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纺宝,介意同居吗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突然哭不下去了的方理想:“……”

    她抽了张纸,擤掉鼻涕,原本只是悲戚,现在眼神里又挤出了点哀怨。

    演员就是演员,切换自如。

    方演员叹了口气:“哎,我居然连江织的一条毯子都不如。”唉声叹气之后,眼里又挤出一泡泪来,之前是哭泣,现在是哭戏,照样是教科书级别的,“周徐纺,你不记得那些年我们一起当群演时的快乐时光了吗?”

    周徐纺记得的啊,所以她就纠正了一下:“也不是很快乐。”她没恶意,就是很真诚,“那时候我还不认识江织。”

    方理想卒。

    江织春风得意。

    阿晚见他面色红润地从休息棚里走出来,还是体贴地关心了一番:“老板,您没事吧?”

    老板显然心情不错,居然没有计较被凳子砸晕一事。

    阿晚这就放心了,踮起脚,往休息棚里面瞅,又问:“周小姐没事吧?”

    江织把门关上,站在门口挡着:“周徐纺衣服都湿了,你让人去弄套干净的过来。”还有,“她穿三十七的鞋。”

    阿晚给了个‘包在我身上’的小眼神,然后去给宋女士打电话,告诉宋女士,双喜妈妈衣服湿了,双喜爸爸让准备衣服。

    休息棚里,时不时传来方理想的声音,笑声哭声哀嚎声都有。

    这姑娘,薛宝怡想捧,演技不错,就是戏多了点,嘴上荤话多了点,江织有点担心,怕周徐纺会被带坏。

    “那边,”

    江织指了指水域的对面。

    “哪个导演的剧组?”

    阿晚挂了宋女士额电话:“是洪导。”

    江织靠着门,目光懒懒的,眺着远处,随口似的,提了一句:“把他们摄影组的负责人叫过来。”

    对面剧组的投资人是骆家,阿晚觉得雇主是要搞事情:“叫来干嘛呀?”

    他轻描淡写,敷衍人:“谈合作。”

    瞎扯淡吧你!

    阿晚:“哦。”

    十分钟后,《大魏天朝》的摄影总导演就被阿晚‘请’过来了,挑了个没人的休息棚,特别‘招待’,阿晚体贴入微地在门口偷听……啊呸,是‘侯着’。

    这位摄影总导演显然很受宠若惊,然后惊吓过度,然后就有点慌了:“江导,你好。”

    不怪摄影总导演怂,是江织的名声太大了,帝都祖宗排行榜上位列第一!

    帝都第一祖宗拖着漫不经心的调:“贵姓啊。”

    “我姓黄。”

    黄导演抬头看了一眼,立马又低头。

    这祖宗排行榜第一的家伙,也是美人排行榜第一,单看这张脸,的确让摄影师很技痒,想给他拍写真,衣服穿很少的那种……

    “废话就省了,”江织换了个姿势坐着,与其说是坐,不如说是躺,弱柳扶风没骨头一般,“我想知道黄先生有没有跟我合作的意向。”

    黄先生一时激动,差点没破音:“当然有!”

    江织是低产导演,导的电影不多,但不是高票房就是高评分,大奖拿到手软,不止片子本身,他的团队也跟着水涨船高,各个名利双收。

    所以就算江织是个祖宗,想伺候他的人也能从帝都城南排到城北。

    黄导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被挑中。

    “咳咳咳咳……”江织轻咳,慢慢悠悠地说了下文,“那要黄先生有没有诚意了。”

    黄导明白,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江导您请直说。”

    他轻挑眉,念了个名字。

    骆颖和。

    黄导懂了。一般来说,就算是演员的休息时间,也会有特定的摄像机开着,骆颖和会这么胆大包天,就是仗着剧组不敢得罪骆家。

    不过呢,这帝都,谁又敢得罪江家的小公子。

    原本今天的戏,下午四点之前就能收工,因为周徐纺落水,耽误了些时间,拍到了日落黄昏。

    周徐纺就一场戏,演一个卖橘子的,不露脸,但有一句台词,还是和第二主角方理想搭戏。

    方理想问:这橘子怎么卖?

