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黑无常大人惩治骆青和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我是地狱使者,黑无常大人。”

    明阳花眼一翻,要晕过去了。

    黑无常大人冷漠无情地命令:“不准晕。”

    快要晕却凭借意志力忍着不晕的明阳花:“……”

    黑无常大人以风一样的速度,从他的左边‘飘’到了右边,耳边有阴恻恻的声音:“你晕了,我就要索你的命。”

    娘呀!

    他一把掐住大腿,使足了劲儿,疼痛使他清醒,疼痛使他泪眼婆娑:“你要多少钱我都烧给你,你别老缠着我啊……”要哭了都!

    黑无常大人一刻都不消停,就像个吊死鬼一样,在他面前蹿上蹿下:“我没有缠着你,别人都看不到我,只有你看得到我。”

    见鬼了……

    他真要哭了。

    黑无常大人终于落地了,黑漆漆的一团朝他逼近:“知道为什么吗?”

    他瑟瑟发抖地摇头,双腿打着颤,往后挪啊挪。

    黑无常大人一本正经地说:“因为你骨骼清奇,是不一样的人,只有你这样的人才能看到地狱使者。”

    “……”

    最后知道‘真相’的他,眼泪掉下来。

    黑无常大人‘沙哑’的声音又响起:“所以,”

    还有所以?

    明阳花白眼又开始翻了,在晕倒的边缘挣扎,泪花在眼里打转,他为了不晕过去,把大腿都要掐青了。

    黑无常大人慢慢吞吞地说出了目的:“你被地狱使者选中了。”

    还说不是她缠着他?都选中他了!

    明阳花摇头,在风中颤抖,犹如一棵没有依仗摇摇欲坠的柔弱小树苗:“黑无常大人,我还不想死……”

    他才24啊,他还没娶媳妇,还没继承亿万家财……

    “不用死。”

    明阳花愣了一下。

    黑无常大人突然霸气,像电视剧里的大boss,一甩袖,单手背到身后:“你是我黑无常大人的人间使者,没有人敢让你死。”

    哈?

    明阳花呆住。

    黑无常大人看着着他,喊道:“人间使者。”

    他懵逼。

    黑无常大人再一次喊:“人间使者。”

    他继续懵逼。

    黑无常大人把声音往上一提,严肃了:“我在叫你。”她太投入,一时忘了掐嗓子,“人间使者。”

    声音还挺好听。

    明阳花抱着手,是抗拒的姿态,嘴上哆哆嗦嗦:“在……”

    黑无常大人一蹿,上了二楼的阳台,抬起一只脚踩在阳台上,她伸手,做出召唤的动作:“过来,黑无常大人现在有件事要交给你去做。”

    这只女鬼……啊呸,黑无常大人真的会飞。

    人间使者明阳花点头哈腰地上前:“请大人吩咐。”

    黑无常大人很满意,一对眼睛挤出了弯月的形状:“很好。”

    周徐纺的模仿能力超强,最近她看了一个耽美小说,叫《鬼差大人为何会这样》,讲的是一个高考失利的男同学,一时想不开,就去跳了楼,结果自己没摔死,却砸死了一个花样少年,那少年就这样成了冤死鬼,并一步步打败了无数冤死鬼,当上了地狱的鬼差大人,六年后,鬼差大人开始了他的报复计划,日日夜夜地纠缠那个断了他阳寿的男同学……纠缠纠缠着,就纠缠出了一段断袖情深。

    周徐纺刚刚表演的桥段,就是鬼差大人与那男同学初次见面的桥段,她饰演年下攻——鬼差大人。

    不错不错,演女鬼,她天赋异禀。

    七点半,宾客都已入座,快开席了江织才露面,三步一喘五步一咳,由人搀着从楼上下来。

    阿桂俯身,在江老夫人耳边道:“老夫人,小少爷下来了。”

    江老夫人立马把身边的长孙江孝林打发走,把椅子挪出来,垫上一张皮草:“织哥儿,快到奶奶这儿来坐。”

