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来呀,擦身体乳呀~(一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他松手,手铐的一头掉出掌心,问,“要逃跑吗?”

    逃跑?

    他有备而来,逃得了吗?

    她上前一步,把手伸出去。

    咔哒——

    金属卡位响了一声,她被戴上了手铐。

    乔南楚没有亲自押送,下午,才来了一趟缉毒队,萧队刚好从审讯室出来,他问:“招了?”

    他指张子袭。

    萧队摇头,很头痛啊:“她只说了一句话,让乔南楚过来。”他听说了,这两人在警校的时候,是同窗。

    念过警校的人,还去贩毒,知法犯法,更可恶!

    乔南楚去倒了杯水:“我审吧。”

    萧队说行。

    也没让人协助,乔南楚一个人进了审讯室。

    张子袭抬头:“你来了。”

    她状态还行,很镇定,除了手上有手铐,从容自若得跟平常没有什么区别。

    乔南楚拉了椅子坐下,没有寒暄,直接开始,他打开电脑,把视频调出来:“这是行车记录仪。”

    还有两份证据,他一一推过去。

    “这是证人口供,歌剧院停电那天,有人目睹了你跟洪三见面。”

    他眼里风平浪静,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无波无澜的,语气也公事公办:“这是我们的同事死前留下的证据。”

    张子袭只是淡淡扫了一眼,默不作声。

    原来是警号暴露了。

    那张合照,怎么就没舍得扔呢?命该如此吗?要栽在他手里。

    “华军和洪三的妻儿已经找到了,他俩迟早会招。”他看着她,目光淡,问,“还要狡辩吗?”

    有点陌生。

    这样的他,不像平时,真像个警察了。

    她失神了一会儿,摇头:“不狡辩。”即便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真坐到他面前,招供的话还是会难以启齿,她说得很慢,咬字重,一个字一个字地,“走私、贩毒、运输、制造毒品我都干了,也没有必要问我的上级是谁,能让我坐到我这个位置,就是知道我不会、不能,也不敢乱说话。”

    不会、不能,也不敢。

    乔南楚垂眸,瞧了一眼那张穿警服的合照:“两年警校,”口吻不轻不重,目光逼人,“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他这人懒,很少有真正动怒的时候,这样冷若冰霜的眼神,让她无处遁形,仿佛最后一层遮羞布被人掀开,最丑陋、最不堪的一面全部暴露无遗。

    她下意识就躲开了目光:“有件事没想通。”

    “问。”

    “华军去拿货那个晚上,我没有监听到任何动静。”

    乔南楚笑了声:“你当刑事情报科是什么地方?”他斜靠着椅背,双眸黑沉沉的,从容优雅的皮囊下,再漫不经心着,也有一股浑然天成的自信与张扬,“你在窃听器里听到的,都是我让你听到的。”

    “你是故意让我知道我暴露了?”

    他不否认:“那会儿行车记录仪还没拿到,不确定是你。”停顿了一下,又轻描淡写地带了一句,“不过你逃跑了,自己招了。”

    未雨绸缪,引蛇出洞。

    他好算计啊。

    “在学校的时候,我的侦查学就不如你,”她自嘲自讽着,笑了,“栽你手里,也不冤。”

    乔南楚坐直,手搁在桌子上,身体前倾:“为什么贩毒?”

    为什么贩毒?

    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想了想,她回答:“也没有为什么,想做人上人而已。”只有摔进过沼泽里的人才会知道,高人一等是多大的诱惑力。

    “想做人上人有很多路可以走,犯罪的话,”乔南楚看了一眼她腕上的手铐,“你只能做个阶下囚。”

    他起身。

    张子袭猛地站起来,手铐撞到桌子,重重响了一声:“南楚。”

    乔南楚回头。

    她脸上平静不再,眼里覆了厚重一层阴霾:“你是不是很看不起我?”这一句,如鲠在喉。

    他看她的目光很淡,没有爱憎喜怒,像看着无关紧要的人。

    “我经手的犯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各个都要看不起,会很累,非要有区别的话,我会这么分,终身监禁犯、限制减刑犯、死刑犯、无期徒刑犯、有期徒刑犯。”他说得云淡风轻,“而你,属于死刑犯。”

    说完,他转身出了审讯室。

    疯了吧张子袭,这时候了,还自取其辱。

    她坐下,笑了,笑着笑着,泪流满面。

    晚上有个企业家慈善拍卖晚会,商界政界的人都受邀在列,老太太懒得走动,让江织去露个面。拍卖会请了不少媒体,周徐纺不喜欢上镜,就让江织一个人去了。

    乔南楚也是一个人,没带女伴,里头吵,江织前脚刚出来,他后脚也出来了,挑了个能说话的地儿,江织问他:“毒品案还顺利?”

