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江织被娇宠的那些夜晚(二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江织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下没钱买岛了吧。

    但也不能让他的小祖宗变成穷光蛋,只能偷偷地给她存钱,还不能让她知道,省得她拿去买岛。

    当然,他并不觉得他们俩以后会吵架,她撇下他去岛上住的可能也微乎其微,不过……不把这个岛解决掉,他估计今晚会失眠。

    “江织。”

    “嗯。”

    周徐纺把他的睡衣领子拉好,眼睛循规蹈矩,不乱看了,她说:“你和楚漫漫好像啊。”

    “楚漫漫是谁?”

    江织躺下,跟她挤在一个枕头上,扯了扯被子,把她盖严实。

    周徐纺睡相是很老实的,笔直躺着,宛如一块木头,就头歪着,看江织,有一点困,声音软绵绵的:“是一个漫画的女主。”她稍微解释了一下漫画的内容,“她是顾总包养的小娇妻。”

    江织:“……”

    他竟反驳不了。

    刚刚,他的确要车要房要手表了,认真算,是包养。包养就包养吧,是周徐纺,他可以接受,不过——

    “林晚晚又带你看漫画了?”

    周徐纺才不会让阿晚背黑锅,她实话实说:“没有,是我自己找的,这个漫画是小说改编的,很有名。”说起她最喜欢的小说,她眉飞色舞,语气颇有一股与有荣焉的自豪,“它还拍了电视剧,发弹幕的朋友告诉我还有漫画,还说漫画也很棒,我就去找漫画看了。”

    江织问:“哪个小说?”

    “《顾总,你的小娇妻又带球跑了》。”

    “……”

    他家这个,真被这个小说荼毒得不轻。

    晚上十二点,阿晚还没睡,熬夜在等漫画更新,然后收到了老板的微信,顿时觉得好扫兴!

    阿晚给江织的备注是:美貌的神经病。

    美貌的神经病:“有个叫月亮湾的岛,你去联系一下,把它买下来。”

    阿晚自己给自己的备注是:勇猛无敌的man·lin。

    勇猛无敌的man·lin:“老板,你买岛干什么?”大半夜的,闹着要买岛,莫名其妙。

    之后,没有回复了。

    这个貌美的神经病一直这样,想回就回,想不回就不回,随心所欲得让阿晚想打他一顿。

    算了,他继续看漫画。

    十二点整,漫画准时更新,最新一话如下:

    女主角楚漫漫与男主顾英俊一起陪客户登山,不料楚漫漫迷路,顾英俊心急如焚,寻遍了半座山,才寻到佳人。

    然后天色已黑、孤男寡女、瓜田李下、干柴烈火……是不可能的,两人背靠背坐在树下,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了人生哲学。

    “顾总,你看,流星诶!”女主楚漫漫很惊喜,在月光下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男主顾英俊看着女主迷人的笑容,宠溺:“小傻瓜,那是飞机。”

    “哦,是飞机啊。”女主楚漫漫窘迫的神情里还透露出了一丝天真无邪的娇憨与可爱,“也很好看呀。”

    男主顾英俊被这天真无邪的娇憨与可爱迷得神魂颠倒。

    待女主楚漫漫靠在男主顾英俊肩上睡着之后,顾英俊痴迷地看了一会儿佳人的睡颜,然后给秘书打了一个电话。

    顾英俊狂拽酷炫霸道总裁地说:“弄十辆飞机过来,全部给我开上天。”

    秘书:“……”

    神经病啊!

    这部神作叫《晚安,顾总》,是由小说改编而成的漫画,原著是《顾总,你的小娇妻又带球跑了》。

    漫画看到这里,阿晚觉得买岛的江织跟买飞机的顾英俊真是蜜汁相似,有种浓浓的中二气息。

    阿晚被深深囧到了。

    华军与洪三等人被抓捕后的第二天,焦子豪的妻子来警局认领了尸体。

    葬礼在三天后,那天,天阴。

    因为是缉毒警,还是卧底,怕累及家人,葬礼都是偷偷办的,甚至连亲朋都没有通知。

    灵堂设在了殡仪馆。

    乔南楚把车停在了路边,刚下车,就看见了熟人。

    是缉毒队的萧队,他穿了一身黑色的正装:“你怎么来了?”

