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江织邀宠,纺宝说你不育呀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那场火是骆家人自己放的。”

    乔南楚‘啧’了声:“骆家人也是真够禽兽的。”

    不,是禽兽不如。

    江织最后往调好的酒里加了两块冰,摇晃均匀后,端起来,放到唇边。

    不等他尝尝,乔南楚就截了他的杯子,喝了一口,放下,再拿了个干净的高脚杯,给他倒了杯牛奶:“喝你的牛奶。”

    江织给他个冷漠脸,把酒抢回去了。

    “咣!”

    薛宝怡一脚踹开了门,进来了。

    乔南楚瞥了他一眼:“怎么了,这是?火气这么大。”

    他走过去,一把把江织手里那杯酒抢过去,仰头就干了:“我被人搞了。”

    江织踢他小腿,让他让开,从吧台的椅子上下来,去沙发上窝着。

    “谁搞你?”乔南楚嘴角噙着笑,颇为幸灾乐祸。

    薛宝怡气得不轻:“骆青和。”他把手机往桌上一摔,倒了杯酒,牛饮,“她为了把她堂妹从热搜上弄下来,就把我给搞上去了。”

    乔南楚捡起手机,瞧了一眼,乐了:“一夜驭二女?”

    微博的用词尺度真是越来越大了。

    薛宝怡一摔杯子,剑眉星目凶得不得了:“放屁!老子只跟她们搓了麻将,”

    “你一个大男人带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上酒店,只搓麻将,要是你,”乔南楚朝他仰仰下巴,“你能信?”

    不信。

    是男人都不信。

    问题就在这了,要是干了点别的,薛宝怡还不恼,偏偏他妈的就搓了麻将,这就不行。

    “所以我怀疑是天星给我下套,这俩艺人以前都是天星的,那天晚上除了她们两个,还有一个导演,一个制片。”

    躺在沙发上骄里娇气的人儿懒懒地接了一句:“监控坏了?”

    薛宝怡扭头看他:“你怎么知道?”

    江织道:“那是骆家的酒店。”

    薛宝怡无语了,千言万语就一个字:“艹!”

    骆青和这个娘儿们比很多男人都毒,说实在的,要是搞手段,薛宝怡还真搞不过她。

    “你的花边新闻就没断过,这次怎么这么大反应?”乔南楚调侃他,“你上个月不是还被拍到带了四个姑娘去游泳,我也没见你跳脚。”

    薛宝怡抓了把头发,很炸毛:“那怎么能一样,我自己胡搞瞎搞可以,别人搞我,不行。”

    这时,江织来了句:“骆颖和的新闻是我曝出去的。”

    薛宝怡一听,幽怨了,装模作样地冲他娇嗔:“织哥儿,敢情我是给你背的锅啊。”

    他不否认:“你公司是不是有部电影快上映了?”

    “是啊。”

    “刚好,拿出来炒炒。”

    次日,乌云密布,天不好。

    骆颖和发了道歉声明,她那个助理也出来澄清,说是自己有错在先。另外,有部分‘知情者’透露,该助理人品有问题,并且罗列出了她一二三四五件品德低下的事件,说得是有理有据。

    再加上水军、粉丝,骆颖和被洗得也差不多了,脏水全泼给了那位助理。又有薛宝怡在头条上顶着,这波公关处理,效果不错。

    天星的公关能力,一向是业内的翘楚,只是这一波刚平歇下去,又起了一波。

    还是骆颖和的暴力事件,剪辑视频里,她过往的八位助理,或多或少,全部遭受过殴打。另外,还有一份心理医生的诊断书,明明白白地写着,骆颖和患有轻微程度的暴躁症。

    这实锤一出来,前面做的公关,基本全部被推翻。

    水军和粉丝刚洗完,又黑了,吃瓜群众们乐了。

    哥被狠狠伤过,别撩我:“这是我见过的、最快的打脸。”