    晚会是在私宅弄的,露天的花园很大,抬头就是漫天星子,与月色为邻,坠了一星河的光。

    乔南楚穿了身深蓝的正装,扣子被解了,点头:“嗯,在张子袭的电脑里挖到了点儿线索。”她的上线和团伙主力都在国外,案件会移交到那边。

    江织兴致缺缺,没再问。

    晚上有点儿风,迎面吹来时,携了点园子里的花香,另外还有一股味儿,乔南楚笑看着江织:“你喷香水了?”

    他眉头一拧:“没有。”

    是栀子花味儿。

    乔南楚笑得眉眼更衬风流,打趣着江织:“那你怎么香得跟个女人似的。”

    江织被他取笑得有些恼了,板着张俊脸:“不是香水。”他不想搭理,可又怕被误会,只能认命、别扭地解释,“是身体乳。”

    身体乳……

    乔南楚笑得肩膀都抖动了,实在忍不住:“你一大老爷们,还用这玩意?”

    妈的,江织想揍这个狗东西:“周徐纺送的,我能不用?”

    不知道别人家女朋友都给男朋友送什么,估计不会有人像周徐纺,送土鸡送暖宝宝送身体乳。

    难道因为他搞过基?礼物都送得这么娘们儿唧唧。

    可周徐纺送的,他能怎么着,就算她明儿个再送个防晒,他也得抹了出门。

    “你女朋友是养了个儿子吗?”调侃完,乔南楚还火上浇油,“你离我远点,别沾我一身味儿。”

    江织冷脸:“滚吧。”

    他不滚,夸了句:“这香味儿不错,还挺少女。”

    “……”

    薛宝怡今儿个也来拍卖会了,拍品是不错,古董字画都有,不过他就是个粗人,不懂风雅,直接把卡给了秘书小庄,让他随便拍一件。

    他自个儿有要事要干——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我没子弹了。”

    游戏界面上,扎两彩色辫子、戴护士帽的女人就是他,他队友穿迷彩小背心,戴着个头盔走在他前面。

    老衲法号你祖宗:“别慌。”让她看看物资,噢,糟糕,“我也没有。”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那怎么办?”他有点慌啊,赶紧贴紧队友宽厚的后背,队友走一步他就挪一步,东张西望畏畏缩缩,的确……有点猥琐。

    只见游戏里,迷彩小背心的男人后面贴着个彩色辫子的女人,跟黏着块口香糖似的,搞得他手脚都施展不开了,艰难地观察了一下地形,再听了听脚步声。

    老衲法号你祖宗:“趴下,躲石头后面。”

    扎两彩色辫子的女人立马趴在石头后面,挺尸。

    老衲法号你祖宗:“车来了。”

    迷彩小背心的男人也跟着趴下了,挺尸。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你那边挡不住,快过来,躺我边儿上。”

    迷彩小背心的男人蠕动着挪过去,从游戏界面上看,一男一女,肉体挨着肉体……

    这种感觉,好微妙。

    方理想正出神,耳机里传来一阵枪声,屏幕上的两具肉体此刻已经变成了两个盒子。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我们又死了。”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这狗贼好狠毒,我们都死了,他还来补枪。”

    薛宝怡死多了,退游戏的手速很快,顺便把这个狗贼举报了一下。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下一局我们飞哪?”

    对方发了一条微信过来。

    老衲法号你祖宗:“不打了,我要睡了。”

    一个帅字贯穿一生:“这么早就睡?”平时这家伙不到十二点不可能消停,还说什么深夜里大杀四方才有feel。

    对方已经不理他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