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周徐纺霸气绝地反击!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查一下,是谁在乱入?”

    路宁迅速敲动键盘,屏幕上一屏幕的代码在不停地滚动,定格后,她点击enter键,进入!

    卧槽!

    路宁晕死:“是千位数的密码。”她切换了入口,开始破解,速度太快,她快跟不上了,“这是个高级黑客,乔队,我需要协助。”

    乔南楚把技术组的同事叫过来:“姚安,你先停下来,配合路宁。”

    姚安连接电脑,活动活动手指:“ok。”

    整个办公室,就听见敲击键盘的声音,快得催人心跳加速。

    乔南楚走到一旁,连线了缉毒队的萧队:“监控被人截了,可能是陷阱,让子豪立刻归队。”

    如果是贩毒团伙故意设计,极有可能是卧底暴露了。

    萧队会意了:“谢了,我这就让子豪归队。”

    代号0893,名:焦子豪,三十八岁,男性。

    除了他的直属上司萧队,只有乔南楚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和身份。

    “乔队!”路宁喊道。

    乔南楚挂断电话,回了办公室,他瞧了一眼,路宁的电脑屏幕,上面满屏的海绵宝宝……

    又是这玩意儿。

    李晓东觉得匪夷所思了:“难道我们又碰上老冤家了?”

    老冤家还能是谁?

    ——三天两头光顾他们刑事情报科的那个跑腿人黑客。

    路宁活动两下酸麻的手指,就事论事:“她跟姚安两人配合才能勉强跟上,还破不了她的密码,这个作风和手速,的确很像霜降。”

    李晓东盯着那一屏海绵宝宝看了又看:“他不是跑腿人吗?什么时候加入了贩毒团伙?”

    姚安插了一嘴:“可能是受雇于他们。”

    “技术组,”

    乔南楚开口了。

    他敲了敲桌子,直接下达指令:“全部停下手头的事,先把这个海绵宝宝给我揪出来。”

    “yessir。”

    这个点,华灯初上,纸醉金迷。

    刚切完杀青的蛋糕,酒吧的重金属乐就响了,剧组的一个男演员在台上打碟,镭射灯忽闪忽闪,气氛嗨到火爆。

    方理想热到怀疑人生,她把花袄子脱了,还是热,她有是多蠢,穿袄子来酒吧也就算了,还在袄子里面穿了一件毛衣。

    她倒了杯冰啤,一口干了。

    这时,左边上方的位置,有人喊他:“方小姐。”

    方理想扭头,露出了标准的职业假笑:“林总。”这不是那位一夜敲了两位女演员房门的投资人吗?

    膀大腰圆,脑满肥肠。

    叫林什么来着,哦,叫林谦逊。

    浪费这个‘人模狗样’的名字了。

    林谦逊正了正领带,端出了商业精英的做派:“我可以坐这吗?”

    她能拒绝吗?

    投资人就是爹就是妈。

    她不能拒绝,继续职业假笑:“可——”

    右边上方,有人抢话:“不可以。”

    这声音……

    方理想扭头:“老板。”这也是爹,这也是妈啊。

    《无野》是江织的电影,薛宝怡自然投了钱,也是投资人之一,这杀青宴他会来也不奇怪。

    薛宝怡是个发型狂魔,又换发型了,头上整了点蓝,右边耳朵上还戴了颗耳钻,穿着机车风的外套,往那里一站,就是整个酒吧最靓的仔。

    他伸了个手,指方理想旁边:“那是我的位子。”

    薛小二爷的花名,在娱乐圈也是响当当的,毕竟是薛家出来的,是帝都的‘王孙公子’,林谦逊当然要敬个三分,连忙举杯赔罪:“原来是薛小二爷的人,失敬了失敬了。”

    薛小二爷摆摆手。

    林谦逊赶忙退下了。

    这真是个看钱说话的世界啊,方理想颇有感触,感触完,跟薛宝怡说:“老板,林总好像误会了。”