    他带了警服过来,在车里,没穿。

    乔南楚走在前头,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殡仪馆,他回头看萧队:“你不也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办丧事的特别多,刚进馆,哭声就没断,萧队叹了声:“也就我们俩了。”

    也就他俩知道,混混阿豪是一名光荣的缉毒警,警号:110893。

    越往里走,光线越暗。

    进灵堂之前,乔南楚在门口停了一下,问:“招了吗?”

    萧队摇头:“嘴巴一个比一个紧。”

    乔南楚把手从兜里拿出来,进了灵堂。

    没有吊唁的人,焦子豪的妻子邱氏一个人坐在地上,头发蓬乱,红肿着眼:“你们是?”

    乔南楚没回,在牌位前放了一株白菊,然后站直,敬了一个军礼。

    萧队在旁边,也是一株白菊,一个军礼。

    邱氏撑着身子站起来,踉踉跄跄地到了灵位前,捂着嘴,哭出了声:“子豪,你的战友……你的战友来了……”

    萧队撇开头,红了眼。

    “节哀顺变。”

    最后,也就只有这苍白的四个字,说什么都轻了,说什么都如鲠在喉。

    走之前,邱氏追了出来,只问了一句:“子豪走的时候,很痛苦吗?”

    萧队低了头,沉默。

    是乔南楚开了口,说:“不痛苦。”

    “那就好……那就好……”

    邱氏喃喃了两句,坐下,痛哭流涕。

    “叔叔。”

    七八岁的男孩子站在门口,拉住了乔南楚的袖子。

    他高高壮壮的,长得很像他的父亲:“你是我爸爸的朋友吗?”

    乔南楚蹲下:“嗯。”

    小男孩子看着就很倔,明明很伤心,却像个小大人一样,忍着不肯哭:“那我爸爸是坏人吗?”

    乔南楚摇头。

    他吸了吸鼻子,还是不肯哭:“他们说我爸爸是大坏蛋,所以才被人打死了,他们乱说对不对?”

    “对,他们乱说的。”

    乔南楚蹲着,与这孩子差不多高,他抬起手,想拍拍小孩的头,最后,手掌还是落在了他肩上。

    他告诉这个小男子汉:“你爸爸不是坏蛋。”眼眶微红,“他是英雄。”

    他撒谎了,他的战友走的时候很痛苦,被砍了很多刀,都不致命,身上的血几乎流干了。

    到底是孩子,还是哭了。

    他哭着说,童言童语,掷地有声:“我长大了,也要当英雄。”

    他又把眼泪擦掉,咬牙在忍。

    他的两个妹妹才满月,以后,他就是家长了,不可以哭了,他要是哭了,他妈妈会更难过。

    “妈妈。”

    小男孩子走进灵堂,跪在母亲身边,轻拍她的后背:“你别哭。”

    萧队捂着眼睛出去了,指缝里湿了。

    乔南楚站在灵堂外面,没有急着走,靠着墙,点了一支烟。

    晚上九点,温白杨刚洗完澡,手机来了短信。

    乔南楚:“我在你门口。”

    他很少会来她这里,若是过来,通常都会有事。

    温白杨在睡衣外面套了一件衣服,去开了门:“你怎么来了?”她用手语问。

    他站在她门前,眼里昏昏沉沉,有三分醉意:“来讨茶喝。”

    她上前去,嗅了嗅:“喝酒了吗?”

    他笑:“一点点。”

    才不是一点点,他身上酒气很重,眼里的光灰蒙蒙的,颓而无神。

    温白杨让开路:“你坐,我去泡茶。”她犹豫着,要不要搀他。

    乔南楚自己走进去了,脚步……还好,只是有一点点飘,他挑了长沙发,直接躺下,合眼捏了捏眉心。

    温白杨泡好茶回来,他已经睡着了,沙发还是小了一点,他腿放不下,那样蜷着。

    “楚哥哥。”

    她发不出声音,便把茶壶放下,俯身推了推乔南楚的手。

    他睁开眼来,微醉,目光有些许迷离。

    她怕他看不清手语,靠近一点:“你别睡,会着凉。”

    他翻了个身,却不起来,眼里笑意很淡很淡,目光有些懒,便那样瞧着她:“怕我着凉啊?”

    她点点头。

    他手枕着脖子,和往常一样,漫不经心的样子,又不太一样,嘴角笑得寡淡无味:“那你怎么不给我拿被子?”

    ------题外话------

    **

    写这一章,我像个傻子一样,哭哭笑笑……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