    周徐纺:三文钱一斤,姑娘,不买可不能摸。

    对,这不仅是普通的台词,这还是联络暗号,方理想当然知道了,这是导演在给他女朋友加戏呢,非得让她这个快要打入敌人内部的特务,跑到山脚来买一斤橘子,还把原本男二号的暗号台词,给了周徐纺。

    江大导演还丧心病狂地把敌方的重要信件藏在了橘子里面,无形之中把周徐纺烘托得很神秘、很牛逼,搞得一些吃瓜群众都以为这是大boss出场了。

    这波操作,骚得方理想想竖起大拇指。

    当然了,周徐纺不知道她在电影里这么牛逼,她就发现了一件事,一起工作的群演小伙伴突然对她特别热情。

    饰演敌方探员甲的群演大妈过来跟她搭话了:“你叫周……周……周……”周什么来着?

    其实群演圈子不大,大家时不时也会在片场遇到,周徐纺也算‘资深’群演了,就是不合群、不社交,整天把自己包成一团,小伙伴们很少能看到她的脸,也不知道她的名字,大家就给她取了个代号——小黑。

    周小黑说:“你叫我小周就行。”

    小周戴着口罩和帽子,以及手套,远看近看都是一坨黑。

    群演大妈想了半天,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夸,就违心地称赞:“小周啊,你穿这身还挺好看。”

    小周:“谢谢。”

    饰演敌方探员乙的群演:“小周啊,巧克力来点?”

    小周双手去接:“谢谢。”

    饰演敌方探员丙的群演:“小周,你哪里人啊?”

    其实小周也不知道,不过说不知道就很奇怪,所以小周就说:“我是本地人。”

    探员丙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

    饰演我方探员甲的群演:“小周,喝奶茶吗?”

    小周:“喝。”

    饰演我方探员乙的群演:“小周,吃点面包。”

    小周:“吃。”

    饰演被敌方打死的无辜百姓甲:“小周,小鱼仔要吗?”

    小周:“要。”

    饰演被敌方打死的无辜百姓乙:“小周,鸭爪子啃吗?”

    小周:“啃。”

    小周同志呢,对零食是没有抵抗力的,所以小周同志全部接了,然后抱着一堆零食去角落里吃。

    她想,下次她也要带零食来片场,跟小伙伴们一起分享。噢!小鱼仔好好吃,回头她也要买一车。

    小周吃得正欢,饰演我方卧底的特约群演也蹲过来。

    “小周,”正题来了,“你跟江导认识?”

    小周把小鱼仔吞了,擦擦嘴,把口罩戴回去。

    特约群演乐呵呵地旁敲侧击:“我看江导对你挺照顾的。”

    饰演被敌方打死的无辜百姓甲:“没错,你是没看见,刚才你掉水里,江导都担心得晕过去了。”

    小周同志心想:江织是担心得晕过去了吗?

    饰演被敌方打死的无辜百姓乙:“林特助还说你是江导特别重要的人。”

    饰演我方探员甲的群演:“你跟江导一定很亲近吧。”

    小周同志还是有轻微的社交障碍,不习惯被这么多人注视着,下意识埋头,不与人对视。

    她尽量降低存在感,很小声地回答:“我是他远房表妹。”特别补充,“也不是很亲,很远很远的那种远房。”她跟江织说好了,要偷偷摸摸谈恋爱,所以不能说实话。

    刚好‘路过’的、很远很远的远房表哥江织:“……”

    收工后,很远很远的远房表哥江织一个电话把周徐纺叫出来了,两人一前一后、鬼鬼祟祟、毫无交流地上了车。

    江织突然哼了一声:“我们不亲?”