    薛宝怡大长腿跨过她伸着的腿,把她的花袄子拿开,坐下了:“误会什么,整个宝光都是我的,宝光的员工当然也都是我的人。”他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方理想,“包括你。”

    方理想:“哦。”

    薛宝怡拨了拨骚气的刘海,叫道:“员工方理想。”

    “……”

    这口气,皇帝似的。

    员工方理想:“在,老板。”

    他抱着手靠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用眼角看人,眼神宛如独得龙恩的宠妃,吩咐:“给我倒酒。”

    搁方理想,她就是殿前伺候的小太监:“是,老板。”连忙倒上好酒。

    薛宝怡美哉美哉地喝着小酒,时不时使唤身边人拿个水果什么的,不甚快哉啊,懒懒地抬抬眼,刚好瞅见江织从座位上站起来。

    他问了句:“织哥儿,你去哪呢?”

    江织也不理他。

    他起身过去,走了两步,回头把方理想叫上:“你跟上。”省得又有不长眼的过来打她主意。

    “哦。”殿前小太监方理想亦步亦趋地跟上去。

    薛宝怡大步流星,过去拦了江织的路:“你就走?”这杀青宴,他可是主角,哪有撂摊子的理。

    江织兴致索然:“八点半了。”

    “才八点半。”

    他心不在焉,眼神雾蒙蒙的,心不在这:“周徐纺那边九点结束,我要过去接她。”

    好吧。

    他真是一刻都离不得周徐纺。

    这时,电话响。

    江织接了,是乔南楚,说了什么他也没听清楚,台上打碟的声音太大,他听着烦躁不已:“有点吵,你大声点。”他拿了张卡给薛宝怡,“帮我结账。”

    说完,他直接往外走。

    电话里,乔南楚言简意赅:“周徐纺有麻烦。”

    江织脚步停下:“什么意思?说清楚。”

    “是缉毒队的案子,我们的卧底发了密报,通知今晚有毒品交易,刚刚我底下的人查到有第三方介入了,介入方很有可能是周徐纺的搭档。”

    周徐纺从来不碰非法交易。

    是陷阱。

    江织快步往外走,他眼里神色已扰,问道:“几点,在哪里交易?”

    “九点,景明路。”

    九点,景明路。

    周徐纺的确去那里跑任务了。

    江织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南楚,帮我。”

    即便知道乔南楚也有身为警察的立场,他还是开了这个口,没办法,周徐纺是他的命。

    乔南楚没有迟疑,嗯了一声:“缉毒队那边好说,但我怀疑,还有人在暗中,最好能阻止周徐纺去景明路。”

    “有任何情况,联系我。”

    挂断后,江织拨了周徐纺的电话,打不通,是关机状态,她跑任务的时候,一般都不会开机。

    江织深吸了一口气,走进冬日的夜色里。

    车停在酒吧的外面,阿晚下车:“老板,你怎么就出来了?”

    江织拉开车门坐进去:“去景明路。”

    八点四十五。

    刑事情报科的办公室里很静,只有键盘飞快敲击的声音。

    姚安突然惊喊一声:“乔队!你快来看。”

    乔南楚把抽了一半的烟按在了烟灰缸里,起身过去。

    姚安把屏幕上移动的红点拉大,标了一条线路出来:“这个跟踪定位器移动的方向刚好是景明路。”

    不是警方的定位器。

    “这是谁发过来的?”

    “一个陌生ip。”

    监控刚被截了,就发了定位过来,几个意思?

    这是挑衅警方呢?还是借刀杀人?

