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把媳妇当女儿养(一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那你怎么不给我拿被子?”

    哦,拿被子。

    温白杨去卧室,把她床上的被子抱出来了,放在沙发上。

    他躺着,也不动,眼里融了三四分醉意,有什么情绪似是而非,也不说话,就看着她。

    许久。

    他才说:“帮我盖。”

    他今天好不一样,像是需要照顾的小朋友。

    温白杨蹲下,把被子打散,铺得方方正正,将他整个人都盖住,只让头在外面,她嗅到了很浓的酒意:“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嗯。”

    她看出来了,他心情很低落。

    她不知道怎么安慰:“那要不要再喝点酒?”

    乔南楚笑。

    她以为他要喝,便起身去拿酒,刚站起来,却被他拉住了:“不能请男人喝酒,更不能在家里请。”

    她还小,不懂。

    喝了酒,男人没几个好东西,在姑娘家喝了酒,借着酒意当禽兽的,更多。

    他松手,稍稍坐起来,耐着性子问:“知道了吗?”倒真像个称职又古板的长辈,也怪不得薛宝怡说他养女儿。

    可不就是养女儿。

    她似懂非懂,点了头。

    这个成人话题,他没再多说,再说,气氛就该不对了。

    他端起杯子,喝茶。这大麦茶是她自己弄的,跟外头的不大一样,他家里也有,都是她送过去的,他还偏偏来这儿讨茶喝。

    茶几上,除了茶壶,还放了一个烟灰缸,上次他过来,问她有没有烟灰缸,想抽烟,她说没有。

    这是新添的。

    烟灰缸的旁边,摆放了一张老照片。

    “这是哪一年拍的?”

    照片里,他穿警服,身边的小姑娘才到他胸口,傻里傻气地比着剪刀手。

    温白杨用手语道:“我来帝都的那一年。”

    那时候,她脸上的高原红还很明显,特别不爱笑。

    当时,他还在念警校。

    乔南楚把照片拿起来,瞧了瞧,笑问她:“你刚来的时候,有一米五吗?”

    “……”

    温白杨:“有。”她平时很尊重恩人,从来不会反驳他的话,但这一次,她想纠正,认真地纠正,“我那时候一米五一。”

    现在她一米六三。

    乔南楚又笑了,养得还不错,长高了不少。

    他把照片放下,刚碰到杯子,动作停了一下,目光定住了,在看照片里他警服上的警号。

    14z083,是他在校时的警号。

    六位,数字加字母,前两位是入校年份,帝都警校的在校生都是这同样一个编号格式。

    若有所思了一会儿,乔南楚拨了江织的号。

    响了很久,才通,江织是被吵醒的,不情不愿地接电话:“怎么了?这么晚。”

    “0893给周徐纺的纸条还在?”

    江织睡意很浓,声音都有气泡音了:“在。”

    “别睡了,等我过去。”

    他困得厉害,打了个哈欠:“我把钥匙放门口,自己开。”他要先睡。

    乔南楚挂了电话,起身:“得走了。”

    温白杨点点头:“等我一下。”

    她跑去厨房,把冰箱里的小菜装好,装了一大袋子提出来:“你带回去吃。”把袋子递给他,她嘱咐,“吃不完要放冰箱里。”

    乔南楚接过袋子:“锁好门,除了我,晚上别让人进来。”

    “好。”

    乔南楚叫了个代驾,去了青山公馆。

    江织把钥匙放在了门口的地毯下面,他直接开门进去了,屋里灯都没开,他开灯,去卧室,把被子掀了。

    “江织。”

    江织没反应。

    “江织。”

    趴着的一团动了动:“嗯……”

    乔南楚拿了枕头,扔在他头上:“起来。”

    江织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坐起来,顶着一头东倒西歪乱糟糟的雾霾蓝:“你就不能等早上?”

    乔南楚:“不能。”

    江织踹掉枕头,爬下床,打了个哈欠,睡眼惺忪地去了书房。0893留的那个纸条上面还有血,就一串数字。

    江织窝在沙发里,懒得动:“有问题?”

    乔南楚指给他看:“这个2,有没有可能是字母z?”