    胖怎么了吃你家米了:“自己有毛病,还说是助理人品有问题,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今天也是爱顾总的一天:“天星的艺人有毒吧,你们没发现吗?跟薛小二爷去酒店的两个女的,之前都是天星的,我严重怀疑二爷是被泼了脏水。”

    嗯嗯啊啊嗯啊按摩加我回复@今天也是爱顾总的一天:“姐们儿,你真相了!薛小二爷一次带四个姑娘都大大方方的,没理由带两个就躲躲藏藏啊。”

    薛宝怡的宝:“抱紧我小二爷,脱粉算我输!@帝都第一帅v”

    你猜我有没有穿内裤:“二爷的人设就是浪天浪地啊,不带姑娘上酒店,他人设就要崩了,我觉得,二爷是故意的@帝都第一帅v”

    我是一坨小公举:“早就看不惯骆颖和了,上次跟云生弟弟合影,她一个劲儿地往上贴,我的天,云生弟弟那时候还是个高中生!”

    妹妹你大胆地躺下:“有病就去治@骆颖和v”

    “……”

    骆颖和的微博下面,恶评如潮,她的粉丝也不敢吱声,怕被骂,就两个小时,脱粉了两百多万。

    薛宝怡原本在头条上挂着呢,这风波一来,他就给挤到第三了。

    第三怎么行?

    不行,他得发条微博。

    帝都第一帅v:爷就来蹭个热度,1月25号上映。

    后面附了一小段宝光贺岁电影的花絮。

    薛宝怡微博有两千万的粉,他也不是艺人,为什么有这么多粉呢?答案是——因为他骚啊,隔三差五上热搜,不是一般的骚呢。

    找打字员~加扣~84613~:“这波热度蹭的,很骚啊~”

    你眼睛里有星辰我眼睛里只有眼屎:“上次去游泳带了四个姑娘,这次上酒店居然才两个,差评!”

    王伟1246:“现在的女人都怎么了,这种货色还有一堆舔狗,真应该去看看眼科。”

    曾荡漾今天荡漾了吗回复@王伟1246:“嫉妒吧,肥宅,快点捶胸顿足大骂老天不公呀!”

    别叫我花痴叫我美男收割机回复@王伟1246“为了舔二爷,我选择瞎掉。”

    橙子皮太皮:“关于一夜驭二女,你都不解释一下吗?@帝都第一帅v”

    这位橙子皮太皮,被薛宝怡翻牌了。

    帝都第一帅v回复@橙子皮太皮:“爷为什么要解释?你们又不是我媳妇儿。”

    之后,盖楼如下:

    薛宝怡的宝:“我是你媳妇儿啊,你这个负心汉!@帝都第一帅v”

    我是薛小二爷家的小妾:“看我昵称@帝都第一帅v”

    我是薛小二爷家的第二房小妾:“看我昵称@帝都第一帅v”

    ……

    网上炒得天翻地覆,薛宝怡在干嘛呢?

    他躺在老板椅上,双腿乱蹬地在打游戏,开局才五分钟,他就顶不住了,开始嚎了:“队友!”

    “队友,队友!”

    “快扶我!”

    “你快来扶我!”

    手机那头的队友受不了了,耳朵疼,扯掉了一只耳机:“来了,别嚎了。”

    游戏界面上,扎着两个彩色辫子的队友去把这坑货扶起来。

    薛坑货一站起来,就开始告状,哦,薛坑货的游戏名叫一个帅字贯穿一生,队友是老衲法号你祖宗。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对面屋顶上,那个穿护士装的,他狙我!”

    老衲法号你祖宗:“躲我后面去,看我不一枪打爆他的头!”

    游戏里,穿着迷彩小背心的大男人躲在了扎两彩色辫子的女人后面,时不时探头去看。

    扎两彩色辫子的女人拿出awm和倍镜,瞄准。

    砰!

    ——你使用awm命中头部淘汰了joeper。

    说一枪爆头,就绝对不开两枪!