    远房表妹周徐纺:“……”

    他盯着她,眼神炙热,想已经舔到血的野兽,透着危险的讯息:“我都亲了你那么多回,你说我们不——”

    周徐纺立马捂住他的嘴,瞪他:“阿晚还在。”不要说没羞没臊的话……

    江织把她手拿开,有点小情绪,一点点凶,但因为模样生得娇,攻击力少了大半,像只张牙舞爪的猫:“他要是敢偷看,我拧断他的狗头。”

    主驾驶的林晚晚:“……”手打方向盘,他就当个安静的司机。

    “周徐纺,再给你一次机会。”江织捏着她的下巴,没用力,但就是不松开,非看着她眼睛,“我们亲不亲?”

    他脸上的表情很明显——你要是敢说不亲,我就弄到亲为止。

    周徐纺赶紧点头。

    她的意思是,他们关系很亲。

    江织却耍坏,故意曲解,把脸凑过去,漂亮的眉眼里都是得逞后的得意与欢愉:“想亲哪?”不等她反应,他自作主张,亲了她的唇。

    林晚晚腹诽:禽兽!混蛋!

    周徐纺心想:阿晚说的对,江织是小混蛋。

    后面一路,周徐纺看车窗外的风景,不理江织那个幼稚的小混蛋了。

    江织的手机一直响,是他们发小四人群里的消息,有点吵,他直接屏蔽了,屏蔽前,扫了一眼聊天内容,是薛宝怡那个闲得蛋疼的家伙在发土味情话,也就只有乖宝宝薛冰雪配合他。

    帝都第一帅:“你猜的我的心在哪边?”

    我是一朵小冰雪:“左边。”

    帝都第一帅:“不对,在你那边。”

    我是一朵小冰雪:“你心脏有病。”

    乔南楚:“他是脑子有病。”

    帝都第一帅:“你有打火机吗?”

    我是一朵小冰雪:“我没有。”

    我是一朵小冰雪:“我不抽烟。”

    帝都第一帅:“那你是怎么点燃我的心的?”

    我是一朵小冰雪:“你滚开,好恶心。”

    帝都第一帅:“我要买一块地。”

    我是一朵小冰雪:“哪里?你投什么项目了?”

    帝都第一帅:“你的死心塌地。”

    我是一朵小冰雪:“不理你了!”

    帝都第一帅:“你累不累?”

    我是一朵小冰雪:“累啊,我今天早上六点就起来了,要去玉秀山找维尔。”

    帝都第一帅:“当然累了,你都在我心里跑一整天了。”

    我是一朵小冰雪:“不要脸!”

    乔南楚已将帝都第一帅移出群聊。

    江织把手机扔一边,看向周徐纺,她不看他,这让他有点不乐意。

    “徐纺。”

    周徐纺扭头看他了:“嗯。”

    薛宝怡发的那些话虽然蠢,而且土,但再土再蠢也是情话,他家这个,好像挺喜欢听情话的,每次说,她都感动得眼睛红红。

    是以,江织决定借鉴一下。

    他记忆力不错:“你猜我的心在哪边?”

    周徐纺脸上是大写的懵逼:“啊?”

    “在你那边。”

    周徐纺的表情先是呆愣,然后无辜:“在你胸膛里,我没拿。”

    江织:“……”

    这个不算,周徐纺第一次听土味情话,还没领悟到要领。江织继续:“你有打火机吗?”

    周徐纺突然严肃了:“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她表情很庄严肃穆、不苟言笑:“江织,你不要抽烟。”她告诫他,“抽烟有害健康。”

    那句‘你怎么点燃了我的心’说不出口了,江织舔了舔槽牙,表情一言难尽:“我不抽烟。”

    “哦,那就好。”

    江织有点热了,把车窗摇下去,扶着周徐纺的肩,让她看着自己:“周徐纺,我要买一块地。”

    周徐纺眨了眨眼:“你钱不够吗?”她从钱包里摸出一张卡,塞江织手里,“我可以给你啊。”

    江织:“……”他把卡给她塞回去,“我不缺钱。”

    这个钢铁直女!