    江孝林习以为常,面不改色地换了一桌入座,倒是他的父亲江维开脸色有些不好。

    这老夫人,偏爱得太过了。

    江织拖着脚步,走得实在慢,往那椅子上一坐,躺着喘了喘,就开始咳:“咳咳咳咳咳……”

    苍白的脸因为咳嗽,染了几分绯色,加之那模样生得精致,美色入骨,倒真是我见犹怜,偏偏,眼神清贵桀骜,没有一丝女气,娇得恰到好处,也傲得恰到好处。

    先不说江家的小公子怎么娇贵不好相与,但这帝都第一美人的称号,是实至名归,他一来,这屋子里男人女人们的视线,就扎在他身上挪不开了。

    “咳咳咳咳咳……”

    美人一喘一咳间,桃花眼就腾起了雾,泛起了氤氲。

    艹!

    这妖精!

    薛宝怡在隔壁一桌,看着都觉得心肝疼,他这种钢铁大直男都要受不了了,江织这幅皮囊啊,当真勾人。

    “怎么咳得这么厉害?”江老夫人嘘寒问暖之后,吩咐身边的桂氏去拿暖手的炉子来,心疼之色溢于言表。

    江织有气无劲儿,眼皮虚合着,嗓音不大,只是他一开口,旁人就都静了,听得见他病恹恹的话:“大概是前阵子被人推下海,落了病根,这天一潮就咳得厉害。”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提起这件事……

    “亲家公,”江家老夫人脸色说冷就冷了,目光一转,定在骆家老爷子身上,“这件事你怎么看?”

    院子里突然噤若寒蝉。

    这祖孙俩,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秋后算账呢。

    骆怀雨坐得笔直,面不改色:“凶手已经落网了,不日就会开庭审理,一定能还织哥儿一个公道。”

    江家和骆家是姻亲,江老夫人把事情搬到明面上来,确实让人意外,怪不得都说江家老幺是老夫人的眼珠子,谁也动不得。

    “要是我没记错,”江老夫人停顿了一下,目光朝向了骆青和,“那凶手是青和手底下的人吧?”

    骆青和搁下茶杯,站起来说话:“是的江奶奶,也赖我,管教不好。”

    语气温和,她有示好之意,也算给了江家一个台阶,低个头,想把这事揭过去。

    可江老夫人没这个打算。

    “当然赖你。”老夫人冷着脸,当着众人的面突然发难,语气强势,咄咄逼人,“不止你,还有你父亲,作伪证就罢了,还故意烫伤了手,几次三番地混淆视听,你们骆家这么不想我们抓出凶手到底是几个意思?”

    这下态度摆明了,这事儿揭不过去,骆家必须要给一个交代。

    骆青和面露难色,走上前回话,平日再怎么傲气清高,在江家也得敛了爪牙,轻声细语:“江奶奶您误会,我父亲是无意,并不知道凶手是谁。”

    江老夫人哼了一声,板着脸,冷硬不吃:“我不管你们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破案找凶手是警方的事,你们那套无罪论跟他们去说,我一个老婆子也不会断案,我就知道你们骆家同这件事撇不清关系。”

    桂氏从屋里拿来了毯子。

    江老夫人接过去,给江织盖上,继续道:“既然撇不清,那就别撇了,我家织哥儿因为这件事受了不少苦头,他那身子你们也都知道,经不起折腾,我不为难你们,你们骆家就当众赔个礼,再送几株补身子的药材,不为过吧?”

    “咳咳咳……”

    江织偶尔轻咳,他没精神,恹恹欲睡,好似这事与他无关。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这礼骆家得赔,骆家除了老爷子骆怀雨,就来了唐想和两个孙女,是以,骆青和出了面。

    “当然不为过。”她走到江织身旁,垂着眼,当众赔礼,“对不起啊江织,没有看好下属我也有责任,我向你陪个不是。”

    责任只是没有看好下属。

    她自然不承认这事与骆家有关。

    原本耷拉着眼皮的江织突然掀了掀眼睫,口吻轻描淡写似的:“你就是这么给人赔不是的?”