    这时候,不嘚瑟就不是人了。

    老衲法号你祖宗:“你爸爸棒不棒?”

    真棒!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你滚开,谁是你儿子?!”

    耳机里传来老衲法号你祖宗癫狂的笑声:“儿砸,快去舔包。”

    这一声儿砸,叫得那是相当顺溜。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回得也相当自然:“那你帮我打掩护。”

    老衲法号你祖宗:“放心去吧儿砸,爸爸会扛着98k和awm守护你的。”

    屏幕上穿着迷彩小背心的人儿贼溜溜地跑去舔包了。

    是个大肥包,舔完包,薛宝怡是有点慌的,你懂那种心情吧,装备越多越慌,尤其是菜逼,操作界面的手指都有点抖,他感觉他这局能进决赛圈。

    耳机里,女孩子的声音故意压着,有点粗。

    老衲法号你祖宗:“那里有辆摩托车。”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我来开。”自告奋勇,很有底气。

    老衲法号你祖宗:“你确定?”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再摔死你,我就是狗。”

    两人上摩托不到十秒钟……

    老衲法号你祖宗:“诶诶诶,你稳点稳点!”

    摩托车开始翻山越岭,摇摇欲坠,不走直线。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没事儿,摔不死。”

    刚说完,摩托车就翻了。

    游戏那头,方理想看了一下时间,开局才九分钟……嗯,还是没挺过十分钟。

    老衲法号你祖宗:“我又死了。”她都无力吐槽了,声音蔫儿蔫儿的。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嗯。”就是很淡定。

    老衲法号你祖宗:“我是被你摔死的。”还是要吐槽一下这个菜逼。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是吗?”当然还是很淡定。

    老衲法号你祖宗:“你是狗。”很生气。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汪。”很淡定。

    方理想退游戏了。

    没一会儿,那菜逼就微信找她。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再打一把。”

    老衲法号你祖宗:“不打了,我得工作。”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那好吧。”

    方理想把手机放下了三分钟,又拿起来了。

    你知道最尴尬的是什么吗?说好了要工作的人,又让薛宝怡在游戏里遇到了,他刚落地,还一把枪都没有找到,缩在柜子里瑟瑟发抖,一眼就认出了方理想那骚气十足的蛇形走位。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你不是要工作吗?”他开了全部语音,声音冷漠至极!

    声音一出来,那个扎两小辫子的吓了一跳,立马蹦远了,然后调整,淡定,淡定,接着,她也开了语音。

    老衲法号你祖宗:“嘿嘿,劳逸结合。”笑得非常假。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那为什么不跟我组队?”非常生气,非常不爽,只有一点点委屈,总之,他想用狙击枪打爆她的头。

    别做梦了。

    你没有狙击枪。

    你就算有狙击枪,两米之内、五枪以内,也别想爆头。

    老衲法号你祖宗:“我这不是想吃把鸡嘛。”带着他这个菜逼,这辈子都甭想吃鸡。

    老衲法号你祖宗:“那我就先走了?”她有一丢丢心虚。

    老衲法号你祖宗:“有缘江湖再见。”她还有一丢丢于心不忍。

    扎两彩色辫子的女人刚转身,迷彩小背心的男人就跟上去了,她走一步他跟一步,路上的急救包他都不捡,就跟着她。

    老衲法号你祖宗:“你跟着干嘛?”她有点烦他了。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我也走这条路。”他理直气壮。

    方理想就换了条路。

    好吧,后面那个跟屁虫还跟着。

    老衲法号你祖宗:“你怎么还跟着我?”她生气了!

    老衲法号你祖宗:“你别跟着我。”她真生气了!

    老衲法号你祖宗:“你一直跟着我,我队友会举报我的。”她非常生气!