    主驾驶上的林晚晚憋笑憋到脸抽抽。

    安静了一会儿。

    江织还是有点不甘心,最后一次:“你累不累?”

    周徐纺终于按着套路回答了:“不累。”

    江织拧着的眉才松开:“你都在我心里跑了一整天了。”

    这次,周徐纺听懂了。

    她说:“江织,你好土。”

    江织:“……”

    到底是谁土!

    不想跟这个钢铁直女说话了,他扭头看窗外,可不料扯到了脖子。

    周徐纺立马紧张了:“你怎么了?”

    江织扶着后颈,哼哼唧唧了两声,头一歪,往周徐纺肩上倒了:“我脖子疼。”

    土味情话对周徐纺不奏效,但苦肉计,她次次都上套。

    “让我看看。”

    江织乖乖把头低下,给她看。

    周徐纺把他毛衣的领子拉开:“青了好大一块。”江织皮肤白,受伤的地方显得颜色特别分明,她用指腹去摩挲,“很疼吗?”

    不疼。

    被她手指弄得很痒,想让她轻点,又想让她重点。

    他回答:“疼。”

    周徐纺当他真疼,一边给他揉一边给她吹:“那我们先去医院。”

    江织把她的手从衣服里拿出来:“你家里有没有膏药?”

    “有。”

    “那去你家。”

    周徐纺犹豫了一下,答应了:“好。”她朝阿晚看了一眼,叫他没偷看,才敢伸出手,环住江织的脖子,掌心贴着他后颈红肿的地方,“怎么弄的?”

    江织说:“一只狗弄的。”

    时刻保持偷听状态的林·狗·晚晚:“……”

    十多分钟后,到了御泉湾,阿晚把车停在小区外面,他在车上等,江织随周徐纺进去了,两人牵着手,从后面看确实是一对璧人,如果江织不骂他是狗的话。

    周徐纺一进家门就翻箱倒柜地找膏药,把柜子翻得乱七八糟,才找到一盒没有过期的膏药,还有一瓶药酒。

    她让江织坐在沙发上,自己站到沙发后面去:“你低头。”

    江织把她拉前面来,低头刚好到她腰的地方,他不老实,用头顶去蹭蹭。

    周徐纺按着他的头,叫他别动,倒了点药酒在掌心,揉抹开,弯腰把手贴在他脖子上,轻轻地打着圈按压:“这个是药酒,我的一个朋友送我的,对淤血很有效。”是霜降送的,只是她自愈能力很强,用得特别少。

    江织抬头:“男的女的?”

    “女的。”周徐纺拍拍他的头,“你低头。”

    江织手环在她腰上,又低头了。

    周徐纺又到了一些药酒在手里,再把掌心覆在他脖子上,轻轻推动:“会疼吗?”

    “不疼,凉凉的。”

    是她手心的温度,很凉。

    但江织觉得舒服,那种折磨人的舒服。

    周徐纺给他用完药酒,再贴了两张膏药上去:“好了。”

    她手刚拿开,被他抓着又按回去了:“你揉得很舒服,给我再揉揉。”

    他大脑在犯浑,在想梦里对她做的荒唐事。

    他动欲了。

    周徐纺还不知道,两只手都在覆在脖子上,心疼他手上,所以很轻很轻地给他揉。

    他突然问:“徐纺,你介意婚前同居吗?”

