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掉进粪坑的纺宝要人工呼吸(二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这还是第一次,江织切身感受周徐纺的速度。

    就一个想法,他家这个不会真是个仙女吧,如果真是这样,他得想法子把她拘在俗世里。

    周徐纺把他带到了监控范围之外,才停下。

    江织双脚着地,一时没站稳。

    周徐纺赶紧扶住他娇弱的贵体:“你怎么来了?”

    他站好,把口罩摘了:“来救你。”

    周徐纺怕那几个绑匪醒过来,竖起耳朵细听了一会儿,那几个估计也都是第一次当绑匪,心真大,居然还睡得着,估计也是觉得那个上了三把锁、缠了两条铁链的猪笼够坚固吧。

    也是,除了她,谁出得来。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不是说好了静观其变吗?”

    江织把她头上在猪笼里沾的稻草拂掉,语气是有恼意的:“谁跟你说好了,我同意了?”

    周徐纺:“江织——”

    他打断,不听:“我不同意。”

    他要把她拖回去,藏起来,谁也别想打她的主意!

    “江织,”周徐纺很少有这样凝重的表情,“0893的死跟他们有关,那个三哥手上的纹身和华军脖子上的一模一样,他们是一伙的,我想弄清楚,他们为什么要杀0893。”

    洪三用浸了迷药的纱布蒙她口鼻时,她借着旁边手机电筒的光看见了那个黑龙的纹身。华军也有同样的纹身,如果她猜错的话,华军和洪三是一个组织的,而且,跟0893的死一定有关,不然不会来绑她。

    所以她不反抗,将计就计。

    她的打算,江织也猜到了,只说:“0893是缉毒警。”

    杀缉毒警的人会是谁,牵扯进来会有多危险,都不用他多说。

    “是缉毒警啊。”她震惊之后,神色痛惜,态度更坚决了,毫不迟疑,“那我更要弄清楚。”

    江织抓着她的手,掌心收紧:“徐纺,缉毒是警方的事。”他俯身,目光直视她,“我不想你去冒险。”

    他江织不是盖世英雄,也没有宏图伟业,他就是阴险毒辣的懒人,没有慈悲为怀的怜悯心,也没兴趣管人间疾苦。

    他只管她一个。

    他生在这世道,生在四大世家,他周边恶人环绕,能不作恶,就已经是在让步了,他做不了好人。

    周徐纺不同,她还有一颗赤子之心。

    她很坚持:“江织,别的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贩毒不行。”她说,“绝对不行,我没看见就算了,我看见了,就不能视而不见。”

    0893不能白死。

    那么多还在一线负重前行的缉毒警,不能孤军奋战。

    江织扶着她的肩:“一定要管?”

    周徐纺用力点头:“要管。”她是普通人也就算了,她不是,她得了一身异于常人的能力,她也没有拯救世界和平的大抱负,她就帮一点点,就一点点。

    “行,听你的。”

    他妥协。

    江织把口袋里项链给她戴上:“里面有定位,我会协助你,”他只有一个要求,“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周徐纺仰着脸:“什么?”

    江织把项链放进她领子里:“你的安全第一。”

    周徐纺点头,皱着的眉头舒展开了,她眼睛像星子一般亮晶晶的,她说:“我是仙女,那些凡夫俗子才不是我的对手。”

    她是仙女。

    没错,对他这种没有多少慈悲心的人来说,她的确是。

    而且他自私,博她同情:“徐纺,我也是凡夫俗子,很不堪一击,所以,你得多心疼心疼我,别让我担惊受怕了。”他伸手,摸摸她一身血迹已经干了的衣服,心有余悸,“都要被你这一身血吓死了。”

    周徐纺很自责:“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江织拉她到怀里,抱着,叹气:“我认了,谁叫我稀罕你稀罕得要命。”

    他没善心,是做不了好人。

    他就给她做奴隶,让她差遣好了,嗯,换个他喜欢的词,妇唱夫随。

    他怀里,脑袋抬起来:“江织。”

    “嗯。”

    她突然问:“我臭不臭?”

    江织:“……”

    她是真的很败坏情趣。

    她还一直问:“臭不臭?有没有猪的味道?”