    老衲法号你祖宗:“你别跟了。”她最后一次警告。

    老衲法号你祖宗:“你再跟着我,我狙你了!”真的,最后最后一次警告。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你狙吧。”他自暴自弃的架势,伤心欲绝语气,撒手撒脚地直接往地上一躺。

    这小可怜的样子……

    方理想下不去手啊,这一个月来,她一把屎一把尿地带着这个菜逼在游戏里求生存,又认了当儿子,感情还是有的。

    她搁下把枪。

    老衲法号你祖宗:“给你把枪吧。”

    老衲法号你祖宗:“你别跟着我了,我要去跑毒。”

    她刚转身,后面的人就被人一枪爆了头,死了。

    老衲法号你祖宗:“……”

    妈的,这股浓烈的自责感是怎么回事?

    这一把,方理想还是没吃到鸡,一直挂念着那个小菜逼,担心他心态崩掉,以至于她自个儿有点崩心态了,发挥很失常,被别人一枪爆了头,决赛圈都没进。

    她这奶妈的命啊!

    方理想上了微信,亡羊补牢地发了两条消息过去。

    老衲法号你祖宗:“还玩吗?”

    老衲法号你祖宗:“我带你啊。”

    方理想发的是文字,除了游戏里,她现在很少开语音,游戏里她也掐着声音,装模作样,毕竟,她还是个女明星。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不玩。”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没心情。”

    他也难得发语音了,跟游戏里一样,也掐着声儿,也装模作样,但还是听得出来,声音很蔫儿。

    果然,他心态崩掉了。

    方理想很自责啊,毕竟菜逼也是有尊严的,于是她决定送点安慰。

    “心情不好啊,那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于是,她用语音开始讲笑话了,捏着嗓子装一装温柔可爱。

    “我老板带两个姑娘去酒店,然后有人说他是去搓麻将,其实他是肾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边——

    薛宝怡:“……”

    妈的,要气死了!

    “他就不能真的去搓麻将?!”

    老衲法号你祖宗:“他要是去搓麻将,我把头拧下来给你当球踢。”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滚吧。”

    这条语音,火气很大啊。

    方理想有点懵逼了,这笑话怎么讲崩了,莫名其妙。

    老衲法号你祖宗:“你发什么脾气,我又不是说你肾虚。”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你一个女人,开口闭口就肾虚,不害臊吗!”

    害臊?

    绝地的职业狙击手就是狂,害臊是什么。

    老衲法号你祖宗:“我不是女人,我是你爸爸。”

    诶?方理想把语音再听了一遍,她发现了一件事情。

    老衲法号你祖宗:“你声音还真挺像我老板的。”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你声音还像那个姓方的女明星呢。”

    方理想吓得手机都快掉了。

    可不能掉马,她咳了两声,掐一掐嗓子,再矫揉造作了一点:“那真是巧了了~”

    这边,薛宝怡把手机一扔,生气。

    秘书小庄跟了薛宝怡三年了,还能不知道他有几根肠子?

    “二爷,”小庄是个小胖墩,长得很像福娃,脸上都是胶原蛋白,白白胖胖滑滑嫩嫩,“您打游戏又输了?”

    薛宝怡剜了小胖墩一眼:“方理想今天有没有来公司?”

    方理想?

    哦,那个新晋的织女郎啊。

    “我打个电话问问。”小庄就给方理想的经纪人拨了个电话,问完了,再回答,“来了。”

    薛宝怡往老板椅上一躺:“把她叫过来。”

    作为一个合格的秘书,小庄是不会问老板想干什么的,虽然他很好奇,非常好奇,好吧,他站门口,听到了也不能怪他。

    突然被叫来办公室的方理想是很慌的:“老板。”不知道是不是打游戏又被上司看到了?

    “你今天晚上有没有通告?”

    啊?

    方理想懵了一下,才回答:“没有。”估摸着是老板要给她派什么活儿,她立马亮出她的忠诚来,“老板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赴汤蹈火在所不——”

    “晚上跟我去酒店。”

    “咳咳!”卧槽!方理想被呛了一下,目瞪口呆了老半晌,心里的小九九开始飞速打起来。

    去酒店干什么?

    去酒店还能干什么?

