干什么?添乱吗?”他嗓门很大,试图把江织的理智嚎回来,“本来只要捞周小姐一个人,您下去了,还要分出精力捞你。”

    他听进去了,站着没有再动,眼睛一直盯着水里,开口,掷地有声:“会游泳的都下去,只要周徐纺平安无事,我全部重酬。”

    重赏之下,自然不缺勇夫,前前后后又有不少人下了水。

    江织站在岸边,出了一身冷汗,唇早就抿得发白了,他耳鸣,腿也发软,手心被掐得麻木。

    脑子是空白的,也想不了事情。

    度秒如年,大概就是这样。

    下水的人陆续有冒头出来的,一个个脸色都不怎么好。

    “江导,没有。”

    “没看到人。”

    “我去了深水区,也没有。”

    “奇怪了,分明从这掉下去的,怎么就……”

    一个接一个冒头,都说没有看到周徐纺。

    人没有。

    尸体也没有。

    人间蒸发了不成?江织声音紧绷着:“继续捞。”

    拽着他的阿晚明显感觉到了,他整个人都在抖。

    气温太低,水面原本凝了一层薄冰,已经被搅得七零八碎了,有二十几个人下了水,在落水处附近,几乎一寸一寸地找,就差把水域抽干来翻个底朝天。

    可五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捞到人。

    正常人落水五分钟不呼吸……就算捞起来,存活的可能性也不大。

    下去打捞的人都在摇头。

    江织突然往前挪了一步。

    阿晚立马给抱住:“老板!”他死死抱住江织的胳膊,试图往外拖,但没拖动,急了,“您要干什么?”

    “下去找周徐纺。”

    他说得很冷静,就像在陈述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可阿晚觉得,他像在梦游,没表情,也没思维,阿晚觉得自己都要崩溃了,憋着嗓门吼:“你是不是疯了!”

    是疯了。

    江织看着水面,唇已经被咬破了,有血珠渗出来:“松开。”

    阿晚不松,一只手抱胳膊,一只手抱腰,拽着人拼命往后拖:“你是要去送死吗?你不要命了!”

    “不要了。”他平铺直叙地命令,“松开。”

    不是梦游。

    这是被抽了魂,下了降头。

    阿晚脸涨得通红:“我不松!”要是松了手,明天的头条就是著名导演江某殉情而死感天动地。

    江织还是很平静,声音不大,交代给阿晚一个人听:“让我下去,找到了周徐纺,就把我一起捞上来,找不到,也不用捞我了。”

    阿晚跟江织两年了,知道他不是一个意气用事的人,甚至可以说,他无情无义冷漠薄凉,很少能与人产生共情,也没有同情心慈悲心怜悯心。

    这么个玩弄俗世的人,终于被绊了一跤。

    然后,一边倒,十里塌方。

    阿晚以后都能料想到了,以后谁要对付江织,逮住周徐纺就行,只要把周徐纺抓了,江织算计不了,也谋划不了,他脑子没了,会乖乖把命给你的。

    阿晚现在要拽住这个没脑子又不要命的:“你别冲动,先冷静下来,我们再想想办法。”

    “滚开!”

    江织狠狠推开阿晚。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手刚好打在凳子脚上,也来不及多想,抡起凳子冲上去,用力一砸。

    江织身体晃了一下,倒下了。

    阿晚整个人像水里捞出来的,坐在地上,大汗淋漓地喘。

    水域的长度不短,但宽度并不宽,对面剧组听不见声音,只能看个大概,唐想沿岸站着,若有所思。

    周徐纺落水之前,目光的方向……

    是骆颖和。

    江织被敲晕了,只能阿晚主持大局了,他也慌、也急,脚都在抖,但没办法,他捏大腿都得镇定。

    “120打了吗?”阿晚问片场的统筹。

    统筹也是冷汗不断,回答:“打了。”

    阿晚又把副导叫过来:“赵副导,你再去找人,一定要把周徐纺打捞起来。”他语气悲痛,快哭了都,“死也得见尸。”

    “行。”

    赵副导立马去叫人了。

    阿晚忍住快要决堤的泪,看着水里的众位,沉痛地说:“拜托各位了,落水的人对我老板很重要,请务必仔仔细细地找。”