    他说完,捂嘴轻咳,分明是个弱柳扶风的病秧子,这不咸不淡的一句话,却把气场拿捏得死死的,大有一股‘今天不让爷满意了就别想走出这个门’的架势。

    骆青和强撑的笑脸挂不住了,原来这寿宴是要给她骆家瞧瞧脸色的,这礼不赔足了,这件事恐怕也没完。

    这腰不弯也得弯了。

    她鞠了个躬,九十度弯腰,对江织道:“抱歉。”

    江织把世家公子的脾气摆出来,瞧都没瞧她一眼。

    这怕是骆家大小姐头一回向人低头吧。

    骆青和双手垂在身侧,紧握着,几秒之后才直起身,脸色很快恢复如常。

    大家以为这事也就到这了,不,账还没算完,江老夫人一手端着茶杯,一手拿着茶盖,有一下没一下地拂着面儿上的茶叶:“常德今儿个怎么没来?”

    骆青和回:“我父亲出了点意外,人还在医院。”她是聪明人,知道江老夫人是几个意思,“我就代我父亲也给织哥儿赔个礼吧。”

    她是小辈,赔礼也不算太折了她骆家的面子。

    江老夫人却笑了一声:“你哪能代他,子不教是父之过。”老夫人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看向骆怀雨,“亲家公,你觉得呢?”

    一句话,骆怀雨的脸色就变了。

    今个儿除了与江家不和的陆家没到场,帝都有头有脸的可都在这,让他一个七十好几的长辈给江家的老幺赔礼道歉,江老夫人这是要他骆家颜面扫地。

    宾客们都不作声,就看戏。

    这时,有个声音从外头传进来:“我觉得江老夫人说得很对,这礼得赔。”

    是年轻的女孩子。

    江老夫人抬头望去,诧异:“陆二小姐怎么来了?”

    大家也奇怪,陆家二小姐怎么也来了。

    陆家和江家势同水火,这些年来,两家私下从来不往来,拜帖也会下,但两家都默契地只收不赴。

    陆声笑得像个无害乖巧的邻家小姑娘:“我爷爷年纪大了,腿脚不利索,就把我差使过来了。”她走进来,拉了椅子坐下,手撑在圆桌上,支着下巴冲骆怀雨眨眼睛,语气顽皮地说,“骆爷爷,您赶紧道个歉,道完歉就开饭,我这还饿着呢。”

    比起江家,陆声更讨厌骆家,江家摆这寿宴就是让大家来看骆家笑话的,哪能少了她。

    陆声娇俏地催促:“快些,骆爷爷,大家都饿着呢。”

    帝都四大世家的江家、陆家,还是头一回站在一个阵营里。

    骆怀雨手里茶杯都要捏碎了,脸色铁青地站起来,面向江织,弯腰欠身:“都是老头子我教导无方,对不住了。”

    这腰一弯,从明儿个起,这骆家就是整个帝都的笑柄了。

    江织捂嘴咳着,‘无暇’表态,让他一个七老八十的长辈弯了十几秒的老腰。

    席间,有几个不懂事的小辈们,没忍住,交头接耳地戏谑取笑,骆家祖孙三人,各个脸色难堪。

    “咳咳咳咳咳……”

    江织又开始咳了。

    江老夫人赶紧给他顺气:“咳得这么厉害,怕是那海水伤了肺。”老夫人又看向骆怀雨,一口一个亲家公,“亲家公啊,我听说你那有株灵芝,既然你也想弥补我家织哥儿,不如就把灵芝送过来给他补补身子吧。”

    骆怀雨:“……”一口老血卡在了喉咙里,不上不下,脸都憋红了。

    那几个不懂事的小辈,笑得更不懂事了。

    帝都谁不知道,骆家有株宝贝灵芝,是真宝贝,有钱都买不到的那种,骆家从一个盗墓的手里收过来的,陆家的大公子身体也不好,陆家老太曾经去骆家讨过药,开出了五千万的高价,骆家也没卖,这番江老夫人却要空手套白狼。

    不管是论财力还是势利,骆家都矮江家几个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礼也赔了,这‘补偿’,忍痛割爱也得给。

    骆怀雨青着脸:“我明天就叫人送过来。”

    江老夫人这才满意了:“吩咐下去,开席吧。”

    这账到这里就算算完了,可菜还没上来,又起了骚动。

    “啊!”

