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阿纺霜降双双掉马?(二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家景园403。

    ——那个海绵宝宝的老巢。

    乔南楚把烟掐了,扔进垃圾桶,门卫给了钥匙,他插进钥匙孔,轻轻一拧——

    铃铃铃铃铃!

    是火灾报警,突然响了。

    他动作停下来,往走廊里看了一眼,警报还在响,楼梯里渐渐有骚动,偏偏这个时候……

    他收回手,转身,往楼梯跑。

    家景园303,温白杨住那儿。

    他跑到三楼,见她门紧闭着,先发了短信,半分钟没得到回复,等不了了,直接拿了灭火器,砸门,没砸几下,开了。

    这门不结实,也该换了。

    他一脚踹开了,温白杨刚从浴室出来,见了他,嘴里的牙刷掉地上了,她用手擦了一把嘴上的牙膏泡泡,用唇形喊:“楚哥哥。”

    她还穿着睡衣,小熊款的。

    乔南楚不自然地挪开视线,拿了沙发上的外套,给她裹上:“先跟我出去。”

    她用手语,问:“怎么了?”

    “警报响了。”

    她听不到。

    火灾警报,她听不到。

    所以,他没去确认情况属实不属实,身体就做了本能反应,砸了她家的门,把她带出来。

    然后,李晓东就看见自家队长牵了个姑娘下来。

    竟是如此戏剧啊,李晓东忍不住瞟那姑娘:“乔队,这……”

    什么情况?

    乔南楚没有解释,直接问姚安:“警报怎么回事儿?”

    姚安道:“保安已经过去查看了。”

    “下面呢?”

    “小区的住户都在这里,没什么异样。”

    因为火灾警报,小区里的人全下来了,乔南楚叮嘱过门卫,关了外出的门,住户全部聚在下面的空地上,吵吵嚷嚷的。

    乔南楚把温白杨的外套拉链拉好:“在这里等我,嗯?”

    她点头。

    他把她安顿在安全的地方,又上楼去了。

    李晓东和姚安一人守住一个出口,保安在最外围看着。李晓东边观察现场,还不忘八卦:“小姑娘,你贵姓啊?”

    温白杨指了指自己的喉咙,摇摇头。

    不会说话?

    邢副队说的那个情妹妹!

    李晓东觉得自己可能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奸情。

    一刻钟后,乔南楚下来了,警报也停了。

    姚安上前:“怎么样,乔队?”

    他耸耸肩:“人跑了。”

    李晓东也凑过去问:“是霜降的窝藏点吗?”

    “嗯。”

    “电脑资料还在不在?”

    “晚了一步,都被销毁了。”

    温白杨攥紧的手松开了,背过身去,长舒了一口气。

    “火灾警报是假的,肯定是霜降故意弄的,好借机逃跑。”李晓东哼了声,有点不甘心,“太狡猾了,又让他钻了空子。”

    乔南楚就淡定多了,手指上圈了个皮筋,转了两转:“也不算一无所获,至少,确定她的性别了。”

    刑事情报科追查对象的榜首人物——大名鼎鼎的黑客霜降,居然是个女的。

    九点五十八。

    for总部。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的人,伤残程度……嗯,有点严重。

    江织手里那根高尔夫球场已经被血染红一半了,他拿着拄在地上,敲一下,血滴一下:“别再爬起来了,再打,我就不保证你们还能治得好了。”

    for的兄弟们伤的、没伤的、残的、没残的、站的、躺的,都杵着不动,不敢上前了。

    z不伤人,小打小闹。

    可这个男的就凶猛,他招招都跟杀人似的。

    六十几个弟兄,都不敢贸然上前了。

    形势不妙,阿win立马大喝了一声:“都杵着干什么!谁能把他们两个拿下,赏金随便开!”

    重赏之下,当然有不怕死的。

    不少人蠢蠢欲动地之后,迈出了脚,往前逼近,有的拿了电棍,有的拔了匕首,这是真要拼命了。

    周徐纺担心江织体力不支,推他:“你先走。”江织不同,他肉体凡胎,再能打,体力也有限。

    江织目视前方:“别分心。”

    她转头看他,凶了表情,吼:“你先走!”

    江织把她的脸掰回去,满手的血沾了她一口罩:“别看我,看刀!”

    周徐纺就是看他,急红了眼睛:“你在这里,我怎么能不看!”