    还是没忍住,阿晚掩面而泣。

    周小姐好可怜啊,她才二十二岁,她还没结婚,还没生小孩,哦,生不了小孩,江织不育。

    阿晚继续悲痛,她才二十二岁,她游乐园都没去过,福利也没看过,好多小说和电视剧都没看过……

    阿晚忍着才没哭出声,可有人哭出声了,嗷嗷大哭。

    是刚蹲完厕所回来的方理想,她就去蹲了个厕所,她的挚友就…

    方理想往水域边儿上一坐,就开始哭:“周徐纺,周徐纺你在哪呀?”她悲痛欲绝,痛哭流涕,“你快上来啊。”

    她待会儿有戏,化了个桃花妆的,这会儿哭成了小花猫,眼线晕了,眼影也花了……她哭得肩膀哆嗦。

    “呜呜呜……周徐纺……”

    “你别死,我们老方家对不起你啊。”

    “徐纺,徐纺!”

    “呜呜呜呜……”

    鬼哭狼嚎,越嚎越大声。

    方理想她妈走的时候,她都没哭这么大声过,因为她妈病了多年,有心理准备了,周徐纺不同,她就蹲了趟厕所……

    “我以后再也不上厕所啊。”

    “都是我害了你啊……呜呜呜……我应该拉你一起去厕所……”

    “我可怜的徐纺啊。”

    “呜呜呜……可怜啊,苍天啊……

    这哭喊声,惊天动地的。

    搞得阿晚都忘记了悲伤,赶紧叫人来:“先把她拖走。”免得影响人。

    两个导演助理过来了,把方理想架着拖走,她伸出手,仰着泪流满面的小脸,悲恸欲绝。

    “徐纺,周徐纺!”

    她被拖到人群外面去了。

    她还停止不了哭泣:“呜呜呜呜……呃!”

    突然,打了个嗝。

    是因为……她泪眼突然看见了个人,那人浑身湿漉漉,脸被包着,就露出一双眼睛。

    这人像女鬼,像周徐纺。

    “理想。”

    声音也像……

    方理想还坐在地上,嗓子哭哑了:“你你你你——”这舌头八成烫嘴,她结结巴巴,“你你是周周徐纺吗?”

    那个像女鬼的人回答:“我是。”

    群演甲说,周徐纺落水了,五分钟都没捞起来,应该没命了。

    群演乙说,没了没了,人肯定没了。

    方理想有点眩晕,她觉得她可能是哭傻了,产生了幻觉,她用力甩甩脑袋,可幻影还在。

    “你是鬼吗?”方理想揉揉眼睛,虽然是好姐妹,但她也怕鬼啊,“我看到你的鬼魂了。”

    周徐纺把口罩扒了,头发贴在脸上,还在滴水,下巴也在滴水,因为穿了件羽绒服,羽绒服泡了水,下摆鼓鼓囊囊的,她把脸上的头发扒开:“我不是鬼,我是人。”

    “你不是,”方理想哆哆嗦嗦地伸出一根手指,“你不是在水里吗?”

    “我从那边游上来了。”

    方理想两腿一蹬,晕过去了。

    周徐纺:“……”

    这时,有两个特约演员在交头接耳,虽然很小声,但周徐纺都听到了。

    “江导怎么了?怎么反应那么大?”

    “谁知道,落水的不是个群演吗?江导怎么有种死了老婆的感觉。”

    “慌了神吧,毕竟是他的剧组,要是出了人命,就麻烦了。”

    “江导自己还是个半只脚在棺材里的人呢,真怕他一口气上不来。”

    “……”

    后面周徐纺就没听清,她挤开人群往里蹿。

    她落水的那个地方聚的人最多,阿晚在最前面,只穿了件毛衣,走来走去,水里冒出来一个人,他就立马问:“有没有?”

    “没有。”

    又冒出来一个人,还是摇头:“还是没有,这一片都找了。”

    下一个,接着摇头:“怎么会连尸体都没有。”

    阿晚听完心拔凉拔凉的,抹了把伤心的泪水:“再往水域上面去找——”

    后面,熟悉的声音喊:“阿晚。”

    阿晚转过身来,卧槽!他吓了一跳:“你你你你——”

    ‘你’了半天,舌头也没捋顺。

    周徐纺知道他要问‘是人是鬼’,她回答了:“我是人。”说完,很焦急地问,“江织在哪?”