    是一声尖叫。

    众人回身看过去,就见从天而降的一股水柱汹涌地喷下来,刚好,对准还没来得及回座位的骆青和。

    那水柱不小,骆青和瞬间被冲力推到,撞开一把桌子,摔到了地上。

    刚好,薛宝怡就坐那一桌。

    “卧槽!溅我身上了!”

    他跳起来,赶紧躲开,并且嫌弃地跺跺脚上的水。

    这大冬天的,那水冰得刺骨,变故发生得太突然,毫无预兆,大家还没反应过来,骆青和就已经被水喷得站不起来了。

    江老夫人赶紧让人搀着江织往后退,省得被殃及了,问旁边的江川:“怎么回事?”

    管家抬头看看那水柱,好像是从楼顶喷下来的,上面暗,什么也瞧不清。他摇头,也搞不清状况。

    水柱还在对着骆青和猛喷,她眼睛都睁不开,蜷在地上打滚,打理精致的妆发全部乱了,像个狼狈的疯子,终于忍不住,开始叫了。

    “停!”

    她刚张嘴,那水柱就趁机往她嘴里灌。

    “咳咳咳……快停下来!”

    “爷爷,爷爷!”

    水流把她脸都冲僵了,鼻子和嘴巴里全是水,头发湿哒哒地粘在脸上,外套的扣子在她挣扎时就脱开了,里面是正红色的礼服,因为水柱的冲力,裙子被撩了起来,露出了穿着肉色丝袜的大腿。

    骆家的大小姐,怕是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

    她毫无形象地抱着脸大叫:“啊——啊——啊——”

    没有谁上前,天寒地冻的,大家都躲得远远的,一滴水都不想沾。

    这水柱喷得又远又大力。

    周徐纺很满意,眯着一只眼睛瞄了瞄,对准骆青和的脸,发射——

    “啊——啊——啊——”

    哼,让你泼别人酒!

    再眯了眯眼睛,她对准骆青和的大腿,发射——

    “啊——啊——啊——”

    你的走狗让江织喝海水,我就让你变成落水狗!

    哼!

    周徐纺再对准,再发射——

    “啊——啊——啊——”

    骆青和一只手抱住头,一只手去扯裙子,还是晚了,肉色丝袜下湿透了的内衣若隐若现……

    周徐纺一只手拿着水管,一只手捂嘴,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

    楼下,乱得一塌糊涂。

    骆青和叫得很惨烈,很狼狈,在水柱把她裙子冲起来的那一刻,她就没有理智了,水流太大,她睁不开眼,也站不起来,只能大喊大叫地呼救。

    “爷爷!爷爷救我!”

    “快停下来!”

    “快停啊!”

    这么毫无形象、颜面尽失的骆家大小姐,在场的众人也都是第一次见,平日里高高在上得很,这冷水一浇,不也只有尖叫的份。

    唐想走到骆怀雨身边,低声说了句:“有人在楼上。”

    骆怀雨沉着脸,喝斥了一声:“颖和,快去把你堂姐扶起来!”

    骆颖和愣了一下,立马往后躲:“我不要,好冷。”

    自家人都不上前,还指望别人上前?骆青和平日里清高冷傲,商场上又狠辣独断,院子里大多是等着看她笑话、看她出丑的人,谁会上前去沾一身冷水?