    本来对她没有洁癖症,被她这么一说,他洁癖要犯了:“……有。”

    当然有。

    她在猪圈里待了一整天了。

    周徐纺用手指戳他的肩:“你别抱了,会把你也弄臭的。”

    江织屏住呼吸,没松手:“不管。”

    被抱着的周徐纺还是有点小开心的:“你不嫌我臭吗?”

    江织:“不嫌。”

    他真好。

    周徐纺伸手拽住他衣服,抬起脸:“那你要亲我吗?”

    月光不太亮,江织借着光看了看她黑乎乎的脸,犹豫了将近五秒:“……下次吧。”

    “……”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哼!大猪蹄子!

    周徐纺推开他,闷闷不乐:“那我回去了。”

    她扭头要走了,江织又把她拉回去:“还是亲一下吧。”

    周徐纺嘴角这才咧上去了:“嗯嗯。”

    江织捧着她的脸,亲了好几下。

    周徐纺突然想起了前几天看的小说,女主问了男主一个问题:“江织,要是我掉进粪坑了,要人工呼吸才能救活,你会给我做人工呼吸吗?”

    江织:“……”

    这画面,他这个洁癖症不敢想。

    他反将一军:“那我掉下去,你会给我人工呼吸吗?”

    周徐纺:“……”

    哦,不敢想。

    她觉得:“我们还是小心一点,千万别掉到粪坑里去了。”

    江织也赞同。

    “那我走了。”

    风有点大,狗吠声也很吵,她听力受阻,只听到了隐约的响声,没错,是绑匪们醒了。

    江织也察觉到了,不肯走。

    周徐纺挥手赶他,然后捡了石头把监控扔回原位,用口型催了江织一遍,再原地返回了。

    绑匪都醒了,洪三不在,阿旺就是头儿。

    “你们,”周徐纺翻过矮墙,自己自觉地爬进了猪圈,“都醒了啊。”

    阿旺大概觉得不可思议,死死看她:“居然让你跑出来了。”

    周徐纺挨墙蹲着,老实得不能再老实了,她很真诚地解释:“那个铁链断掉了,我没跑,我去方便了,我很老实,我方便完就回来了。”幸好她这次怕把钢筋掰断,所以她好不好扯断了链条。

    阿旺把铁链拉起来看了看。

    还真断了。

    周徐纺赶紧自己回笼子里,自己把笼子的门关上:“我很老实的。”她怕怕的语气,有点鼻腔,像怕得要哭,“我男朋友准备好钱了,我很老实,我不会逃跑。”

    阿旺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猪圈外面,说:“立马换地儿。”

    然后,笼子上的链条由两条变成了三条,锁由三把变成了五把,并且,那个她伸不开腿的小猪笼外面还加了一个大猪笼,她变成了笼中笼里的人质。

    阿旺连夜把她转移了,怎么转移的?

    一辆大货车,装了一车猪,其中一头就是她。

    “噜噜!”

    “噜噜!”

    “噜噜!”

    耳边全是猪叫声。

    周徐纺在货车最中间的c位,她四面八方全是猪,她在最中央,众猪捧月,那股冲鼻的味道……

    她不该这么老实的,这群歹徒真把她当猪了。

    次日,八点。

    离歌剧院两千米的主干道旁边的小岔路口上,停一辆越野。

    乔南楚拉开车门进去,看了一眼主驾驶上的人:“见个面搞得跟像地下接头。”

    江织戴着墨镜,一头醒目的雾蓝色短发兜在黑色卫衣的帽子里:“这群毒贩子盯着我,在防你们警方。”

    也不知道暗中有多少双眼睛,周徐纺还在敌方,江织必须小心,他连电话都不打了,避开耳目地把人叫出来。

    乔南楚把文件袋里的资料拿出来,递给他:“这是黑龙会的名单,他们的老大你见过,叫华军,绑周徐纺的那个叫洪三,是个二把手。这帮人明面上是做水产生意,背地里走私贩毒高利贷,什么都做,不过也就是一帮跑腿的,真正的老大还藏着。”

    江织没取墨镜,低头翻了两页。

    “0893是我们的同志,黑龙会里的老三,上个月周徐纺缴的那批货,就是他给的情报。”乔南楚停顿了一下,“但是是陷阱,他暴露了,在他牺牲之前,见的最后一个人,是周徐纺。”

    江织没说什么,合上资料,从车上拿了支笔,在纸上写的一串数字:“他给周徐纺的。”

    ------题外话------

    **

    每一个缉毒警都是英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