    阿晚傻愣愣的:“在休息棚里。”

    周徐纺说了‘谢谢’,然后扭头就跑去休息棚了,她跑得飞快,一会儿,阿晚就影子都看不到了。

    愣了有十几秒吧,阿晚对水里的勇士们说:“都上来吧。”

    勇士问:“不捞了?”

    “不用捞了。”人家自己爬上来了……

    因为是户外,天冷,也怕下雨,就搭了几个休息棚,搭得很简陋,只有江织是单间,这会儿,人都去瞧热闹了,没什么人,周徐纺直接跑去了江织那间。

    阿晚怕江织‘寻短见’,所以上了锁,周徐纺两根手指一扯,锁就断了,她着急忙慌地跑进去。

    江织正搁一张躺椅上躺着,盖着毯子一动不动。

    “江织。”

    周徐纺过去蹲着,扒着扶手喊:“江织。”

    他不答应,她担心得都要哭了,小心地摸了摸他的脸:“你醒醒啊,江织。”

    江织还不醒。

    她不敢掐他人中,怕手劲儿太大把人掐坏了,所以,她打算给他做人工呼吸,撅着嘴巴要凑上去——

    江织突然睁开眼睛。

    四目相对,周徐纺愣了一下,才欣喜若狂:“你醒了!”

    江织躺着没动,目光一开始呆滞,再慢慢滚烫,眼底零零碎碎的影子聚拢,倒映出周徐纺的脸。

    “还活着吗?”他声音低,有点哑。

    周徐纺用力点头,脸上的水甩了江织一脸,说:“活着。”

    一下天堂,一下地狱。

    跟做梦一样。

    江织没什么实感,盯着周徐纺,他说:“你咬我一口。”说完,没等周徐纺给出反应,他伸手,罩在她脑袋上,掌心压着她的后脑勺,用力一按,她的唇就压在他唇上。

    周徐纺失重,两只手撑在了江织肩上。

    他贴着她的唇,磨着:“咬重一点。”

    她眨巴眨巴眼,照做了。

    江织的唇本来就被他咬破了,这下又渗出血了,很疼,是真疼,后颈也痛,估计被林晚晚敲淤青了,他松开手,用力喘了口气:“没做梦啊。”

    周徐纺有种在梦里的感觉。

    江织坐起来,一把推开了她,脸色白得吓人:“周徐纺,你他妈要吓死我是吧!”

    周徐纺不喜欢他讲粗话,这是他第一次对她爆粗口。

    她眼睛都红了,吸吸鼻子:“对不起。”

    要哭了,她都。

    这样子,江织哪里还狠得下心训她,眼底的凶狠一下子全蔫儿了:“是我不好。”笨拙地捧着她的脸,给她亲亲眼睛,“不凶你了,你别哭啊。”

    周徐纺把眼泪逼回去,她不是委屈,她是自责,很懊悔:“你没有不好,都是我不好。”

    她脸上是一副‘要哭但要死死忍住’的表情。

    江织也不管她一身水了,扶着她湿哒哒的脑袋,按到自己怀里:“我都要被你吓死了,你不哄我就算了,还要我来哄你。”他戳戳她的脑门,“你再哭,不哄你了。”

    周徐纺怕把江织弄湿了,往后躲:“没哭。”她吓到了他,所以,她要哄他,说,“我不会那么容易死的,我是下凡来历劫的仙女,封印解除了,法力无边。”

    她在水里能呼吸。

    只是,她在水里,眼睛是血色。

    她不敢上来,所以一落水她就往深处潜,然后一直游一直游,水域不宽,但长度够了,她游到了很远的尽头,趁着人不注意,找了个避人视线的地方,才敢爬上来,等眼睛不红了,她就跑来见他了。

    还是吓坏了他。

    全是她的错。

    她很自责:“对不起江织,下次我一定快点爬上来见你。”就算抠掉眼珠她都不会让他等了。

    他身体也不好,万一他一口气没上来……

    周徐纺不敢想。

    “你怎么上来的?”江织问。

    她老实回答:“我从水域的东边游上来的。”

    怪不得了,她从南边掉下去,却游到东边去了,这水域,宽就十几米,可长度有几百米。

    下去打捞的人,也没有游那么远去捞。

    她游得还快!

