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强强联合,缉拿毒贩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江织没说什么,合上资料,从车上拿了支笔,在纸上写了一串数字:“他给周徐纺的。”

    乔南楚瞧着那数字。

    江织问:“什么意思?”

    他思忖:“如果不是交易信息,就应该是身份代号。”

    具体是什么意思,得查。

    江织从后座拿了份资料:“这是首映礼的受邀名单,还有活动的内部人员,里面应该有那个团伙的人。”

    乔南楚扫了一眼,还没看完,手机响了。

    是局里的电话,他听了半分钟,挂了,然后问江织:“周徐纺什么时候交赎金?”

    江织说:“明天,晚上七点。”

    乔南楚从烟盒里抽了一支烟,夹在手里:“我知道为什么要等明天了。”

    江织不言,等他下文。

    “因为他们以为0893泄露的是交易信息。”他告诉江织,刚才那通电话的内容,“情报科得到消息,金三角有批货要运来帝都。”

    金三角的货要到了,近日就会交易,偏偏这时候0893暴露,那帮人自然就会怀疑0893泄露的是这笔交易的信息。

    所以啊,绑着周徐纺,等交易结束,再放了她,不把事情搞大,也防止她泄密。

    江织半合着眼,墨镜下,睫毛安静地垂着:“就是说,他们的交易时间,在我去赎人之前。”

    乔南楚打了个响指:“bingo。”

    且说那位被‘众猪捧月’的c位猪——周徐纺。

    她被带到了一家屠宰场,大型的屠宰场,她嗅觉太好,老远就闻到了屠宰场里鸡鸭鱼肉的血腥味儿。她到那的时候,屠夫正在杀猪,那头猪很壮,它抵死不从,拱开了屠夫,四处乱窜。

    屠夫和他老婆一个拿刀一个拿扁担,追着猪跑。当然了,他们干不过一头肥壮的猪。

    屠夫很生气,就吼他老婆:“怎么回事?你没给这畜生喂药?”

    他老婆追猪追得面红耳赤:“我忙昏了头,就给忘了。”

    屠夫骂了句‘败事儿的婆娘’,就吆喝他的几个徒弟:“你们几个过来,先帮我摁着它。”

    然后那几个壮年人把一头猪围住了,那头猪当然挣扎了,壮年人就用棍子打,打趴下了,屠夫就给猪扎了一针。

    最后,猪不动了,任人宰割。

    整个过程,周徐纺看得目不转睛,啊,这些人不是也要这么宰她吧?

    随后,四个男人一人抬一个角,连人带笼子,把周徐纺给抬下去了,跟抬猪一模一样。

    洪三踢了踢她笼子上的铁链:“没见过杀猪?”

    没见过。

    原来杀猪之前,要先迷晕了呀。

    周徐纺决定,从现在起,她一口东西都不吃了。

    洪三很满意她露出了惶恐害怕的表情,还不够,他蹲下,对着笼子里的她放狠话:“你要敢耍花招,我也那样宰了你。”

    周徐纺眨巴眨巴眼,要哭,可是挤不出眼泪,只能干巴巴地装:“我不敢……”

    洪三起身,吩咐小弟:“抬进去。”

    然后,他们就把周徐纺和七头猪关在了一个猪圈里,她有笼子,那七头猪没有,似乎对她的笼子很好奇,七头猪都围着她,冲她哼哼噜噜。

    屠宰场跟养猪场不同,屠宰场除了猪圈,还有鸡圈鸭圈鹅圈,全部环绕在周徐纺的‘地盘’四周。

    周徐纺:“……”

    啊,好臭啊!

    洪三在猪圈外面,用看猪一样不屑的眼神看了周徐纺几眼,然后他手机响了,走到一边去接电话。

    周徐纺屏住呼吸,侧耳去听。

    “华哥。”

    华军?

    电话那边是男人,说:“给我准备两箱家伙。”

    在道上,管枪支叫‘家伙’。

    周徐纺认得这声音,的确是华军。

    洪三问:“什么时候拿货?”

    “明天晚上七点收场,提前半个小时把东西准备好。”

    “放心。”

    洪三挂了电话,把阿旺和几个弟兄叫过去:“我出去一趟,你们几个好好守着。”

    “好的,三哥。”

    洪三走了,晚上十二点了都没有回来。

    看守的几个人里头,阿旺最谨慎,眼睛一刻都不离猪圈里的人质,中途,他去接了个电话,剩下的几人聊了几句,开始打盹了,不一会儿,坐在电脑前看监控的那个镜片厚头发少的黑客也趴下了。

    机会来了。

    周徐纺掰开笼子,小心避开铁链,钻了出来,跨过两头猪,出了猪圈,轻手轻脚地走到电脑前,输了一个链接。

    她打字,又慢又轻:“霜降,是我。”

    霜降:“在。”

    “明天晚上七点,那帮人有交易,地点我现在还不知道。”没有时间,周徐纺言简意赅,“帮我转达给江织,让他通知缉毒队。”

    霜降说行:“我发了链接,你点进去,我先控制这台电脑。”得删除周徐纺的操作记录。

    “好。”

    周徐纺点进了链接,电脑屏幕上立马有代码滚动。

    霜降问:“能拿到洪三的手机吗?”

    “我试试。”

    右下角的小窗口里,字体变了,发过来三个字:“周徐纺。”

    霜降从来不会连名带姓地称呼她。

    周徐纺盯着那三个字看了几秒:“江织?”

    “是我。”

    他想让她收手,想让她退出,话到了嘴边,却只有两个字:“小心。”

    周徐纺:“好。”

    后面,霜降远程控制电脑,没周徐纺什么事了,她怕看守的几个人会醒过来,猫着腰回猪圈。

    刚钻进笼子里,她看见了桌子上的杯子,那是洪三的,上了年纪吧,泡枸杞。她在笼子里蹲了一会儿,又钻出来。

    今天下午,屠夫的老婆在猪食里放了药,明天一早就要宰这七头猪,周徐纺蹲在石槽旁边,扒了一会儿猪食,果然,找到了半颗还没有化掉的药。

    她把药捏碎,丢进了泡枸杞的杯子里。

    后半夜,洪三回来了,托了这半颗药的福,他睡得很香,口袋里的手机被搞走了都不知道。

    次日,傍晚六点。

    江织坐着,在等电话,问阿晚:“钱准备好了?”

    “已经准备好了。”阿晚露出了忧国忧民般的表情,“老板,你真要一个人去?”

    “嗯。”

    他这身娇肉贵的,一个人多危险啊。

    阿晚很担心呐。

    桌上,洪三送过来的那只手机终于有动静了。

    江织立马接通:“真正的交易地点可以发过来了。”

    之前给的地址是假的,不可能愚蠢到一开始就暴露交易地址。

    电话里,洪三粗着嗓子:“七点,北海岸码头,你一个人过来。”

    ------题外话------

    **

    写的又都删了,不满意……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