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徐纺被掳,江织追击(二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周徐纺不见了。

    薛宝怡懵了一下:“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他没有解释,只说:“先不要惊动警方,找人过来。”

    “我马上带人过去。”

    江织挂了薛宝怡的电话,再拨给林晚晚,林晚晚在那边慌慌张张,问个不停,江织打断:“把歌剧院附近的监控全部都调出来。”

    只说了这一句,他就挂断了。

    楼梯间里没有窗,一丝月光也漏不进来,只有手机屏幕发着微弱的光线,照在江织手上,他指尖微微红,手背青筋若隐若现。

    他停下脚,站在昏暗里。

    “徐纺。”

    他又喊了一声:“徐纺,”自言自语一样,整个楼梯间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回声,“听得到吗?”

    他停顿,手紧握着,掌心是冷汗。

    “你听力那么好,是不是听得我说话?”

    她应该听得到吧。

    他说:“不要怕。”

    不要慌,要冷静,他深吸了一口气:“也不要有顾及,对方如果提要求,不论是什么,你全部答应,我只要你安全。”

    还有:“等我。”

    歌剧院一楼,保安室。

    汤佳接了个电话,把旁边打盹的同事叫醒。

    同事迷迷糊糊,听见外面一阵骚动:“出什么事儿了?”他打了个哈欠,“这么暗,怎么关灯了?”

    汤佳从抽屉里拿了手电筒,说:“停电了。”

    “电路昨天才做过检修,怎么会停电?”

    “不知道。”汤佳给了同事一个手电筒,两人一起出了保安室,他开了对讲机,通知楼上楼下的保安,“先把出入口都封锁了,不要让人出去。”

    同事就纳闷了:“歌剧院这么大,说封就封?谁下命令?”

    “是江家的小公子亲自下的命令。”

    “……”

    好吧,当他没问。

    这家歌剧院是乔家的产业,江家小公子和乔家四公子是发小,别说闭馆封锁,就是叫挖掘机过来掘地三尺,也没人敢说什么。

    这时,歌剧院外,救护车的鸣笛声传来。

    汤佳拿着手电筒,往外照:“谁受伤了,怎么救护车也来了?”

    他话刚说完,一楼大厅的楼梯口冲出来几个人,还都穿着演出服,其中两人抬着担架,跑在前面。

    汤佳带着同事过去,把人拦下了。

    前面抬担架的男人满脸焦急,满头是汗,他大吼:“快让让!”

    汤佳抬高手电筒,照在男人脸上,是个五大三粗的,相貌普通,身上穿着古装的演出服,袖子挽着,手臂上有一条黑龙的纹身。

    这人奇奇怪怪的。

    汤佳没放行:“出口封锁了,暂时不能出去。”

    男人急了,腾出一只手,抢了对方的手电筒,照在担架上:“没看见她在流血吗?人要是死了,谁负责?”

    汤佳刚才没注意看,这才看清,吓了一跳,担架上是个女孩,浑身全是血,脸也被血糊得看不清了,女孩手垂在担架外面,血顺着指尖往下滴。

    天啊,怎么伤得这么重!

    汤佳看了看外面的救护车,问:“你们是哪个剧场的?”

    “三楼四号厅。”那抬担架的男人说,“因为停电,演员从台上摔下来,撞到了拍摄设备。”

    汤佳拿回手电筒,仔细照了照担架上的女孩,这满身是血的样子,看的人毛骨悚然,赶紧跟身边的同事打了个眼色:“快打电话过去确认一下。”

    同事立马连线了三楼的四号厅,确认完,点头,说确实这事儿。

    汤佳还在犹豫,心想着要不要先请示一下江家小公子,可对方已经急了:“你们这些保安怎么回事?人命关天的大事,还在这阻挠,要不要我报警?!”