    她说:“我水性很好。”

    江织知道她水性好,上次在海里就是她把他捞上来的,可看着她摔下去,却没看到她起来,那还管得了水性,怕什么想什么,他怕她上不来,脑子就全是最坏、最悲观的假设。

    “徐纺。”

    “嗯。”

    以前不知道,他这么儿女情长,这么不堪一击,要是她没了,他没准真会去殉葬。

    没出息的怂货!

    他认怂:“我还不想死,所以你要长命百岁,知不知道?”

    周徐纺并没有太懂他的话,只是乖乖答应:“好。”

    “你衣服还是湿的。”他用手被碰了碰她的脸,冷得跟冰一样。

    “我不冷。”周徐纺说,“我体温低,一点都不怕冷。”

    再不怕冷,也是肉体凡胎。

    她真当自己铁打的了。

    江织把她推开,不抱她了:“你身上太冰,抱着你我冷。”

    也是哦。

    周徐纺拧了拧袖子上的水,都拧不下来,可能要结冰,她不知道怎么办:“可我没有衣服换。”

    江织掀了毯子起身,去翻了件备用衬衫出来,只有一件,林晚晚放这的:“只有这个,你先换上,躲到毯子里去,我让人给你送衣服过来。”

    周徐纺纠结了几秒,接过去,然后瞧了瞧这个一眼能望到头的休息棚……连个藏身的地方都没有。

    她有点别扭:“你转过去。”

    江织笑着说行,背过身去了。

    她攥着衬衫,躲到躺椅的后面,探头出来,瞧江织的后背,非常严肃地跟他说:“你不可以转头。”

    江织好笑,抬手挡住了眼睛:“不看你,你快换。”

    “哦。”

    周徐纺蹲着,边四处张望,边剥掉身上的湿衣服,她手忙脚乱的,但动作很快,套上衬衫后,她把鞋袜也脱掉了。

    换好后,她看了江织一眼,偷偷摸摸把内衣包在湿衣服的最里面,然后一股脑塞进一个塑料袋里。

    就穿了一件衬衫,空荡荡的,周徐纺从来没有穿这么少过,很没有安全感,她赶紧钻到江织的毯子里,团成一团,缩在躺椅上。

    “江织,我好了。”

    江织把手从眼睛上拿开,转过身去,下意识扫了一眼地上的湿衣服,以及躺椅里的一坨,然后又立马不自然地挪开视线。

    周徐纺发现了:“你脸红了。”

    江织走过去,坐她脚边的地方:“嗯,被你弄的。”他把纸巾拿过来,抽了几张,压着她滴水的发烧,轻轻地擦,说,“纺宝,你要记住,男人大多是禽兽,就算不用手、不用眼,也能用脑子扒光人的衣服。”

    “……”这下轮到周徐纺脸红了。

    江织把她衬衫最上面的扣子也扣住,脱下来自己的外套,从头给她兜下去,全部罩住了:“谁撞你下去的?”

    他要算账了。

    周徐纺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很客观地说:“不能怪那个人,是我自己走神了,他喊了我几次,我都没有反应过来,还在看别人。”

    这件事,他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在看谁?”

    “骆颖和。”周徐纺皱着眉头,“她用玫瑰花抽她助理。”她最讨厌别人用玫瑰花抽人,以前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看见骆颖和这样‘毒辣’,她脑子里有点印象了,她猜想,她可能以前也被人抽过,有阴影。

    这些,周徐纺还不确定,就没有告诉江织。

    江织没再问,桃花眼里有冰冻三尺。

    这时,外面有个人拖着哭腔在喊:“徐纺。”

    “徐纺。”

    是方理想。

    周徐纺推开江织:“理想,我在这里。”

    江织站起来,把她身上的毯子、衣服都裹严实了。

    方理想人还没到,悲恸的哭声先到了:“呜呜呜呜……徐纺……呜……”她冲进来,一把抱住周徐纺,妆全花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啊,“我还以为要跟你阴阳相隔了,那就太悲惨了,人鬼……呃!”

    打了个嗝。

    她继续悲痛:“人鬼……情未了啊……呜呜呜……”

    情绪正到高潮点,接下来就是教科书式的哭泣了——

    “理想,你别哭了。”周徐纺把她推开一点点,说,“鼻涕别蹭江织毯子上,他有洁癖的。”

    突然哭不下去了的方理想:“……”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