    周徐纺愣了一下,然后摇头:“不介意。”

    他怀疑她没听懂。

    “睡一张床的那种。”

    她脸是红了,但还是摇头,回答没有变:“不介意。”

    江织拉着她坐下:“你回答得太快了。”他说,很理智的态度,“这件事,作为女孩子,要深思熟虑。”

    周徐纺想都没想,就斩钉截铁地说:“你会帮我想,我都听你的。”

    她对他,全然信任,没有留一点私心、一点余地。

    江织却摇头:“就算是我,也不要什么都听我的,不要我提什么要求你都依着我,我会得寸进尺,然后,要是你哪天、哪件事不依着我了、不惯着我了,我可能就会觉得是你不对、是你不爱我了。”

    他说得认真,语气不像平常。

    周徐纺听得似懂非懂:“那我们不能婚前同居吗?”

    他说也不是:“如果你能确定,至少在深思熟虑后的某一刻能确定,你以后会嫁给我,会当我孩子的母亲,就可以。”

    周徐纺对婚姻还处在一知半解的阶段,这段话,她并没有理解透,就问江织:“那你确定了吗?”

    江织点头:“嗯,我确定了,所以我在等你。”他看着她,目光深邃,像仲夏夜里一望无际的星河。

    他是个随心所欲的性子,占有欲很强,会说这样的话,周徐纺很意外:“你说的这些话都好奇怪。”

    江织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在腿上:“是不是不像我?”

    她乖乖把手挂他脖子上:“嗯。”

    平日的他,会比较缠人,也爱撒娇,喜欢她哄他、宠他,要是她不听他话了,他有时还会恼。

    江织摸了摸她还在发烫的耳朵:“这些话都不是我本意,而是本应该由你母亲来教你,可你是一个人,没人教,所以只能我来教你。”他松手,在她耳尖上亲了一下,补充了一句,“虽然我也很想跟你同居,很想你事事依着我、惯着我。”

    最后面那句,才是他本意。

    只是,周徐纺孤身长大,他不忍心她懵懵懂懂,她自己一个人学着独立和善良,剩下的,他来教。

    他也觉得自己有病,分明是男朋友,却又当爹当妈的,想把她缺的,都补给她。

    周徐纺很感动,抱着他的脖子一直亲他脸:“江织,你真是好人。”

    “……”

    又被发好人卡了。

    江织晚饭在周徐纺这儿吃的,两人都不会做饭,叫的外卖,刚说完暂时不会同居的某人,又舍不得走了,哄着要周徐纺吻他,磨磨蹭蹭了很久才下楼。

    周徐纺家里除了睡觉换衣服洗澡的地方,剩下的都有摄像头,江织在的时候,她都关了,等他走了,她才打开,把电脑也开了,她住的楼栋、小区、小区外面也都有监控,她盯着电脑屏幕,江织哦车已经开远了。

    霜降上线了,海绵宝宝跳出来:“徐纺。”

    周徐纺心不在焉地答应。

    “江织已经走远了。”

    “哦。”她把目光从一台电脑上移到另一台电脑上。

    霜降有正事找她:“我查了一下,骆家那个养子。”

    “有查到什么吗?”

    周徐纺怀疑,她跟骆三,或者骆家,有一定的关系,那些断断续续的片段,可能是记忆。

    “能查到的,基本就是骆家对外的那一套说辞。”霜降懒得打字,用了合成的声音,“是骆家的管家从乡下抱来的,骆家收了当养子,染色体异常,天生带残疾,不会痛不会饿,还有语言障碍。”

    又是染色体异常,周徐纺拧了拧眉。

    霜降继续:“但一件事很奇怪,骆家上下没有一个人待见这个有缺陷的养子,为什么还要留着他,骆家可没有什么善人,不会无缘无故养一个外人,如果只是因为骆家这一辈没有男孙,完全可以领养一个正常的孩子,而不是一个被骆家人称之为‘弱智’的孩子。”

    周徐纺沉默了半晌,开口:“我只想到了一种可能。”

    霜降问:“什么。”

    “骆三是骆家的血脉。”

    ------题外话------

    ps:江织那番教育纺宝的话,总结起来,就是一句——女孩子不要爱得太无私。

    小娇妻们,先爱自己哦~

    我赶着更新,没查错别字哈,待会儿就查~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