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江织认出骆三了?(二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如果这次没死,以后做个好人,知道吗?”

    周徐纺说完,一掌劈在阿旺的脖子上。

    阿旺腿一蹬,晕过去了,周徐纺一脚刚把他踹开,门就被推开了。是两个男人,闻声赶来,周徐纺怕声音太大会惊动船上的人,速战速决,一手抓住一个,然后双手合拢,用力一撞。

    晕了一个。

    周徐纺松手,另一个刚摔到地上,没等他一声惨叫,她一脚勾住他的脖子,巧力一拧,把人弄晕了,之后,关上门,处理现场。

    片刻,她开门出去,抓了一个与她身形相近的女的,互换了衣服,把人罩起来,丢进了猪笼里。

    七点整,周徐纺把江织给的项链挂到了船帆上,一拳打爆了开关,最后一头扎进大海。

    岸上,江织瞧了一眼船帆上的闪光红点,拨了乔南楚的电话。

    “南楚,可以开始了。”

    邮轮三楼,过道里全是人,分两边站,地上放了四个箱子。

    华军道:“去验货。”

    手下点头,上前去开箱,四个箱子里全是码放整齐‘白纸砖块’,他拿了把匕首,割开白纸,用手蘸了点,放到嘴边尝了尝,依次验了四个箱子里的货,他才把箱子盖上,回到华军身后站着,低声说了句:“货没问题。”

    华军这才抬手,做了个手势,他身后的两个手下会意,提了箱子上前,打开来,里面全是美金。

    对方的首领是个黑人,个子很高,脸上有一道疤,从嘴角到左边耳根,往上,少了一只耳朵,他伸出手。

    华军上前握住:“合作愉快。”

    男人用英文道:“我们不能久留,要立马离开。”

    “当然,船已经准备好了。”

    华军刚说完,外面警笛就响了。

    “怎么回事?”黑人首领怒气冲冲,质问华军,“怎么会有警察。”

    华军答不上来,喝问手下:“人质呢?”

    警笛在响,都慌了,手下回:“在三哥那。”

    三分钟前,洪三挟了人质,去与江织交易。

    此时,邮轮的甲板上,洪三惊慌失措地环顾四周之后,怒目圆睁,盯着江织:“你他妈报警了!”他扭头大喊,“开船!”

    “开船!快开船!”

    邮轮纹丝不动,被四周停泊的船只围住了,远处的车灯靠近,十几辆警车开进了渡口,将出路堵了个严严实实。

    然后警笛声停,缉毒队的萧队拿了个喇叭,下车:“船上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停顿了片刻,萧队放开嗓门,说了八个字,“如果反抗,子弹无眼。”

    随后,几十个人从船舱里出来,上了甲板,有男有女,有黄种人也有黑种人。

    洪三回头:“华哥。”

    华军上前,一脚把他踹开,拔出家伙就抵在人质的背后,冲船下大喊一声:“谁敢动,我先崩了人质。”

    萧队举手,示意稍安勿躁。

    华军拽住绑着人质的绳子,把人扯到了船头,他扫了一眼岸上,目光定在了江织身上:“江公子,你最好劝劝这些条子们,让他们赶紧让开,不然,你这娇滴滴的女朋友就要给我们这群大老粗陪葬了。”

    江织站在一辆警车前,双手插着兜,老神在在的模样,不慌不忙:“谁说她是我女朋友?”

    华军一时哑口,手里的人质还在挣扎。

    岸上全是人,就数江织一头雾霾蓝的短发显眼,被风吹得乱糟糟,少了几分世家公子的正经端正,他勾唇一笑,像只涉世已深的妖精:“你问问她,是不是我女朋友。”

    华军怔了一下,随即扯掉了人质的头罩,他借着光一看,大惊失色:“那个女人呢?”

    ‘人质’嘴巴被胶布封住了,挣扎着摇头。

    这时候,船身突然一晃。

    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句:“下面有人!”

    甲板上的人全部朝下看去,就见一个湿漉漉的脑袋抬起来,然后是一只白嫩的手,挥啊挥:“我在这里!”

    灯光太暗,看不清轮廓,可这声音华军认得,他只觉得匪夷所思:“你——”

    周徐纺抬起另一只手,握了一截钢筋,高抬手,用力一刺,半截钢筋就扎进了船壳里,随后拔出,再扎。

    反复了几次,船身就开始剧烈地晃。

    这时,有人惊叫:“船漏水了!”

    话落后,一声弹响。

    “砰!”

    岸上萧队下令:“狙击手准备,若反抗,就地执法。”

    华军一把抓住假的人质,拿她挡在前面,大声命令手下:“把水里那个女的给我杀了!”