    这时,江老夫人发话了:“去把骆小姐扶起来。”

    江家的下人这才去扶人。

    只是扶起来没用,那水柱跟长了眼睛似的,就盯着骆青和一个人喷,而且喷得很准,就喷脸和大腿。

    这人刚扶起来,又被水冲倒了。

    “楼上有人在搞鬼。”骆怀雨起身,怒目看着江老夫人,大发雷霆,“你们江家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

    这解释,现在也给不了。

    江老夫人先陪了不是,下令护着骆青和,继而又吩咐下人:“你们几个去把宅子的出口堵住,你们几个把客人都带到屋里去。”都安排好后,再道,“江川,你上楼顶去看看,是谁在上面闹事。”

    江川应了话,往楼上去了。

    就在这时,有人跳出来说:“我知道是谁。”

    是明家的老六。

    “小六,你给我回来!”这个不安生的!明松定赶紧把自家的傻儿子拽回去。

    他这儿子跟地主家的傻儿子似的,还在嚷嚷。

    江老夫人听见了,便问:“明小公子觉得是谁?”

    明阳花大声道:“是地狱使者黑无常大人。”

    众人:“……”

    明松定扶额,他是上辈子造了孽,生了这么个玩意,明家也不是暴发富起家,世世代代从商,家底不错,也不知道哪个环节弄错了,这辈出了这么个‘傻子’。

    明·傻子·阳花牢记他身为人间使者的任务,站出来,振振有词道:“你们别不信,我是人间使者,能看到鬼差,在上面喷水的,就是黑无常大人。”这一刻,他竟觉得自己是那么牛逼,语气不禁高亢了,“黑无常大人说了,这个女人罪孽深重、无恶不作,索命之前,要先惩罚她一下。”

    “……”

    众人都看他,像在看智障。

    明松定恨不得扒个洞钻进去,顺便把这个智障儿子也埋了,气得胡子都要竖起来了:“你胡说八道什么,还不给我闭嘴!”

    明阳花不闭嘴,他还没说完:“黑无常大人还说了,你们骆家犯下的罪孽下面都知道了,也都记着,不是报应不报,是时候未到,让你们骆家仔细点,天黑别出门,也别再出来害人了。”

    就是这一刻,明阳花对黑无常大人的敬佩之情,突飞猛涨。

    当然,他还是怕鬼的,所以黑无常大人的吩咐他不敢忘。他挺直后背,面向众人,慷慨激昂地道:“还有你们也是,黑无常大人说了,不要作恶,不然,她会一个一个去找你们。”

    他爹要崩溃了。

    “小六!别乱说话!”

    明阳花信誓旦旦:“我可没有,就是黑无常大人,不信等那管家下来你们问问。”

    众人心想,明家这个八成是中邪了,前阵子不是在海边也被‘女鬼’吓到了吗,还进了医院,从那之后就总说自己能看到鬼,估计是精神失常了。

    明家该请个道士了。

    再说楼顶。

    江川刚上顶楼,就看见一个黑影,他大喝:“谁在哪里?!”

    那个黑影转过身来。

    江川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鬼、鬼……”

    黑漆漆的一团,唯独一双眼珠子是血色的,发着幽幽的光,头上还有湿漉漉的东西在往下滴。

    哦,是周徐纺‘玩水’玩嗨了,被呲到眼睛了。

    她把水管扔了:“我不是鬼。”

    “你——”

    没说完,江川瞠目结舌,动不了了。

    就一眨眼的功夫,那只鬼就‘飘’到了身边,他整个人被定住了,瞳孔放大,恐惧至极。

    耳边,那个声音低低的,她说:“我是黑无常大人。”

    说完,她又‘飘’走了,还是一眨眼功夫,消失不见。

    十几秒后——

    “鬼啊!”

    江川是哆嗦着腿跑下来的。

    江老夫人见人下来了,立马问:“江川,怎么回事儿?”

    腿一软,江川就坐在了地上,他大口喘气,头上大汗淋漓,目露惊恐:“老……老夫人。”

    “惊慌什么,是谁在上面?”

    江川也六十多的人了,这么一吓,快要晕厥,他嘴唇发白,结结巴巴道:“她她她说,她是……她是黑无常大人。”

    明阳花抱着手,哼哼了一声,语气不禁有小骄傲了:“看吧,我就说了,是黑无常大人。”

    是法力无边的黑无常大人呢!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