    乔南楚摩挲着下巴,思忖了片刻:“先把定位发给萧队。”

    “ok。”

    八点四十六。

    for总部,一眼望过去,全是电脑,里面装修很数字化,三面投影,一面监控墙,几乎隔几步,就有一台触屏的显示屏。

    for成立才半年,已经是国内最大的跑腿公司。

    “老大。”男人三十多,格子衬衫,戴着眼镜,坐在电脑前,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移动,“定位已经发给警察了。”

    被唤作老大的男人,寸头,国字脸,浓眉大眼,很高很壮,他是for的负责人阿win,手上纹了花臂,额角有一块硬币大小的疤,他是收账起家,有过八次前科,在圈内很有名,因为够狠。

    阿win走过去,手撑在桌子上,袖子挽着,整个花臂露出来:“痕迹都处理干净了没有?”

    “我办事您放心。”

    再确认了一遍,阿win才移步到资料柜,挪动了上面唯一的一本英文书,然后柜子移动,露出一扇门来,他走进去。

    “张总。”

    女人坐在老板椅上,背对着,只看得见她脚下一双细长的杏色高跟鞋:“办妥了?”

    阿win点头答是:“定位就在货上面,已经发给警方了,这次一定可以人赃并获。”

    女人手搁在椅子扶手上,敲着:“人赃并获那是警方要做的事,你们要做的事是让那个z有去无回。”

    “人已经派出去了,您放心。”

    八点五十九,景明路。

    对面的公园里广场舞的音乐震耳欲聋,隔着一条街,这边小巷子里冷冷清清,只是偶尔有行人路过。

    缉毒队的便衣们便混在那些行人里,‘不经意’打道而过。

    九点整——

    路边摆摊买氢气球的男人动了动耳麦,低声道:“一号位,目标出现!”

    隔了十米。

    绿化带旁坐着的一对情侣站起来,男人拉了拉帽子,低头:“二号位,目标出现!”

    再隔十米。

    “三号位,目标出现。”

    明景路二十八号,是街尾,只有一家关门闭户的幼儿园。

    那里,就是交货地点。

    目标已经出现,一米七左右,很瘦,黑色上衣,黑色裤子,黑色帽子,黑色口罩,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手提包。

    旁边的烧烤摊上,男人放下啤酒瓶,摸到腰间的枪,开耳麦:“萧队,目标靠近。”

    缉毒队的指挥萧队,就站在幼儿园对面的小卖部,把手里的烟扔了,走出小卖部:“全队准备。”

    目标已经停在的幼儿园门口,等了十五分钟,并没有人前来接应,目标似乎很犹豫,徘徊了四次,放下包,撤离。

    所有暗中的缉毒警全部准备就绪。

    萧队喊:“1——”

    “2——”

    “3!”

    “拿人!”

    一声令下,二十几名便衣缉毒警持枪而上,最前面的副队大喊一声:“别动!”

    仅五秒,目标就被包围了。

    对方显然惊住了,愣愣地站着,鼻梁上戴着一副很大的眼镜,整个脸都包得严严实实。

    萧队手里拿着枪,逼近,眼睛死死盯着目标的手,半点不敢大意,喊道:“举起手!”

    目标没有犹豫,立马举手了。

    萧队再逼近,又道:“抱头,蹲下!”

    目标很配合,抱头就蹲下了。

    萧队示意。

    副队立马会意,上前去验货,一打开黑色手提包,副队愣了。

    萧队问:“什么情况?”

    “不是货。”

    “那是什么?”

    副队把包倒提起来,一股脑把里面的东西全倒出来:“是ad钙奶。”

    全体缉毒队:“……”

    什么情况?!

    扫毒行动扫出了一堆ad钙奶?

    离得最近李霄一脚踹把目标踹坐在了地上:“你谁?”

    目标一屁股坐下,眼镜掉了,帽子也掉了,抬起脸,脑门上有豆大的汗,哆哆嗦嗦摘了口罩:“我我我叫王大海。”

    王大海裤子都湿了,尿的。

    这么怂,这明显是个托儿!

    萧队蹲下,把人擒住,拷上手铐:“谁叫你来的?”

    王大海一副吓哭了的表情,很委屈,很伤心,也很害怕:“是、是黑无常大人。”

    ------题外话------

    **

    先发4000,我再去写一更,十二点更。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