    担架上的人还在流血,才这么一会儿,地上已经凝了一小滩血水了,汤佳看着都慌,回头对门口的同事说了句:“放行。”

    没全部放行,就让抬担架的两个人出去了,担架一抬出去,外面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就立马把人抬上了车。

    “流这么多血,还救得回来吗?”

    “不知道。”汤佳摸了一把头,“总觉得哪儿不对。”

    外面,救护车已经开走了,车速非常快,一会儿就听不见声音了。

    同事问他:“哪儿不对啊?”

    他摇摇头,一时也想不出来:“你们几个守好出口,别再放人出去了。”

    吩咐完,他拿着手电筒去巡逻,刚走了两步——

    不对!

    他反应过来了:“救护车来得太快了!”

    完了!

    “老李,你们几个快开车去追。”汤佳急得红了脸,推了旁边傻愣的同事一把,“冲哥,你给江公子打个电话。”

    不用打了,人来了。

    江织是跑下来的,头上都是汗,额前的头发已经潮,他脚步停在了那滩血的旁边:“被带去哪儿了?”

    他在喘着,声音嘶哑。

    因为听见,供暖也已经停了,汤佳却还出了一身汗:“被抬上了救护车。”

    江织蹲下,伸出手,轻微地颤,指腹碰了碰地上的血,是冰凉冰凉的,眼睛被那触目惊心的血色染红了。

    “她伤得很重?”

    汤佳心惊胆战:“身、身上都是血。”

    江织起身,脚步踉跄了一下。

    “老板!”

    是阿晚,他也跑下来了。

    江织手指上还沾着血,殷红的颜色,更衬得他手指发白,他流了汗,睫毛上像落了一层水雾,眼眶早就红了:“我的状态开不了车,你带人去追救护车。”

    “好,我这就去。”

    阿晚叫上几个人,立马追出去了。

    那辆救护车车速很快,才几分钟就上了高架。

    除了前面开车的人,后面有四个人,两个穿白大褂,两个穿演出服。救护车的车门没有关严实,平头的男人从缝隙里观察车外:“三哥,好像有人追上来了。”

    被唤九哥的男人把血迹斑斑的演出服脱下,里面衬衫的袖子没有放下去,手臂上纹了一条黑色的龙,盘亘在整个手臂上。

    男人叫洪三,道上都称他一声三哥。

    他说:“通知华哥,让他准备好,在三里桥换车。”

    “那她呢?”平头男人指着担架上的人。

    “先绑起来。”

    吩咐完,洪三拨了一个电话,说:“人已经到手了。”

    电话那边是女人的声音,轻轻嗯了一声:“后面知道怎么做?”

    “知道。”

    八点五十七。

    歌剧院的电路已经接好了,停电的原因是三根总保险丝全部断了,不是故障,是人为。

    薛宝怡到那时,无关人员都已经清走了,江织在保安室查监控。薛宝怡把带来的人都安排下去,问他:“情况怎么样了?”

    江织不作声,盯着监控的屏幕。

    歌剧院里面停电了,但外面的监控不是内接线路,并没有停断,刚好,拍到了担架抬上救护车的整个过程。

    薛宝怡看了一眼监控:“这是周徐纺?”

    “是她。”

    江织不会认错,她身上的卫衣是他买的,就算她满脸是血,他也认得她的骨相,那就是她。

    流这么多血……

    看着担架上那个血人,薛宝怡都跟着慌了:“这些人想干什么?”害命还是图财?图财还好,要是害命……

    “他们把她带走,说明两个问题。”江织盯着监控屏幕,眼睛通红,“她还活着,她还有用。”

    薛宝怡稍稍松了一口气:“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至少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他们一定会再联系你的。”

    保安室外,脚步匆匆。

    是阿晚回来了。

    江织问他:“没有追到?”

    阿晚摇头,脸上全是汗:“老板,是预谋,逃跑线路都事先安排好了。”

    确实是预谋,不然,不会那么顺利地转移。

    ------题外话------

    **

    我今天这么卡文,不要对我心慈手软,来,用月票砸我,狠狠地砸我!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