    他瞧了两眼:“不太像。”不过,“也可能是0893把z看成了2。”

    不排除这种可能。

    乔南楚拿了支笔,在纸上写了一串字符,问江织:“如果是z的话,这俩格式像不像?”

    14z083。

    14z096。

    江织‘嗯’了声:“是什么?”

    乔南楚手里拿着笔,转了两圈,笔尖一定,落在了纸上:“14z083,是我在警校的警号。”而142096,是卧底留下的线索,如果2是z的话……

    窗外夜深,三两点星辰,一轮圆月。

    独栋的别墅里,有猫叫声,回音绕着空荡静谧的房子,一声接一声。

    “喵。”

    “喵。”

    楼梯的灯亮了,房子的主人穿着拖鞋从楼上下来,白色丝绸的睡衣贴服在身上,勾勒出窈窕的曲线。

    她开了楼下的灯,去墙角把那叫唤不停的折耳猫拎出来:“叫什么,不睡觉吗?”

    “喵。”

    折耳猫又叫了一声,挣扎两下,掉在地上。

    这时,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

    房子的主人先把猫抓起来,放在腿上,一只手接电话,另一只手放在猫的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

    “张总。”

    她问:“办妥了?”

    电话里的男人回答:“华军和洪三的妻儿都已经送走了。”

    “在枪决之前,把人看好了。”

    “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她又拨了一个号。

    “史密斯先生,”她说着一口很流利的英文,“你手里还有货吗?”

    屋外,月色迷离,一缕淡白的光从落地窗透进来,窗没有关严实,有细细的微风,卷起窗帘吹进来,帘上的流苏被撩起,缠在了客厅靠墙的柜子上,柜子上有一张照片,照片是一对年轻的男女,都穿着警服。

    女孩警服上的胸徽有些模糊,编号不怎么清晰,仔细瞧才能瞧清上面的字符:14z096。

    半个月前。

    “内鬼抓到了?”

    桌上的手提正开着视频,那边的人没有露面,只看得到一双修长的腿,还有脚下的白色棉拖。

    哦,后面柜子上的照片也入了镜头,只是距离远,并不是很清楚。

    “还没有。”华军坐在桌子前,有些迟疑,“有怀疑的对象。”

    女人声音轻柔,语速缓慢,平铺直叙地说了三个字:“解决掉。”

    “还只是猜测,确定不了。”

    她轻笑了一声,似乎觉得对方天真了,反问道:“这种事还需要确定了再动手吗?”

    错杀一千,也好过放掉一个,这是道上的规矩。

    这时,门突然被推开。

    阿豪莽莽撞撞地冲进来:“华哥——”

    华军回头,随后啪的一声合上了手提,当场就冷了脸,骂骂咧咧道:“你他妈不知道敲门啊?”

    阿豪不在意似的,挠挠头,嘿嘿笑着道歉:“对不起啊华哥。”

    142096。

    他看到了,视频里照片上的数字。

    快近年底了,天气越发严寒,上周歌剧院里的首映礼被中途叫停了,冯导向策划公司提了要求,半个月内重办,越快越好。

    “张总。”

    秘书敲了门之后进来,把文件放在办公桌上:“这是首映礼的策划方案。”

    张子袭随手翻了两页,没有细看:“晚上给你答复。”她放下文件,拿了包起身。

    秘书笑问:“要出门吗?”

    “嗯,有同学会。”

    同学会的地点选在了骆氏的酒店,离张子袭的公司不远,开车去只要十几分钟,只是这个点是下班高峰,停车位不好找,她绕了一圈才找到空位。

    车刚停稳,砰的一声,被追尾了。

    撞得还不轻,她额头磕在了方向盘上,缓了好一会儿才下车,走到车后方。

    对方开的是越野。

    张子袭看着主驾驶的人,失笑:“是你呀。”

    乔南楚下车,目光淡淡一扫,落在她红了一块的额头:“伤着了?”

    张子袭刚从公司过来,脸上带着淡妆,笑起来大方温婉:“不碍事。”她玩笑说,“上次我追尾,这次是你,扯平了。”

    乔南楚走到车尾,瞧了几眼:“撞得有点严重,叫人来拖车,结束后我送你。”

    ------题外话------

    **

    顾总裁:你是故意撞的吧?

    乔南楚:用证据说话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