    老板刚被拍到带两个女艺人去酒店‘搓麻将’,老板是不是也想带她去‘搓麻将’,卧槽,她不想跟老板‘搓麻将’啊。

    这一刻,方理想的心脏被吓得怦怦乱跳,但是,她必须很镇定:“老板,我不会搓麻将。

    薛宝怡心里哼了一声,脸上面不改色:“我教你。”

    方理想:“……”

    完了完了!

    出了老板办公室,方理想立马给周徐纺拨了个电话。

    “徐纺,徐纺!”

    周徐纺在吃东西,腮帮子鼓鼓:“怎么了?”

    方理想感觉天要塌了:“我感觉我老板他想潜我!”

    周徐纺知道潜是什么意思,她最近在看娱乐圈耽美小说,她说:“薛先生不像那样的人。”

    周徐纺觉得薛先生虽然有点骚浪……骚浪这个词,也是从娱乐圈耽美小说里看到的……她虽然觉得薛先生有点骚浪,但是薛先生只是吊儿郎当玩心重,人是不坏的。

    方理想还是很焦急,非常担心:“怎么不像,他都带四个姑娘去游泳、带两个姑娘去开房了!”

    也是哦。

    周徐纺立马倒戈了:“那你别去了。”好危险。

    方理想很为难:“人在职场不敢不从啊。”她这个织女郎的星路才刚走上坡,得罪了老总……不敢想。

    “那怎么办?”周徐纺也不知道怎么办。

    方理想想了想:“我去打把游戏冷静一下。”

    周徐纺挂了电话。

    “江织。”

    “嗯?”江织在给她舀汤。

    因为周徐纺饿了,所以十一点不到,江织就带她出来吃午饭。

    周徐纺用筷子戳了一个肉丸子,一口吃了,问江织:“薛先生是好人吗?”

    江织抽了张纸,给她擦嘴角的油:“不是。”

    “那他很坏吗?”

    肉丸子的油顺着筷子滴到了周徐纺手上,江织又抽了几张纸,给她擦手:“坏人,也谈不上。”

    那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啊?

    周徐纺把手机拿出来,把微博给江织看:“可他带两个姑娘去酒店了。”虽然有人站出来澄清,说是去搓麻将。

    周徐纺还是觉得带姑娘去酒店搓麻将也不好。

    “是去谈合作。”江织把她的手机拿过去,收起来,同她说,“网上的东西都是半真半假,看看就行,不能全信。”

    周徐纺对娱乐圈没多少了解,她不太懂:“那为什么不澄清?”

    “娱乐圈并不是很需要真相,要的是话题,而且宝怡也不是艺人,他本来就浪天浪地的,没什么名声可言,澄清还不如炒作。”周徐纺喜欢吃肉,素菜吃得少,江织拿筷子给她夹了一大坨青菜,还有一大坨胡萝卜,“他搞这一行,本来就不是为了赚名声,是赚钱。”

    有道理!

    周徐纺吃了一口胡萝卜……还是红烧肉比较好吃,她眼睛看着红烧肉,就看着,不夹。

    江织只好给她夹肉了,怕她吃得太油腻,他还叫了一碗清蒸水蛋:“鸡蛋羹要不要?”

    周徐纺低头吃肉:“我不吃鸡蛋。”

    江织倒诧异,她平时里十分好养活,什么都吃,很少会挑食:“还有别的不爱吃的吗?”

    周徐纺摇头,继续吃肉:“没有,我只不吃鸡蛋。”

    江织把那碗鸡蛋羹放到了自己面前。

    她嘴里的肉还没吞下去:“你吃了鸡蛋不可以立马亲我。”

    江织把鸡蛋羹推走,口气有点不满了:“那你还送我一车土鸡蛋。”成心不让他亲?

    周徐纺解释:“因为有营养。”

    她说的全是真心话:“你要多补充营养。”

    她还说,一本正经地说:“不补好身体,你会一直不育的。”

    真的不育而不能反驳的江织:“……”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