    他在这,她根本没办法全心应敌,怕别人打他,怕别人偷袭他,怕他大意不敌,怕他筋疲力尽,怕他的背后,有人逼近。

    她顾不上自己。

    就在她的后背,就在她分神去看江织的时候,突然一把匕首刺过来,江织顾不得面前逼近的人了,腾出手去拉她。

    他手一伸出去,一把匕首就刺过来了,他先推开她,再收手,晚了一点,他匕首的刀锋擦过他的手臂,划破衣裳,割了一刀,伤口很浅,血渗得不凶,却还是沾湿了衣裳。

    江织没管:“不要紧,小伤。”

    怎么会不要紧,都流血了。

    周徐纺眼睛瞬间红了,她推开江织,几乎一眨眼时间就移到了持刀的那人前面,速度快得让人眼花缭乱,那人根本没看清她怎么过来的,愣神时,就被夺了匕首,一抬头,看见一双猩红的眼睛。

    “你——”

    周徐纺抬起手里的刀,冲着那人的心脏,狠狠扎下去。

    江织立马截住她的手,几乎抓不住,让那匕首往下滑了好几分,已经破了那人胸膛的皮肉,他急喊:“不可以。”

    周徐纺左手手按着那个人,把他摁在柱子上,右手的匕首一点一点刺进去:“他伤你了。”

    她要报仇。

    她想弄死这个男人。

    江织抓着她的手,太用力,手臂的伤口崩开了一些,血滴在了她手背上,他的声音在她耳边,字字铿锵:“不可以。”

    她的手,不能沾上人命。

    绝对不可以。

    周徐纺抬头看他,眼镜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殷红的眼睛,像血一样的颜色。

    她生了一双很漂亮的丹凤眼,只是生气的时候会变成红色,像个怪物,所以,她从来不正视别人的目光,从来不抬头看人。

    江织愣住了,看着她的眼睛。

    她睫毛颤动,慌了,手一松,往后退,刚退两步,手被拽住了,然后视线被挡住了。

    是江织,他突然伸手,把她的帽子扣下去,遮住了她的眼睛,他拉她到身后,扔了手里的铁棍,铁棍刚好砸中吊灯,屋里瞬间暗了。

    他抱住她的腰,把她藏到柱子后面,耳边,他小声地说:“纺宝,躲在这里,别睁眼。”

    没有光了,她看不见他,只听得到他的声音,他还喊她纺宝。

    她觉得眼睛有点烫,闭上了。

    擒贼先擒王。

    江织借着窗外微弱的月光,从混乱的人群里夺了一把匕首,踢开两个男人,一把擒住阿win,反扭住他的手,按在了地上:“谁再过来,我弄死他。”

    阿win一只胳膊被卸了,动弹不了。

    暗处,所有人全部止步不动了。

    江织摁着他,匕首的刀尖就戳在他喉咙上,他压着声音,简明扼要地说:“把姓张,交出来。”

    他知道周徐纺要做什么,他帮她做。

    阿win身上有多处骨折,痛得大汗淋漓,可就是一声不吭,

    是个硬骨头。

    江织也不急,用那刀背拍拍他的脸:“我数三下,你不说,我就把刀扎下去。”不等半刻,直接数,“一。”

    阿win握拳,不吱声。

    江织道:“二。”

    他咬着牙,哼都不哼一句。

    “三。”

    几乎同时,江织抬起匕首,把刀尖重重刺进他肩膀里。

    这下,吭声了:“啊!”

    “非要挨刀子才吭声是吧。”江织不紧不慢地,又拔了刀,又听见啊的一声惨叫,他面不改色,桃花眼里花色氤氲,冷冷凝着一层薄冰,“你以为爷跟你开玩笑呢?不说,我真把你弄死。”

    阿win脸色彻底变了,额角的疤抽动着,豆大的汗顺着脸颊淌下来。

    江织用那沾血的刀子拍他的脸,慢慢悠悠地:“再数三下,这次扎心脏。”他开始数了,“一。”

    阿win眼皮抖动,

    “二。”江织没耐心了,也不停顿,江直接数,“三。”

    三字一落地,他手里的匕首就抬高了,直接对准心脏——

    阿win大喊:“柜子!”握匕首的手停顿了,他大喘气,浑身都是汗,“在柜子后面!”

    这男人是个疯子。

    “这才乖。”江织弯了弯眼角,拽着阿win的衣领,把他提起来,松手了,踹了踹他的腿,“去打开。”

    阿win按着肩上的伤,去开了柜子上的暗门。

    门一开,女人就走出来了,光线也从里面露出来,她穿着杏色的高跟鞋,白色的女士西装,杏眼樱唇。

    江织扫了她一眼:“就是你,在搞事情?”

    ------题外话------

    **

    鹅鹅鹅,曲项求月票,白毛求月票,红掌求月票。

    明天一号了,求月票啊,送我上月票榜可好?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