    船上多是亡命之徒,不怕死,只想多拉个垫背的,华军下令之后,十几个男人同时朝水里瞄准,一时水花迸起。

    光线太暗,看不清水里的人如何。

    岸上,江织揣在口袋里的手刚碰到了手柄,被人按住了。

    “这玩意你可不能碰。”

    是乔南楚。

    江织没回头,盯着甲板上的华军:“周徐纺还在水里。”

    乔南楚嗯了一声,不咸不淡地:“我来。”

    他眯了一只眼,慢悠悠地瞄了一下,枪口一转。

    “砰。”

    华军膝盖被射中,单腿就跪下了。

    乔南楚活动活动脖子,不太满意:“太久没练了,有点手生。”

    旁边的警车后面,萧队兴奋得双下巴都挤出来了:“刚才谁打的,太他妈准了!”

    有人答:“是乔队!”

    卧槽!这是顶级狙击手的水平啊!萧队心想,这要是他缉毒队的人就太奈斯了。

    乔南楚放倒了几个人,回头一看,江织走远了,他喊:“哪儿去啊?”

    江织没回头:“去捞周徐纺。”

    这个不要命的。

    乔南楚追上去:“子弹不长眼,你先藏好。”

    江织回头,气定神闲:“嗯,子弹不长眼,”他说,“那我把后背交给你了。”说完,他加快了脚步,往海边走。

    这个家伙,是不是太信任他了?乔南楚啧了一声,妈的,疯子啊!

    可怎么办呢?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他不得护?

    夜里有风,海浪一波赶一波,卷着浪花拍打在岸上,海水冰凉,湿了鞋,江织管不得那么多,直接踩在水里。

    他喊:“周徐纺。”

    三声之后,涟漪拨开,一个脑袋露了出来,然后是眼睛,再是心急如焚的小脸:“你怎么跑过来了?快躲起来!”

    周徐纺的眼睛已经红了,血一样的颜色。

    江织也不怕,盯着她,往前走了两步,水没过了小腿,他俯身,伸出了手:“我得跟你在一块。”

    再不要命,他也得来周徐纺身边。

    周徐纺摇头,说不要,催他去躲起来。

    不远处的邮轮已经沉了一小半,甲板上横七竖八的都是尸体,华军趴在船头,目光扫视海面,定睛后,瞄准江织的后背,指腹移到扳机,往下扣——

    周徐纺一把将江织拉到海里。

    “砰!”

    华军倒地了。

    乔南楚吹了吹枪口:江织的后背能乱瞄?当他死了吗?

    远处路灯的光打在海面,波光粼粼,风卷过,乍起了层层浪花。

    那年,江家的小公子在骆家落了水,大病一场,昏迷了一宿,因为身子骨弱,不宜挪动,便暂留在骆家将养。

    床上铺了黑色的鹅绒被,少年侧躺着,汗湿了枕巾。

    “江织。”

    “江织。”

    “……”

    不知道是谁,不厌其烦地一直叫着,声音又粗又哑。

    少年被烦醒了,睁开眼,只在床头看见了自家管家,他坐起来,身子无力:“刚刚是谁来了?”

    高烧过后,声音像烟熏过,实在不好听。

    江川摇头,回话说:“我去厨房拿药了,没注意。”他端着托盘上前,“少爷,您先把药喝了。”

    药味冲鼻,闻着都苦。

    少年接过药碗,皱着眉想一口灌下去,可苍白的唇才刚碰到碗,房门就被撞开。

    是骆家那个光头的养子,他莽莽撞撞地跑过来,一把抢了少年的药碗,扔在了地上,汤药溅得到处都是。

    管家江川正要发火,被少年制止了,他问那小光头:“怎么了?”

    小光头不会说话,平时会笨手笨脚地跟他比划,这次却不比划了,用脏兮兮的手去拽他,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拽着他就往外拖。

    江川急着跟上去:“小少爷。”

    少年回眸,用眼神打发了江川,任由小光头拉拉扯扯地把他带到了阁楼。

    咣!

    门被摔上了,那小光头这才松手,见少年脸色发白喘得厉害,急得不得了,连忙给他顺气。等少年不喘了,他才垫脚,偷偷地说:“你要躲起来,他们给你喝毒药,他们都是坏人。”

    骆家的养子,都说是哑巴,从来没开过口。

    这声音又粗又哑,跟少年刚才在睡梦里听到的一模一样:“你会说话?”

    小光头没有回答,去床头抱了个枕头来,那枕头破破烂烂的,他把手伸到枕芯里面,翻找了老半天,翻出来一颗药来,然后双手捧着给少年:“你吃这个,这个没毒。”

    他发出的声音很奇怪,不像男也不像女,又粗又沙。

    少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你吃啊。”他催促。

    少年有些愣神,却还是张了嘴,让那只脏兮兮的手碰到了他的唇,扔了颗药在他嘴里,药还没吞下去,他又被推着进了柜子里。

    那小光头立马把柜门关上了,然后用背顶着,他还说呀:“你别怕,我在这里。”

    “江织。”

    “江织。”

    “……”

    江织猛地睁开眼,撞上了一双通红的眼睛。

    是周徐纺,她小心地用手擦他脸上的海水,说:“你别怕,我在这里。”

    那次落水之后,江织就落了个怕水的毛病。

    他愣了一下,一把抱住她。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